s 閱讀頁

第8章從藍色箱子中醒來

  她沒醒過來之前就覺察出了刺痛。腦袋兩邊太陽穴的位置,好像插進來兩根尖細的針。這種痛實在太微妙了,它們隱而不失,隱而不發,卻又執著而堅定地折磨著她。

  她醒過來時,覺得滿目都是刺眼的光亮,但瞬間過後,那些光亮如煙般消散,黑暗迅速取代了它。她的腦子裏有那麽一段時間一片空白,眼中的黑暗又不能給她任何現實的提示,於是,她最初以為自己身處一場夢境之中,但夢中的黑暗也不會這麽濃。

  腦袋還在隱隱地痛,身體好像變得很重,想要移動一下都是非常艱難的事。她掙紮了兩下,最後還是放棄了坐起來的念頭。現在她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自己躺在一張略顯堅硬的床上。這肯定不是自己那張柔軟寬闊的床,除了床單的質地不同,還因為她睡在這床上,有種極端壓抑的感覺。

  那種壓抑來自何方,她無從得知,黑暗裏,她無法得知任何跟處境有關的情況。她隻能這麽仰麵躺著,凝視著黑暗,呼吸著黑暗,讓自己沉入黑暗。

  值得慶幸的是,她知道自己此刻是清醒的。

  她還感覺到自己額頭上出了汗,但身體卻仍然冷冰冰的。她像置身在烈日下的海灘,身子浸在海水中,而頭卻坦露在驕陽之下。

  冰冷的海水,將她的身體浸得如冰樣寒。她想自己一定是凍僵了,否則為什麽不能移動身體呢?既然身體變成靜止的了,那能動的就隻有思維了。而且,她現在確證自己是清醒的。

  想些什麽呢,想自己是不是身處夢魘?

  夢的感覺不會如此真實,而且,人在夢中是不會覺出疼的。

  如果不是身在夢中,哪裏的黑暗會這麽濃呢?

  她靜靜地傾聽了一會兒,隻聽到了寂靜。她覺得寂靜也像黑暗一樣濃。她吞咽口水與眨眼時的聲音都清晰可聞。

  實在太靜了,她隻傾聽了一會兒,就無可忍受了。她想大聲地叫,不管怎麽叫,隻要能發出點聲音就行。

  但這對於她居然也成為一種奢望。她嘴巴費力地張開,喉嚨裏幾個音節晃悠了一會兒,又無聲地滑落下去。這讓她恐懼,她意識到自己已經完全融入到那深深的寂靜中去了,她成了寂靜。

  看不見,聽不著,思維是惟一剩下供她驅使的行為。

  ——這是在哪裏,我怎麽會到了這裏?

  她忽然開始恐懼起來,她想到如果這些黑暗和寂靜永遠都不消失的話,她豈不是就要永遠像個死人樣躺在這裏?

  還是這裏本來就是地獄?

  想到地獄時,她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聲。呻吟過後,她怔住了,因為在寂靜裏,她清楚地聽到了自己呻吟的聲音。雖然微弱,但再微弱的聲音也能打破沉寂。她像受到了鼓舞,衝動地從喉嚨裏發出一連串嘶啞的聲音,那些聲音模糊不清,但卻讓她看到了希望。

