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曾春姑傷心韓江畔

  清朝乾隆年間,在廣東潮州地區流傳著一個淒婉哀怨的愛情故事,講的是有位風月場上的女人十年前遇到她此生最愛的男人,後來男人去考功名,男人發誓得誌後定來娶她,可她苦等了十年,結果卻被情郎溫柔拋棄的故事,這個女子的名字叫曾春姑。

  曾春姑是廣東潮州府澄海(今廣東汕頭)人,她從小就父母雙亡,無依無靠的她被好心的嬸子蓉娘收養。蓉娘把春姑當親閨女養著,不知不覺間,春姑就長大了。當蓉娘不經意間打量春姑,才驚訝地發現,她的侄女竟然是個美人胚子。春姑生就一副無雙絕色,“風姿穠粹,如碧桃初放”,成了潮洲一帶出了名的美女。

  蓉娘是江湖中人,所以五湖四海的朋友非常多,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的人物隻要來澄海,多半都會來韓江畔的蓉娘畫舫中喝茶。曾春姑是蓉娘的養女,自然要經常拋頭露麵招待客人,這些人見到春姑,無不齊聲誇讚春姑是潮洲一枝花。

  不過春姑有萬般的好,卻有一樣,心氣特別高,一般人她是瞧不上的,即使平時虛情假意地應承。每天早上起來,春姑洗漱完後,就把門窗關上,在房間裏做女工,輕易不出門。

  曾經有一個販米的富商仰慕春姑美色,找到蓉娘,願意出一百兩銀子,隻求能和春姑一度春宵圓好夢。可春姑不喜歡這個米販子,嫌他粗俗,拂袖而去。

  蓉娘白白看著一百兩銀子卻得不上手,很生氣。等米販子走後,蓉娘責備春姑,無非說些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卻不知道報答這類的酸醋。春姑長拜道:“女兒豈不知母親養兒之苦,隻是這種事女兒實難從命,等機會女兒一定傾心報答。”蓉娘其實也心疼春姑,歎了幾口氣也就算了。

  春姑不喜歡男人嗎?當然不是,隻是現在還沒有能讓她芳心輕許的,如果沒有合適的,春姑寧可做一輩子老姑娘。不過像春姑這樣出色的女子,老天也不忍冷落了她,終於給她送來一段她終生難忘、刻骨銘心的姻緣。

  大約是在乾隆二十五年(1760)的時候,吳江人金廷烈來到澄海做縣宰,與金廷烈同來澄海的還有他的侄子金聽濤。金聽濤也是一代風流才子,外表俊朗,文才等身。這番跟著叔父南下澄海,也好趁此機會飽覽一下潮洲的風土人情,開開眼界。

  剛來澄海不久,金聽濤就聽人說,澄海有位絕色麗姝,名叫曾春姑,最是心高氣傲的一個。說者無心,聞者有意,金聽濤動了心,沒想到這偏僻所在居然還有這等絕色,何不去訪訪?弄不好可以成就一段風流佳話。

  這天中午,金聽濤穿著素雅,搖著紙扇,一路信步來到春姑的住所。金聽濤聽蓉娘說春姑正在午睡,便含笑打開紙扇,在香閨外吟起梁簡文帝蕭綱的名作《詠內人晝眠詩》:“夢笑開嬌靨,眠鬟壓落花。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紅紗。”這是蕭綱作品中爭議最大的一首詩,基本可以認定是豔詩,所以金聽濤吟起這個明顯是在挑逗春姑。

  春姑在香榻上半睡半醒之間,聽到外麵有個男子在吟詩,用心一品,果是佳作,知來者必非庸品。春姑連忙起身,整好衣衫,挑簾而出,見是一個翩翩公子,氣宇俊逸。春姑頓生好感,便請金聽濤入內,沏茶相待。

  二人邊品香茗,邊聊及世事人情,一直聊到紅燈初燒,彼此已經心生愛慕。曾春姑知道自己苦等多年的那個男人終於來了,就是眼前這位金公子,一時春心蕩漾,不能自已。金聽濤也已經有三分醉意,遂攜佳人之手,相擁入紅帳,一夜銷魂無多少,卻是一生難忘。

  次日早起,春姑回憶昨夜被翻紅浪,無限纏綿,不禁輕聲抽泣起來。金聽濤好言相慰,指天畫地地發誓,才博佳人一笑。從此,才子佳人朝夕相依如鴛鴦,片刻分離不得,在愛河中可著勁地撲騰。

  過了一段時間,金聽濤要回吳江參加鄉試,準備博取功名。男兒誌不在馬革裹屍、踏沙萬裏,便當金榜高中、周旋於廟堂之上。曾春姑雖然舍不得情郎遠行,但也表示理解,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出人頭地?

