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打金枝

  俗話說得好: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打地洞。從古至今,老鼠遍地都是,但龍鳳就比較稀有,即使算上假龍假鳳,數量也是不多的。在封建時代,也隻有那高高在上的皇帝,敢自稱真龍。皇帝生的兒子,就叫做龍子,如果生了個女兒,就叫做龍女,雖然龍女不能承襲皇位,但因生在帝王家,照樣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龍女們長大後都要封為公主,然後在王公大臣家的少爺們中選擇一個可意的,把公主嫁過去。當然皇家製度比較嚴格,貴族子弟不能“娶公主”,好像馬路市場買菜一樣,要“尚”公主。

  換句話說,就是抱個姑奶奶回家當灶王爺一樣供著,所謂“上床是夫妻,下床是君臣”。這群特殊丈夫們不僅要學會跪皇帝,跪父母,跪列祖列宗,還要學會跪老婆,俗稱“床頭跪”,嗬嗬。

  公主們大多生長在宮中,自小嬌生慣養,脾氣都比較大,在她們眼中,和她們朝夕相處的丈夫不過是她們的高等奴才,跟家養的寵物狗一樣。高興了,抱著老公親一個;不高興了,一腳下去,踢你萬水千山隻等閑。

  如果某家少爺攤上這些姑奶奶,這輩子可沒好日子過了,但一般沒幾個人敢反抗,公主可是皇帝的女兒,不看僧麵還要看佛麵呢,皇帝惹得起嗎?

  這樣的人有嗎?還別說,曆史上還真有這麽一號人物,動手打了皇帝的女兒。相信大家對戲劇名段《打金枝》不會感覺陌生吧?這段戲劇就是根據唐朝一位駙馬打罵公主的真實曆史故事改編的,知名度是非常高的。

  先說男主角,這位好漢名叫郭曖,他的名氣其實很一般,但說到他的老爹,那可真是太名了,就是安史之亂後,大唐帝國中興的第一名將郭子儀,郭令公。

  和郭曖同床的那位姑奶奶,就是唐代宗李豫的女兒升平公主,後改封為齊國公主。升平公主的生母崔貴妃同樣是個來頭很大的女人,崔貴妃史上無名,但她的親姨媽卻名氣響遍古今:大唐帝國第一“紅顏禍水”楊玉環。

  郭曖是郭子儀的第六個兒子,因為是大唐第一豪門家的公子,所以郭曖在十幾歲的時候,就被唐代宗李豫相中了,以太常主簿的身份“尚”了李豫的四女兒升平公主,從此就要死心塌地地給李家裝孫子了。

  郭曖與其他的駙馬不一樣,其他人見著公主就跟見著母老虎似的,生怕哪點不如意,惹翻了公主,打你都是白打,還沒地方報官,這類家庭暴力案件沒一個地方官敢管。

  其他人怕公主,郭曖可卻從來沒把升平公主放在眼裏,自己娶的是老婆,不是姑奶奶。郭曖不怕,那是因為郭曖的腰杆硬,他的老爹是郭子儀,全天下獨一無二的郭令公。

  當初安祿山起兵造反,千軍萬馬,橫掃中原,唐玄宗李隆基倉皇西竄,堂堂的大唐帝國險些葬送在李隆基的手中。以郭子儀為首的大唐名將們櫛風沐雨,披肝瀝膽,經過數年苦戰,終於消滅安史叛亂集團,保住了李唐的天下。

  郭子儀對唐朝中興的貢獻不用多說,史稱郭子儀:“權傾天下而朝不忌,功蓋一世而上不疑,侈窮人欲而議者不之貶。”能享受到這等級別待遇的,也隻有郭子儀。郭曖仗著老爹的功勞,眼睛長到鼻子上了,別說你一個公主,就是唐朝皇帝李豫,郭曖未必都拿他當盤菜。

  雖然君臣禮數郭曖有時還要講的,但在骨子裏他從沒看得起升平公主,黃毛丫頭而已。有了這種心態,郭曖對升平的態度就不可能謙恭卑微,天天對著老婆點頭哈腰的,大男子主義思想比較嚴重。升平又不是個傻丫頭,時間久了,自然就察覺出來了,心裏非常不高興。

  有次二人因為一點家庭瑣事,突然吵了起來,按慣例來說,這種家庭矛盾,向來隻有公主朝駙馬開火,駙馬隻能跪著挨罵,挨打也是正常的。

  但郭曖早就受夠了姑奶奶的窩囊氣,心中有火,一直沒機會發作,正好這回來了機會,郭曖一時怒火上撞,老賬舊賬全都被他翻了出來,衝著升平就是一頓好罵,那叫一個過癮。

  升平從小到大,哪曾受過這種窩囊氣?誰敢對她使性子?大小姐脾氣也上來了,指著郭曖的鼻子就罵:“狗奴才!你知道你剛才罵的是誰嗎?”

  郭曖當然聽出來了這層意思,冷冷一笑:“拉倒吧你,你以為你是誰?不就仗著你爹是皇帝,就敢騎在老爺頭上拉屎撒尿!”

  升平公主一聽,幾乎氣得口吐白沫:“居然連我父皇都不放在眼裏,你不怕我入宮告你個不敬之罪,等著狗頭刀侍候吧。”

  話說到這個分上,郭曖已經沒有什麽忌諱了,幹脆豁出去了,把自己的心裏話都抖了出來:“我知道,你爹是皇帝,所以你才敢對我放肆,實話告訴你,你爹是皇帝,可我爹不稀罕當皇帝,如果我爹有這個意思,現在在上麵坐的還不定是誰呢。”

  沒等郭曖唾沫星子吐完,那邊升平已經氣得嘴都要歪了,氣哼哼地入宮告狀去了。

  唐代宗李豫聽說女兒回娘家了,非常高興,急忙讓升平進來。升平見著李豫,撲到老爹懷裏泣不成聲:“父皇,大事不好,有人要造反了!”女兒這話把李豫嚇了一大跳,當場就愣了,有人造反?誰要造反?安祿山還是史思明?

