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瞿太太認幹媽

  一般來說,人的一生應該有兩個媽,自己的親媽和配偶的親媽。對於這個沒有直接血緣關係的媽,男方稱之為嶽母或丈母娘,女方稱之為婆婆。

  其實有時候一些人還會有第三個媽,就是幹媽,當然師娘或奶媽都可以勉強算是,不過這裏隻說幹媽。實際上認幹親自古就有,現代人認幹爹幹媽的也不在少數,雙方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隻要關係處到位了,認幹親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主流觀念中,一般都是年齡小的男生女生認年齡大的阿姨當幹媽,爹媽比兒女年齡大,這是再簡單不過的常識了。但放在幹親的關係上就不一定了,義子義女比幹爹幹媽年齡大的也不是沒有。曆史上最有名的一例,是五代後晉皇帝石敬瑭在做節度使的時候,為了取代後唐在中原的統治,認了比自己小十一歲的耶律德光做幹爹,果然美夢成真。

  要說是阿姨輩的認小女生做幹媽,也有一個例子非常著名,不過這是小說上的。晚清小說家李寶嘉的名著《官場現形記》就寫過這麽一段精彩的認幹媽的故事,四十八歲的瞿太太為了老公縣令的紅頂子,想方設法巴結上了有強硬後台的寶小姐,認了寶小姐做幹媽,這時寶小姐隻有十八歲。

  同齡之間認幹媽幹女兒已經足夠讓世人驚訝,何況幹女兒的年齡足夠做幹媽的媽了,雖然《官場現形記》裏的人物都是虛構的,但在晚清官場都是有原型的,相信這個認幹媽的故事確實存在過,隻不過經過李寶嘉的妙筆文學加工過了。

  幹媽幹女兒年齡倒掛的現象雖然不符合人們的傳統思維,但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隻要雙方願意,幹媽比幹女兒的年齡小十幾歲、幾十歲也沒有什麽,這是雙方的感情需要,每一個人的感情都應該得到尊重。雖然瞿太太認寶小姐做幹媽,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利益的需要。

  這個故事出現在《官場現形記》的第三十八回“丫姑爺乘龍充快婿知客僧拉馬認幹娘”,瞿太太的丈夫瞿耐庵先生本是湖北的一個候補縣令,因為上麵沒門路,一直沒分到肥缺。眼瞅著自己都是半截身子埋地下的人了,依然沒混出個名堂來,成日裏長籲短歎。

  在晚清官場,講究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凡事都要講關係通門路。不然,就算是管仲、諸葛亮再世,照樣蹲著喝涼風,想靠著真才實學實現個人的理想抱負,基本沒有可能。

  像瞿耐庵這樣的微員末吏,要想伸手攀上當時湖廣總督湍多歡的門子,幾乎就是癡人說夢。不過就是這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卻偏偏被瞿耐庵給踩上了,人要是交了狗屎運,想擋都擋不住。

  這位湍製台(清朝俗稱總督為製台)是位旗人,因為這層緣故,湍多歡從雲南按察使做起,在官場上一路狂飆,先後趟過貴州布政使、江寧布政使的衙門,又從江蘇巡撫的位子上蹦到了武昌府,做起了湖廣大帥,節度兩湖軍民,權勢喧天。

  “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像湍製台這樣的級別,幾年下來,早就發家致富了。飽暖思淫欲,湍製台闊了後,也收了十房姨太太,後來又補了兩房,好歹能配得上自己的身份。堂堂一省督憲,身邊沒幾個女人伺候著,傳出去是要被人笑話的。

  在這群姑奶奶中,要說最得勢的,無疑是九姨太。但九姨太生性潑辣,一有不如意,就扯著湍製台撒潑打鬧,摔盤丟盞,弄得湍督憲煩不勝煩。九姨太想拔掉大太太,自己當家做主。卻不曾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湍製台早就相中了在九姨太身邊打茶送水的寶丫頭。

  寶丫頭模樣長得俊俏,玲瓏可愛,湍製台經常饞得流口水。寶丫頭也有心巴結上湍製台,做十三房姨太太。不過湍製台很快就移情別戀了,迷上了新收房的十二姨太,寶丫頭被晾到了一邊。再加上九姨太是個悍婆,要知道自己的使喚丫頭和自己平起平坐,她豈肯答應,不鬧個天崩地裂,她是不會罷手的。

