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洛神賦

  說到中國文學史上的帝王父子兵,最有代表性的應該是漢建安文學的代表人物三曹:一代“奸雄”曹操和他的兩個兒子曹丕、曹植。

  曹操就不用多介紹了,羅貫中先生已經介紹過了,因為《三國演義》並沒有給曹丕和曹植兄弟多少鏡頭,所以兄弟二人比起老爹的知名度就差遠了。

  曹丕和曹植雖然是一母所生,但他們的性格卻大不一樣,曹丕雖然也能劃進文學圈子,但骨子裏他更像是一個冷血油滑的政客,身上的血腥味太濃了。

  曹操並不喜歡曹丕,弟弟曹植一直是他爭奪儲君之位的最強勁對手,要不是賈詡一句“吾思袁本初、劉景升父子耳”送給曹丕一個天大的人情,他早就卷鋪蓋滾蛋了。而曹植從本質上來說,他是一個純粹的文人,並不適合玩政治鬥爭。

  曹丕和曹植的恩恩怨怨在曹丕繼承魏國王位的那一刻達到了高潮,曹丕在大殿上逼迫曹植七步之內寫出一首詩,否則就以欺君之罪處死。曹植懷著悲憤的心情,果然在七步之內做成了一首詩,就是大名鼎鼎的《七步詩》。曹丕最終礙於母親卞太後的求情,才免曹植一死,否則曹植即使三步內成詩也是活不成的。

  曹丕想著法子挖坑要害弟弟,除了曹植對自己的帝位產生了重大威脅,恐怕還有另外一個不方便放到台麵上的原因:曹植曾經給曹丕扣過一頂大號的綠帽子,曹丕差點做了烏龜,曹丕怎麽能不記恨曹植?

  我們都知道曹植在文學史上的地位非常崇高,謝靈運何等狂才,都謙虛地說:“天下詩才共十鬥,曹子建可獨得八鬥。”曹植的作品近百篇,但真正讓曹植在文學史上打響名聲的,就是那篇著名的《洛神賦》。在這篇名賦中,曹植將他對洛神的思慕之情寫得淋漓盡致,感人肺腑。而這篇《洛神賦》中的女主人公,正是曹丕的妻子,魏開國皇後甄宓,同時也是魏明帝曹的母親,曹植的嫂子,他的夢中情人。

  甄宓在東漢三國時代是個極不同凡響的女人,說她的人生傳奇並不為過。她本來並不是曹操的兒媳婦,她原來的公公論名氣、地位和實力,在當時都遠強於曹操,他就是東漢末年頭號大軍閥——河北王袁紹,她丈夫是袁紹的二兒子袁熙。

  東漢光和五年(182),甄宓生在河北一個中層官僚家庭,她的祖上是王莽時的太保甄邯,家境富裕。甄宓不僅姿色絕豔,更難得的是她人品好,深得婦道,而且她博學好聞,人稱“女博士”。

  這樣一個絕色佳人,見過她的男人沒有一個不流口水的,但以甄宓的“級別”,能娶她的當非等閑門第。果然,河北袁大帥的二公子袁熙最終中了頭彩,抱得美人歸,甄宓嫁入豪門做起了二奶奶。

  東漢末年,群雄逐鹿,大江南北,烽煙四起。但要說其中實力最強的,無疑是河北的袁紹和河南的曹操,江東孫權、荊州劉表、益州劉璋、漢中張魯都偏安一隅。至於劉備,還在打著“大漢皇叔”的旗號,四處漂泊。

  曹操和袁紹將競爭中原的統治權,但從實力上來說,袁紹更強一些,當時許多人都看好袁紹,把寶押在了袁紹的桌子上。但曹操並不這樣認為,他早就看穿了袁紹“羊質虎皮,鳳毛雞膽”的本質,遇事猶豫,當斷不斷,曹操相信最終的勝利者一定是他。

  東漢建安五年(200),曹操在官渡一舉殲滅了袁紹的七萬最精銳部隊,袁紹在著名的官渡之戰中輸得一絲不掛,隻帶著八百騎兵逃回河北。雖然他還能憑借老本苟延殘喘,但已經無力大舉南下了。兩年後,袁紹在憂怒交加中病死。

  袁紹在生前犯了一個重大戰略錯誤,他沒有及時解決繼承人的問題。本來長子袁譚最有資格繼承父親的江山,但袁紹卻不喜歡老大。袁紹最喜歡的是繼室劉氏生的三兒子袁尚,袁尚仗著受寵,拉幫結夥,和大哥袁譚明爭暗鬥。

