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步非煙紅杏出牆

  宋朝詩人葉紹翁有首名詩《遊園不值》:“應憐屐齒印蒼苔,小扣柴扉久不開。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這首詩出名就出在了最後一句“一枝紅杏出牆來”。用現代語言來解釋,“紅杏出牆”就是婚外戀,現代人再熟悉不過的一個詞語。

  紅杏為什麽出牆?這是一個很複雜的社會問題,三言兩語說不清楚。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紅杏出了牆,不應該全是紅杏一方的問題,至少說明雙方的感情一定出了問題。大家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而不是使用家庭暴力,這對解決問題沒有絲毫意義,隻能留下無法彌補的遺憾。

  今天就講一個紅杏出牆的故事,這個故事的女主人公很有名氣,就是唐朝美女步非煙。我們看看,步非煙紅杏出牆,她錯了嗎?如果她做錯了,錯在哪?

  說到步非煙,首先要對給步非煙起名字的那位達人表示由衷的敬意,這名字起得太有詩意了,太浪漫了。當然也有稱她為“步飛煙”的,其實名字不過是個符號,知道是她就行了。

  步非煙是唐懿宗鹹通年間(860-874)洛陽人,她的長相絕對是頂級的,“容止纖麗”,見過她的男人沒有不流口水的。更難得的是步非煙文才橫溢,寫得一手好文章,而且她在音樂上的造詣也是一般人望塵莫及的。

  自古才女多薄命,步非煙在感情上也經曆了許多坎坷。不知道是哪一年,步非煙嫁給了河南府功曹參軍武公業做小妾。武公業雖然很寵愛步非煙,但步非煙卻對這個脾氣粗暴、長相醜陋的男人沒什麽感覺。步非煙的父親死得早,她的家世也不太好,後來被無恥的媒婆給騙了,結果就嫁給了武公業這個“醜類”。

  步非煙好一朵鮮花卻插在了臭烘烘的牛糞上,許多長相對得起觀眾的俊男們無不暗罵武公業這坨臭牛糞,有你這麽糟蹋美女的嗎?其實,鮮花完全是可以插在牛糞上的,但有一個前提,就是這朵鮮花心甘情願地插在這坨臭牛糞上,這朵鮮花才會得到充足的營養。不然,鮮花遲早會枯萎的。

  要說步非煙的魅力就是大,她在洛陽城中有許多粉絲,但大多數人隻是把步非煙當成夢中情人,最多就是靠在牆腳邊幸福地流著鼻血,然後回家鼓弄柴米油鹽醬醋茶了,很少有真正出手的。不過也有比較執著,敢給武公業扣上綠帽子的勇士,比如武公業的鄰居趙象。

  趙象出身天水趙氏,天水趙氏可是天下名門望族,門第相當高的,宋朝皇帝就出自天水趙氏。趙象看樣子好像剛來到洛陽,他並不認識步非煙,應該也沒見過。在趙象二十歲的時候,他的父親去世了,趙象按製度在家守喪。

  在一次極偶然的機會,趙象從趙家和武家的牆壁縫隙間偷窺到了步非煙,差點暈過去。這個女人太美了,仿佛神仙中人,趙象隻偷看她一眼,魂魄就被她給勾走了,滿眼都是她的倩影,從此茶飯不思。

  趙象不像有些人隻會做春秋大夢,他是個敢想敢為的年輕人,喜歡她就追啊,有什麽了不起的。趙象已經無法忍受對步非煙的單相思,步非煙這樣一塊天鵝肉居然被一頭癩蛤蟆給吃了,趙象越想越憤怒,決定不惜排除萬難,解救身陷苦海的步非煙。

  趙象雖然年輕,但不衝動,做事很有條理,他先是來到武宅,把自己的心思告訴了武家看門的老婆婆,想讓老太太幫他和步非煙搭上火。剛開始老婆婆麵露難色,這事要讓武公業知道了,還不打死她。可架不住趙象的金元攻勢,隻好搖白旗投降,潛伏在武家做內線。

  老婆婆趁著武公業不在家的時候,就把趙象真誠而熱烈的問候轉達給了步非煙。步非煙聽說居然有這等事,非常的驚訝,其實她心裏很感動,但因為不知道趙象的底細,不好說什麽,隻是以扇掩麵含笑。

  老婆婆拿人錢財,替人辦事,找到趙象,把情況給趙象這麽一說。好家夥,步非煙不過是禮節性的笑笑,趙象就激動地抓狂了。趙象很有才氣,立刻取來一紙薛濤箋,滿懷激情地寫了一首詩,托老婆婆轉給步非煙。

  這首詩很快就傳到了步非煙的手上,步非煙展開薛濤箋一看,不禁輕吟出聲:“一睹傾城貌,塵心隻自猜。不隨蕭史去,擬學阿蘭來。”

  步非煙呆坐了一會兒,她心跳有些加速,臉色微紅,難得有人對她這麽癡情,已經輕動芳心。隻是她現在是有夫之婦,不敢越雷池半步,就讓老婆婆傳話:“我見過趙大郎,最為英俊有才的年輕人。可惜我此生福薄,不配讓大郎有如此心思。”然後也給趙象寫了一首詩:“綠慘雙娥不自持,隻緣幽恨在新詩。郎心應似琴心怨,脈脈春情更擬誰?”