  而且,她在吐出那些嘶啞的聲音的同時,發現手腳也可以輕微移動了。

  她更是拚盡了全身的力氣,扭動著,嘶叫著……

  她驀然停住了動作,心跳卻陡然加快了許多。她聽到了另一種聲音,那聲音她無法辨別來自何方,卻一下子彌漫在她周圍。

  她仔細傾聽,那聲音又連續響起來。好像有人在她不遠的地方敲鼓,鼓聲異常沉悶。

  她還是無從辨別那聲音的方向,但沒用多久,另一種聲音傳來,她甚至還沒來得及思想,便有一束光亮湧了進來。

  光亮那麽強烈,像是把天衝開了一道缺口,那些光亮浪一下潑下來。她雖然及時閉上眼睛,但還是覺得雙目瞬間被刺傷了,還有臉上的皮膚都有被燒灼的微痛。

  光亮裏有些陰影飄了過來。她閉上眼睛好一會兒,自認為可以適應那些光亮後,才緩緩地睜開眼睛。

  原來那光亮也不是想象中那麽強,她立刻又想到,光亮是被一個陰影擋住了許多。那陰影此刻就直直地落在她視線裏,她很快就分辨出那是個人的形狀。

  她全身的神經都驟然收緊,一些恐懼撲天蓋地地向她襲來。

  她終於看清了,麵前的陰影有著煞白的臉,細瘦的身子被裹在一件黑色襯衫裏。那黑色襯衫隻解開領口最上麵一個扣子,袖口也扣得嚴嚴實實的。陰影的麵孔漸漸清晰起來,他的下巴尖得像把椎子,兩頰深凹進去,鼻子便顯得特別挺,卡在鼻梁上的眼鏡顯得特別大。

  她終於記起來自己曾經見過這個男人,在公司電梯裏。

  所有失去的記憶此刻都紛遝而至。她忍不住再次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然後思維一下子變得一片空白。

  她又暈了過去。

  他盯著躺在箱子裏的女孩,雖然仍然麵無表情,但心裏已經有了許多下意識的快感。那箱子像一口棺材,但卻比棺材要寬敞許多,幾乎占據了這個房間一小半的地方。箱子用楠木做成,結實極了,而且,箱子裏麵,他還用上好的隔音材料做了修飾,這樣才能保證那女孩在裏麵發出任何聲響,都不致於傳到房間外麵。

  這個箱子做成已經三年多了,現在裏麵躺著的,是第七個女孩。

  他已經從那女孩隨身帶的包裏翻出她的身份證,知道她的名字叫袁莉。袁莉,他念叨著這個名字,覺得這名字像箱子裏的女孩一樣普通。

  現在這個普通的女孩已經成了他的獵物,他在想著用什麽辦法來給她一個教訓。他盯著袁莉的麵孔看,那張臉上本來應該化著整齊的妝,但現在妝花了,黑色眼影垂了下來,耷拉在眼睛下麵像一截長長的眼屎。還有因為出汗,她的臉上清晰地現出幾道粉底的痕跡。

  他去找了條毛巾,浸了水擰幹,過來替袁莉擦臉。

  他不喜歡跟一個邋遢的女人呆在一起。

  現在袁莉的臉幹淨了,他俯下身看得很仔細。原來這女孩的皮膚還很白皙,那麽她為什麽要化那些很俗氣的妝呢?他想了想,很快便釋然了。他現在認定了這是個極其膚淺的女孩,否則,她怎麽會在電梯裏那麽放肆地譏誚一個陌生人呢?

  想到這女孩在電梯裏的言行,他立刻就憤怒起來。

  他會好好教訓這個女孩的,他要讓她知道,瘦人也有自尊,在任何時候,都不要輕易賤踏一個瘦人的自尊。

  可他還沒有想好怎麽教訓她,他想了會兒,便決定就這個問題好好跟袁莉商量商量。

  袁莉被打了鎮靜劑,已經昏睡了一整天。剛才他聽到箱子裏有動靜,打開箱蓋。袁莉肯定被嚇壞了,他從她再次昏迷前臉上的表情就能看出來。

  她為什麽會這麽驚懼呢,她在電梯裏不是還很張狂嗎?

  他心裏充滿了些惡意的快感,替袁莉檢查了一下,確信她的身體無恙,便搬了張椅子坐在箱子邊上,等著箱子裏的女孩醒來。

  大約一刻鍾之後,袁莉臉頰的肌肉動了動。他趕緊把椅子往後麵移了移,確保袁莉睜眼時不能看到他,否則,她要再暈過去就不好了。

  又過了一會兒,他確信袁莉已經醒來,這才慢慢踱到箱子前,袁莉看見了他,身子竭力扭動著,滿臉都是無法抑製的恐慌。她張大了嘴,發出些含混不清嘶啞的叫聲。那些叫聲極微弱,卻好像從她五髒六腑中發出來的一般,讓他聽了緊皺眉頭。

  “為什麽要這麽害怕呢?”他說話了,他的嗓音還很渾厚,磁音很足,普通話也很標準,不像這個城市的很多人,普通話裏夾雜著方言。

  “為什麽要害怕呢?”他又重複了一遍,“我想,我們還是平靜地談談吧,這樣,對你和我,都有好處。”袁莉停止了扭動,顯然他的話打動了她。但是,她眼裏依然是消抹不去的驚懼,好像此刻她麵對的,是個讓她深惡痛絕的怪物一般。

