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9章葡萄

  小菲發現楊星能吃葡萄了。

  那天晚上,楊星蜷縮著身子躺在床上,已經餓得沒什麽力氣了。這幾天,他隻喝水,小菲還到藥店裏買了些葡萄糖溶液來。楊星喝葡萄糖都會吐,小菲後來把它們一點點加到水裏,楊星才能勉強喝下去。

  那晚楊星睡著了,小菲坐在床邊吃葡萄。葡萄是從超市裏買來的,一塊兒買的還有好多吃的東西,但楊星連瞅都不瞅它們一眼。楊星睡著了,睡著的樣子挺可憐,身子蜷縮得像隻蝦,一隻手抵在肚子上,好像擠壓就能讓癟癟的肚子充實些似的,還有他的眉頭緊皺,似乎在睡夢中都在思索該吃些什麽。邊上的小菲看著就很心疼。

  這時楊星和小菲已經回到了學校宿舍,宿舍看門人照例放假後便鎖了門回家了,他們每天便從一扇打開的窗戶進進出出。

  現在已經是楊星患上厭食症的第五天,這五天裏,他們幾乎轉遍了這城市的每一條大街小巷,希望找到些能引起楊星食欲的東西。但無論是進高檔飯店,還是去街邊排檔小吃,楊星無一例外地表現出了厭惡之情,那些美味都成了讓他深惡痛絕的東西,而不多的幾次勉強塞些吃的到嘴裏,他都會嘔吐不止,仿似吃下去的是毒藥一般。

  事情到了這一步,沙博給他們倆的建議就是通知楊星的家人,讓他們帶楊星去省城或者京城的大醫院治療。楊星與小菲對此不置可否,待回到宿舍,倆人相視無語,楊星更是一臉鬱悶,倒頭便睡。小菲便在邊上生悶氣,不知道楊星為什麽會這麽倔強,發生這麽大的事都不願意告訴家人。

  為這事,楊星與小菲已經吵了好多次。

  楊星家裏情況,小菲隻零星聽他提起過很少的一點。她隻知道,他的家裏並不富裕,隻有他這一個獨子,老爸老媽四十歲上才有了他,所以對他特別溺愛。現在,老頭老太已經退休在家,身體都不是太好。這個暑假楊星說不想回家了,小菲開始也以為是楊星不想離開自己,所以也跟家裏打了電話,說跟同學暑假期間外出旅遊,可能會晚一些回去。後來楊星患上厭食症,而且愈發嚴重,到這個時候,楊星仍然不願意回家,甚至不想把發生的事告訴家裏人,這就不得不讓小菲心生疑惑了。

  小菲和楊星都是那種心直口快,有什麽說什麽的人,所以小菲也不避諱,當下就把心中的疑惑說了。楊星好像對這個話題很忌諱,一臉的不耐煩。他說:“如果你覺得煩了,明天就可以買車票回家。”小菲嬌生慣養,在家裏任性慣了,跟楊星在一塊兒,也多是楊星讓著她。這回楊星一句話算是惹惱了她,她當即摔了一個杯子,就要撒腿走人。慌得楊星慌忙抱住她,不住地說對不起。

  其實小菲生氣的隻是他說的那句話,現在他道了歉,再加上他餓得有氣無力那模樣,她實在不忍心再折磨他,便消了氣,不與他計較。

  這事就算過去了,但接下來的兩天,小菲看楊星越來越虛弱,忍不住又說了兩次要告知他父母的話。每回楊星都粗聲粗氣地打斷她,神態極為不耐。甚至當小菲與他爭執時,他也不再忍讓。

  小菲負氣離開,奔回自己的宿舍收拾東西,真的準備立刻去車站買票回家。這時候,她從宿舍窗口,看到楊星不知什麽時候站在了宿舍樓下,失魂落魄地盯著她的窗口。楊星的樣子落寞極了,再加上餓了這些天,好像連站都都站不穩了。他的模樣讓小菲心軟了,狠不下心了。小菲奔下樓去,抱住了楊星。楊星也緊緊抱住她,那麽緊,讓她覺出了他內心的惶惑。

  小菲從那之後再不提將他的病情告訴家人的事,但內心的疑惑卻始終未曾消除。

  這晚楊星睡著了,小菲坐在床邊,憐惜地盯著他看。

  小菲在吃葡萄,也不是想吃,就是讓自己有點事做。小菲吃葡萄先把葡萄一粒粒剝開去皮,然後丟進嘴裏,慢慢地抿。小菲吃葡萄時腦子裏還滿是楊星不吃東西的事,所以她有些惶惑,還有些恐懼。

  小菲想,楊星會不會死呢?

  死亡的概念第一次出現在小菲的心裏,第一次便那麽讓她無所適從。她再看著睡夢中的楊星,兩眼就湧上些淚珠,無聲無息地滑落下來。

  小菲跟楊星性格相投,屬於特別愛鬧的那種學生,平時看起來都是沒心沒肺的樣子。倆人走到一塊兒,在別人眼裏那真是臭味相投。小菲也真的挺喜歡楊星,跟他在一塊兒,她隨時都能感覺到快樂。楊星永遠都是一副不知憂愁的模樣,而且特別聰明,學什麽都比別人快。他追求小菲的方法也很特別,他在小菲不知不覺中,已經暗中收買了小菲同宿舍的五名女生,然後,小菲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小菲驕傲慣了,起初根本沒把他當回事,但同宿舍的幾個女生沒事就在她麵前念叨楊星,這讓小菲心裏生出了好奇。她也是個聰明人,她看出來同室的女生在為楊星辦事,就想知道楊星用什麽辦法收買了自己身邊的人。後來跟楊星接觸多了,她也被楊星的性格感染,楊星是個能給人帶來快樂的人,他根本用不著刻意去收買哪個人。

