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杜秋娘傳奇

  和皇帝出身三六九等一樣,後妃們的出身也各不相同。有前朝皇室公主,或幹脆就是前朝皇後,如五胡時劉曜的羊獻容;也有貴族世家或地主土豪家的千金,這類最多;還有就是出身平民。

  在平民出身的後妃中,明太祖朱元璋的老妻馬皇後可稱是名頭最為響亮的一個,但要說到傳奇性,唐憲宗李純歌伎出身的皇妃杜秋娘應該是當仁不讓的。

  讓人痛苦的是,史料上關於杜秋娘的記載極少,倒是風流詩人杜牧曾經寫下一首《杜秋娘詩並序》,讓後人在曆史的迷霧中或多或少了解一些這位傳奇皇妃的故事,在此先向杜牧之先生表示一下敬意。

  杜秋娘其實本名叫杜秋,“娘”是當時對女子的一種尊稱,就如“郎”是當時對男子的尊稱一樣。杜秋娘出生在金陵,那可是六朝脂粉之地。秦淮河水養美女,杜秋娘長得很美。也許是對自己的容貌過於自信,也許是因為貧窮買不起胭脂,杜秋娘從來不施粉黛,“不勞朱粉施”,素麵朝天,是個原生態美女。

  杜秋娘家世已不可考,雖然在唐朝,京兆杜氏是有名的世家貴族,門第高貴,但從現有的資料上來看,杜秋娘應該不是出身京兆杜氏的。杜秋娘雖然容貌傾國傾城,但因家庭出身不好,為了糊口,杜秋娘隻好去做了歌伎,在江湖上漂泊度日。

  後來,唐浙西觀察使李錡出鎮潤州(今江蘇鎮江)。李錡是唐初名將淮南王李神通的後人,和李唐皇室的親戚關係稍遠。不過李錡多的是金銀珠寶,硬是用錢買通了唐德宗李適,深得老主子信任,讓他兼管江南漕運,這可是個人見人饞的肥差。李錡仗著自己有權有勢,又是個大財主,在江浙一帶胡作非為,山高皇帝遠,也沒人管得了這個老家夥。

  李錡不僅人品差,而且是頭色狼,但凡民間有美色,他都不會放過。李錡聽說江南有位名伎叫杜秋娘,便花錢強行將杜秋娘買到府中。李錡一見如此絕色美女,差點興奮得吐血。

  剛開始杜秋娘在李府的歌舞伎中並不顯眼,畢竟大家都想鯉魚跳龍門,沒兩招真功夫別想混出頭來。不過杜秋娘天生麗質,冰雪聰明,她除了能歌善舞,而且還會作詩。一次在宴會上,秋娘借著三分酒醉,邊舞邊唱自己寫的一首詩:“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須惜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歌舞罷,舉座盡驚,李錡當即收下杜秋娘為妾,這一年李錡至少五十歲,而我們的秋娘則僅僅隻有十五歲。

  杜秋娘本就是江湖飄零身,李錡雖然年紀足夠做她的祖父,但總是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嫁雞隨雞,嫁誰跟誰吧。沒想到杜秋娘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倒不是這頭老牛,而是一個真正的天子——唐憲宗李純。

  李純是唐朝中後期非常有作為的皇帝,他不甘心李家天下被一幫藩鎮霸著,決定鏟除這班惡霸,其中就包括李錡。李純想先禮後兵,下詔征浙西節度使李錡為尚書左仆射,名為升官,實際上是想奪去李錡控製的江浙富庶之地。李錡做慣了惡霸,當然不想進京做個清湯寡水的官,於是一狠心,於唐元和二年(807)的十月初五,扯旗造了反。

  雖然李錡有倚紅偎翠的本事,軍事上的能力卻基本等於零,勉強和朝廷的人馬打了幾個回合,一敗塗地。在十月十九日,李錡的部下又造了他的反,把他給活捉了,打包獻給了朝廷。

  唐憲宗李純得理不饒人,敢造皇帝的反,是絕對沒有好果子吃的。李純下詔將李錡和他的兒子李師回斬於城西南大柳樹下,並且削奪了李錡的宗籍。李錡死的時候六十七歲。

  按照慣例,大臣叛亂被殺,家屬女眷都要沒入宮掖,實際上成了皇帝的奴婢。李純在李錡的那幫妻妾中發現了姿容豔麗的杜秋娘,當下就將她納入宮中。

  杜秋娘無所謂他的男人是李錡還是李純,重要的是這個男人要疼她愛她,失了節又如何,貞節牌坊從來就不是給秋娘這類薄命紅顏立的。李純還真沒虧待過秋娘,隻是從來沒有給過秋娘一個正式的名分,原因可能是秋娘的歌伎出身。

  當初唐高宗李治要立武則天為後的時候,群臣就以武則天家出素族為由竭力反對,李純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畢竟為了一個女人得罪朝臣,太不劃算。

  杜秋娘雖然出身歌伎,但她卻絕不是個花瓶,她也是有些政治才幹的。李純性格剛毅,他打算以重典治天下,秋娘知道後就勸李純:“仁者無敵,當以仁德治天下,古之盛世,周成康、漢文景,皆可以為陛下所效仿,不宜學秦朝暴政。”李純沒想到這個小娘子居然有如此政治見識,大為歎服。

  從杜牧的詩序來看,杜秋娘做過唐穆宗李恒的兒子李湊的保姆兼文化課老師。唐朝後期政局非常混亂,等到李湊長大之後,唐朝已經換了三個皇帝:憲宗李純、穆宗李恒、敬宗李湛,這時候的皇帝是文宗李昂。杜秋娘真的很有兩把刷子,在她的諄諄教誨之下,李湊不僅飽學,而且人品賢良,在朝野中聲望甚高。

  自古做皇帝的,誰都不願意有人威脅到自己的帝位,皇權至高無上,容不得他人染指,至親至愛也不行。李昂盯上了李湊,正好大太監王守澄的狗腿子鄭注摸透了李昂的心思,上書誣告李湊,說他想當皇帝。

  李昂在盤算:李湊是自己最年長的弟弟,而自己的兒子都太小,萬一自己早死,難說李湊不敢奪位,就下詔貶李湊為巢縣公。隨後李昂又假惺惺地安慰李湊,說什麽國法如此,兄弟你也不要怪哥哥太無情了。李湊無兵無權,隻好讓哥哥當猴子玩弄。

  李湊落了架子,她的保姆杜秋娘自然跟著倒黴,被朝廷放還金陵養老。杜秋娘一生漂泊慣了,視榮華富貴如狗屎,說走便走,是非之地,離遠點也好。這一年是唐太和十年(836),這時距秋娘被沒入宮,已經整整三十年了。

  秋娘也老了,關於秋娘還鄉,杜牧寫得非常煽情:“四朝三十載,似夢複疑非。潼關識舊吏,吏發已如絲。歸來四鄰改,茂苑草菲菲。清血灑不盡,仰天知問誰。”

  秋娘出宮的時候,看樣子是沒帶什麽錢財,到了家鄉,因為沒錢,隻好到素昧平生的鄰居家討一碗飯充饑。她的家人應該都過世了,這個世界上隻有她一個人,默默地看著藍天、白雲,數著忽而南來、忽而北往的大雁。

  也許她經常北望,遠眺長安,那人世間最尊貴的皇宮,那裏有她一生都難以抹盡的、刻骨銘心的記憶。這些記憶都化做一片片雲朵,飄散在空中,慢慢地散去,不留一絲歲月的痕跡。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