  湍製台還算是個有情義的男人,他不忍心看到寶丫頭落落寡合,幹脆聯名九姨太,收了寶丫頭做幹女兒,並給她許了遊擊將軍戴世昌做太太。雖然寶丫頭沒做上湍製台的姨太太,但卻撈了一個做總督的幹爹,盤算一下,這筆買賣還是劃得來的。

  寶丫頭搖身一變,成了寶小姐,雖然府上其他人背地裏都瞧不起她,譏笑她不過是個丫小姐,插一把雞毛就敢學孔雀開屏,但在場麵上,還沒人敢給她難堪,製台和九姨太的麵子是一定要給的。

  寶小姐扛著總督府上大小姐的鍍金招牌,自封“湖廣行省頭號姑奶奶”,在湖北督府州縣各道衙門裏橫衝直撞。寶小姐有這個人力資源,就順手開了家人情店,到處說人情賣官帽,按碼開價收銀子。或者領著一幫官場上的太太小姐們天天聚在一起,坐著四人抬大轎,打著官號燈籠,四處遊蕩,打牌吃酒耍樂子。有事沒事就往武昌城外的龍華寺跑,做些善事,積些功德。這些太太小姐們都知道這位寶姑奶奶的來曆,沒人敢和她比闊,無不成群結隊地跟在寶小姐後麵,搭肩甩背的,巴結寶小姐。

  因寶小姐經常去龍華寺地燒香,且出手闊綽,一來二去,寺裏的知客僧善哉和尚就和寶小姐熟稔起來,說話也能夠上分量。而上麵提到的瞿太太也是個吃齋念佛的信女,常來龍華寺拜佛,和善哉也算熟悉。

  以她的丈夫瞿耐庵的級別,她是沒有資格趟進這個“姑奶奶軍團”的,人家的丈夫不是藩台就是臬台,最不濟的也是府台。瞿太太雖然自視很高,但官場就是這麽現實殘酷,沒有人在上麵照應著,就是吃不開牌麵。

  當瞿太太聽說“湖北第一姑奶奶”寶小姐也是龍華寺的香客,聰明的她立刻意識到這位寶姑奶奶就是她的命中貴人。隻要能攀上這根高枝,她就能擠進“姑奶奶軍團”,也好落個下半世的富貴。主意打定了,瞿太太通過善哉和尚的搭橋,終於可以接近寶小姐了,這是她計劃成功的第一步。

  瞿太太手頭上並不富裕,想通過砸錢巴結寶小姐,顯然不可能。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感情上貼近寶小姐,隻要能跟著寶小姐,就是讓她給寶小姐做個貼身使喚丫頭,她做夢都要笑醒的。至於尊嚴,在這個現實的世界中,最有尊嚴的,一是權力,二是金錢。

  瞿太太自從黏在寶小姐身邊,便使盡渾身解數來巴結寶小姐。每次在寶小姐身邊,瞿太太都極力地奉迎獻媚,就差沒跪在地上讓寶小姐當馬騎了。瞿太太嘴巴很甜,做事又可人,深得寶小姐的歡心。平時她出門到姐妹家吃酒耍樂,都叫上瞿太太跟著她一起兜風。

  這天晚上,寶小姐到一個要好的姐妹家喝酒,瞿太太自然跟在身邊伺候,捶個背,遞個(水)煙,好不貼心。寶小姐喝醉了,瞿太太扶著張牙舞爪的寶小姐上了轎回到戴府。最可敬的是,瞿太太為了伺候寶小姐,一夜都沒回家,就在床邊守到了天亮。

  寶小姐醒來後,聽房裏的丫頭婆子說瞿太太伺候了一夜,感動得不得了。一個年近五十歲的大媽,不去利己,專門利人,把她的身體當成自己的身體,這是一種多麽可貴的精神?從此以後,寶小姐就高看瞿太太一眼,也不拿她當外人。瞿太太的計劃到這裏差不多就功德圓滿了,能在寶小姐的內宅伺候,這可是瞿太太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也許瞿太太的溫柔體貼感動了上天,她的好運並沒有結束,更大的一塊大肉餅突然從天而降,就掉在瞿太太的嘴邊,這是之前瞿太太想都不敢想的。

  這天寶小姐又喝醉了,躺在床上傻笑說瘋話。瞿太太笑容可掬地上前倒茶裝煙,姑奶奶醉了,做小的當然要好生伺候,難得巴結上寶小姐,這條大魚可不能跑了。

  因為和瞿太太相處得熟了,寶小姐醉醺醺地看著瞿太太忙前忙後,臉上春風蕩漾。等瞿太太爬上榻扶著寶小姐抽煙的當口,寶小姐一把摟住了瞿太太的脖子,半是調戲半是感動地告訴瞿太太:“難得你這麽伺候我,以後我要有了女兒,也未必有你這麽熱心腸。你要是我的女兒就好了,可惜我福分太薄了。”

