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李福偷情

  曆史上叫李福的人並不是很多,最有名的一個應該是蜀漢丞相諸葛亮在五丈原臨終時,朝廷派來給諸葛亮辦後事的那個尚書左仆射李福。

  唐朝也有叫李福的,而且有兩個。一個是唐太宗李世民的第十三個兒子趙王李福,後來出繼給在玄武門兵變中被殺的李建成傳香火;另一個是唐朝末年的重臣李福。

  這個唐末的李福其實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他是李唐宗室,襄邑王李神符的五世孫,生下來就是豪門貴族。李神符不如他的哥哥有名氣,他哥哥就是唐初名將淮安王李神通。李福有一個名氣很大的疑似兒媳婦,晚唐著名女詩人魚玄機,魚玄機曾嫁給補闕李億,這個李億,極可能是李福的兒子。

  像李福這樣的出身,決定了隻要他稍有點能耐,出將入相隻是尋常事。李福的兩個哥哥李石和李程做過敬宗朝和文宗朝的宰相,權勢顯赫。和兩個哥哥在朝中主事不同,李福仕途主要在地方上,先後做過夏綏銀、鄭滑、劍南西川、山南東道等大鎮的節度使,曾經鎮壓過黃巢起義。後來掛了個宰相的名,也稱使相,那也是官場上一霸,無怪五代名士孫光憲在《北夢瑣言》中一口一個李相的奉承。

  別看李福在官場上風光無限,呼風喚雨,可在家裏李福什麽都不是。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家的山頭上盤踞著一頭河東獅,李福的老婆裴氏是遠近有名的醋獅,經常衝著李福發威。裴氏獅吼的原因更簡單,因為李福這隻老花貓喜歡偷嘴吃。

  李福貴為大鎮節度,而且出身富豪,家裏自然有花不完的錢。像李福這樣身份的人,家裏有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雖然李福家裏的使女丫頭也不算少,但由於裴氏過於凶悍,李福一見這個姑奶奶就發怵,根本不敢下嘴。裴氏也知道李福花花腸子多,生怕他背著自己偷腥,平時對老公看得非常緊,小樣,看你在老娘眼皮子底下如何下嘴,嗬嗬。

  李福當然不服氣,男人花天酒地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憑什麽你這個黃臉婆給我下腳使絆子,還有沒有王法了?在李福做鄭滑節度使的時候,有人為了巴結李大人,悄悄地給他送來了一個絕色的美女。李福一見這個美女,饞得口水直流。可家裏有母老虎盯著呢,李福根本沒機會下手。

  不過李福也不著急,先想辦法把這個美女弄到自己身邊,慢慢瞅機會再下手不晚。李福打起了裴氏的主意,畢竟在家裏她才是一把手,沒有姑奶奶的同意,他隻能做白日夢。這一天,李福瞅著空閑,便裝出一副苦瓜模樣,慢慢地靠近裴氏,不懷好意地笑:“夫人,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裴氏“哦”了一聲,不知道這隻老貓肚裏有什麽花花腸子,瞅了李福一眼,問:“相公有什麽事就直說吧。”李福還是有些心虛,勉強定了定神,顫顫地說道:“是這樣,夫人現在我已經做到了節度使,好歹也算是封疆大員了,可身邊連個端茶打水的使喚丫頭都沒有,隻有幾個老得快進棺材的奴才。像我這樣的身份沒幾個丫頭使喚,傳出來要被人笑話的。我要是麵上沒了光,夫人不也跟著麵上無光嗎?”

  裴氏明白了,這老家夥果然沒安什麽好心,先探探他的口風再說,就笑罵道:“你這個老鬼,說吧,你又相中了誰?如果隻是端茶打水,我沒意見,好歹你也是有身份的人,在這事上我不難為你。”

  李福一聽,這事有門了,又是一陣不懷好意的笑,搓著手,漲著通紅的臉說道:“夫人真是開通,就是,就是上回那個誰送給我的使喚丫頭翠花。這丫頭人聰明,眼界好,是個幹活的好手。”

  “嗬嗬,我不管什麽翠花狗尾巴花,隻要你覺得好就行了,反正又不是伺候我的,就這樣定了,以後就讓翠花給你端茶打水吧。不過老娘醜話可說在前頭,如果發現你背著老娘和那個丫頭胡來,到時可不要怪老娘動家法了。”

  李福能爭取到這一步就已經謝天謝地了,立刻站起身來,緊緊地握著老婆的手,動情地說道:“請姑奶奶放心,你就借我一百個狗膽,我也不敢偷嘴。”