  袁紹死後,親袁尚的勢力強行立袁尚為河北大帥,河北各派勢力互相殘殺,形勢一片混亂。袁氏兄弟的內訌給了曹操占領河北的最佳時機,曹軍北上,經過一番艱苦的戰鬥,最終消滅了河北袁氏軍事集團,殺掉了袁譚。而袁尚則和時任幽州刺史的袁熙逃到遼東避難去了。

  因為袁熙駐守幽州,他就把妻子甄宓留在袁氏集團的大本營鄴城,當曹軍攻破鄴城後,甄宓自然也成了曹軍的俘虜。甄宓並不知道此時她的人生正在發生著逆轉,她對未來很迷茫,也很恐懼。

  率先闖進袁府的曹軍頭麵人物是曹操的二公子曹丕,曹丕跟著老爹來到鄴城發財,自然不會空手回去,他知道袁紹這個大財主家裏一定有好寶貝。當曹丕來到後宅,發現屋子裏有一老一小兩個女人,年紀小的女人渾身哆嗦地跪在地上,把頭埋在老婦人的膝下,正在輕聲抽泣。

  不用問,這個老婦人肯定是袁紹的夫人劉氏,但這個小婦人曹丕卻不認得。曹丕問劉氏:“敢問劉夫人,這個小女人是誰?讓她把頭抬起來。”劉氏是個貪戀富貴的女人,雖然丈夫袁紹死了,但她並沒有為丈夫殉節的打算。現在曹軍控製了河北,她就是曹丕手裏的女俘,她自然知道如何討好自己的新主子。

  劉氏諂媚地回答:“回公子,這是袁熙的媳婦甄宓,年齒二十。”曹丕“哦”了一聲,原來是袁熙的女人。早聽說甄宓姿色無雙,今天落到他手上,他要好好欣賞欣賞。

  劉氏是個聰明的女人,她知道曹丕相中了甄宓,心中大喜,她下半生的富貴可以保住了。為了討好曹丕,劉氏先把甄宓披散的頭發捋好,用手巾擦幹淨甄宓白嫩姣好的臉龐,然後抬起甄宓的臉。

  曹丕這時才目睹了甄宓的真容,口水嘩嘩的,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攝人心魄的女人。曹丕笑著告訴劉氏:“果然名不虛傳,我決定收下她了,你的後半輩子也包在我身上了。”劉氏一聽這話,拍著手就笑,差點沒給曹丕跪下謝恩,卻絲毫不顧忌甄宓的感情。

  曹丕不可救藥地愛上了甄宓,他立刻找到父親,告訴曹操他要娶甄宓為妻。曹操也見過甄宓,無論是姿色還是才學、品德,都深得曹操的喜歡,於是擇了吉日,將甄宓娶過來,成了自己的大兒媳婦。

  有野史說曹操本來垂涎甄宓的美色,想自己嚐嚐鮮,因為老婆卞氏的反對,曹操隻好忍痛割愛,把甄宓便宜給了曹丕。

  二十歲的甄宓拋棄了已經死在遼東的丈夫袁熙,哭完了一陣後,麵色平靜地嫁給了比她小五歲的曹丕,開始了她人生新的、未知的旅程。

  甄宓愛曹丕嗎?其實很難用愛這個字來形容她和曹丕的感情,她之所以願意嫁給曹丕,很大程度是為了保全宗族,她知道她們家族的生死就在曹丕的一念之間。

  甄宓跟著曹丕來到了許昌,在這裏甄宓見到了曹丕的弟弟——十歲的曹植,她還見到了許多陌生人,甄宓以後要經常和這些人打交道。甄宓對曹植的印象非常好,年紀輕輕就博學多才,將來定非凡品。

  曹植見哥哥從鄴城帶回來一個美麗的女人,很好奇,有事沒事就去嫂子那裏玩。嫂子的才學很好,經常和這個小弟弟在一起討論詩文。隨著曹植漸漸長大,他對甄宓的感覺發生了變化,但他並沒有意識到他對嫂子的這種感覺就叫做愛。

  甄宓自從嫁給曹丕,感情不冷不熱,也許曹丕娶甄宓隻是一時衝動,或者是男人的強烈征服欲望在起作用,袁紹的兒媳婦現在成了他的女人。

  三年後,甄宓給曹丕生下了一個兒子,曹操非常喜歡這個孫子,取名為曹。不久甄宓又生下了一個女兒,後來封為東鄉公主。甄宓的人生很平淡,對於現在的生活,甄宓很知足。

  在夫妻生活方麵,甄宓沒有什麽奢求,她並不奢望曹丕天天和她在一起。自從公公曹操統一中原以後,曹丕的官位也越來越高,要忙於政事和應酬,她已經很少見到曹丕的身影了。

  其實甄宓知道這時曹丕身邊還有其他的女人,尤其是一個名叫郭女王的美女,最受曹丕寵愛,天天黏在一起。天下沒有不吃腥的貓,甄宓很理解曹丕,一切由他去吧。甄宓隻想平靜地生活,將兒女撫養成人,她這一輩子就沒什麽遺憾了。

