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桃花緣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吟。”說得很有道理,現在的學齡前兒童,有幾個不會隨口背出幾首的唐詩來?恐怕不多。宋詞略顯“小資”,詞的流傳性相對要受一些限製,唐詩更符合大眾的口味,老少鹹宜。

  唐朝是中國詩歌史上的巔峰,名家輩出,名作如雲,僅被錄入《全唐詩》的唐朝詩人就有二千五百二十九人,詩作四萬二千八百六十三首,“漏網”的還不知道有多少呢。

  說到唐朝詩人,我們可以脫口而出幾個極為耳熟能詳的名字:李白、杜甫、白居易、孟浩然、王維、杜牧、李賀、李商隱,這幾位都是超級偶像級的人物,知名度極高。當然其他唐朝詩人的知名度相對略低,並不代表他們的水平就不如以上幾位,誰敢說王勃、王昌齡、岑參、賀知章的詩寫得不好?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類型的唐朝詩人,就是他們的作品很少,往往隻有幾首,但其中卻不乏流傳極廣的好詩,如王之渙的《登鸛雀樓》、張繼的《楓橋夜泊》、李紳的《憫農》、王翰的《涼州詞》、崔顥的《登黃鶴樓》、崔護的《題都城南莊》等等。

  今天不說別人,隻說崔護。崔護的出身可不一般,他出自北朝隋唐時一流高門博陵崔氏。崔護和一些社會身份比較低的詩人不一樣,他曾在唐德宗李適貞元十二年(796)中過進士,唐文宗李昂大和三年(829),以京兆尹轉為禦史大夫、嶺南節度使,京兆尹就是首都市長,官居從二品。讓人震驚的是,像他這種高級別的官員,在新舊唐書中居然沒有他的傳記!哪怕是列入儒林文學等附傳也好。

  因為史料所限,不知道崔護在政治上都做過什麽了不起的事跡,雖然他以詩聞名,不過也僅僅留下了六首。當然,這不影響這位雲山霧罩詩人在我們心中留下的美好印象,因為他有一件野史豔聞傳遍古今,就是由他那首《題都城南莊》引出來的風流佳話。

  還是從頭說起,崔護出身高貴,“資質甚美”,才學品貌都是沒得說的。在貞元十二年的進士科考中,崔護憑借自己的真才實學,一舉中榜。金榜題名就意味著今後仕途將一馬平川,喜悅之情自不待言。崔護的考試任務完成之後,心情大好,因要留京聽用,所以在當年清明節的時候,閑來無事,便決定到長安郊外遊玩一番。

  那時的長安百業繁盛,雄偉壯麗,景色宜人。崔護一步三歎,閑庭信步,不覺已走到城南。走了半天,腿也酸了,腰也彎了,口也渴了,便四處尋望,看能不能找到個人家,討碗茶吃。

  崔護抬頭尋望時,發現前麵不遠花團錦簇之處,坐落著一戶宅院,小院籬笆上布滿了藤葉,院中立著一株盛開的桃樹,果真是個世外桃源!崔護是來討茶喝的,不是欣賞風景的,便輕扣柴扉,喊道:“裏麵可有人家麽?”

  敲了半天也沒見人出來,崔護泄了氣,暗叫一聲晦氣,正準備轉身離開,忽見院裏身影婆娑,走出一位妙齡女子,來到柴扉前,隔著門縫對著崔護瞅了半天,輕輕地問:“你是誰呀?來這裏做什麽?”

  崔護大喜,忙答:“在下博陵崔護,因天晴日好,來城南賞玩,有些口渴,姑娘若方便時,敢請賞某一碗水,感激不盡。”

  原來為這,姑娘笑了笑,打開柴門,延請崔護入內廳,請他稍坐。崔護道了謝,片刻的功夫,姑娘已端水出來,把水遞給崔護。姑娘則靠在院中的桃樹下,笑癡癡地看著崔護。

  崔護有些不好意思,喝完後,自思反正也無事要做,又見這位姑娘長得國色天香,心眼便想歪了,“以言挑之”,崔護說的什麽,記載不詳,不過料得也不是什麽好話,無非是姑娘芳齡幾何,家裏尚有何人,或者厚著臉皮問姑娘可曾字人否?

  不過崔護到底是貴族出身,加上飽讀詩書,且是個美男,風度翩翩,也不甚招人嫌。姑娘輕啐了一口:“不正經!”然後掩口而笑。崔護除了打聽到這個姑娘的名字喚做絳娘,其他的一概沒問出來。

  畢竟和人家萍水相逢,話問得深了也不好,萬一她家人要來,看到自己嬉皮涎臉,別把自己當成了無賴潑皮,賞自己一頓好打,那就不值得了。便告辭出來。

  絳娘倒是很客氣,一直送到門外。不過崔護看出來了,絳娘對自己有非同一般的好感,隻是礙著麵皮薄,沒好意思說出來。到了門外,絳娘道了萬福,有些依依不舍地返身回去。

  崔護也有些戀戀難舍,不過又想,反正離長安又不遠,過段日子再來和絳娘發展感情也不遲。崔護走了很遠,猛然回頭時,看到的隻是那株桃樹,柴門已經掩上了。

  崔護回去後,本想選個日子再訪,不料事務繁多,一時就把這事給忘了。整整一年後,崔護因閑來無聊,獨坐飲茶時,突然想起絳娘來,這位貌如桃花的姑娘。

  崔護情思大動,不知道這一年來絳娘過得怎麽樣,千萬不要嫁人。不行,還是去看看吧,萬一要是沒嫁,自己不如向絳娘求婚,他相信憑自己的條件,足以打動芳心。

  崔護心事重重,滿腦子想的全是絳娘的倩影,回憶著去年桃樹下的那段情緣。等到了南莊,崔護傻眼了,景色依如去年,那株桃樹依然盛開,可柴門緊鎖,不知道絳娘去了哪裏,是搬走了,還是外出有事未回。總不能在這裏傻站著,被人瞧見成什麽話?崔護到底是個才子,這件事是個現成的好詩材,何不把一首詩來作?也不枉自己對絳娘的這片癡心。

