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新娘調包計

  清自乾隆朝以來,朝政腐敗,文恬武嬉,世風日下。到了道光朝,清朝的統治基礎差不多已經爛掉了,貪官汙吏、奸佞小人成群結隊地出現。如大奸穆彰阿、簽訂《南京條約》的耆英、簽訂《瑗琿條約》的奕山,要麽就是曹振鏞這樣的,百般都好卻政績平庸的官場老油條。真正能老成謀國的很少,無非林則徐、鄧廷楨、楊芳、陶澍寥寥數人而已。

  在道光朝官場上,兩江總督陶澍是個重量級人物,級別差不多和林則徐在同一個檔次。能做上江湖地位僅次於直隸總督的兩江總督,沒點真才實學那是不成的。陶澍確實是個治國幹才,著名的水利專家,他在任安徽巡撫時,曾經治理過淮河水利,造福一方。

  當然陶澍食君之祿,為君分憂是人臣的本分,沒什麽好講的。陶澍真正讓人感興趣的並不是在官場上的顯赫地位,而是他的個人感情生活。陶澍的感情經曆非常的傳奇。

  陶澍貴為兩江總督,封疆大員,他的夫人應該出身名門,這樣才門當戶對。其實並不是這樣,陶澍夫人黃德芬出身貧寒,她是湖南安化縣一個黃姓人家的婢女,本來她所侍奉的黃家小姐才是陶澍的未婚妻,結果陰差陽錯,黃家小姐悔婚,黃德芬冒充主人出嫁,這才和陶澍結下了百年姻緣,從而引出一場情節離奇的感情糾葛。

  乾隆四十四年(1779),陶澍出生在湖南安化縣小淹鄉。陶澍自幼勤奮好學,在嘉慶七年(1802)中了進士,做起了翰林編修,吃上了公家飯。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人之常情。陶澍不知道通過什麽渠道,也訂下了一門親事,就是本縣黃家的女兒,準備不久後就過門嫁到陶家。這位黃家小姐雖然家境不太寬裕,但卻生就一副嬌豔的容貌,見過黃小姐的沒有一個不流口水的。

  這些流口水的光棍男中,有一個是本家大戶吳老爺家的公子,這位吳公子先前娶過一房太太,後來太太因病歿了。吳公子為了續弦,四處走動,準備再找一朵鮮花插在他這堆含有豐富維生素的牛糞上。

  當吳公子不經意間和花枝招展的黃小姐打過一次照麵後,骨頭都酥了,一眼就相中了年方花信的黃小姐。不過吳公子一打聽,原來黃小姐已經許過了人家,立刻泄了氣,直歎自己運道不好,這朵粉嫩的鮮花是摘不著了。

  吳家老太爺可沒吳公子這麽老實,許過人了又如何?老爺家有的是真金白銀,他就不信黃家能扛得住他的金元攻勢。吳老太爺為了早日抱上大胖孫子,終於替兒子出手了。

  吳老太爺找了一個能說會道的老媒腿子,揣著一大把銀票就進了黃家的院子。這個老媒腿子口吐蓮花,妙語頻出,手上又是銀票飛舞,黃家父女果然動了心。

  黃小姐仔細比對了一下未婚夫陶澍和這位吳公子,差距立刻就顯出來了。吳公子是本縣頭號富戶,家裏有使不完的金銀,有錢就有地位,要是跟了吳公子,保準她下輩子穿綢掛錦,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再看看陶澍,黃小姐不禁泄了氣,陶澍家太窮了。這時陶澍可能還沒有中舉,嫁給一個窮酸秀才,當初黃小姐許這門親事就有點心不甘情不願。

  雖說陶澍長相周正,但這又有什麽用處,誰敢保證跟著陶澍這個窮鬼,以後不上街討飯。黃小姐決定甩掉陶澍,攀上高枝做鳳凰。黃父也是百般讚成,要是和吳老爺家攀上了親家,自己的後半生也不愁吃喝了,這等好事打著燈籠都難找,何況這是人家主動投懷送抱的。

  黃家隨後托人去退婚,冰冷地告訴陶澍,黃小姐要嫁給吳公子,希望陶澍有自知之明,退了這場親事。陶澍沒想到未婚妻這麽絕情,他也是有功名的人,豈能被人揪著當猴耍,堅決不同意。黃小姐的母親也瞧著陶澍不俗,將來恐怕要出將入相的,也反對女兒悔婚。

  可黃小姐已經中了吳大戶的迷魂湯了,出將入相?陶澍?黃小姐冷笑不已。拉倒吧,全國舉子上萬,能做進士的鳳毛麟角,而能做上宰輔的又有幾人?陶澍一看就是一副窮酸相,她才不信!

