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0章 祖師得道見帝(3)

  一時風停霧散,眾梅香不見了小姐,各個大驚,隻得出報太守、推官。二人大驚,商議吩咐手下禮房寫牒,二人親自坐轎去城隍廟,燒牒到城隍,城隍得牒,即時著小鬼無常,出牌前去,拘本府各處山神土地前來。不半日,眾土地俱到。城隍升堂,眾土地跪在案前,問:“都爺有何吩咐?”城隍曰:“本府太守林彪、推官趙謨,各有一女,一日在後園玩賞,一時不見二女,到我處燒牒,指稱不知是何方妖怪搶去。汝等各管一方,必知何方妖怪,故著汝等來問。”眾土地稟曰:“我等山中俱未有妖,惟武當山有二妖,想是他搶去。”城隍問曰:“二怪是誰?”土地曰:“一個乃是龜怪,一個是蛇怪。”城隍又問曰:“武當為何有二怪?”土地曰:“昔年淨洛國王太子玄元,在此山中修行。一日成功,換那肚腸在岩下。其肚腸先受靈氣,年深月久,肚成龜怪,腸成蛇怪,正在那山中作亂甚慘,必是他拿去。”城隍曰:“汝可去查來。若果是他拿去,叫他速還二家去。”土地曰:“那二怪食人無厭,神通廣大,安肯還他?”城隍曰:“若此如何?”上地曰:“若要取二女子,除非天兵出戰,圍繞水火洞門,或者還肯,不然難取。”城隍依言,即點本部神兵,直至武當山圍繞洞門,喊殺連天下題。

  後分兩頭。卻說龜、蛇二怪捉得二女子回來,歡天喜地,大設筵宴,欲逼那兩個小姐成親。那小姐雖死不從,蛇怪欲食之。龜怪曰:“賢弟勿性急,難怪他不從,他乃閨門室女,被俺們一時間捉來,啼淚未幹,安肯就與俺們成親,可吩咐小女妖伏侍一月半月,自然心回意轉,何必慌忙。已拿到我洞中來,如今怕他走上天下成!”蛇精聽罷大悅,即吩咐女妖伏侍。

  龜蛇二妖正在飲酒,洞門外喊殺連大。小妖慌忙報曰:“今有本府城隍,聞二大王捉小姐到洞,統起神兵前來,口口聲聲叫大王放出二小姐便罷,半言不肯,殺進洞中,寸草不留。”龜、蛇二妖聽罷大怒,起動本山妖兵,殺出洞門,立住陣腳。二妖大罵曰:“汝乃凡間一臣子,見汝盡忠,令在幽冥為司神。我等乃天地生成,聞法成功。洞中缺少夫人,捉太守、推官之女,與汝何幹?擅統兵圍我洞門?”城隍曰:“妖魔好大膽!汝生禍胎,府推二官牒至我司,安得不代他究其下落?好好放出二小姐,萬事俱休;半言下肯,少刻間捉上天曹,有口難言。”二妖聽罷,舉槍直刺城隍。城隍挺刀來迎。

  自午至酉,不分勝負。二妖顯出神通,龜變成大山,蛇盤於大山上,殺將下來,城隍不能抵敵,大敗而走。二妖亦不去趕,收兵入洞。

  城隍走至本司,十分憂悶。武當土地稟曰:“都爺不必憂慮,某日前問得有一神,乃是玄天上帝。玉帝命他下凡除妖氣,今變道人,在三清觀息住。

  此必有神通者,都爺可去投告此人,若得他來,必然收得此二妖。”城隍聽罷,即去三清觀見祖師。祖師曰:“城隍到此何為?”城隍曰:“下官為武當水火洞二妖,捉去本府太守林彪一女,推官趙謨一女,有牒到本司。本司興兵去取,殺他不過。聞說上帝降凡除妖,特來投告上帝,乞救二女之性命,早發慈悲之心。”祖師聽罷曰:“汝可回去,我即往水火洞中去。”城隍拜謝而去。祖師念動真言,手持七星劍,駕雲直到水火洞來戰。小妖報知二妖,二妖出洞。看祖師怎生打扮?但見:手持七星寶劍,身穿黃甲錦袍;眉清目秀體金光。若問何神降世,原是真武大將軍。

  道人高聲叫曰:“二妖不得無禮,某奉玉旨降妖,快速歸降,免遭天戮!”

