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千古一賢張夫人

  在北宋大儒歐陽修編撰的《新五代史》中,歐陽修對五代這個“天地崩、賢人隱”的空前亂世極為痛恨,尤其是朱溫創建的後梁。拋開後梁的功罪,隻論人品和道德,無論歐陽修怎麽罵朱溫都不過分,這廝太不是東西了。殺掉兩個皇帝,一個皇後,幾十個唐朝親王和上百個大臣。前主人黃巢間接死在朱溫的手裏,後唐的李克用也差點被朱溫在上源驛燒死。

  朱溫不僅嗜殺成性,更要命的是他還是個大淫棍,不僅淫遍了大臣的老婆女兒,甚至他幾個兒媳婦都上過老公公的床。現在一提到朱溫,基本上沒什麽好名聲,要麽是流氓,要麽是無賴,再要麽就是叛徒,惡名臭遍了古今。

  可就是這麽一位超級流氓無賴大叛徒,禽獸中的禽獸,居然有個和史上任何一位賢德皇後相比都絕不遜色的賢妻。而且讓後人無法理解的是,以朱溫這樣的殘暴性格,在這位賢妻麵前俯首帖耳,比親兒子還孝順。這位賢妻就是史籍上“無名”的張夫人,連名字都沒有留下。

  張夫人是唐朝末年宋州碭山(今安徽碭山)人,和朱溫是同鄉。她出身中層官僚家庭,父親張蕤(讀rui)曾做過一任宋州刺史。和張夫人相比,朱溫的出身就寒磣多了,朱溫少年喪父,後來因生計無著,跟著守寡的母親王氏到蕭縣(今安徽蕭縣)做了富戶劉崇家裏的仆人。

  朱溫雖然人品超臭,甚至偷劉崇家的大鍋變賣去賭博,但朱溫本事還是有的。他的箭術很好,經常到野外打獵,扛些小禽小獸回來,一方麵孝敬老劉家,一方麵改善母親的夥食,劉崇的母親就非常喜歡這個潑皮無賴。

  不知道是在什麽時候,朱溫聽說了宋州刺史張蕤有個女兒,天生絕色無雙,饞得直流口水,對二哥朱存說道:“二哥讀過《後漢書》麽?光武帝劉秀在遇上美女陰麗華後,就發誓:做官當做執金吾,娶妻當娶陰麗華。我此後最大的理想,就是娶這位絕色無雙的張小姐為妻。”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朱溫在某次打獵的途中遇上了過路的張小姐,一見鍾情,當然是單方麵的。還有,以朱溫的家境,到哪裏讀的《後漢書》?估計是聽說書人講的吧,嗬嗬。

  後來朱溫因生計所迫,和二哥哭別了老娘,投奔黃巢發財去了。朱溫跟著黃巢從中原打到嶺南,又從嶺南打到關中,一路上立功無數,沒幾年的工夫就在黃巢手上混上了一個大頭目,手下上萬嘍囉兵。

  以朱溫此時的身份,弄個美女做老婆根本不是難事,可朱溫一直到了三十多歲的時候還在打著光棍。因為他始終忘不了碭山的張小姐,他還在傻等,他經常祈告上蒼,希望上蒼能把張小姐賜給他做老婆。雖然朱溫是個流氓大混蛋,但世上沒有絕對的惡與善,朱溫對張小姐的癡心就非常地讓人感動。

  也許是朱溫的真誠感動了上蒼,在唐僖宗廣明元年(880)末,朱溫奉黃巢之命守同州(今陝西大荔)。有次朱溫接收了一批逃避戰亂的難民,朱溫不經意地用眼一掃,結果差點哭出來。朱溫看到了在這支難民隊伍中,有一個蓬頭垢麵的年輕女子,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張小姐!

  朱溫還有一點值得後人尊敬的地方,就是他對張小姐發自內心的敬重,絕無半點輕薄,倚仗自己的權勢強行霸占張小姐。朱溫請人出麵做媒,得到張小姐羞澀的同意後,朱溫以極隆重的禮節迎娶了張小姐,做了朱太。朱溫娶張小姐並不是一時的衝動,不然也不會苦等她那麽多年,就憑這一點,足以證明朱溫其實是一個內心非常細膩的男人。

  也許這就是異性相吸原理的極致吧,兩種極端性格的人其實是很容易相處結合的。張夫人非常的賢明豁達,她對朱溫的幫助是全方位的,不僅在生活中對朱溫照料得當,深深地抓住了朱溫的虎狼心腸,而且朱溫後來之所以能飛黃騰達,也是應該給張夫人記上特等功的。

  朱溫也從沒有把張夫人當成家庭主婦。每當朱溫在決策軍政大事時,首先要征求張夫人的意見,他相信夫人是他最堅強的後盾。通常認為敬翔是朱溫的首席軍師,其實幕後的張夫人才是朱溫的頭號智囊。朱溫對張夫人言聽計從,甚至幾次朱溫已經率軍出征,而張夫人覺得不妥,派人去追朱溫回來,朱溫立刻就班師還朝。

  在私生活方麵,張夫人對朱溫控製得也比較嚴格,當然張夫人不是出於嫉妒,而是出於對丈夫的關愛,像朱溫這樣的人,如果不管得嚴些,遲早會在生活方麵栽跟鬥的。在唐乾寧四年(897)二月,朱溫的汴軍消滅了盤踞在兗州的軍閥朱,朱的弟弟朱瑾丟下了妻子亡命淮南。