  陶澍雖然竭力爭取,但無奈黃家父女鐵了心要悔婚,眼前局勢僵在這裏不好收場了。這時黃家小姐的貼身丫頭黃德芬站了出來,告訴主家:“奴婢有一個辦法,既可以讓小姐嫁到吳家,也可以讓陶相公娶上老婆。”

  黃德芬話音剛落,黃某一家三口齊刷刷地盯住了這個姿色平平的使喚丫頭,她這是說的什麽話?黃德芬一笑:“很簡單,我替小姐嫁到陶家,老爺就說我是黃家小姐,反正陶相公也沒見過我和小姐,一準能瞞過他。小姐可以放心地去吳家做太太。”

  這辦法真好!可謂一舉兩得,既不得罪吳家,又能讓陶澍閉嘴,黃家父女拍手叫好。

  接下來的事情就很簡單了,黃家選了個良辰吉日,風風光光地把黃德芬嫁到了陶家,對外聲稱黃小姐回心轉意了。而真正的黃小姐卻喜滋滋地嫁到了吳家,做起了吳家的大奶奶。

  陶澍之前並沒有一睹正牌黃小姐的真容,果然被眼前這個冒牌的黃小姐給騙過去了,陶澍歡天喜地地和老婆入了洞房。黃小姐和她的貼身丫頭,在一個不經意間,她們的人生軌跡發生了逆轉,這是她們之前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

  陶澍的命運果然被黃家主母猜中了,陶澍天生就是個出將入相的材料,官運很快就亨通起來。陶澍從小小的庶吉士做起,一路青雲直上,先後做過禦史、給事中,後來外放做了河道、川東道、山西按察使、安徽巡撫,最終爬上了兩江總督的高位。

  而陰差陽錯嫁給了陶澍的黃家使喚丫頭黃德芬,則跟著丈夫在官場上一路狂飆,丈夫官場得意,夫人自然也跟著風光。很快,朝廷的誥命就下來了,封黃氏為一品誥命夫人。

  在黃德芬這些年風光無限的時候,她的原主人黃小姐過得一定也很風光吧,畢竟嫁給了富戶人家。剛開始黃小姐也是這麽想的,可沒過多久,她的厄運就來了。

  吳家雖然是當地響當當的大財主,但吳家父子仗著自己家大業大,經常在外橫行霸道,甚至還強奪民田,得罪了不少人。後來吳公子因為搶地的事情和另外一路人馬交上了火,結果雙方群毆,吳公子一招不慎,在這場戰鬥中壯烈犧牲了。

  兒子就這麽捐軀了,吳老爺痛不欲生,悔恨交加,沒多久就氣死了。黃小姐在吳家的兩座靠山頃刻之間全都塌了,她又沒能給吳家生下一兒半女,俗話說得好:太太死了壓斷街,老爺死了沒人抬。看到吳家兩個主事的都死了,吳氏宗族內有些人就打起了吳家地產的主意,反正吳家隻剩下黃小姐一個勢單力薄的女人,敲掉她再容易不過了。

  這些人聯起手來,公然在黃小姐頭上扣屎盆子,誣陷她偷盜吳家財物送給娘家,這樣的家賊還能留嗎?眾人拾柴火焰高,可憐黃小姐孤身一人,哪裏是這些人的對手,田產被霸占了不說,還被趕出家門,流落在街頭。

  黃小姐被趕出來的時候身無分文,在這個現實的社會裏,她每走一步都異常的艱難,眼看著是走投無路了。說來也巧,就在黃小姐叫天無路、喚地無門的時候,她原來的未婚夫陶澍突然回來了。

  陶澍這次回安化是來奔喪的,直到現在,陶澍依然不知道和他生活許多年的夫人其實是個冒牌頂替的。黃德芬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一直沒告訴丈夫她的真實身份。有一次,陶澍同榜好友梁章钜的夫人鄭氏發現陶太太的右手上有一個大瘤子,就好奇地問。黃德芬隻是說她以前生活貧寒,給人家做活時,不小心讓磨石砸到了右手,但並沒有說出她和黃小姐的事情。