  老婆婆不辭辛苦,又跑到趙家,把詩交給趙象。趙象激動壞了,一連念了四遍,細揣詩意,知道步非煙已經動意了,大喜出聲:“天助我也!這事有門。”

  趙象此時詩情大發,又作了首七律:“珍重佳人贈好音,彩箋芳翰兩情深。薄於蟬翼難供恨,密似蠅頭未寫心。疑是落花迷碧洞,隻思輕雨灑幽襟。百回消息千回夢,裁作長謠寄綠琴。”然後就等著步非煙那充滿迷幻色彩的回信……

  可是半個月過去了,也沒見老婆婆過來送信,難道走漏了風聲?或者是步非煙不想和自己來往了?趙象非常緊張,失魂落魄,好不窩心。趙象其實多慮了,步非煙不過是這段時間身體有些不適,在室中靜養。

  等步非煙身體恢複之後,就讓老婆婆送信過來了,其實還是一首詩:“無力嚴妝倚繡櫳,暗題蟬錦思難窮。近來嬴得傷春病,柳弱花欹怯曉風。”

  趙象終於摸清了步非煙的心思,她已經對自己有那個意思了,詩中暗示可以在適當的時候“密切”兩人的關係。趙象真動了情,寫了一封信,大意是:我相信我們之間是前世結下的緣分,自從一窺芳麵,日思夜想,好不淒淒。我可以對太陽公公發誓,我是真心愛你的,希望有機會能和你見上一麵。信中又附了一首詩:“見說傷情為見春,想封蟬錦綠蛾顰。叩頭為報煙卿道,第一風流最損人。”

  步非煙看完信後,有種很強烈的感覺,她知道很快就要和趙象發生“故事”了,她實在無法忍受武公業那張醜臉,她是個女人,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

  步非煙又回了一封信,把自己的家世和嫁給武公業的經過告訴了趙象,信寫得極為曖昧,甚至提到了“賈午偷香”的典故,意思再明白不過了。信中附詩雲:“畫簷春燕須同宿,洛浦雙鴛肯獨飛。長恨桃源諸女伴,等閑花裏送郎歸。”

  老婆婆的敬業精神實在令人感動,收了人家的錢,就應該為人家辦事。她又巴巴地跑到趙家,把書信交給趙象。趙象打開看了一遍,知道他苦等好久的那一刻即將到來,那份激動,無法用語言形容。但具體時間還要等步非煙通知,總不能在武公業的眼皮底下發展關係吧。

  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終於來了,這天傍晚,老婆婆麵帶喜色地闖進了趙宅。見著趙象,老婆婆笑著把步非煙的原話告訴了趙象:“今天晚上武公業在府衙門值班,這是我們見麵的最好機會。你如果真對我有意,就過來吧,我等著你。”

  趙象激動得差點哭出聲來,能走到這一步,真是太不容易了。天剛擦黑,趙象就在自家的牆上架了梯子,哆哆嗦嗦地爬到牆上,然後踩著步非煙早就放好的木榻,溜了下來。

  趙象剛下榻,就看到步非煙身著盛裝,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花壇前麵。趙象一個箭步竄到步非煙的麵前,貪婪而執著地看著步非煙,卻沒有說話,因為激動得根本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步非煙不想浪費時間,拉住趙象的手,深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拉著他低頭朝寢室走去。二人相攜入得紅羅帳,這一夜的纏綿和激情,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人之在世最快意事,莫過於此。

  夢總是要醒的,雞鳴三聲,天已漸亮。步非煙知道不能再留趙象在這裏呆著了,萬一武公業回來,這麻煩就大了。二人又拉著手肉麻了一會兒,才依依不舍地分開,趙象爬過牆頭回家了。

  步非煙出軌了,犯規了,應該給她亮一張大大的黃牌。可是,我們忍心這樣做嗎?她是個女人,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這種幸福的感覺,在武公業那裏是永遠得不到的。幸福是互相給予的,武公業從來就沒有給過步非煙幸福,有的隻是他單方麵的快樂。

  步非煙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不過她也知道,以她現在的處境,和趙象的這種關係隻能偷偷摸摸地維持,見不得陽光的。即便如此,步非煙也非常的滿足,人要學會知足,知足本身就是一種快樂。

