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鄭板橋納妾

  說到揚州八怪,普遍的說法是指鄭燮、汪士慎、高翔、金農、李方膺、李鱔、黃慎、羅聘八人。

  世人未必盡知鄭燮是誰,但要提及鄭板橋,哪個不知?此公不僅在八怪中獨占盛名,放在清代的文人中,在民間的名聲上能和鄭板橋平齊的,屈指數來,怕隻有紀曉嵐而已。但總感覺紀大煙袋的名氣似乎要略遜鄭板橋一籌,也許是紀曉嵐的人生軌跡要比鄭板橋高,這反而限製了他在民間的知名度。

  這種現象不獨清朝有,唐宋明都有,唐朝的代表人物是李白,宋朝的代表人物是蘇東坡,明朝的代表人物是唐伯虎,雖然其他同時代大家在文學成就上未必就比這幾位差。

  鄭板橋既不是他的本名,也不是他的字,而是他的號。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鄭燮生於江蘇興化。當時興化有三家姓鄭的人家,一家打鐵的,稱為“鐵鄭”;一家賣糖的,稱為“糖鄭”;還有一家住在興化東城外古板橋,稱為“板橋鄭”,這也是鄭板橋大號的來曆。

  鄭家本不是什麽大戶人家,父親鄭夢陽先生中過秀才,但沒做過官,在家鄉開墪教授學生為業,家境比較清苦。鄭板橋從小就跟著父親,耳濡目染,也讀了不少的書,滿腹經綸。當時的讀書人除了參加科舉,似乎沒有第二條正經路可走。

  不知道是鄭板橋的水平真的很差勁,還是他的性格因素,或者當道大佬棺材裏伸手——死要錢,雖然他在康熙朝末年中過秀才,但並沒有使他的人生有什麽改變,依然浪跡於江湖。

  鄭板橋為人狂傲自負,他在《板橋自敘》中這樣評價自己:“貌寢陋,好大言,自負太過,謾罵無擇。讀書自刻苦,自憤激,自豎立,不苟同俗。”鄭板橋到底是名士做派,像他這種性格的人,確實很難在官場中混出什麽模樣,官場上吃得開的多是些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琉璃蛋子、牆頭草,講究的是低眉順目,點頭哈腰,鄭橋板哪裏做得出來?也幸虧如此,不然,官場上多了一個老油條,文壇上就少了一位超級偶像。

  鄭橋板的才華是多方麵的,他的詩、書、畫稱為三絕,他的文名,在當時就已經聲名鵲起,在江湖上都是能數得上號的。都說是真名士自風流,此話不假,鄭板橋也是個“風流”種子,這是他自己承認的。“酷嗜山水,又好色,尤多餘桃口齒,及椒鳳弄兒之戲。”這也是文人常態,沒有那才是不正常。

  大約是他四十歲的時候,也就是雍正十一年(1733),鄭板橋在興化知縣汪芳藻的資助下,來到南京進行鄉試,沒想到一不小心中了舉人,堂而皇之地做起“老爺”來。讀書人講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哪個不想做官?中了舉,鄭板橋的前途頓時光明起來。

  老鄭心情自然大好,應該是在第二年的春天,鄭板橋來到揚州遊玩,此時的揚州雖然不比唐朝繁盛,但也稱得上富庶之地,而且名勝古跡甚多,對文人墨客的吸引力可想而知。這天老鄭打算去城外約十裏的玉勾斜,去憑吊在此被殺的一代風流天子隋煬帝楊廣。

  遊玩了一會兒,鄭板橋有些口渴,但見前麵不遠處有個小院,一枝紅杏嬌豔招搖,鄭板橋大喜,便叩門求茶。開門的是個老太太,聽說了鄭板橋的來意,引鄭板橋入內請茶。

  鄭板橋猛然看到茅亭牆壁上居然題著他的一闋詞,得意不已,指著牆壁問老太太:“老人家認識鄭板橋?”老太太笑道:“誰人不識板橋先生的手筆,隻恨無緣相會,未曾見過。”鄭板橋大笑:“小可便是鄭板橋!”

  老太太知道眼前這位便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鄭板橋,驚喜萬分,急忙去叫尚在內宅臥寢的小女兒:“丫頭別睡了,快出來拜見板橋先生。”正好到了午飯時刻,老太太備辦酒食,招待鄭板橋大吃一頓。

  酒足飯飽後,鄭板橋但見一位模樣嬌俏的小家碧玉盛裝來拜。這位姑娘也是讀過書的,知道鄭板橋的分量,當即拍起鄭板橋的馬屁:“妾久聞先生文名,甚愛先生詞作,尤愛《道情十首》。今有幸得見先生,若先生不以妾粗薄,書一紙於妾,可好?”

