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鄧綏的皇後之路

  說到皇太後臨朝聽政,曆史上漢、唐、宋、元、明、清等封建王朝都曾有過。明朝有些特殊,明英宗的祖母張太皇太後雖然沒有名分上的臨朝,但明朝大權掌握在她手上。不過要說女主臨朝最多的,還得說是東漢。

  東漢自章帝劉早逝之後,後來的皇帝年齡都非常小,沒有執政能力,所以就由皇太後臨朝聽政。東漢中後期百年曆史上,居然出現了六位實際掌握最高權力的皇太後,而東漢政治兩大特色:外戚專政、宦官專政,都和女主臨朝有著直接的關係。

  在這六位女主中,有五位要麽生前失權被廢或被殺,要麽死後家族失勢,隻有一位生前享盡無上尊貴,死後也沒人給她搗亂拆台,這位皇太後就是漢和帝劉肇的和熹鄧皇後鄧綏。

  說到鄧綏的身世,在東漢可是響當當的豪門出身,鄧綏的祖父是東漢光武帝劉秀手下第一名臣,太傅、高密元侯鄧禹。從母係方麵來說,鄧綏的母親同樣出身世家豪門,是光武帝劉秀最愛的女人陰麗華的堂侄女。

  像鄧綏這樣出身豪門的女子,隻要長相漂亮,氣質端莊,天生就是入宮做皇後的材料。豪門家的女孩,無論是什麽樣的性格,都必須接受正規而嚴格的教育,就算以後做不了皇後,也要配得起豪門家族的身份,千萬不能學賈南風那樣,人老貌醜脾氣大。

  鄧綏可能是東漢六位皇太後裏文化程度最高的一個,她六歲就能讀《史記》,十二歲時能倒背《詩經》和《論語》,家人都稱她為女諸生。鄧綏不僅學識好,而且為人極聰明,懂權術。她這個皇後不是剛入宮就冊封的,而是硬生生從前皇後手裏奪過來的。

  鄧綏前麵這個皇後陰氏也出身南陽陰氏,按輩分來說是鄧綏的晚輩,應該叫鄧綏表姑。陰氏早在永元四年(93)就入了宮,八年時被漢和帝劉肇冊為皇後。

  剛開始的時候,劉肇和陰氏的感情還算不錯,但當鄧綏被選入宮的時候,劉肇才驚訝地發現,這世界上居然還會有如此美麗的女人!鄧綏雖然隻有十四歲,身高卻有七尺二寸,差不多一米六左右,而且天生國色,“姿顏姝麗”。鄧綏一入宮,立刻把陰皇後給比了下去。

  劉肇雖然被鄧綏給迷住了,但畢竟鄧綏晚來了一步,隻好委屈她做個貴人。鄧綏的生理年齡雖然小,但她的心理年齡卻很成熟,對人情世故看得也透徹。

  她知道在宮中,真正的大奶奶是陰皇後,她充其量隻是個二房姨太太。在外人眼中,能入宮伺候皇帝,那是多麽榮耀的事情。但實際上宮中陰雲密布,陷阱重重,稍不小心,就可能掉進萬丈深淵,死無葬身之地。

  鄧綏做人非常到位,她每次見到陰氏,都要恭恭敬敬地行禮,非常謙卑,絕不敢有半點怠慢。甚至在宴會上,鄧綏發現自己穿的衣服和陰氏重樣了,就立刻換掉,以示對皇後的尊敬。至於那些宮女太監,鄧綏從來都是善於籠絡,平時散碎銀子也塞了不少,後宮上下都非常喜歡鄧貴人,誇她會做人,人緣極好。

  而鄧綏潛在的競爭對手陰氏為人處世的能力卻比鄧綏差的太多,情商比較差。自從她慢慢發覺劉肇的心思漸漸轉到了鄧綏身上,就醋意大發,當然她不敢衝劉肇發火,所有的賬都被她記在了鄧綏的頭上。

  她越來越感覺到來自鄧綏的壓力,雖說表麵上鄧綏對她畢恭畢敬,誰知道鄧綏心裏想的是什麽,難道就真沒盯上她現在的這個位子?人心隔肚皮,隻有天知道。

  要說鄧綏剛開始沒有半點搶位的心思,恐怕也不是,畢竟都是女人嘛,誰不想得到丈夫的寵愛,何況宮中又非比市井小民之家,她們的生死榮辱直接關係到了她們家族的江湖地位。

  但同時鄧綏也知道,就算想扳倒表侄女,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做這種事情,要聚沙成塔,慢慢地拆陰氏的台。當然有時也需要陰氏很好的“配合”她一下,機會不一定都是自己創造的,更多的時候是競爭對手免費贈送的。

  陰氏確實很不會做人,在宮中這種地方,說話一定要謹慎,不然就會授人以柄,自找麻煩。有次劉肇生了一場大病,陰氏以為劉肇要完了,就對身邊人狠狠地說:“哼,等皇帝駕崩之後,看我怎麽收拾那個妖精,不把他們鄧家斬盡殺絕,這口惡氣我就出不來。”她倒是逞了口舌之快,可她卻沒想到鄧綏人緣好,已經有人把這話暗自傳給了鄧綏,讓鄧綏快想辦法自保。

  鄧綏一聽可急了,萬一劉肇真有個三長兩短,她就真可能變成戚夫人第二,戚夫人的下場她是知道的。就算她之前從沒窺視過陰氏的那個位子,現在也必須要反擊了,不是爭位,而是保命。而鄧綏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劉肇那裏尋找突破口,陰氏再有能耐,也高不過劉肇。

  鄧綏當著身邊人的麵,取出一瓶毒藥,號啕痛哭:“這事你們都知道了,你們說,我平時對皇後怎麽樣,就算宮女太監也未必有我對她那麽謙卑。天地良心,我從來沒有對她不敬的意思。既然她不想讓我好活,那我成全她就是,我這就死給她看,這樣她就解氣了,同時也報了皇帝陛下對我的厚恩。而且皇帝有恙,我活著又有什麽意思?”