  二妖曰:“汝歸上界,我在凡間,我輩與你何仇,尋吾作對?”祖師曰:“天律雲:‘為妖迷失人家子女,食人骨血墮入酆都,五百年方得為畜。’汝輩倘不自省,尚敢無禮?”二妖見說,心中大怒,持槍殺進。祖師將劍一指,指出丙丁火。龜屬水,一見真火便走;蛇乃火星不怕,更加精神殺上來。祖師又將劍往北方一指,指出壬癸水。蛇見真水一至,不能擋,便走。祖師見二妖走了,打入洞中,見二女悲悲哭哭。祖師問其故。二女子將玩賞被捉來事,說了一遍。祖師曰:“小娘子二人不必悲哭。吾乃北方玄天上帝真武將軍,龜、蛇二妖被吾趕走了。你二人可閉了兩眼,送你回去。”二小姐聞言拜謝,閉了兩眼。祖師念動真言,駕兩朵祥雲,送二女子回曹州府中。金菊見父。林彪問曰:“汝去有三日,不見汝影,為何又得回家?”金菊曰:“女兒同小姐嬌娘去後園玩賞,霎時狂風一至,對麵下能見人,被武當山二妖名龜、蛇者捉去。我父牒至城隍,城隍殺妖不過。後得上界玄天上帝真武將軍殺退二妖,駕雲救女兒回家,才能得命見爹爹。”太守大悅,又問:“救你其人形象如何!”小姐曰:“其神形來,生得唇紅齒白,發披於後,白麵三須,紫袍玉帶,手持七星劍。”太守聽罷,即出堂請推官相見。少刻,推官到,相見畢。太守將女回言得真武將軍相救之事說了一遍。推官曰:“令愛之言與小女對下官說者一字相同。今得天神救護,當立一廟以謝之才是。”

  ①②太守曰:“長官言之有理。”即著徐德循鳩工庀村,於北門外建一廟宇,三廈五棟。塑一神像,披發執劍。太守同推官小姐合家去進香拜謝。有人去祈禱者,萬感萬應,至今香火不絕。

  話分兩頭,卻說二妖被祖師趕走,無處安身,十分惱恨。蛇妖曰:“到此肚饑難忍,一時又沒安身之所,不如兄長變作渡船,我變竹篙,在此三裏溪等有人過渡,載至半江,沉而食之,權作安身之計,豈不美哉?”龜妖大悅,即變渡船、竹篙,侍候不題。

  卻說祖師送二位小姐回家,複來趕二妖。駕雲在半空中,見二妖變作渡篙。祖師微微冷笑,立住雲腳,下凡變一道士,向前將身跳入渡中,拿住那篙,慢慢撐至半江。龜妖大喜,正欲顯神通,便作欲沉之狀。祖師一見念動真言,手持三台七星劍,身長萬丈。蛇妖變篙被祖師捉在手中,心中大驚,翻身一跳,跳下水中。龜怪變出本相,將祖師欲沉下水底。祖師顯出神通,頭頂三十三天,足踏五湖四海,將龜蛇踏在溪底,不能得脫。那蛇妖一見,騰上半空,喊一聲說:“有天書到。”祖師聞有天書到,把手接天書,那龜妖即時走出。祖師見龜妖走了,知是中計,悔懊不及。不知那妖走往何處,祖師沿途尋覓不題。

  卻說二妖得脫,商議走入一古井中躲避,等有人打水,欲拿人吃。本坊土地大驚,正要去告社司,路逢祖師前來,土地跪接。祖師問曰:“你在此坊曾見龜、蛇二妖下落否?”土地稟曰:“龜、蛇二妖今在本處井中,欲害村民,小神正欲去稟社司。”祖師曰:“不必去稟社司,引我去井邊便是。”

  土地即引祖師至井邊。祖師拔出三台七墾劍,念動真言,望井中一指,那二妖走出井外,與祖師對敵。祖師又用劍自南方一指,北方一指,水火俱到,二妖大敗而走。祖師趕去,那二妖走入蓮藕之中。祖師趕近一見,取起蓮藕在手,亂亂而砍至尾。二妖躲在內中大驚,搖身一變,將身化粟米大,祖師扳下一粒來,正是二妖藏身之處。二妖下地便走,祖師見二妖走了,又趕至一石榴樹。正見二妖走在石榴樹上,去石榴中躲避。祖師一見,將三台七星劍自南至北一指,水火俱到,石榴枝葉搖動,紅光耀人,將樹帶根罩起,二妖怕見水火,不敢走脫。祖師念動咒語,水火大作。二妖在內,龜怕火,蛇怕水,難禁火燒水淹,隻得連聲叫苦。祖師曰:“願降否?”二妖連聲答應,願歸順上帝。祖師住了水火。二妖出見祖師,拜伏在地。祖師曰:“汝二人甘心肯降否?”二妖曰:“永隨上帝,不敢反異。”祖師曰:“汝既傾心肯降,各現本身形象,與我一看。”龜、蛇得令。蛇變原形,生得獨角金鱗鐵骨,龜形生得背有九宮八卦,三眼三尾。祖師見現出真形,用七星劍押住,取出火丹二枚,與二妖各吞一枚,吩咐曰:“汝二人適才食我火丹在腹,久後若有反亂,呼聲火發,汝命即死。”二怪拜服。祖師帶上天曹,見玉帝奏明前事。玉帝大悅,即封龜、蛇二怪為水火二將,常隨祖師行法。祖師同龜、蛇謝恩畢,玉帝又曰:“下界黑氣衝天,更有何人?可去收盡黑氣。”祖師①鳩——糾合。

  ②庀(pí)——備辦。

  出班奏曰:“小臣不才,願再往下凡,收盡黑氣回朝。”玉帝聞奏大悅,即賜禦酒三杯。祖師謝恩出,同龜、蛇二將到三清殿中見三清。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祖師下凡收黑氣卻說祖師領旨,去三清觀見三清。上清曰:“汝今到此,有何意見?”

