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宣華夫人陳氏和隋煬帝楊廣的孽緣

  說到南北朝後期的陳宣帝陳頊,他在星光燦爛的南北朝皇帝群中並不顯眼,甚至不如他的哥哥陳文帝陳更有名。

  陳頊這一生做的最轟轟烈烈的事就是虎頭蛇尾的太建北伐,結果因為他戰略眼光的短淺,在趁北齊之亂收複淮南後,按兵不動,白白浪費了一個爭雄中原千古難逢的良機。最終呂梁兵敗,喪盡南朝精銳,所以姚思廉說他“誌大意逸”,實際上是說他誌大才疏,名過其實,也是公允之論。

  不過陳頊雖然在知名度上屬於二線人物,甚至是三線人物,但他卻生了一個盡人皆知的寶貝兒子——陳後主陳叔寶,南北朝曆史上最後一位皇帝。

  除了陳叔寶外,陳頊還有兩個知名度非常高的女兒,在曆史上都各占一席之地。中國有個著名的成語“破鏡重圓”,講的是陳朝樂昌公主在亡國後和丈夫徐德言將一麵銅鏡破開,各執一半,後來兩人在長安相聚,樂昌公主的新主人楊素感動於這對苦命夫妻,讓他們夫妻團聚,最終白頭偕老的感人故事。

  另一個公主的經曆比起樂昌公主來,更具有傳奇性,因為在這個公主的一生之中,隻有過兩個男人,而這兩個男人的身份極高貴,都是富有四海的皇帝,最要命的,這兩個皇帝還是父子關係。這個皇帝爸爸,名叫楊堅,史稱隋文帝;這個皇帝兒子,名叫楊廣,史稱隋煬帝。

  《隋書》和《北史》的後妃傳中均沒有提到這個陳朝公主的封號或名字,隻能按老規矩,稱為陳氏。

  從史書的記載來看,陳氏應該生於陳宣帝太建七年(575)前後。關於陳氏的美貌,兩部史書極盡溢美之詞,“姿貌無雙”。在南北朝一百多位入後妃傳的女人中,多數都是美女,但能稱得上“無雙”的,隻有陳氏一家,別無分店。

  在陳氏十三四歲的時候,也就是公元589年,隋文帝楊堅決定向陳朝最終攤牌,發兵五十萬,以晉王楊廣為大元帥,兵分五路,潮水般向江東殺來。一代大文豪陳叔寶哥哥帶著絕代尤物張麗華跳到了胭脂井裏,結果還是被隋兵撈了出來,陳朝滅亡,南北朝結束。

  作為失敗者,江東陳氏家族都做了楊堅的高級奴隸,好在楊堅為人尚不失寬厚,陳氏亡國不亡族,照樣在北方大吃大喝,過上富家翁的日子。

  至於陳氏女眷,則沒有那麽好的運氣,除了張麗華走黴運,被高熲殺了,其他女眷被楊堅和功臣們給瓜分了。陳氏的姐姐樂昌公主被分給了隋朝頭號權臣楊素,而當時陳氏的年齡很小,可能是身條還沒有扯開,不是很出眾,所以就發配到後宮打雜。

  幾年後,隨著陳氏年齡的增長,開始顯山露水,美名傳遍宮中。楊堅耳朵長,聽到了,屁顛屁顛地跑來欣賞美女。這一看可不得了,楊堅眼都直了,傻傻地站著,任憑口水橫流,盡顯饞貓本色。說到楊堅,也是一個苦命的老男人,雖然他富有四海,可他家裏卻有一個史上著名的超級母老虎,他的皇後獨孤伽羅。

  獨孤伽羅“性妒”,說白了就是醋勁大,楊堅膽敢偷點腥,她就會雌威大發,楊堅是領教過她的厲害的。曾經楊堅看上了政敵尉遲迥的孫女,獨孤伽羅知道後,氣得毛發倒豎,立刻將可憐的尉遲女用亂棍活活打死。楊堅氣地出走鄉下,差點就萬念俱灰、看破紅塵了。