  他心裏有些生氣,但麵上卻表現得更平和了些。他說:“我們誰也不想在這樣的場景下麵對,但是,我們現在麵對了,所以,你我都已別無選擇。”袁莉呆呆地盯著他,好像在琢磨他的心思,猜度他到底想幹什麽。但她很快就搞清了形勢,她雖然還沒有說話,卻輕輕地點了點頭。

  他微笑了。他微笑時臉上的線條柔和了許多,還有眼鏡背後露出來的目光也柔柔的,好像絲毫不具殺傷力。這讓袁莉的膽氣壯了許多。

  袁莉想,也許他並不想傷害自己,他隻是想尋找一個機會向自己獻殷勤。

  他現在的樣子真的像是在向她獻殷勤。

  他走到了箱子邊上,柔聲道:“我想我們最好能創造一個平等交談的氛圍,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扶你從這箱子裏出來。”袁莉怔了怔,好像不相信這麽溫柔的話語出自麵前這個男人之口,但看他此刻臉上的微笑,眼中顯露的期待,她又不得不信。於是她想,也許這個男人並不像自己想的那樣可怕。

  他俯下身來了,輕輕托起她的身體,扶她坐起來。她這時身上有了些力氣,但顯然還不能完全支撐身子,所以,最後他輕輕抱起她,把她放置在一把椅子上。

  這時袁莉才能看清這個房間。房間大約二十個平米不到,四壁一片雪白,西側擺放著她剛剛離開的那口箱子。長方形的箱子漆成了深藍色,那是種想象中大海的顏色。在箱子的對麵,還有兩把椅子和一張桌子。椅子分置在桌子的兩側,現在,他們倆人就分坐在這兩把椅子上。中間的桌子小巧而精致,上麵有兩隻裝了水的玻璃杯。杯子是最簡單的那種,卻顯得特別細長,裏麵的水一看之下便知道是純淨水而不是別的飲料。

  房間簡單得幹淨利落,袁莉心裏又警覺起來。

  沒有誰家的房子會這樣布置,特別是那口大箱子,雖然漆成了深藍的顏色,但看著還是像一口棺材。

  “我想你一定對我有一些誤解,所以,我特別想有一個讓你了解我的機會。”那精瘦的男人說話了,聲音依然柔柔的,像麵對一個相知多年的好友。

  袁莉沉默著,她有一肚子的疑問,但卻能忍住不問。多年一個人在外闖蕩,讓她多少具備了些麵對突發事件的能力。

  “我采取的方式有些唐突,可能嚇到了你,我現在向你道歉。”“你是誰?”袁莉終於說話了,聲音仍然嘶啞,但說話已經不費什麽勁了,“我怎麽會在這裏,你想要幹什麽?”精瘦的男人笑了笑,臉上的線條更柔和了些。

  “我會自我介紹的,也會告訴你你怎麽來到這裏,所以,你不用緊張,更不要再害怕,否則,我心裏會不安的。”“那麽,你先告訴我,你到底是誰?”“莫非你忘了,我們曾經見過,在電梯裏,你跟另一個女孩,你們站在我的旁邊。你一定還記得你在電梯裏說了些什麽。”袁莉當然記得,她立刻又緊張起來:“我隻不過在跟同事開玩笑,那跟你沒有關係。”“我也希望跟我沒有關係,這樣,我就不會把你請到這裏了。”精瘦的黑衣人輕輕搖搖頭,眼裏現出些無奈來。“可是,當時電梯裏就我們三個人,偏偏我真的很瘦,我又沒有辦法裝著沒聽見你的話。”“如果我的話傷害了你,那麽我向你道歉。”“不用了。”精瘦的黑衣人搖頭,“你不用道歉,因為我看出來你好像真的很討厭我,而一個人表達自己真實的意願,是不用道歉的。”袁莉說不出話來。她現在也不清楚當時在電梯裏,自己究竟出於什麽心理說了那兩段話。她想辯解些什麽,告訴他自己說那些話根本就沒有目的,隻是因為心直口快的性格,想到了,就說了出來。她沒有說,因為她想到,這些辯解根本就於事無補,如果這個瘦子因為自己說的那些話,把自己弄到這個地方來,那麽他一定非常介意自己那番話,他根本不會聽自己的辯解。