  瞿太太一聽寶小姐拿她比做自己的女兒,雖然論年齡她比寶小姐的親媽都不知道大多少歲,但真要能做寶小姐的女兒,那她就是現成的姑奶奶,不比現在做個貼身丫頭強百千倍?瞿太太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她立刻接上話:“隻要姑奶奶能瞧得上奴婢,奴婢願意跪在姑奶奶膝下,天天伺候您老人家。就怕我命中犯賤,夠不上。”

  寶小姐也是酒後胡言,她還真沒有要收瞿太太做幹女兒的意思,要是同輩的,認也就認了,可瞿太太的年齡也太大了,寶小姐傻笑著拒絕:“那怎麽能行呢,要論年齡,你都能當我媽了,我怎麽好意思收你做女兒呢。”

  她想翻悔,話都說出來了,瞿太太豈能放過她!這是她攀上寶小姐的唯一機會,錯過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瞿太太揪住寶小姐死纏爛打:“姑奶奶要能收奴婢做女兒,那是奴婢八輩子修來的福分,這和年齡沒關係。幹兒女比幹爹幹媽年齡大的多了,又不獨我這一份,您老人家就放寬心吧。您是咱湖北地麵上頭號姑奶奶,您要做什麽,誰敢說三嚼四?”

  寶小姐本就喝醉了,再加上瞿太太強行灌的這碗迷魂湯,果然就扛不住了。寶小姐聽著瞿太太的話非常受用,人都是有虛榮心的,換成現代人,如果有個比自己年齡大許多的叔叔阿姨給自己做幹兒子、幹女兒,心裏肯定是非常受用的。

  寶小姐見瞿太太如此變著法子討好自己,大腦一熱,難得瞿太太這麽孝順,正好自己還沒生孩子,提前養個女兒,尋找一下做媽的感覺也好,雖然這個幹女兒都能當她的媽了。寶小姐臉上蕩漾著春色:“難得你有這份孝心,我收下你便是。你跪下給我磕幾個響頭,叫我娘,算是我收你了。以後我拿親女兒一般疼你寵你。”

  瞿太太還擔心寶小姐不給麵子呢,見寶小姐答應了,瞿太太興奮得差點流了鼻血。攀上了這門幹親,她以後就是湖廣總督的幹外孫女了,身價肯定暴漲,這買賣做得太劃算了。瞿太太怕寶小姐醒來反悔,趕快把生米煮成熟飯,造成既成事實,寶小姐日後想賴都賴不掉。

  瞿太太立刻屈膝跪在了寶小姐的腿邊,咣咣磕了幾個頭,低眉順目地叫了聲“娘”。寶小姐這時已經是醉得不成樣子了,迷迷糊糊中聽到瞿太太叫她娘,她隻是答應了一聲:“好女兒,以後娘疼你。”說完,就呼呼睡著了。

  隻要寶小姐答應了,這門幹親就算認了,瞿太太一大把的年紀卻認了年僅十八歲的小丫頭做媽,心裏不別扭嗎?恐怕多多少少還是有點,但想到以後能得一大堆白花花的銀子,這點別扭算什麽。她願意認幹媽,寶小姐也願意收幹女兒,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別人管得著嗎?

  為了拴死寶小姐,還需要在棺材板上再釘上幾顆大頭釘子,免得煮熟的鴨子飛了。第二天一早,瞿太太備好了一份厚禮,換上代表官宦太太身份的補褂,頭上橫著一支小花翎,帶著幾個仆人來到寶小姐宅內認親。

  這時寶小姐已經把昨天的事忘記了,聽說瞿太太過來認幹媽,臉紅得跟雞冠花似的。那是昨天的醉話,沒想到瞿太太居然當了真,寶小姐哪好意思收下這個老女兒。知道的這是她幹女兒,不知道還以為這是她親媽呢。

  瞿太太頭也磕了,“娘”也叫了,現在寶小姐突然要反悔,瞿太太當時就急了,這事要傳出去,以後她這張老臉還往哪擱?人家不笑話死她!你說不認就不認了?沒有這等便宜事。瞿太太強行將寶小姐按在凳子上,跪在地上又磕了幾個頭。

