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9章 祖師得道見帝(2)

  話分兩頭。卻說祖師辭眾文武回朝,在山靜煉修行,有二十年矣。這武當山後,原有當山聖母,一日自思曰:“我蒙天尊吩咐,著我在山後,暗伴祖師修行,查其行事。不想其人自從入山至今有二十年矣,無一毫破戒,功成廣大。我不免今夜變作一美貌女子前去戲他。倘得那人春心一動,與我交合,那時我神通廣大,遊遍天下,可不美哉?”思罷,念動真言,搖身一變,變一女子,卻似西子重生世,猶如觀音降山來。三寸金蓮,輕移蓮步,嬌嬌嬈嬈,轉過祖師禪壇之前,假作悲哭之聲,叫道:“師父可看天麵,救奴一救。”祖師正在禪壇上打坐,忽然哭聲近,祖師猛然抬頭一看,卻是一女子,心中大驚,問曰:“小娘子因甚到此?天將晚矣,可速出去。”女子答曰:“妾為母病,回家看母,迷失道路,來至此處。幸遇師父可發慈悲之心,與妾在此宿過一夜,明日尋路回去。”祖師曰:“此處乃修行之所,止有岩壁下放一禪床,安能住宿?況小娘子又是女流之輩,古雲男女授受不親,小娘子可就天色未晚,速出此處,去山下尋一店安歇,明日回去,可不妙哉?”

  女曰:“奴乃女流,若去投宿,有不便處。況奴常有一疾在身,受寒腹痛,今日天氣又冷,雖此處宿不得,奴今到此,乞師父發慈悲之心,將衣帶放開,把奴抱在師父懷內,倘得一夜舊疾不發,亦感師父恩德。”祖師曰:“阿彌陀佛,是何言也!貧道修行有二十載矣,勿言不近女色,即男子未嚐連榻,決難從命。”女子見戲祖師不動,一時間假作悲聲,叫:“腹痛難當,師父乞救奴一命。”祖師如若不聞。女子又叫曰:“師父出家人,逢災救災,逢難救難,出家之人,何故個鐵打心腸。”祖師聽久,見其叫得可憐,問曰:“汝舊時腹痛,當用何法治之?”女子曰:“在家略痛,要我丈大之手挪挪便好;痛甚,要我丈夫腹對腹相挨片時才愈。今者到此疼痛,丈夫又未在此,無人代奴挪挪。乞師父代奴挪一挪,若得見母親一麵,當以死報。”祖師曰:“我乃出家之人,叫我近小娘之身,此事決難。”女子又叫曰:“帥父,古雲救人一命,勝造六級浮屠。若不快挪,奴必疼死矣。”祖師見其叫得可憐,隻得近前,用手挪一會。女子又叫曰:“疼甚,雖挪疼不止。古雲救人救到底。望師父解開衣帶,與奴對合片時,奴疼即愈。”祖師曰:“若是如此,有死而已,決難遵命。”大步行出月光之下,歎曰:“吾離國家,修行二十餘載,未逢有道,反被人纏,終非了日,不如下山去,又作別計。”言罷,亦不顧女子而去,移步下山,女子見師發怒下山,大驚言曰:“吾有罪矣。

  其人修行二十餘年矣,天書將至,吾今戲了他,倘此人一去,前功廢矣。妙樂天尊知之,則我怎了?不如搖身變一老婆子,去路上點化他轉,以釋前罪。”

  說罷,口念真言,變一老婆子,將朽木化成一鐵杵,駕雲搶至前麵,在路旁石上,磨來磨去。

  祖師忿然下山,正行之間,見前麵一老婆子,將鐵杵石上磨。祖師住立細想,不知作何使用。近前問婆子曰:“貧道見老安人將此鐵杵在此琢磨,不知作何使用?”婆子曰:“老身為女孫問我討花針用,家下無矣。老身隻得將此鐵杵磨成花針,與孫女用。”祖師聞言笑曰:“鐵杵何日成得花針?

  勿廢了神思。“婆子曰:“老身亦知難成,前言既出,許女孫磨成花針,安可半途而廢?料耐心磨成必有一日也。”祖師聽言,亦不再問,遂行。聖母見此回打他不轉,又變一老子,駕雲去三裏之外,一手用一鐵槌,一手用一錐子,在岩邊錐岩。祖師至,見老子錐岩,不知其意,又向前問曰:“老官用錐在此錐岩為何?”老子曰:“衰老為耕旱田數石,無水應田,故將此錐錐開岩溝,透水應田。”租師聞言笑曰:“何日成之?”老子曰:“古雲:心堅石也穿。何愁不成?衰老用功錐岩月有餘矣,若因汝一言而棄之,可不廢卻前功,則不能穿石也。衰老不聽汝言,再加勤力之勞,終有一日成功,安可廢矣?愚細詳度,決不困汝一言而半途中棄卻前功也。”祖師聽罷,躊躇半晌,自言曰:“下山以來,見磨杵、錐岩者二事皆難,皆言不肯因一言而廢前功。我是個出家之人,因一婦人,忿怒下山,而棄前功,不如仍回山中再修,看後如何。”思罷複回山中修行。那當山聖母見祖師心回,複入山中,大喜,仍變回本相,依舊在山後去躲避不題。