  別看李福在老婆麵前裝得像個孫子,等裴氏剛轉過身,李福就衝著老婆嘰裏哇啦吐舌頭,暗罵:“老太婆,你以為你是誰?趙飛燕還是張麗華?最多就是個賈南風,人老貌醜脾氣大,老子受夠了。你不讓我偷就不偷了,想得美。”

  不過話是這麽說,李福領教過裴氏的厲害,也不敢造次,這事得慢慢找機會來。剛開始的時候,李福還是老實的,那個丫頭雖然在他身邊,也不過是端端茶,或者給他穿穿衣服,沒什麽越軌的。

  這樣下去可不行,不然李福豈不是白費周折了?李福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偷嘴才能不讓那頭醋獅發現,不然羊肉沒吃著,反惹了一身騷。像李福這樣的身份,家裏總有幾個貼身的心腹人,李福掏點散碎銀子,喂飽了他們。

  李福讓他們平時留點意,多盯著點夫人,隻要發現夫人有什麽比較耗時間的事要做,立刻給他發暗號。

  這些人收了李福額外掏的工錢,當然要為主人辦事。果然,沒多久,李福的機會就來了。這天,李福的家丁突然麵帶喜色,慌慌張張地跑來,喘著氣告訴李福:“恭喜老爺!夫人這會兒在外房洗頭呢,看樣子一時半會好不了。”李福一聽,喜出望外,讓家丁去夫人那裏,說自己突然肚子疼得厲害,讓翠花到他那裏伺候。

  按說李福夠滑的,哪知道裴氏比他更油滑,平時好好的,怎麽突然肚子疼了?莫不是其中有詐?裴氏有些不放心,頭不也洗了,拖著濕淋淋的長發,光著腳就到臥室來了。

  這邊李福正要對翠花T情,就聽到外麵有人在叫:“老爺,不好了,夫人來了。”李福一聽,腦袋“嗡”的一聲,這老太婆怎麽來了,這要讓她發現自己撒謊,哪還有自己的好果子吃。李福立刻跳到床上,拉上被子,哎喲哎喲的叫喚起來。翠花是個聰明的丫頭,很知趣地配合,坐在床上假裝撫慰狀。

  裴氏進屋後,發現丈夫正躺在床上叫喚,信以為真,趕忙坐到床邊,關切地問:“老公,現在肚子好了些嗎?”李福心裏氣罵:“好個屁,都是被你逼出來的。”不過表麵上還得演下去,臉上裝出一副痛苦的樣子,拉著裴氏的手說:“夫人,我也不知怎麽了,肚子說疼就疼了。”說完又叫了起來。

  裴氏這下可急了,雖然她最討厭老公偷腥吃,但畢竟他還是自己的丈夫,感情上還是疼他的。見他這副痛不欲生的模樣,裴氏突然想到了一個藥方,麵帶笑容地說道:“老公不要著急,先忍著點,我給你配服藥,你一喝保準肚子就不疼了。”

  說完,裴氏立刻起身出屋,在李福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就回來了。裴氏左手拿著一服藥,右手端著一盆什麽東西。李福鼻子尖,聞到了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心想這是什麽玩意?

  隻見裴氏笑眯眯地坐了下來,把盆放在床邊,把藥麵倒進盆裏,輕輕地搖了搖,然後端起來告訴李福:“老公,來把這服藥喝了。”李福問這是什麽東東?裴氏笑著說:“我聽過懂醫術的朋友說,如果肚子疼,隻是把這服藥攪在小孩子的尿裏,喝下去立刻見效。來,喝吧。”

  “啊!”李福差點罵出聲來,“你個老太婆,想讓我喝尿!”不過李福回過味來,要是讓老婆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恐怕自己遭的罪要比喝尿難受多了。沒辦法,隻好咬咬牙,坐起身來,接過那盆尿,一飲而盡。

  裴氏見他喝了,問道:“老公,現在感覺怎麽樣了?”李福還能說什麽,總不能說尿太難喝。李福的演技真夠硬的,掀開被子跳下床,來回走了兩步,然後哈哈笑道:“這藥真是神了,喝完後,我感覺頭不疼了,眼不花了,謝謝你啊,老婆。”

  裴氏哪知道李福一直在演戲,隻要老公沒事就好,說道:“那好,你不要亂動,好好在床上歇著。我洗頭去了,翠花,你也過來,幫我洗頭吧。”翠花應了一聲,忍著笑跟著裴氏出去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