  朱瑾的老婆是當時有名的美女,朱溫的口水早就飛流直下三千尺了,他的大將葛從周把瑾妻送到朱溫帳下,朱溫二話不說就給朱瑾頭上扣了頂大號綠帽子,當夜就奸宿了他的老婆,趾高氣揚地帶著瑾妻回到汴州,準備繼續享用美色。可朱溫到達封丘的時候,卻發現他最深愛、最尊敬的賢妻張夫人站在封丘城外迎著寒風等著他。

  朱溫見夫人來了,立刻就毛了,瑾妻還在自己的車裏呢,這要讓夫人發現他偷嘴,還不得狠他一頓。但瞞是瞞不過的,朱溫就開始胡扯:“夫人,此戰滅朱,朱瑾跑到楊行密那裏去了,丟下了老婆,我見她可憐無依靠,就讓她坐我的車回來,到汴州後再給她妥善安排。”

  朱溫肚子裏什麽花花腸子,張夫人再清楚不過了,她隻是一笑,然後派自己的體己人去把瑾妻請到這裏來。瑾妻見到張夫人,知道她是自己未來的主母,得罪不起,立刻跪下磕頭。

  張夫人馬上就把跪在地上的瑾妻攙了起來,抱住瑾妻就哭:“兗州和汴州本是朱姓同宗,如今卻骨肉相殘,卻讓姐姐受了委屈,妹妹心中實在有愧!我們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刀兵相見呢?如果我家丈夫不幸失於朱將軍手下,恐怕我也要受辱於朱將軍之手了。”張夫人說得動情,瑾妻聽後也覺得羞愧難當,二人又是一陣痛哭。

  張夫人這話明麵上是說給朱瑾的老婆聽的,實際上是說給旁邊的朱溫聽的,是在責備朱溫:你霸占人家的妻子自以為得計,可你想過沒有,如果我要落到朱瑾的手裏,戴綠帽子的就是你。

  朱溫又不傻,當然聽得出來張夫人的弦外之聲,感覺臉上一陣陣發燒,嘿嘿幹笑。朱溫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頭了,到底沒闖過張夫人這一關。

  但在朱瑾的老婆和張夫人之間,朱溫當然毫不猶豫倒向張夫人,為了一個等閑女人傷害十幾年的夫妻感情,朱溫可做不出來。朱溫強忍著口水,把朱瑾的老婆送到了汴州城中的寺院裏,讓她出家做尼姑。

  朱溫從此肯定不敢再碰朱瑾的老婆一下,張夫人還在旁邊盯著呢,他哪還敢找罵?不過朱溫不來找朱瑾妻,張夫人倒是經常到寺院裏來找她,說說話,聊聊天,並且包下了朱瑾老婆的生活費用,她吃什麽,朱瑾老婆就吃什麽,絕不會難為她半點。

  其實就算張夫人在處理朱瑾老婆的這事上帶有一點點醋意,也隻能說張夫人是一個溫柔的醋壇子,賢惠的醋壇子,她太善良了。不僅是對朱瑾的老婆,就是對身份寒賤的下人,張夫人也從不對他們說半句重話,有什麽需要她幫忙的,隻要開口,張夫人能做到的,都會出手。

  朱溫是個魔頭,殺人跟吃飯似的,隻要他犯上驢脾氣,不知道又有多少人頭落地。每次朱溫要開殺戒的時候,張夫人都會出來勸丈夫:留人一命,積德如山,何必濫殺無辜,誰不是爹生娘養的?被張夫人從朱溫屠刀下救活的人非常多,張夫人不求人家的報答,隻求自己一個心安。

  張夫人自從廣明元年(880)嫁給朱溫後,不知不覺間已經二十多年了。張夫人和朱溫的感情極為融洽,給朱溫生了一個兒子,就是後梁末帝朱友貞。張夫人的性格和殘暴的朱溫正好是一個有機的互補,正如孫光憲所說:“能以柔婉之德,製豺虎之心,如張氏者,不亦賢乎!”

  可惜張夫人身體一直不是太好,經常染疾,到了唐天祐元年(904),張夫人一病不起,眼看著是不行了。在臨死前,張夫人緊緊握著丈夫的手,半天不說話,朱溫隻是一個勁地哭,他知道陪他二十多年的夫人就要上路了。張夫人對丈夫提出了最後一個請求:“唐朝立國三百年,根基深厚,大王不要貪一時之虛榮,得罪天下人。”

  朱溫對張夫人言聽計從,但唯獨在這件事上朱溫是鐵了心要篡唐自立,當然他也沒有直接回絕夫人,他不忍心,隻是含混了過去。張夫人見丈夫不聽她的,長歎了一口氣,睡了過去,從此再也沒有醒來。

  當張夫人的死訊傳開後,汴軍將士無不痛哭失聲,哭昏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如果不是當初張夫人發善心救他們,現在他們連哭張夫人的機會都沒有,早被朱溫給幹掉了。

  張夫人的死對朱溫來說是致命的,張夫人活著的時候,還能製住朱溫,不讓他發飆。現在張夫人不在了,根本沒有任何人能管得住朱溫,包括在私生活的放縱上。

  朱溫在三年後廢掉名不副實的唐哀帝李,建立了梁朝,史稱後梁。朱溫的私生活極為糜爛,從張夫人死後到朱溫掛了的這近十年間,朱溫至少玩弄了上百個女人。

  不過張夫人在朱溫心中的地位不會改變,這是他生命中一段不可複製的傳奇,他不可能忘掉這個對他來說刻骨銘心的女人。朱溫稱帝後,一直沒立皇後,朱溫無法接受張夫人之外的任何女人做他的嫡妻,他覺得這樣對不起張夫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