  後來曹操將東漢的行政中心從許昌遷到了鄴城,這座寫滿了甄宓傷心回憶的城市,但甄宓沒有選擇,隻好沉默著回到鄴城。這時的鄴城對甄宓來說,早已物是人非,甄宓想哭,但她還是忍住了。

  也許甄宓唯一的快樂就是和小叔子曹植相處的日子,他們都對文學有著濃厚的興趣,而且他們的人生觀很相似,曹植沒有曹丕那麽功利,所以甄宓對曹植的印象非常好。小河邊,柳樹下,經常能見到曹植和甄宓的身影。曹植口吐珠璣,風度翩翩,甄宓感覺自己很幸福。

  甄宓心裏有些遺憾,為什麽當初闖入袁府的不是曹植,而是曹丕。雖然甄宓比曹植大了整整十歲,但如果她能預知現在,她寧可嫁給當時年僅十歲的曹植。因為曹植能夠給她幸福,而曹丕不能。

  曹植英俊瀟灑,才華橫溢,這樣的男人走到哪裏都會受到女人崇拜的。但曹植眼裏已經容不得任何人,他一直把心中最純真的那一塊聖地留給了甄宓,他愛甄宓,不帶有絲毫的雜質和功利。

  曹植的心思甄宓是知道的,但甄宓更知道,不管曹植如何優秀,他如何愛自己,自己又如何愛他,他們的人生軌跡隻是兩條平行線,永遠都不可能交叉的。曹丕不可能把她讓給曹植,因為這會傷害男人的尊嚴,曹操也不會同意,世俗的觀念更不允許甄宓有任何非分之想。因此,當曹植鼓足勇氣向甄宓求愛時,甄宓硬著心腸拒絕了他。甄宓在曹丕那裏已經徹底失了寵,曹丕的魂魄已經被妖冶的郭女王給勾走了,甄宓的房間,曹丕已經好久沒來了。郭女王是個非常有心計的女人,她比甄宓更適合在權力場上生存,在曹丕和曹植爭奪儲君的鬥爭中,郭女王立下了汗馬功勞。郭女王這麽賣力地扳倒曹植,她的目標很明確,她要做大魏的皇後。

  公元220年的時候,曹丕廢漢建魏,在法統上開始了三國鼎立的大時代。有了皇帝,就要有皇後,但這個問題對曹丕來說比較棘手。要立甄宓,心不甘情不願;要立郭女王,於情於理都不合。曹丕一狠手,幹脆不立皇後。實際上郭女王明白曹丕的心思,暫時將後位空著,先想辦法除掉甄宓,然後迎郭女王入中宮。

  曹丕和甄宓還有感情嗎?已經沒有了,也許從來就沒有過。他很後悔當初鬼迷心竅,看上這個比自己大五歲的女人,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也許甄宓和弟弟曹植才是真正的天造地合,但曹丕怎麽可能給曹植這個機會?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甄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曹丕做事有分寸,他不會平白無故的除掉甄宓,留下把柄,但他相信甄宓自己會給他這個機會的,曹丕在等待著。

  甄宓很可憐,她雖然拒絕了曹植的求愛,但她畢竟是個有七情六欲的女人,她也渴望愛情,哪怕是曹丕施舍一點點虛假的愛情也可以。但讓甄宓滿懷悲涼的是,曹丕一次也沒有給她。甄宓絕望了,長年守活寡,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是非常殘忍的。

  甄宓再也忍耐不住了,她公開指責曹丕絕情寡義,不配做她的丈夫。當這幾句傳到曹丕的耳朵裏時,曹丕和郭女王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他們苦苦等待的機會,終於來了。

  魏黃初二年(221)六月二十八日,曹丕派心腹太監帶著一瓶毒酒來到鄴城,以大不敬的罪名賜死甄宓。這瓶毒酒,就是他和甄宓義斷情絕的證明,在曹丕的心裏,已經沒有甄宓哪怕一根針尖大的位置。

  甄宓死了,懷著對曹丕的滿腔悲憤,懷著對兒子曹的依依不舍,懷著對小叔曹植的無限愛戀,在千裏之外郭女王陰冷的笑聲中,去了一個她從來沒有去過的世界,在那裏,永遠看不到日出。