  但是,精瘦的黑衣人卻好像很大度的樣子,根本沒把袁莉電梯裏那番話放在心上。他說:“我請你來,隻想能有一個和你交流的機會,讓你明白,人生得瘦,並不表明他就是個讓人討厭的人。”袁莉怔了怔,立刻點頭:“我知道,我知道我不該那樣取笑你。”黑衣人又笑了笑,好像很開心的樣子。他說:“你睡了那麽久,一定餓了,我去準備點吃的,你先喝點水吧。”袁莉想說不用了,但她卻說不出來。此刻黑衣人身上有種震懾人心的力量,她不自主就要受他的意誌支配。她不想做任何忤逆他意願的事,以免激怒於他。而且,經黑衣人那麽一說,她真的覺得又饑又渴。

  黑衣人起身的時候,袁莉迫不及待端起桌上的杯子,將水一飲而盡。

  精瘦的黑衣人走到門邊,忽然轉過身來,笑了笑說:“我很快就會回來,帶著吃的,我想,你一定會在這裏等我的。”他頓了頓,又接著說,“我喜歡聽話的女孩子。”袁莉聽出了黑衣人話裏的意思,她便打消了在黑衣人走後,伺機奪門逃走的念頭。黑衣人既然這樣說了,他一定有了對付她的辦法。她逃不掉的。

  門關上,袁莉安靜地坐在那裏,目光四處逡巡。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而且,她的雙腿此刻依然沉重,走動顯然是不可能的事,這也是黑衣人能放心留下她的原因吧。袁莉心裏暗暗猜度黑衣人擄她到這裏的目的,一個單身男人,囚禁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孩,他想要做些什麽呢?

  這樣想,袁莉似乎覺得輕鬆了些。如果這個黑衣人僅僅是因為需要一個女人的話,那麽她就不至於會置身於一個危險的境地。或者,她還可以采取主動,以便爭取盡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大約二十分鍾後,精瘦的黑衣人回來了,端著一個盤子,裏麵是四盤炒好的菜和一瓶紅酒。那菜擺到麵前的桌子上,袁莉想裝著不在意的樣子,但那些香氣飄過來,讓她的肚子先咕咕叫了兩聲。

  黑衣人笑了,將一雙筷子遞到她的麵前:“這些菜都是我做的,你吃吃看,看合不合口味。”袁莉呆呆盯著黑衣人,想了想,終於接過筷子。

  她不知道自己多久沒吃東西了,這回吃起來竟是一發而不可止。對麵的黑衣人微笑著搖頭,給她麵前的杯子倒上紅酒,凝視著她道:“我已經很久沒有跟一個漂亮的女孩一塊兒吃飯了。”袁莉怔一下,主動端起酒杯,黑衣人笑得更溫柔了些,與她碰杯,輕輕抿了口酒,說:“看來你是個聽話的女孩,這樣,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袁莉目光大膽迎上他的:“你想要幹什麽呢,我一定全聽你的。”說這句話時,她心裏有了些悲壯的感覺,但黑衣人的表現卻出乎她的意料。

  黑衣人笑了:“我對你很有興趣,我想知道些你的事。”“我的事?”袁莉疑惑了一下,她沒料到黑衣人的要求竟然這麽簡單,“我是個經曆簡單的人,沒有什麽事會讓你感興趣。”“你錯了,你的經曆即使再平淡,但是,因為我對你的人感興趣,所以,你那些簡單的經曆我一定也會感興趣的。”袁莉沉默了一下,在心裏選擇哪些事情可以說給黑衣人聽。