  陶澍回到老家後,在丁憂的同時,他隱隱約約聽鄉裏人說他的夫人並不是黃家小姐,而是黃家的使喚丫頭,是調包過來的。陶澍大為驚疑,立刻找來夫人盤問。黃德芬知道紙終究包不住火,這事陶澍早晚會知道的,就承認了她的真實身份。

  陶澍本來希望這不是真的,沒想到夫人居然爽快地承認了。陶澍呆坐半晌,無語,他萬萬沒想到,這種離奇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他身上。不過陶澍已經和黃德芬生活了好多年,夫妻感情很深,夫人還給他生了三個女兒。夫人是冒牌頂替的又如何,這就是緣分,感情上的事情,是要講緣分的。

  同時,陶澍也打聽了他的原未婚妻黃小姐的下落,可憐黃小姐流落街頭,衣食無著,隻好沿街乞討度日。陶澍本性是個善人,雖然黃小姐當初瞧不起他,但事情早就過去了。現在黃小姐過得如此淒慘,人都有惻隱之心,陶澍心一酸,決定伸手相助。他不能眼睜睜看著這個可憐的女人活活餓死,他的良心告訴自己,他不能這麽做。

  陶澍以夫人的名義,派心腹給黃小姐送去了五十兩銀子,雖然他們今生沒有緣分,但好歹名義上夫妻一場,希望黃小姐能用這筆錢給自己謀個好出路。

  夫人肯定是知道這事的,不知道她是怎麽想的,但應該支持陶澍的做法。不管怎麽說,黃小姐都曾經做過她的主人,而且待她也不薄,這次就算還了人情。

  當來人把銀子交給黃小姐,並帶上陶澍夫婦對她最美好的祝福時,黃小姐悔恨交加,抱著銀子號啕痛哭。她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如果當初自己不是鬼迷心竅,貪圖吳家那些錢財,現在做上一品誥命的是自己,而不是替自己出嫁的丫頭。

  自己一念之差,人生發生了大逆轉,她悔不當初!如果她要見陶澍夫婦,按規矩是要跪下磕頭叫老爺太太的,可她哪裏還有臉麵見陶澍。陶澍雖然大度地寬恕了她,但陶澍越是這樣,她越感覺沒臉見人。

  她知道這五十兩銀子是她離奇荒謬人生的最有力見證,也是陶澍對她的深情厚誼。她一直沒舍得花銀子,隻是成天抱著銀子哭,她已經有了輕生的念頭,這樣活著,還有什麽意思。

  黃小姐身邊有銀子!這個消息很快就被縣裏一個“梁上君子”打聽到了,這位爺正愁沒錢喝酒呢,財路就來了。趁著黃小姐不備,這個賊成功地將黃小姐戶頭上的銀子過了戶,偷走銀子後到外麵花天酒地去了。

  當黃小姐發現銀子被偷後,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失聲痛哭。她也許並不是在哭銀子,而是哭自己這離奇荒謬的一生,哭自己沒有一品夫人的命。本來她對人生還有些眷戀,現在銀子被偷了,反而讓她心中無念一身輕了,她決定離開這個世界。這樣活著,真不如死了。

  黃小姐解開衣帶,係在一棵大樹上,自己一狠心,把頭伸進了絞索的另一邊,雙腳懸空,等待死神的召喚。

  關於黃小姐的下場,徐珂《清稗類鈔》和葛虛存《清代名人軼事》的記載完全相反。徐書說黃小姐自殺計劃成功,而葛書卻說黃小姐自殺計劃失敗,被人救了下來。

  陶澍聽說黃小姐自殺未遂的事情,連連歎息,他知道黃小姐現在悔恨萬分,雖然這並不能改變什麽,但至少她為當初的選擇而後悔,這對陶澍來說就是最大的勝利。

  陶澍心善,不想再讓黃小姐流落街頭了,就又出了一筆錢,在城裏給黃小姐安置了一個住處,還經常派人給黃小姐送銀錢柴米。後來陶澍離開安化複職,繼續在官場上搏殺,依然沒有忘記派家人按時給黃小姐送錢糧。

  至於黃小姐的人生結局如何,書上沒有交代。隻是不知道黃小姐在有生之年,是否見過她的前未婚夫陶澍,以及那個曾經伺候過她的粗使丫頭,現在的一品誥命夫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