  鄭板橋攤上這等倚紅偎翠的風流事,自然樂從,男人嘛,哪個不希望被女人崇拜?看樣子這家人的家境還不錯,捧出淞江蜜色花箋、湖穎筆,用的是紫端硯。小女子親自磨墨,鄭板橋按捺住心猿意馬,定住神,將《道情十首》題在箋上。臨了,鄭板橋色心又動,額外在箋上題了一闋《西江月》,其詞雲:

  微雨曉風初歇,紗窗旭日才溫;繡幃香夢半蒙騰,窗外鸚哥未醒。蟹眼茶聲靜悄,蝦須簾影輕明。梅花老去杏花勻,夜夜胭脂怯冷。

  寫罷,鄭板橋問這家主人姓什麽。老婦笑道:“有辱先生雅問,老身夫家姓饒,有五個女兒,嫁出去了四個,隻留這個老姑娘在身邊,今年已經十七歲了。”

  饒家母女到底是江湖上走動過的,粗通詩詞,細揣詞意,知道鄭板橋不懷好意,寫豔詞勾引良家婦女。饒太太見鄭板橋有意抬舉老姑娘,幹脆順坡滾驢,直截了當地告訴鄭板橋:“老婦聽說先生失偶,身邊少個打水做飯的,若先生不以小女粗醜,老婦願奉小女予先生,在身邊侍候。”

  鄭板橋心中樂開了花,表麵上還要裝裝純潔,推辭道:“佳人國色,誰不憐愛?隻是我家境清苦,怕將來有屈了令千金。”饒太太知道鄭板橋說假話,笑道:“養個小妾要不了許多銀子,但老婦能跟著先生討幾口飯吃就夠了。”

  話都說到這個分上,鄭板橋還有什麽說的,當即答應下來。不過明年他要參加會試,自己的政治前途如何就在此一舉了,便告訴饒家母女:“明年是丙辰年(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朝廷開科取士,如果一切順利,差不多後年我就能回揚州娶你,不知道你能不能等我?”

  饒家母女也是知書明理的人,若鄭板橋能中個進士,她娘倆怕不得跟著風光?當然願意等。鄭板橋身邊也沒什麽值錢的物件,便把剛才題的那闕《西江月》作為聘禮,讓她安心等待,等他考完,便回揚州。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乾隆元年的會試中,鄭板橋一舉中榜。中了進士,便是天子門生,那是何等的風光。鄭板橋中了進士,自然在京中應酬多了起來,達官顯貴家也沒少溜達,這一來二去,就是一年光陰。

  饒家母女在揚州苦等著鄭板橋,可兩年過去了,鄭板橋音信全無。娘倆也沒個生計,日子久了,家常用度便成了問題。為了糊口,娘倆隻好變賣了家當細軟,連祖上留下來的五畝地都變了現錢,生活異常艱難。

  當地有個富商,也聽說過饒家小姐的才貌,知道她家現在受窮,便想趁火打劫,托人捎話:“若五姑娘垂愛,當以七百金做聘。”七百兩銀子可不是個小數目,要是五姑娘嫁過去,那就是現成的姨太太,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饒太太有些動心,想答應這門親事。倒是饒小姐骨頭硬挺,她相信鄭板橋是個正人君子,丈夫一言,駟馬難追,鄭板橋絕不會負她的。她告訴母親:“我們已經和鄭先生有了婚約,若先背義,將來傳出去,女兒難做人。七百兩銀子早晚也有用完的時候,不如再等等吧,相信板橋先生最多一年,便來接我們娘倆。”老娘心疼女兒,隻好應承下來,推掉了這門親。

  也許是饒家姑娘的真誠守信感動了上蒼,在饒家母女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有位江西的富商程羽宸先生,有事路過儀征,在一家茶館前看到一副鄭板橋寫的對子:“山光撲麵因朝雨,江水回頭為晚潮。”大為讚歎,便問板橋是何人?茶倌笑道:“先生也是個久經江湖的,怎麽會不知道板橋的大名?先生但去揚州,隨便問誰,都能打聽得到板橋的住所。”

  程羽宸愛才心切,連夜趕到揚州,一問才知道鄭板橋已經進京趕考了。不過程羽宸倒是從側麵打聽到了饒家母女為等鄭板橋而甘心受苦的事情,深為感動,當即拿出五百兩銀子,算是替鄭板橋出的聘金。有了這大筆錢,饒家的日子頓時翻了身,也不愁一日三餐用度,安心等待板橋歸來。

  鄭板橋確實是個正人君子,何況此事關乎一個良家女子一世的聲名,他哪敢怠慢。乾隆二年(1737)的時候,鄭板橋終於回到了揚州,為程羽宸素昧平生卻慷慨相助的義舉感動,更為初次見麵便卻以身相許、誓死不棄信義的饒小姐所感動。

  不久鄭板橋就在揚州風風光光地迎娶了饒氏過門。雖然老夫少妻年歲相差二十多年,但卻非常恩愛。後來鄭板橋得任山東濰縣知縣,饒氏跟著丈夫去了濰縣,做起了知縣夫人,成就了一段風流佳話。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