  “我出生在貴州一個小縣城,父母是對特別普通的工人,這輩子他們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省城貴陽了。我那時學習的唯一動力就是能夠離開那小縣城,我做到了,大學四年,讓我更堅定了不回小縣城的決心。然後,我就來到了這個城市,找到了現在這份工作。”黑衣人聽得很認真:“你真是個挺簡單的女孩。”“在這個城市裏,我沒有親人,沒有朋友,一切全都得靠自己,所以,為了保護自己,我在別人麵前表現得很潑辣,好像很精明能幹的樣子。但是,回到家裏,一個人躺在床上,我會覺得特別疲憊。很多時候,我都想著能有一個人來幫幫我,給我一點的依靠。可是,雖然在這城市已經呆了三年多,但我還是不能看清這城市。往你身邊來的男人,都懷有目的,他們也許會一開始給你些小恩小惠,如果你接受了,他們會向你加倍索取回報,你要付出的,也許是你的全部。我清楚這一點,但是仍然心存幻想,這是我最矛盾的地方。”袁莉說得心裏傷感起來,她想到,如果那天晚上有一個男人能送她回家的話,她就不至於落到現在這種處境了。

  她的傷感落在黑衣人眼中,黑衣人搖頭輕歎,輕輕撫住了袁莉擱在桌上的手。袁莉的手顫動了一下,並沒有拒絕。

  黑衣人說:“女人一個人在這城市生活,真的很難。”“我給老家的父母打電話,他們在電話裏最關心的,不是我每個月賺了多少錢,也不是我找沒找到男朋友,甚至不是我是否吃得好穿得好,他們最關心的,就是我是否平安。在一對老人心裏,女兒的平安,就是對他們最大的安慰。”黑衣人此刻顯然已完全被袁莉的話打動,他低頭輕歎:“天下間隻有父母對子女的關心,是最純粹的。可憐天下父母心。”他再凝視著袁莉:“你要記住父母對你的關心,以後小心保護自己,讓自己平安。”他頓一下,又說,“你還記得我那晚跟你說的話嗎:不要深夜回家。”那晚的記憶浮上來了,袁莉心裏驚悸了一下,但隨即便重重地點頭。麵前的黑衣人此刻顯得挺傷感,那眼神柔柔地落在她身上,滿是憐惜。袁莉心裏平靜了許多,她甚至有些可憐起麵前的男人了。

  “好了,你說了這麽多,我想,我也該跟你說說我的事了。”黑衣人說:“我隻是不知道你對此有沒有興趣。”袁莉忙不迭地點頭,她對麵前的男人,真的充滿好奇。

  “我是個醫生,畢業於京城一所著名的醫科學校,畢業後在這城市一家大醫院裏任職。我不敢說自己醫術如何,但我兢兢業業地工作,對待每位患者都像對待自己的家人一樣。兩年過後,我已經成為我所在科室的副主任,所有人都認為我有著金鞍才駿的大好前程。在那時候,我又碰到了一個女孩,我喜歡她,她也喜歡我,我們戀愛了一年半,準備在那年的秋天舉行婚禮。我的生活好像已經非常美滿了,我都想不出能有什麽變故來改變這一切。”黑衣人沉默了一下,盯著袁莉的眼睛輕歎一聲,削瘦的臉上這一刻滿是滄桑。

  “就在我們決定結婚的那個夏天,省裏組織醫療隊去南非進行人道主義援助。南非的醫療環境特別差,而且生活非常辛苦,我們醫院有兩個名額,沒有人願意報名,後來,院領導就找到了我。我當時年輕氣盛,再加上院領導對從南非歸來後的種種許諾,終於決定參加醫療隊。”黑衣人沉默了一下,接著道:“所有的一切從此都改變了。”“在南非,工作與生活都非常艱苦,這些我就不跟你細說了。就在我到達南非半年之後,我們所在區域爆發了一場瘟疫,我們醫療隊立刻奔赴疫區實施救援。不幸的是,我在救援中也被感染上病毒,生命垂危,我也因此提前回國,國內的醫療設備可以挽救我的生命。”袁莉已經不知覺中沉浸到黑衣人的講述之中。

  “我沒有死,但從醫院裏出來,看到我的人差不多都不認識我了。”黑衣人自嘲地笑笑,“我原本一米八零的身高,一百五十多斤的體重,出院後,個子沒變,體重卻隻剩下七十多斤了。我在周圍的人眼中成了一個怪物。”袁莉聽黑衣人語氣裏已經有了悲憤的味道。