  濃縮的都是精華,沒必要寫成長篇大論,七絕便成,崔護打著腹稿,盤算了一會,便有詞了,提筆在小院壁上寫了一首七絕,便是這首著名的《題都城南莊》: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麵桃花相映紅。人麵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崔護訪美未遇,隻好怏怏而回。為這事崔護惱了數日,還是放不下心來,知道絳娘已經走進了自己心靈的最深處,這種感覺也許就是愛。崔護決定再去看看,要是絳娘外出,這幾日也該回來了。

  崔護剛到院外,就聽到裏麵有聲音。崔護大喜,猜想一定是絳娘在家。可豎起耳朵一聽,不對,是哭聲,確切地說,是位老者的哭聲。崔護大為驚疑,裏麵發生了什麽?是不是絳娘出了什麽事?崔護急了,大聲叩門。

  裏麵的老翁聽到有人來,急忙出來看,見是個年輕相公,眼睛一亮,知道這個人是誰了。老者開門便問:“公子莫非是博陵崔公子?”崔護嘴張得老大,他怎麽知道我的名字?連忙應承:“正是晚生。”

  老翁一聽果然是這個冤家,放聲大哭:“你好做!殺了我的女兒!今日且還小女性命!”崔護聽了一陣驚寒,差點沒跌坐地上,想問是怎麽回事,卻一時語塞。

  老翁邊哭邊道:“我就這麽一個女兒,尚未字人。自從去年清明時節你來討茶,小女便已有情於你。隻你一去杳如黃鶴,百般不回,惹得絳娘茶飯不思,輾轉反側。前幾日絳娘外出到親戚家小住,回來時看到了你的題詩,她知道是你,痛哭一場,大病不起,不茶不飯,乃至嗚呼!可憐我身邊無子,本打算留此女養在家中,招婿入贅,頤養餘生。可現在人已經走了,你讓我一個孤老頭子,日後如何尋生計!我的女兒難道不是你殺死的嗎?!”老翁越說越激動,一把揪住了崔護,號啕不止。

  崔護聽罷,腦袋嗡的一聲,險些把持不住,也不顧老翁糾纏,甩開老翁,大步闖入絳娘的香閨。眼前的一幕讓崔護肝腸寸斷,絳娘躺在床上,麵色沉靜,雖然嬌若桃花,卻已陰陽兩隔,永遠都不會再醒來,再倚在桃樹下,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文人大多感情豐富,崔護自然也不例外,此時崔護已經哭成了淚人,渾身顫抖,他知道絳娘實際上就是死在他的手裏,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多事討茶,生生害死了一位嬌美如桃花的女子,這讓崔護如何承受得起!

  崔護一把把絳娘抱在懷裏,不住地搖晁,邊哭邊喊:“絳娘,絳娘,你睜開眼看看吧,我是崔護,我回來了。你怎麽就這麽走了,你不知道在這一年中我是如何地思念你!縱然春去秋來,雨落雪降,卻改不了我這顆癡心!你為什麽就不能再等我幾日。上蒼啊,你怎麽就這麽殘忍,生生拆散了人世間一對好鴛鴦!”

  崔護正哭著,忽然感覺懷中的絳娘有些動靜,低著一看,上天!絳娘居然睜開了眼睛。崔護以為是白日撞鬼,猛打了一個激靈。仔細看時,絳娘果然有了氣息,盡管聲音很微弱。

  絳娘可能有心髒病史,看到崔護題詩,一時情緒激動,出現呼吸停止現象。老翁可能是根據絳娘沒有呼吸來斷定絳娘已死。一般人多以有沒有呼吸來斷定人是死是活,其實人體有四大生命體征,如呼吸、體溫、脈搏、血壓,呼吸隻是其中一項。

  崔護見絳娘醒了,激動地不能自已,大聲喊叫著老翁:“老伯快來!絳娘還活著!”老翁聽到呼聲,連滾帶爬地跑到床前,見女兒果然已經蘇醒,老翁喜極而泣。二人忙前忙後,給絳娘灌熱湯,過了片刻,絳娘已經徹底恢複正常,她知道心上人來了,淚流滿麵,卻無聲無語,隻是緊緊抱著崔護,生怕他再走了,一去不回。

  等過了幾日,絳娘調養好了身體,崔護正式向老翁提親,迎娶絳娘做他的娘子。事情都到了這一步,老翁還能說什麽?崔護已非絳娘不娶,絳娘也非崔護不嫁,一對天造地設的鴛鴦,自然要成全。選了一個吉日,崔護風風光光地將絳娘娶了過來,兩口恩愛,如膠似漆。

  當小兩口離開南莊,去開始新的人生曆程時,都情不自禁地回過頭來,回望著那株盛開的桃花。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