  楊堅雖然想把陳氏弄到後宮,但他懾於母老虎的雌威,隻能幹流著口水,心中無限悲憤。不過真不知道楊堅哪代祖輩上燒了高香,祖上積德,當獨孤伽羅看出了楊堅的心思,破天荒地沒有發威,而是溫柔地勸楊堅納妃。

  楊堅剛開始以為耳朵有毛病聽錯了,後來發現獨狐伽羅是認真的,楊堅老淚縱橫,差點沒給老婆跪下,叫聲大慈大悲的姑奶奶萬歲。

  陳氏入宮後,雖然她知道楊堅是天下之主,但她更知道,真正掌握她生死榮辱的是獨狐伽羅,母老虎真要衝她發威,楊堅也救不了她。陳氏“性聰慧”,也就是冰雪聰明,人際關係處理得很好,尤其是和獨狐伽羅。獨孤伽羅對陳氏很有好感,所以經常給楊堅和陳氏單獨相處的機會,楊堅一邊對老婆感激涕零,一邊和陳氏成了好事。

  在這時的隋朝宮中,陳氏實際上已經是僅次於獨孤伽羅的第二號人物,雖然和陳氏同時入宮的還有一位容華夫人蔡氏,但蔡氏的地位比陳氏要低了許多。

  陳氏越來越得寵,身邊就少不了溜須拍馬獻殷勤的。陳氏名義上的庶子晉王楊廣早就窺視著哥哥楊勇的皇太子的位置,但一時還拿楊勇沒奈何,楊廣在對母親開展感情攻勢的同時,也沒忘記了陳氏。楊廣曾經派人進宮,給陳氏送些金銀寶貝,收買陳氏,給他做內應。而後來,楊廣也果真順利奪嫡當上了太子。

  雖然史書上沒直說陳氏在楊廣奪嫡的事情上出過多大力,但“皇太子廢立之際,頗有力焉”,說明楊廣的錢確實沒白花。錢是萬能之神,所到之處,砸得通,玩得轉,很少有人不中招。

  隋仁壽二年(602),五十五歲的一代雌虎獨孤伽羅病死長安,楊堅雖然表麵上痛苦不堪,實則心花怒放。

  楊堅進封陳氏為貴人,實際上陳氏已經是隋朝後宮的女一號,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楊堅視陳氏若掌珍,愛如心肝,可以說陳氏是楊堅生命後期最重要的女人。

  不過樹大招風,陳氏長得這麽漂亮,惦記她的可不隻是楊堅。楊堅的寶貝兒子楊廣可是個千古難尋的風流人物,這廝也是個大號饞貓,看著漂亮女人也是直流口水。雖然陳氏是他老爸的女人,可楊廣不在乎這些,早就有心泡陳氏,老爸算什麽?自己喜歡就行了。

  這時的楊堅已經是六十多歲的老頭,並且生病了,身體大不如前。在他生病時,最親近的兩個人,自然是小老婆陳氏和兒子楊廣了。所以陳氏和楊廣經常入宮伺候楊堅,奉湯喂藥。然而楊廣不關心老爹有沒有病,他隻關心如何才能靠近陳氏,趁機對陳氏下手。

  在仁壽四年(604)七月十二日,楊堅病情加重,看樣子是不行了,陳氏和楊廣照例陪在他身邊。陳氏在榻邊熬了一宿,準備去換件衣服,就來到內殿。楊廣尾隨陳氏進了內殿,竟然調戲她,陳氏拚命掙紮開,並跑到仁壽宮,向楊堅哭訴楊廣調戲她的事。楊堅一聽,氣得渾身發抖,破口大罵:“畜生!獨孤誤我大事矣!朕悔不當初!”楊堅現在後悔得直撞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要鬼迷心竅廢掉楊勇,立了這麽個敢盜庶母的畜生!