  卻說妙樂天尊在雲端見祖師功成,漸入仙道,但未去五髒中之髒。天尊顯出神通,念動咒語,從空中指出兩個瞌睡蟲飛去,打在祖師身上,祖師一時睡去不省。天尊即喚出割肚神,即將寶劍一把,吩咐叫他剖開祖師腹中。

  剖肚神得令,即將祖師衣帶解開,當胸一剖,將肚腸取出。天尊吩咐將肚腸放去岩下,用石蓋住,將衣衫一幅,放入腹為肚,飛帶一條為腸,用線縫合。

  又取出還魂丹一個,放入祖師口中,叫剖腹神回避。天尊念動真言,一時間祖師省來,見天尊在旁,祖師連忙起來禮拜,言曰:“弟子有失遠迎之罪。”

  天尊曰:”教汝勿得夜寢,何晝寢之?”祖師曰:“弟子往日自覺心靜,晝夜不寢,未卜今日為何日覺困倦?一睡不省。”天尊曰:“再不可如此。”

  祖師曰:“從今改過。”天尊曰:“汝更煉數年功,必入仙位。我賜寶劍一把付汝,常要隨身,倘遇邪魔,持起即去。”祖師拜謝,天尊駕雲而去。祖師不知被天尊換卻肚腸,日夜照舊苦煉,打坐修行,自覺漸漸身輕,常有五色雲光罩體,四麵禽獸來朝,晝夜聽經聞法。

  本山有一小兒,乃是竹竿精。自從祖師到此修行,朝夕聞法,略有神通。

  一日變成一女子,自西路而入,悲悲哭哭,向前叫師父救命。祖師曰:“小娘子因甚到此?”女子曰:“因丈夫逼妾改嫁,妾不肯從,自後門逃出,意欲回娘家。不想行錯路頭,來到此處。天色晚矣,大雨淋漓,無處安身,乞師父容妾過一夜,明日早行。”祖師曰:“我此禪壇上,乃是誦經說法之所,難以相從。”那女子不聽師言,欲入禪壇。祖師恐是鬼怪,將寶劍舉起,欲把女子斬死,祖師大驚,看時卻是一大竹竿,師才釋然。

  不覺時光似箭,日月如梭,祖師複入山修行又二十年矣。一日,又有一蟮精變一女子,滿身披孝,哭哭啼啼,來到祖師禪壇之前,低頭下拜。祖師問曰:“小娘子從何而來?下拜貧道做甚?”女子答曰:“妾身一家六口,因得瘟疫之疾,連喪四人,今僅存幼子,年才三年,又病在床,無門可投。

  聞師父在山誦經說法,修行四十有年,必得正道,敬來相投,乞師父早發慈悲之心,去妾寒家,得念一卷真經,倘若救得妾身一子,萬載不忘。來世啣①環而報也。”祖師聽罷,便有憐憫之心,問曰:“去汝家路有多少?”女子曰:“不遠,隻有五裏之遙。”祖師問曰:“汝住處多少人煙?”女子答曰:“隻奴一家。”祖師曰:“若隻汝一家,貧道乃出家之人,難以從命。”女子曰:“古雲: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有何不可乎?”祖師再三下去。

  那女就在禪壇之前悲悲哭哭,再三告懇。祖師端然不動,垂目而坐。女子自午哀哭至西,天色將晚。女子曰:“師父既不肯光降,妾到此多時,天色晚矣,不能返家,如之奈何?”祖師曰:“小娘子速回,亦可去得。”女子曰:“師父執一不肯去,妾安敢苦纏。但山下大路,奴到自己行得,山中之路,奴今迷矣,乞師父指引出山,奴自回去也罷。”祖師聞言,隻得離下禪壇,帶了寶劍,從先行引那女子出山去。至半山,那女子向後扳住師父兩肩,言曰:“妾腳酸痛,乞師父扶行幾步。”祖師大驚,答曰:“貧道出家四十有年,身體未拈一人,安可扶小娘子?但從緩而行。”女子又曰:“師父之言是也。但妾腳果行不動,若師父下肯扶妾下山,不如同師父回轉山中,到禪壇上宿一宵,明日妾自回去也罷。”祖師兩皆不能從命。那女子又曰:“扶又不可,回又不可,妾觀師父一表非俗,人物清俊,妾一時春心蕩漾,乞師②父濟妾一時之欲,妾自回家如何?”祖師聽罷,亦不答話,拔步自回。那女子顯出神通,趕至近前,將祖師一把扯住,用釘身法言曰:“奴今出乖露醜,到如落花有意,君何作流水無情?”祖師被女子纏住,自覺身中沉重,不能醒解。猛然思起腰中寶劍,即時取出拔起,那女子不見,祖師神複如舊,回入禪壇不題。