  可是現在,快樂的楊星再也快樂不起來了,短短幾天工夫,他簡直像變了一個人,餓得臉都綠了。最重要的一點是,這樣的狀況還不知要持續多久。

  小菲想了會兒心事,掉了兩滴眼淚,一袋葡萄就吃得差不多了。

  她又看了看楊星,楊星的嘴唇白慘慘的,幹得起了皮。小菲下意識地把手中新剝的一顆葡萄送到他的嘴邊,本意是想潤潤他的嘴唇,但葡萄的果肉沾到他唇的瞬間,他的上下唇分開,竟把葡萄含在口中。一陣細微的咀嚼,葡萄就被吃下肚去。

  小菲起初並沒在意,手上的葡萄被楊星吃了,她接著再剝下一顆。下一顆還未剝完,她反應過來——楊星可以吃東西了。小菲一陣激動,為了驗證,再次將葡萄送到楊星嘴邊。葡萄還是順利地被吃下去,而且,楊星臉上沒有露出任何異常神色。

  小菲來了精神,將袋中僅剩的幾顆葡萄全喂楊星吃了。

  然後,小菲也不叫醒楊星,徑自奔出門去。沒多一會兒她回來,拎著三袋葡萄。半個多小時之後,這三袋葡萄全到了楊星肚子裏。楊星依然沉睡不醒,但在睡夢中緊皺的眉頭這時都舒展了許多。

  小菲麵上現出得意的神色,好像做了件多大的事情一般。她趴在楊星的身邊盯著他看,看著看著還笑出聲來。她這時想到該把這消息告訴沙博,就掏出手機來給沙博打電話。

  沙博聽到這消息也很高興,他說,明天一早他就買葡萄去看楊星。

  沙博又夢到了火。

  黑色的火在山坡上熊熊燃燒,它們短短時間內,就占據了沙博的整個夢境。夢中的視線一刻不停地在移動,沙博也不知道自己在尋找什麽。那些火焰蛇樣舞動,但仔細看去,它們卻是有形狀的。

  火焰像是一麵麵火牆。

  真的像是火牆。火焰一排排整齊地燃燒,偶爾有些火球掉落下來,被風吹得四處飛濺,但這絲毫不能影響火在燃燒時的秩序。它們一排排井然有序,中間間隔一米左右的距離,放眼望去,密密麻麻,沒有邊際。

  火的世界。黑色的火。

  視線依然在這些火牆中間穿梭,有些搖晃的感覺,像是在躲避火的灼熱。移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但視線裏仍然隻有火,燃燒的黑色火焰。

  這時天已薄暮,可以見到火焰之上的天空,黑色的雲層正慢慢降落下來。黑色的火,黑色的雲層,被一些青白的顏色隔開。而那些青白,正被黑色逐漸吞沒。沙博在夢裏忽然意識到,也許視線的移動並不是尋找,而是奔逃。

  他在這時汗涔涔地醒來。

  沙博在夜裏心神恍惚,覺得好像有件迫不急待要做的事,而他,卻不知道那件事是什麽。這真的是件糟糕的事,沙博渾身都激蕩著一些急欲噴薄而出的力量,但那些力量,卻尋不到一處可以宣泄的通道。

  沙博知道這個夜晚是再也睡不著了,便起身下床,本想去操場上跑幾圈,但現在操場上住滿了躲避地震的人們,那些形態各異的防震棚在夜色裏看上去,像是一個個飽滿的蘑菇。

  沙博到了操場西邊的看台上,在台階上做青蛙跳。

  他也記不清上上下下跳了多少趟,直到雙腿後來灌了鉛樣,沉甸甸地再也蹦不動了,這才疲憊地坐在台階上。

  夜裏的風拂過來,汗津津的身上有了些涼意。夜色中的天空顯現種深邃的藍,雲的顏色卻是黑色的。大片的雲團在天際盤桓,絲絲縷縷互相糾纏在一起。一些或明或暗的星星遍布其間,像天空的眼睛。

  沙博幾乎每夜都很晚才從電教館回宿舍,但卻記不清是否這麽仔細地看過天空。這晚他看得入神,後來索性仰麵躺在了台階上。

  那些星星或靜止或閃爍,很快就在沙博眼中朦朧起來。迷迷朦朦的星光逐漸幻化出了一些奇異的形狀,它們讓沙博的神思恍惚,一些睡意不可避免地掩過來。沙博汗津津的身子雖然被風吹幹,但還是粘粘的很不舒服。可沙博太累了,他不想回宿舍了。他想,就這樣睡吧。

  那些模糊的星光依然在變幻著形狀,驀然而至的一個時候,沙博眼前現出一座山來,山上是一眼望不著邊際的葡萄園。夏日初升的陽光從山後折射過來,排列整齊的葡萄樹上,所有的枝枝葉葉與果實都籠上了一層亮光。而在這些葡萄樹中間的空地上,站著一位身著曳地白裙的女孩,一抹淡淡的陽光落在她的臉上,她白皙的麵龐便多了些燦爛的感覺。

  沙博不待完全清醒,便驀地翻身坐起。

  他終於想起,夢境中燃燒的黑色火焰,為什麽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了。那些火焰燃燒在葡萄園中,而他所有關於葡萄園的印象,都來自一個叫做忘憂草的女孩。

  忘憂草。沉睡穀。

  沙博想起忘憂草已經兩天沒有到網上來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