  說完,鄧綏打開藥瓶子就想朝嘴裏灌。她身邊的那些人哪能讓她去死,他們都指望著鄧綏發財呢,立刻奪下瓶子。鄧綏還在拚命地搶藥瓶子,戲既然演了,就要演到底。

  她的心腹趙玉見鄧綏這個模樣,高聲衝著鄧綏喊道:“娘娘,你這是做什麽?誰說陛下不行了?剛才奴才得到消息,陛下的病已經好了,娘娘不要再做傻事了。”趙玉也不知道她是真情流露還是在演戲,但不管怎麽說,鄧綏都不能死,即使是為了他們這些小人物。

  鄧綏聽到這個消息,自然順勢不再尋死。

  陰氏差點逼死鄧綏的事情很快就被劉肇知道了,劉肇那次病很重,但卻頑強地挺了過來。劉肇本就很喜歡鄧綏,這次鄧綏的表現讓劉肇心疼不已,鄧綏在劉肇心裏賺足了印象分。而陰氏因為語言不慎,白白授人以柄,在劉肇心中徹底失去了位置。

  在永元十四年(102),也就是大英雄班超從西域歸來病故的這一年,陰氏的“巫蠱案”東窗事發。陰氏見用正常手段扛不過鄧綏,就開始玩黑的,和她的外祖母鄧朱勾結一處,捏個小人扮做鄧綏,天天背地裏用惡毒的語言詛咒鄧綏。

  這事被捅出來後,劉肇震怒不已,立刻派中常侍張慎等人查辦此案,牽連甚廣。陰氏的幾個弟弟都被扯了進來,陰氏的父親陰綱被迫自殺,幾個弟弟死在獄中,其他家屬被趕出洛陽。

  至於陰氏,劉肇已經不可能再讓她做皇後了,盛怒之下的劉肇廢掉陰氏的後位,將她遷居到桐宮關了禁閉。作為權力鬥爭的失敗者,陰氏的結局其實並不算壞,何況這場大案就是她自己搞出來的,隻能說她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如果陰氏心胸寬廣一些,待人厚道,就算劉肇有心立鄧綏為後,也沒借口廢她。就算強行廢掉她,也不至於落得這般淒涼的下場,沒多久,陰氏就鬱鬱而死。

  鄧綏成了這場“巫蠱案”最大的受益者,本來劉肇就有意把鄧綏扶上馬,隻是找不到合適的機會,現在陰氏白白把機會送上門了,劉肇就可以理直氣壯地立鄧綏為皇後,母儀天下。可鄧綏麵對天上掉下了的大肉餅,堅決不肯吃。

  鄧綏非常會做人,八麵玲瓏,她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得天衣無縫,占了人家的便宜,還要讓人家對自己千恩萬謝。當初在“巫蠱案”發的時候,鄧綏就曾經在劉肇麵前為陰氏求過情,陰氏沒有被殺,估計裏麵就有鄧綏的說情。所以劉肇越發器重鄧綏,這樣的好女人真是天下難找,確實有國母風範。

  劉肇破天荒地駁了鄧綏的麵子,堅持要立她做皇後。鄧綏知道辭之愈堅、得之愈固的道理,現在皇後的位子肯定是她的,她現在沒有任何對手。隻是為了再從劉肇那裏多加點印象分,鄧綏堅決不受,甚至稱病躲了起來。劉肇哪裏會放過她,幹脆不理她,這一年的十月,劉肇下詔,冊封鄧綏為皇後,皇帝的旨意你總不能違抗吧。

  鄧綏玩權術確實有一套,事情都到了這一步,還讓什麽?不,她還要再為自己的未來打造一層堅不可摧的混凝土防線,徹底鎖住劉肇的心。鄧綏又躲又讓,一直玩了三次,見事情差不多了,劉肇的耐心也差不多用完的時候,鄧綏欣然接受詔命,光明正大地做起了大漢皇後。

  不過鄧綏不是做皇後的命,而是做皇太後的命,僅僅三年後,二十七歲的劉肇得病駕崩。劉肇的次子劉隆繼位,不過劉隆這時隻是個剛出生不到一百天的小娃娃,哪懂得治國,朝廷大事皆由鄧綏做主,鄧綏也開了東漢母後臨朝的先例。

  劉隆命太短,八個月後,還不滿一歲的劉隆就死了,鄧綏又改立劉肇的侄子劉祜,當然,鄧綏繼續臨朝聽政。皇太後的位子,鄧綏一坐就是二十年,直到漢安帝永寧二年(121)三月,四十一歲的皇太後鄧綏才撒手西歸。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