  卻說妙樂天尊在雲端,每見祖師心神不動,巍然正氣。一日玉帝升殿。

  妙樂天尊奏曰:“今有陛下一魂化身,複修成功,無毫發凡心,陛下當速差神將,引至天曹,著位領職。”玉帝聞奏大悅,即著東方青龍,南方赤龍,西方白龍,北方黑龍,中央黃龍,捧駕妙樂天尊領皆。再著西方太白金星捧印一顆,內篆“玉虛師相”四大字。再著卷廉將石穀執旗一把,下凡迎駕。

  眾臣謝恩出朝而行不題。

  一日祖師於岩上梳頭,霎然想起血身無用,自覺意懶,頭亦不梳,撇向後麵,沉吟半晌,將身視下岩去,那岩下卻有十餘丈深。耳聞天書一到,五龍捧起祖師,祖師見旨到跪接。宣讀旨曰:古雲,人有善願,天必從之。善惡有報,乾坤無私。朕觀玄元苦修四十餘載,無毫發動念,誠心可知,當入天宮之位。寡人今差五龍捧駕,金星持印,石穀執旗,封卿為五虛師相北方玄天上帝,管三十六員天將,八十二化身。年逢九月九日、十二月念五,巡遊天下,驗察善惡。原位太陽宮,祿享千鍾,入西天受戒而升九族,叩頭謝恩。

  祖師聽讀罷,叩頭謝恩畢,回身梳洗,發不能上。祖師大驚,妙樂天尊曰:“弟子不知此意,天書到後,形下能改,安能再梳。”祖師拜謝。妙樂天尊駕雲上天。次日平明,玉帝升殿,妙樂天尊帶祖師見帝。玉帝問卿是誰?

  天尊奏曰:“這是臣領旨前至武當山,帶來玄元見駕。”玉帝見奏大悅,降①啣環而報——傳說東漢楊寶救了一隻黃雀,某夜有一黃衣童子以四枚白環相報,謂令寶子孫潔白,位登三事(古官名)。後以此比喻感恩報德。

  ②濟——成(事)。

  階扶起祖師,賜錦墩同坐,大設禦宴,賞勞群臣,傳旨送祖師去太陽宮不題。

  次日祖師到太陽宮升道公座,門吏報眾天尊拜賀。祖師請進相見畢,正談論間,忽見北方怨氣衝天。祖師大驚,問諸天君曰:“弟子才到此上界,因何有此怨氣衝天,倦倦不息?”眾天君曰:“上帝有所不知,此是中界隋湯帝無道,昏迷殺人,故有此氣不散。”言未罷,又見四方妖氣衝起。祖師又問曰:“又有妖氣起,此是為何?”眾天君曰:“妖氣者乃上帝部將,在中界四方作亂,故有此妖氣也。”祖師曰:“妖怨二氣衝天,非祥瑞也。不宜久容,當要何如處之?”眾天君謂曰:“如得一人有神通,去中界收盡二氣,其功莫大,如此三界寧矣。”祖師曰:“妖氣既某步將,何惜一行?來日某當麵君下凡,收盡二氣,豈不為美?”眾天君各各大悅,告辭回洞不題。

  卻說玉帝次日升殿,祖師出班,朝靴踏地,象簡當胸,奏曰:“臣昨到太陽宮,見中界有妖怨二氣衝天,臣觀非上界樣瑞,當以除之。聞說者雲,妖氣乃臣部將在中界四方作亂,臣願下凡,收回部將,除邪滅妖,回見陛下。”

  五帝聞奏大悅,即賜三台七星劍一把,黃金鎖子甲一件,火丹五百丸,封為北方真武大將軍之職,禦酒三杯,謝恩出朝。祖師離上界,去三清觀辭三清。

  相見畢,三清問其來故。祖師將奏玉帝去中界收妖事說了一遍。三清問曰:“更有誰同去?”祖師曰:“弟子自去,又無副將,今者故來請教,當複如何處之?”三清曰:“此亦不難。當日你在武當修行之時,曾脫有肚腸於山中石岩之下,肚成龜怪,腸成蛇怪,在中界作亂。汝若到凡,取此二物為將,方能成功。”祖師聞言,拜別駕雲下山。念動咒語,變一道士。不知後來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祖師下凡收二怪卻說龜蛇二怪,一日在水火洞中玩賞,蛇言曰:“我與兄生於武當岩下,幾衣頭角。今日神通廣大,變化無窮。如今隻少一位夫人同樂,小弟心下十分不悅。”龜怪曰:“賢弟說得有理,可吩咐小妖前去各家查看,誰家有美貌女子,拿兩個來享用便了。”二人大悅,即吩咐小妖前去打探不題。

  卻說曹州太守林彪,生下一女,名金菊小姐,年方二九,青春年少,生得唇紅齒白,十分美貌。又有推官趙漠,亦有一女,年方二八,名喚嬌娘,體態妖嬈,眉清目秀。一日同太守小姐金菊,在花園中玩花,被小妖打探看見。回報二怪,二怪即時駕妖雲,一夥前來。果見二女在後園中玩賞,生得十分美貌。二怪大悅,顯出神通,念動咒語,一時狂風大作,對麵不能見人,眾梅香俱被吹倒。二小姐相攜,正欲走出後園,被二怪各抱一個,駕雲而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