  楊堅立刻召見吏部尚書柳述和黃門侍郎元岩,卯足了力氣告訴他們:“快!快召我兒來!”柳元二人點頭:“臣等這就去請皇太子。”楊堅一聽,使勁搖頭:“不是他,快召房陵王楊勇來這裏,朕要托付他大事。”

  這時越國公楊素也在現場,他早就被楊廣重金給喂飽了,和楊廣穿了一條褲子。當初廢掉楊勇,楊素從中也使了不少手腳,萬一楊勇要鹹魚翻了身,哪還有他的好果子吃?楊素立刻派人通知楊廣。

  楊廣聽說老爸要迎還大哥,氣得大罵老爹,楊勇是他的仇人,為了活命,他今天也不能放過楊堅。楊廣發兵在外頭捕拿了柳述和元岩,然後派心腹張衡趁夜入宮,不知道張衡做了什麽手腳,沒多久,一代明主楊堅就不明不白地死了,享壽六十四歲。

  楊廣得了誌,他頭一個想到的不是天下蒼生,身邊的王公大臣,甚至不是他的發妻蕭皇後,而是他曾經調戲未成的庶母陳氏。這女人簡直就是從天上來到人間的天使,挑不出半點瑕疵,男人見了她沒有不動心的。現在自己君臨四海,還對付不了一個女人?

  楊廣登基之後,就派心腹捧著一個寶盒來到陳氏居住的宮殿,說是大隋皇帝有好物要賜給宣華夫人。當陳氏迎接使者的時候,她想得罪了楊廣,楊廣是不會放過自己的,寶盒裏麵肯定是毒藥。陳氏嚇得花枝顫抖,頭皮一陣陣發麻,坐在那裏一動不動。使者有些不耐煩,催促她快點打開盒子,是什麽你一看就全明白了。

  陳氏架不過,隻好站起來,哆哆嗦嗦地打開盒子,這時她非常緊張,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可當她打開盒子後,才發現裏麵並不是什麽毒藥,而是幾枚做工精美的同心結。

  楊廣的意思再清楚不過了,他想和宣華夫人共浴愛河,陳氏身邊的宮人本來也害怕楊廣連她們一鍋燴了,都很緊張。現在看到是這麽個玩意,都笑開了:“我們這回終於保住了一條命。”

  隻有陳氏呆坐一邊,臉上不住地發燒,看來這楊廣是不想放過她了。現在的問題是,這幾顆同心結,她到底是接,還是不接。如果不接,下場是什麽她是最清楚的。如果接了,下場是什麽她同樣清楚,可是這樣,她對得起楊堅麽?

  陳氏身邊幾個好事的宮人,看到陳氏在猶豫,都急得亂蹦,生怕這個女人昏了頭,拒絕了皇帝的好意,她們都要跟著掉腦袋。幾人幹脆上前圍住陳氏,七嘴八舌的,連哄帶嚇,逼得陳氏沒有辦法,隻好一狠心,對著使者跪拜,算是承認了楊廣皇帝的身份,更重要的是,承認了楊廣馬上就成為她生命中的第二個男人。

  使者見陳氏屈服了,立刻回去,向楊廣報喜。楊廣一聽大笑,這女人,早要這樣,何必當初演的跟個烈女似的,有意思嗎?楊廣喜滋滋地來到陳氏殿裏,陳氏既然決定變節,那就沒什麽好說的,給楊廣下跪叩頭。

  楊廣知道他下手的機會來了,就讓閑人們都退出去,抱起陳氏就進了帳子。關於楊廣強奸後母的這段豔聞,蔡東藩先生寫得非常煽情:“舌吐丁香,芳舒蔻,國風好色,癡情適等鶉奔,巫雨迷情,非偶竟成鴛侶。蜂狂蝶采,幾曾顧方寸花心?鳳倒鸞顛,管什麽前宵荼苦。”

  這一年楊廣三十七歲,陳氏二十八歲。

  陳氏既然失了節,也就顧不得什麽母子名分了,她隻知道她現在的男人是楊廣,為了多享受幾年榮華富貴,陳氏遠不如她的姐姐樂昌公主視生死若有無。為了和貧窮的丈夫徐德言破鏡重圓,樂昌公主不惜離開當時隋朝的二皇帝楊素,這份勇氣並不是人人都有的。

  陳氏想多活幾年,可惜上天卻沒有給她多少時間,陳氏和楊廣鬼混了不過一年,陳氏就得病死去了,年僅二十九歲。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