  “我是個怪物,因為我瘦。不僅女朋友離我而去,就連醫院的患者都不願意讓我來診治他們。院方對我從南非歸來後的承諾,也變得遙遙無期。沒有患者來看我的門診,沒有同事願意跟我來往,我的朋友也漸漸疏遠我,後來院方又要將我調到後勤部,這樣,我連做醫生的權力都被剝奪了。我一怒之下,憤而辭職,遠離那個讓我不堪回首的地方。”黑衣人撫在袁莉手背上的手顫動了幾下,然後,袁莉就感覺到了手上壓力漸增。她同情地看著麵前這個精瘦的男人,心裏想原來這也是個可憐的人,自己那天在電梯裏,真的不該譏笑他的。

  黑衣人悲憤的神情瞬間消失,他自嘲地再笑笑:“你現在已經知道了我瘦成這樣的原因,如果我們再一次在那電梯裏相遇,你還會再譏誚我嗎?”“對不起。”袁莉真心地向黑衣人道歉,“我現在心裏已經很後悔了,我不該嘲笑你,相反,我應該尊重你。”“尊重?”黑衣人顯然沒料到袁莉會選擇這個詞,他沉吟了一下,忽然笑了。他的笑很特別,好像雨滴落在水池中,漣漪層層蕩漾開去。先是他的嘴角微微往上提了提,接著,兩頰的肌肉開始輕微地顫動,最後,他的整個頭都跟著晃動起來。

  袁莉驚異地看著黑衣人瞬間的變化。他先是那種帶些淡淡譏誚的笑容,接著笑出聲來,那聲音也越來越大,到最後,變成了縱聲大笑。他麵上的表情,也因而變得猙獰起來。

  笑容會讓人變得猙獰,這是種很奇怪的感覺,因而,已漸漸消失的恐懼重新回到袁莉的心裏。她不知道簡簡單單的一個詞,怎麽會讓黑衣人有這麽大的反應。

  而黑衣人,竟是一笑而不可止了。他站起來,整個身子都在狂笑中顫動。袁莉從笑聲中,聽到了危險的信息。

  黑衣人後來掀翻了桌子,踢倒了椅子,在袁莉還未反應過來時,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拉了起來。袁莉此刻身子還有些發軟,連站立的力氣都還沒有恢複,而黑衣人的力氣卻大得出乎她想象。她整個身體的重量支撐在黑衣人的手臂上,被抓住的胳膊也像要被扭斷了般痛。

  “你要幹什麽!”袁莉的聲音裏已經帶上了些哭腔。

  “我要做什麽!”黑衣人重複了一遍袁莉的話,眼神淩厲地瞪著手中軟弱的女孩,繼而又是幾聲大笑,那笑聲瘋狂且不加節製,好像被阻的奔流找到了缺口急泄而下。那洶湧的奔流挾雷霆之勢,可以輕易摧毀人們辛苦建造的家園。

  “我能做什麽呢?你說你應該尊敬我,可你卻嘲笑了我,你嘲笑了一個你本該尊重的人!”黑衣人的麵孔變得愈發猙獰起來,麵頰因為顫動,兩邊的顴骨好像就要穿透皮肉的包裹,你甚至可以透過皮肉看到骨頭的慘白。

  “我已經道過歉了,你還要我怎麽樣!”袁莉掙紮著叫。

  “我不要你的道歉,道歉可以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嗎!你侮辱了我,因此你就要為此付出代價!沒有人可以改變,也沒有人可以幫你,你自己做過的事,就一定要自己負責!”“你到底要我怎麽樣呢?”袁莉也變得聲嘶力竭了。

  黑衣人瞬間凝立不動,袁莉在他的手上也跟著靜止下來。這種沉靜持續了將近兩分鍾時間,然後,黑衣人竟似已經恢複了平靜。他輕輕把袁莉放在椅子上,一臉沉凝,好像正在腦中思索一件困擾他的事一般。

  袁莉此刻已是麵色慘白,攸然而至的變故已經徹底摧毀了她的意誌。適才聊天時,黑衣人溫文爾雅,袁莉幾乎要相信他是個不具殺傷力的男人了。但僅僅是瞬間,一切又都反轉過來,可怖的黑衣人再度出現,這一回,他將危險清晰地擺放到了袁莉的麵前。

  袁莉在黑衣人思考時全身都在不住地瑟瑟發抖,因為她實在想不出來,黑衣人會用什麽辦法來懲罰她。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