  李豫問:“寶貝,誰要造反?誰如此膽大?!”升平就把剛才郭曖對她說的那些話添油加醋地又回了一遍,不把郭曖狠狠地整一頓,她出不來這口惡氣。

  升平這邊還等著父親發怒,然後下詔發兵去郭府捕拿郭曖,治他個謀逆大罪呢。李豫卻長歎一聲,坐了下來,低頭不語。升平急了,問李豫:“父皇沒聽到女兒的話嗎?郭曖要造反了!”

  李豫苦笑了一聲:“寶貝,實話對你說吧,如果這話換是別人說的,朕保證他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可偏偏是郭家人說的,朕看這事就到此為止吧。”

  升平大為不服:“憑什麽?難道他老郭家不是我李家的臣子?”

  李豫又搖頭苦笑:“傻孩子,郭曖其實說的是實情,以郭子儀的能力、威望,如果他在安史之亂後有稱帝之意,一呼即可百應,這大好河山肯定要換成郭姓,父皇和你們隻有靠邊站,喝西北風去了。”

  還沒等升平繼續鬧下去,有人來報郭子儀上朝代子請罪來了。原來郭子儀已經聽說了兒子和兒媳婦吵架的事情,最讓郭子儀生氣的是,郭曖居然敢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來,郭子儀一世忠名,豈能敗壞在這個小畜生的手裏。

  老令公立刻命家人將郭曖綁了,聽候發落,自己急忙入宮見駕,和郭曖撇清關係。這話可不是隨便說的,萬一傳到坊間,三人成虎,自己的英名算是毀了。

  李豫見郭子儀來了,先讓升平入宮找母親崔貴妃避一避,即使郭子儀有什麽不是,也輪不到兒媳婦看老公公的笑話。升平去後,李豫請郭子儀進來說話。郭子儀進殿後,伏地痛哭:“老臣教子無方,致逆子郭曖狂悖無禮,敢辱及公主,並出忤逆之言,罪不容誅。請陛下正郭曖之罪,以肅國法。”

  郭子儀話說得倒是輕鬆,但李豫卻根本沒往這方麵想,讓他殺了郭曖?拉倒吧,郭子儀願意,他還不願意呢。這門親事當初可是他定的,如果殺郭曖,豈不是向天下人承認自己識人不明。

  而且他還不知道郭子儀這話是掏心窩子的,還是僅僅是場麵話?如果是後者,李豫平白開罪了郭子儀,那以後有他好罪受了,他知道一個忠誠的郭子儀對他來說是什麽意義。這等傻事李豫可做不出來。

  李豫這回沒端皇帝的架子,隻是以親家的身份,和顏悅色地與郭子儀談家常:“令公也是,這隻是小夫小妻間的閨房閑氣,過了這陣也就沒事了,何必如此興師動眾?鄉裏有話:‘不癡不聾,不作家翁。’家事是最難斷的,越管越亂,朕已經勸了升平,回頭讓郭曖入宮,朕和女婿談談,這事也就結了。”說完,李豫就笑了。

  郭子儀一聽,心裏一盤算,皇帝說的還真在理,把這事鬧大了,於己於人都沒有好處,反而傳出家醜,讓外人笑話。郭曖再不成器,總是自己的兒子,沒理由因這等閨房瑣事要了兒子的命。既然皇帝都說了,郭子儀也就順水推舟,不順竿爬的才是傻子。

  郭子儀謝了恩,便告退還家。回到府中,郭子儀立刻將郭曖拎了出來,氣呼呼地瞪著郭曖。郭曖知道自己給父親添了亂,心中有愧,低頭不語。郭子儀大喝:“畜生,瞧瞧你這點出息,我的一世忠名差點被你給糟蹋了,像是我郭家人幹的事麽?皇帝寬宏大度,不計較你的忤逆之言。但你逃得過國法,卻休想逃得過家法。”

  說完,郭子儀命家人將郭曖按倒在地,狠狠賞了兒子幾十殺威棒,算是對郭曖的懲罰。郭曖一邊吃打,一邊直叫晦氣。但這頓棍子如果是皇帝打的,郭曖照樣不服氣,但這棍子是老爹賞的,郭曖隻好自認倒黴。

  沒多久,升平公主也從宮中回來了,升平這回總算知道了郭子儀的分量,她本以為自己是皇帝的女兒,夠牛的了,哪知道老公的腰杆比自己還硬,那還能說什麽?以後好好過日子就是,難道真要和郭曖離婚?

  此後升平公主的脾氣收斂了許多,對內敬愛丈夫,對外孝敬公婆,成了一位賢妻良母。說到郭曖和升平的兒女,有一位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就是他們的女兒郭氏。郭氏長大之後,因家世高貴,兼德才俱備,被唐德宗李適選為皇孫廣陵王李純的王妃,李純是誰?就是唐史上有名的憲宗皇帝。

  後來郭氏給李純生下了長子李恒,也就是唐穆宗。郭氏一生尊貴至極,做了十四年的皇後、四年的皇太後、二十年的太皇太後。可惜後來以皇太叔身份繼位的唐憲宗幼子李忱,因為其生母鄭氏和郭氏有過節,李忱對這位庶母百般刁難,最後將郭氏活活氣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