  平時瞿太太經常在寶小姐宅內走動,和丫頭婆子相處得不錯,這幫人平時也沒少拿瞿太太的小錢,見這事僵著了,自然要出麵為瞿太太說好話。眾人七嘴八舌,攪得寶小姐頭暈眼花,寶小姐現在騎虎難下,看來這個幹女兒是非收不可了。

  寶小姐一咬牙,收就收吧,也就認下了這個年齡足夠做自己外婆的幹女兒。寶小姐在府上擺了幾桌灑席,瞿太太又規規矩矩地給幹媽行了大禮,同樣是磕頭,奴婢給主人磕頭和幹女兒給幹媽磕頭,性質是絕對不一樣的。

  寶小姐的老公戴世昌見老婆收了個幹女兒,當然要出來見見,先不管這個幹女兒年齡有多大,但隻要老婆願意,隨她,畢竟他以後要借著老婆的關係吃飯呢。身份低微的瞿太太搖身一變,成了湖廣總督的幹外孫女,可以說是一飛衝天,前程遠大。

  當然新晉“瞿姑奶奶”的心裏也明白,僅夠上寶小姐的門路是不行的,寶小姐之所以身價高,那全是仗著湖廣總督湍多歡的麵子。瞿太太必須伸手夠上湍製台的門子,這樁認幹親的計劃才功德圓滿。

  瞿太太的好運還沒有結束,瞿少姑奶奶正準備給幹媽點撥這事呢,寶小姐就給幹女兒說起這事,要帶她去拜見幹外公、幹外婆(九姨太)。寶小姐這麽做是想讓製台府上那些眼睛長在腦門上的人瞧瞧,寶姑奶奶現在可以單獨開門戶立山頭了,氣死你們!

  瞿太太當即笑得合不攏嘴,幹媽實在太會體諒人了,認了這樣可人的幹媽,一天磕上一百個頭,瞿太太也願意。寶小姐說去就去,當即挽著幹女兒的手,上了轎子,吱吱嘎嘎地來到總督衙門認親。

  這時已經有人把寶小姐收幹女兒的事情告訴了九姨太,雖然九姨太當初不想讓湍製台收寶丫頭做十三房姨太太,但感情還是有的,還收了寶丫頭做女兒。現在女兒回娘家,而且還帶來了幹外孫女,九姨太非常開心,馬上備了份厚禮,等著認幹外孫女。

  當瞿太太扭扭捏捏地跟著幹媽進了總督衙門,眾人都沒看到寶小姐的女兒,正在好奇呢,就見寶小姐指著瞿太太告訴九姨太:“幹媽,這是我收的幹女兒。”眾人一看這個老太婆居然就是少姑奶奶,差點都沒暈過去,這麽老,他們還以為是寶小姐幹女兒的親媽呢。

  瞿太太按照幹媽的吩咐,臉色潮紅,心情無比激動地趴在地上,給比自己還要年輕的幹外婆叩頭請安。瞿太太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子,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少女時代。

  九姨太雖然也吃驚寶丫頭怎麽收了個老媽子做養女,但幹女兒的麵子不好駁,隻要她覺得好就行,自己是管不著這些的。幹外孫女都給自己磕頭了,總要回禮的,九姨太包了一個紅包,裏麵有五十塊大洋,算是給外孫女的見麵禮。

  隨後九姨太在內宅擺酒,一方麵恭喜寶姑奶奶自立門戶,一方麵恭喜自己喜得伶俐可愛的外孫女。瞿太太向來會說話,她能套住幹媽,也能套住幹外婆,幾番甜言蜜語下來,九姨太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而製台湍大人雖然沒出來見幹外孫女,不知道他心裏怎麽想的,但幹女兒的麵子總是要給的,何況他曾經和寶小姐還有過一段情。湍製台收下了瞿太太孝敬的厚禮,這門幹親得到了湍製台的同意,總算功德圓滿。

  真是難為了瞿太太,為了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前程,不惜認比自己整整小三十歲的女孩做幹媽。這等臥薪嚐膽的功夫,也隻有勾踐和石敬瑭能做得出來,瞿太太真不愧是女中大丈夫,真豪傑。當然瞿耐庵先生做了湖北湍製台的幹外孫女婿,也跟著沾光,據可靠消息,湍製台已經答應了寶小姐的請求,準備給幹外孫女婿安排個肥缺。

  其實認幹媽幹女兒都是正常的感情需要,年齡倒掛也不要緊,少數人有另類感情需要的權利,隻要不會對別人造成傷害,人們都應該給予充分的理解和尊重。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