  甄宓死後不久,郭女王就順理成章地被曹丕捧上了皇後的寶座,他們開始了新的生活。在他們的二人世界裏,終於不會再出現甄宓的身影,曹丕和他的皇後真的很開心。

  在距鄴城不過百餘裏的鄄城,被貶到這裏的曹植聽說了甄宓的死訊,曹植呆坐無語,淚如雨下,也許他早就料到會是這個結局,他哥哥是什麽樣的人,他最清楚。曹植哭泣著詛咒上天,既然他和甄宓有緣無分,又何必讓他們麵對麵,卻聽不到對方的心跳?這樣的結局,是曹植無法承受的。

  曹植已經記不清他和甄宓的最後一次見麵是在什麽時候了,在曹植的腦海深處,這片傷感的記憶已經變得模糊不清,像一片孤獨的樹葉,被狂風吹得無影無蹤。

  他很恨哥哥,恨哥哥的絕情,也恨哥哥掐斷了他對甄宓的最後一絲幻想。隻要曹丕能鬆開係在甄宓身上的鐵鎖,他願意放棄一切爵位,和甄宓遠走高飛,去一個他認為能夠得到幸福的地方。

  夢醒來的時候,很痛,但曹植還要繼續保留做夢的權利。白天夢不到甄宓,晚上依然可以夢到他此生最愛的女人,巧笑盈盈地向他走來……

  甄宓死了,但她卻永遠留在了曹植的心裏。

  在黃初三年(222)的時候,曹植接到曹丕的詔令,讓他來洛陽,兄弟敘敘舊。曹丕雖然隻有三十三歲,卻明顯地有了老態,他殺了發妻,讓最疼愛的兒子曹失去了母親,他有些後悔。

  曹丕覺得有些愧對曹植,為了彌補他對曹植的虧欠,他提高了曹植的爵位,封曹植為鄄城王,食邑三千戶。在曹植離開洛陽回鄄城的時候,曹丕意外地將甄宓曾經枕過的一隻玉鏤金帶枕頭送給了曹植,也許曹丕覺得隻有這樣,弟弟才會原諒他這個混蛋大哥。

  曹植在曹丕的輕聲歎息中,抱著玉枕淚流滿麵,他仿佛感覺抱的不是枕頭,而是他心愛的甄宓。曹植愛戀甄宓多年,最終得到的隻是甄宓用過的一個枕頭,曹植心裏五味俱陳,翻江倒海……

  曹植動身離開洛陽,他走的是水路,船在洛河上順風東下,曹植感覺有些乏了,加上思念甄宓,迷迷糊糊睡著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曹植發現在煙波浩渺的洛川之上,迎麵走來一位美女。曹植仿佛在哪裏見過她,卻一時想不起來。這個女人看到曹植懷裏抱著一隻玉鏤金帶枕,哭泣著告訴曹植:“這個枕頭是我當年嫁給五官中郎將(曹丕任過此職)時帶到身邊的,怎麽在你這裏?”

  曹植這才明白,他眼前的這個女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甄宓,甄宓並沒有死!曹植激動得無以名狀,他決定放棄爵位,帶著甄宓順著洛河東下,浪跡五湖四海,從此不再踏入塵世。

  當曹植猛然醒來的時候,他才知道,剛才隻是做了一夢。這樣的夢,曹植不知道做過多少次了,每一場夢結束的時候,結局都是一樣的,甄宓永遠地消失了,消失在迷茫的天空之中。

  曹植淚流滿麵,站在船頭,望著碧波浩渺的河水,水麵在陽光的映射下發出炫目的光芒。曹植猛然間大徹大悟,人生,不過是一場五顏六色迷離的幻夢,到最後,隻剩下一片蒼白的記憶。

  在這條船上,曹植有感而發,寫下了文學史上的極品之作《感甄賦》,他對甄宓的思念,對人生的感悟,都淋漓盡致地刻在了他的心上,永遠都不會被風吹去。他會帶著對甄宓的愛,一直帶到墳墓裏。

  四年後,曹丕駕崩,長子曹繼位,就是魏明帝。隨著曹年齡的增長,他已經知道了,在若幹年前,他的父親、他的母親和他的叔父之間,上演了怎樣一場慘烈的愛情戰爭。

  許多年後,曹植帶著他心中的洛神,去了另一個世界。曹後來看到了這篇《感甄賦》,他覺得《感甄賦》的感情色彩太濃烈,不管怎麽說他都是曹丕的兒子,他不想讓父輩的感情糾葛影響他的生活。曹將《感甄賦》改名為《洛神賦》。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