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醋壇子

  俗話說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七樣是我們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必需品,誰家炒菜能少放醬油和醋呢。說到醋,除了可以食用外,還有另外一層大家都知道的含義,就是代指男女雙方在感情上妒忌第三者的介入。其實我們誰不吃醋呢,我們還天天喝醬油呢,嗬嗬。

  一般稱愛吃醋的人為醋壇子,這是一個並不含太多貶義的詞,更多的時候是善意的取笑,無傷大雅的。關於醋壇子,曆史上有個著名的典故,就是唐朝名相房玄齡老婆生性妒忌,最恨她老公納妾,經常在家發威吃醋。

  唐太宗李世民為了戲弄房夫人,故意打了一壺酒,說是毒酒,讓盧氏在毒酒和丈夫納妾之間選一個,盧氏毫不猶豫地喝了“毒酒”。其實盧氏喝的未必就是醋,隻不過酒中無毒罷了,但時間長了,就傳成了吃醋。

  雖然這個吃醋的故事流傳甚廣,但房玄齡老婆吃醋隻是這個故事的一個版本而已,其實在房版之外,還有一個版本,是發生在與房玄齡同時代的另一個朝廷大員任瓌的老婆身上,故事和房版幾乎一模一樣。房版吃醋的故事見於唐人劉《隋唐嘉話》,而任版吃醋則見於唐人張《朝野僉載》。

  提到房玄齡,那可是大唐開國赫赫有名的功臣,李世民為數不多的幾個貼身心腹大臣,與杜如晦並稱“房謀杜斷”,名氣大得可以。但任瓌的名氣和房玄齡相比差得太多,不過任瓌的地位和功勞並不比房玄齡差多少,是唐初開國重臣,爵位管國公,基本上屬於有實力沒名氣的那一類。

  任瓌出身中層官僚世家,他的伯父非常有名,就是南北朝陳朝亡國時的騎牆“名”將任忠,小字任蠻奴的那位。任瓌幼年喪父,是伯父任忠把他撫養成人的。

  任瓌老婆吃醋的具體時間,《朝野僉載》也沒說清楚,大約當在627年至629年之間,這時的任瓌差不多快六十歲了。

  任瓌這些年為老李家出生入死,打了不少硬仗,功勞卓著,何況是高祖李淵時的舊臣,李世民對他也另眼相待。可能是李世民覺得任瓌給他老李家做牛做馬,風裏雨裏這麽多年,挺辛苦的,就賜了老任頭兩個絕色的宮女,領回家享福去吧。任瓌也是個老花貓,平白得了兩位美女,哪有不要的道理,當即就謝了聖恩,樂嗬嗬地領回了家。

  任瓌的老婆劉氏是當時有名的醋壇子,醋勁極大,史稱“妒悍無禮”,潑婦一個。她平時在家裏飛揚跋扈慣了,經常騎在任瓌頭上作威作福,在家裏她才是霸王。

  當劉氏看到他們家老頭子帶了兩個美女回來,差點氣得當場吐血,這老東西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帶兩個狐狸精回家,她以後在家裏算是幹什麽的?

  雖然劉氏知道這兩個美女是當今皇帝賜給老頭子的,可劉氏醋勁太大,一旦犯了醋勁,管他天王老子,一概不認。劉氏趁著有回任瓌上朝辦事,在家翻了天,把兩個美女的頭發都給燒了,成了兩個大光頭。任瓌辦完公,美滋滋地回家,想和小妾們T情取樂。

  當任瓌看到小妾成了禿頭時,傻眼了,無語了,傷心落淚了。他當然知道除了家裏的母老虎,誰敢這麽對待他的女人。但劉氏的獅子功是盛名在外,饒是任瓌厲害,也不敢在老婆麵前放個屁,隻好自認倒黴。

  不過李世民聽說任家的母老虎發威,居然把他賜的兩個宮女弄成了大禿頭,那還了得,簡直不把我這個皇帝放在眼裏嘛。李世民得想辦法治一治這頭剽悍的母老虎,不然他大唐皇帝的臉麵往哪兒擱?

  不過李世民胸懷寬大,當然不會玩狠的,何況也要看著任瓌的麵子。要說李世民是千古明君呢,辦法多的是。

  李世民打了一壺酒,然後裝進金胡瓶裏,著一個太監帶著酒到任府上,見著趾高氣揚的劉氏,直截了當地告訴她:“當今聖上有旨,按國朝規矩,三品以上大員有資格納妾,你壞了規矩,就該受罰。不過朕以寬大為懷,所以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同意你老公納妾,以後不再發醋瘋,朕就饒了你。如果你不答應,以後還撒潑耍賴,那你就把這瓶毒酒喝了。”

  李世民以為隻要他出麵,劉氏總要買他的麵子吧。可對不住,劉氏不吃他一套,強硬地接過金胡瓶,跪地叩首,慷慨激昂地對太監說:“臣妾就這個德性,改不了的。臣妾與任瓌出身微賤,結發數十載,風裏走過,雨裏來過,相伴至今。幸朝廷賞瓌小才,加以重用,才致今日榮華。臣妾能容下任瓌百般不是,但唯獨他納妾一事,臣妾抵死不能答應。他要納妾也可以,等臣妾喝了這瓶毒酒!”

  說完,劉氏打開瓶蓋,仰起脖子,咕咚咕咚把酒喝下去,然後放下酒瓶,躺在地上等死。慢慢地,劉氏覺得眼前一片金光亂閃,她知道已經到了天國的大門外,天蓬元帥就要出來接她,然後去廣寒宮和嫦娥仙子做伴。

  其實李世民在瓶裏根本就沒有放毒,隻是一般的酒,不過酒勁夠大。當劉氏睡了大半天,迷迷糊糊中又醒來了,這才知道原來這是皇帝的惡作劇,有意戲弄她的。這下劉氏更得意了,隻要她不死,她家老頭子就別想偷腥吃,做夢都不要想。

  太監欣賞完了這出鬧劇,竊笑著拿著空酒壺回宮複命去了。回到宮裏,太監把經過一五一十地稟告了李世民。李世民聽罷,仰天長歎:“嗚呼!朕打遍天下無敵手,今天居然敗在了一個悍婦醋壇子手裏!”

  李世民也沒辦法了,清官都難斷家務事,這類閑事以後他再也不管了,由她去吧。就下令讓兩位受盡委屈的光頭美女回宮,但她們已經出過宮,是絕對不能再回來的,便在宮外找了間宅子,把她們養起來,以後再作打算。

  至於任瓌,本還指望仗著皇帝的麵子,賭上一把,狠狠治治這個悍婆,以後和小妹妹們過神仙日子。現在一看,完了!皇帝都拿這個悍婆沒招,自己更不用想翻盤了,隻好自認倒黴,耷拉著腦袋,回家接受悍婆的無情批判。

  任瓌死的很早,貞觀三年就嗚呼哀哉了,不知道和受劉氏的窩囊氣有沒有關係,想來,應該是有些關係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