  他們平時還是靠書信聯係,寫幾首情詩,互相傾吐對另一半的思念。差不多每半個月左右約個時間偷偷地見次麵,當然都是趁武公業不在家的時候。每次見麵,都是幹柴烈火地熊熊燃燒,人生就應該有點激情。

  二人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除了看門的老太婆外,他們相信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武公業也真是笨得可以,平白做了一年多的烏龜,居然沒有發現步非煙有任何的異常現象。

  不過百密之防,終有一疏,步非煙算計住了武公業,卻偏偏漏掉了自己身邊的使喚丫頭。這事其實要怪步非煙自己做事不謹慎,曾經有一次,因為一點小過失,步非煙用鞭子抽打了這個丫環。其實主母責罰家奴在過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問題嚴重的是,這個丫頭不知道在什麽時候窺見了步非煙和趙象偷情!這下麻煩就大了。

  女奴為了報複步非煙,悄悄地把這事捅給了尚蒙在鼓裏的武公業。武公業聽完後,嘴張得老大,居然有這事?不會吧。武公業不敢輕易相信女奴的話,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為了查明真相,武公業設了一計。

  這天傍晚,武公業和往常一樣,吃過晚飯,告訴步非煙晚上有事,不回來了,然後大模大樣地假裝去上班。剛出了門,武公業見周圍沒有人,一個箭步竄到了後牆角隱藏起來,準備捉奸,他倒要看看,敢給他戴綠帽子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果然沒多久,武公業就看見步非煙踩著碎步來到後院,然後從鄰居趙家的牆上爬上來一個年輕人,武公業仔細一看,他認識,居然是趙象。武公業想再等等,看這對狗男女還能玩出什麽花活,捉奸要有第一手的證據。

  步非煙和趙象平時都是這樣見麵的,步非煙靠著牆角醉心地吟詩,趙象騎在牆頭上色眯眯地含笑看著心上人。他們沒有想到,災難正一步步靠近他們。步非煙吟完詩後,準備示意讓趙象進來,她有些按捺不住了。

  還沒等趙象往下跳呢,就聽見有人大喝:“狗男女!果然無恥!”然後從黑暗中跳出了一個粗壯的男子,二人一看,居然是武公業!步非煙的心猛的往下一沉,知道要壞事了!

  趙象也真不夠意思,看到苦主來了,他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如何保護步非煙,而是想著怎麽逃跑。趙象立刻掉身想跳,被武公業一把給拽住了。趙象拚命地掙紮,結果被武公業把他的上衣給扯掉了,光著上身的趙象狼狽地跳回院子裏。

  武公業暫時還不想管趙象,先收拾那個賤女人,然後再收拾這個奸夫。怒氣衝天的武公業上前扭住步非煙,連踢帶罵地拽回了屋,把步非煙捆在大柱子上,用鞭子狠狠地抽打。步非煙本指望趙象能跳下來救她,結果他卻自己跑了,步非煙的心徹底涼了。所謂的海誓山盟,原來都不過是一場美麗的幻夢,夢,總是要醒的。

  步非煙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閉上眼睛,忍受著武公業的鞭子,她不想多說什麽,事已至此,沒什麽好說的。武公業也夠狠,把步非煙打得遍體鱗傷,渾身是血。一直打到半夜,武公業也打累了,丟下鞭子,坐在地上打盹。

  步非煙感覺身上很痛,她的下意識告訴她,她想喝水,然後睡覺。她掙紮著睜開眼,告訴站在一邊看熱鬧的使喚丫頭:“快,給我倒杯水,我口渴……”

  丫頭回去倒了杯水,然後走到步非煙近前,將杯子對著步非煙的嘴,慢慢地喂了進去。步非煙喝完後,感覺非常舒服,慢慢地,閉上了眼睛,睡去了。

  過了許久,武公業從睡夢中醒來,伸了個懶腰,拾起鞭子,準備再抽打這個賤人。這時他發現步非煙有些不對勁,垂頭散發,一動不動。武公業上前一看,步非煙已經完全沒有了生命體征,死了。

  死就死了吧,不就是一個下賤的女人麽,讓他戴綠帽子,就應該是這個下場。武公業把步非煙的屍體從柱子上解下來,然後對外聲稱步非煙得病暴死,過了幾天,就把步非煙草草地埋在了北邙山上。好端端的一個女子,怎麽說死就死了,街坊鄰居們根本不信,但沒有證據,誰也不好多說什麽。

  至於步非煙曾經最深愛的情郎趙象,他並沒有選擇為了步非煙而和武公業決鬥,武公業沒來得及報複他已經是他的大造化了。趙象換了件衣服,易名逃向江南,換個地方發財去了。

  步非煙為了追求幸福,結果用自己年輕而美麗的生命作為代價。但是,步非煙追求到幸福了嗎?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