  祖師曰:“弟子收得水火二將,回見玉帝。玉帝見下界黑氣衝天,傳下旨意,差人去收。弟子領旨,欲去下界收黑氣。不知氣起之處,當要何以收之,敬來求師父指引迷途。”上清曰:“其氣自北至南,自西入東,非止一端之氣,乃眾邪作亂,故有此氣。”祖師曰:“何乃聚有此氣?”上清曰:“此氣乃是黑煞神在世間作亂,自稱為黑麵山王,手下有七員將:一名李便,二名白起,三名劉達,四名張元伯,五名申仕貴,六名史文恭,七名範臣卿。煞神自己姓趙名公明,號作文明。其人自離上界,走往凡間,無人拘束,朝夕作亂,擾害生民,但其人當日下凡之時,法寶未曾帶去,其人今同手下七名神將,在徐州府風清洞安身,吃人無厭;常常令小妖在河邊巡,有人過河者,捉而吃之。自今徐州府西安巷,有一姓詹名立升者,其人行善積德,外出為客。他自汝成道後,塑汝神像,也供養汝之香火,今者又欲出外,為有要事過河,公明著一員將在河逡巡。那詹立升欲過此河,必遭其害。你今下凡,火速先至河邊,一則救那人之性命,不負供養汝之善心;二則收此魔軍,豈不美哉?”

  祖師聽罷,乃頓首叩謝,離三清觀,吩咐手下水火二將,俱各搖身一變,變著三個客人,在河邊叫梢子搭船。隻見長江中劃著飄飄然一葉小舟而來。

  那船頭有一梢子,手持竹篙,將船兒緩緩撐近岸邊,衝出一陣黑氣來,黑氣中藏有七人,俱欲向前要捉祖師三人等。祖師見妖氣一近,顯出神通,手持三台七星劍,左有水將,右有火將,殺得眾妖大敗,不能抵擋,抱頭鼠竄;走入清風洞中,將前事一一稟知。趙公明聞言大怒,自己披掛出陣,正遇祖師,罵聲不絕。祖師曰:“你乃上界煞神,何不守分,走下凡間作亂?有犯天條,好好下馬拜降,帶上天曹,萬事俱休,半言不肯,少刻間一命難存。”

  趙公明聞言大怒,手持鐵鞭,望祖師便打。祖師舉劍來迎,戰至三巨餘合,不分勝敗,趙公明沉思半晌,暗暗吩咐手下李便,變出本相,乃是一條虎尾播鞭,其鞭有三十二節,長有三十三丈,用之者輕如鴻毛,被傷者重如泰山。

  顯出神通,與師對陣。祖師一見,即吩咐蛇精變出真相,身長三十二丈,盤卷鞭上,將鞭緊緊纏住,重若泰山,險些兒將李便纏死。李便被蛇精纏得氣緊,隻得變出本相脫離蛇身便走。祖師趕殺將來,公明不敢抵敵,回洞不及,駕一朵祥雲而走。祖師殺入洞中,吩咐龜蛇二將曰:“今日孽畜一敗,駕雲必去四十裏外而下,你二人火速駕雲去四十裏外等候,蛇精可變一座大山,龜精變茶棗一個。將此七星劍變成一觀,名叫通仙觀。我自己變作一個道士,在觀中念經。那孽畜必來我觀中吃茶,汝便滾入他腹中,那時方能取得此孽畜。”龜蛇二將得令,即時同祖師駕雲,去到一地,名叫作萬鬆林,依次坐定。祖師變道士在觀中念經。

  那趙公明被祖師殺敗,走去清風洞,無處安身,腹中又饑,望見前麵有一觀,經聲響亮,果入觀中,見道士,接入法堂坐下,那公明饑餓難當,一進觀中,便叫討飯來我吃。道士曰:“客官何處到來?本觀午飯吃盡,晚飯未炊,隻有茶可奉。”公明曰:“茶亦拿一杯來我吃,然後火速去做飯來吃,我腹中饑了。”祖師將龜變棗子,放在茶杯中,與公明吃。公明挑棗入口下腹。祖師見棗入公明口中,祖師問曰:“趙公明,認得我否?”公明曰:“你是何人,識我姓名?我認不得你。”祖師曰:“既認不得,待我變出本相來,”

  祖師回身變出本相。公明一見,便欲逃走,祖師叫龜精在腹中抓將起來,公明叫苦連天,跌倒在地。祖師曰:“汝適才吃我那棗,乃是我部將龜精變的。

  汝若肯降我,吾將此二粒丹子與你吃,叫龜精出來;汝若不肯,你命休矣。”

  公明聞言。連聲叫上帝救命,情願歸降。祖師即付火丹二枚與公明吃下,叫龜精出來。趙公明拜服,祖師大悅。公明即招回七員將來見祖師,黑氣歸服而行。不知後來如何,且再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