  在金聽濤準備乘船北上之前,曾春姑在韓江畔設宴,為情郎餞行。春姑到底是個感情豐富的女孩子,端起酒杯泣不成聲,請金公子滿飲此杯。金聽濤也動了情,飲罷,取來一方端硯,用筆在硯背上刻下了他們之間這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金聽濤把硯台交給哭成淚人的春姑,強作笑顏:“春姑,你但可放心,金某此行,必可中榜。等我衣錦歸來之時,我們再相逢如初,攜手白頭。”說完,金聽濤扯帆北行。春姑奉著這方被她視若生命的端硯,傻傻地站著,直到小舟從此逝,江海渺無蹤。

  春姑含淚回到家中,把端硯珍藏起來,每當夜深人靜,思念情郎時,春姑都把硯台捧出來,癡癡無語。雖然孤獨的滋味非常痛苦,但至少春姑還有一個期盼,她知道金公子遲早會來澄海接她的。就這樣,春姑不知不覺間,已經等了金公子十多年。

  在十多年後的某一天,春姑的養母蓉娘接到上麵通知,說朝廷派內閣學士金大人來潮洲主持地方考試,讓蓉娘準備幾個能歌善舞的美女,去金大人舟上助興。

  按照當時規矩,如果有大官來地方,青樓場所要派佳人應酬。這時春姑雖然是蓉娘的養女,但尚未脫籍,所以蓉娘就帶著她手下的頭牌曾春姑來到清溪,見見這位金大人。

  春姑到了清溪,不經意間聽人說出這位內閣金學士的尊諱,正是金聽濤,而且也是吳江人。難道金大人就是當年和自己有過一段情的金公子?總不可能吳江有兩個金聽濤吧。

  春姑且疑且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趴在船艙上借著燈光朝裏一看,坐在正中間談笑風生的那位金學士,正是春姑苦思冥想十年的情郎公子金聽濤。

  春姑激動得差點哭出聲來,金公子終於回來了,春姑興奮極了,麵色緋紅。春姑隨後就在自己的畫舫上備下酒宴,通過金聽濤的幕僚沈靜常先生,好歹把一頭霧水的金聽濤請了過來。春姑為了使這次會麵增加一些懷舊的氣氛,特意穿上了十年前她江邊送別時穿的衣服。

  等到金聽濤來到舫上,春姑捧著當年金聽濤送給自己的那方端硯,恭恭敬敬地呈上,然後含羞道:“學士大人可尚還憶及小女子否?”金聽濤一愣,這個女人是誰?自己在哪裏見過她?金聽濤取來燭台,走到春姑近前,仔細看了看,想起來了,但又不敢確定,真是她嗎?

  金聽濤試探性地問:“你可是韓江曾春姑?”春姑一看金聽濤這副架勢,仿佛被人迎頭澆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腳。他居然把自己給忘了,這是當年那個發誓要娶她的有情有義的金公子麽?

  春姑明白了,人家是現在朝廷紅人,高官得做,駿馬得騎,佳麗如雲。而自己不過是個江湖賣唱的,身份懸殊,金聽濤怎麽肯自掉身價。人還是那個人,近在咫尺,心卻已相隔千裏,現在他們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是兩條永遠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線。

  春姑越想越傷心,自己為了等金公子,苦苦守了十年啊,人生有幾個十年,何況她還是個未嫁的女人。當年如花似玉的韓江一枝花,現在已是容顏老黃,青春不在。春姑一時沒控製住感情,當場痛哭。蓉娘知道其中原委,但又怕得罪金大人,不敢出來指責他薄情寡義,隻好在一旁歎息。

  金聽濤沒想到春姑居然為了自己守了十年的活寡,雖然他們沒結成夫妻,但春姑獻出了自己寶貴的十年青春。金聽濤羞愧滿麵,但他也明白,以自己現在的身份,怎麽可以娶春姑這樣的女人為妻,傳出去是要鬧笑話的。

  金聽濤一狠心,攜著端硯回到自己的船上,事已如此,端硯再留在春姑身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隨後金聽濤又回到春姑船上,送給春姑剛寫的兩首詩,並送五百兩銀子,聊表對春姑的歉意,好言相勸,無非是恨此生與春姑無緣,若天可憐見,來世再做夫妻吧。

  春姑什麽都沒說,這時候還能說什麽?人家已經變心了,自己又何必糾纏不休,那也不是自己做事的風格,人生如戲,好聚好散,何必強求!

  春姑轉手就把這五百兩銀子送給了養母蓉娘,泣道:“母親待女兒恩重如山,無以為報,今日就借著金大人的賞光,算是聊報母親養兒之恩。而且春姑決定從此不再踏入風月場合,這筆錢也算是女兒的贖身錢吧。”

  不久後,春姑就托人說媒,說了一個讀書人。這個讀書人知道春姑是潮洲響當當的一枝花,平白得了這份豔福,當然願意。春姑選了一個吉日,草草地把自己嫁了過去,從此消失在韓江的煙花笑語之中,下落如何,不得而知。

  金聽濤贈給曾春姑的兩首詩如下:

  含顰憶昔侍尊前,麗服明妝似水仙。

  今日相逢卿老矣,不堪回首問當年。

  不抱琵琶過別船,芳心與石一般堅。

  相思有證分明在,淚漬模糊滿硯田。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