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1章 祖師遇著金刀難(1)

  卻說上界黑虎神,乃是趙公明部將,見主不在,亦變作一個少年女子下界,於深山中藏身。常於路旁假裝悲哭,千計百較拿人吃。一日變一女子,在路旁爛泥中悲悲哭哭,叫苦連天,見祖師來,叫:“救命,救命!”祖師同趙公明水火來到,見一女子在爛泥中叫救命,祖師知是妖精,用右手一扯,那妖精大驚便走。祖師趕近,用七星劍一指,那妖變出本相,卻是一個黑斑大虎。公明一見,向前用鞭便打,那虎見是主至,跪倒在地告饒。公明帶虎見祖師,祖師大喜不題。

  卻說玉帝升殿,妙樂天尊奏說,祖師下界收得趙殺神、黑虎等。玉帝大悅,即著天尊領玉旨下凡,封公明高士神趙府大都督,金輪如意執法趙元帥,左手執索伏虎,右手執鞭避邪。公明謝恩。天尊回轉天曹,祖師同公明水火二將又去收黑氣。

  卻說黑氣是關羽有一沙刀成精,號為金烈將軍,內有刀兵三千,俱能變為人形,在天台山居住。若有人在山下過者,拿入山中,用刀砍為肉泥而吃。

  一日,祖師巡行黑氣到天台山,那刀精變成一人,身長腳小,遍體金光。祖師見有金光遍身,知是妖精,腰中拔出三台七墾劍砍去,那刀精一見來迎,鬥上百餘合,不分勝負。刀精顯出神通,一時間滿陣飛刀四起,漸漸逼近。

  祖師不能抵敵,被飛刀刺入體中,死於陣內。沙刀精見祖師傷死,收轉刀兵,入天台山去不題。

  卻說水火二將、趙公明三人,見祖師被刀傷死,心中煩惱。水將曰:“我與你兄弟們在此,眼睜睜地看著也是枉然。小弟愚見,不如趙兄守住祖師屍首,我同蛇弟去上界見三清,看是要如何救得祖師。”趙公明曰:“賢弟主見極是,我在此守,汝二人火速前去。”

  水火二將別了趙公明,駕上雲端,直往上界,到三清觀中,入見三清,拜倒階下。三清問曰:“汝二人跟隨汝師下凡收黑氣,到此為何?”龜、蛇精將遇刀精飛刀前事說了一遍。三清法王聽罷,即傳法旨,宣妙樂天尊到觀。

  妙樂天尊入,參見畢,太上老君言曰:“你弟子玄元下凡,遇沙刀精,被飛刀傷死。水、火二將為此求救。汝可作速下凡,救醒汝弟子,收了沙刀精,若不速救,過了一旬,化為血水,永不複原。”天尊唯唯領諾,同水、火二將辭了三清,回轉殿內,降下凡來,前到屍邊,念動真言,把身內神氣聚集於祖師屍口中,連嗬氣三口。祖師漸漸醒來,看見師父,回身下拜,謝師父救命之恩,問師父刀精之事。天尊曰:“此非別妖,乃普庵祖師名下一個徒弟的法寶,走下凡間作怪。”祖師曰:“普庵禪師徒弟是誰?”天尊曰:“乃三國時人,姓關名羽,字雲長是也。”祖師曰:“弟子聞雲長隻是三國時一義勇之士,安得入天曹受封為神?”天尊曰:“弟子有所不知。凡間但有忠臣孝子,正直無私者,俱有土地查冊填奏,壽數終則入上界,論功而爵,樂享天祿之報,何其無矣。昔關羽生於三國之中,忠義不忘,遭呂蒙詭計,死而不屈,烈烈陰風下散,聚於雲端。夜遇普庵祖師靜坐,神言一發,則關羽墮下壇前。普庵法師即與之受戒為徒。一日普庵成道,帶上天曹。玉帝封關羽為忠義大將軍,日把天門,夜管酆都,因西天如來說法,關羽乃知有輪回之苦,托疾奏主,密同周倉、關平,在西天聞法,不敢帶沙刀前去,留在家中。不想此孽畜見主不在,走下凡間作怪,弟子若要收那沙刀精,要去西天見關羽,叫他自來,方可收得此物。”祖師聞言大喜,送了師父,吩咐趙公明同水、火二將在此守住、自己駕一朵祥雲,往西方見如來。

  如來正在雷音寺中講經說法,見一朵祥雲至,如來對關羽曰:“上帝有難,來見汝矣。”關羽曰:“見弟子為何?”如來曰:“少刻便知。”言未畢,上帝從外而入,拜於壇下。如來降階扶起,問曰:“上帝到此來見,先已知矣,請坐。貧僧呼關羽來,上帝詳言之便是。”上帝曰:“諾。”如來呼關羽見上帝,參見畢,祖師將沙刀之事說了一遍。關羽曰:“某刀作怪,蒙上帝光降召某,安敢推辭?但某一心慕佛法至此,聞經未悟,安可去得?

  容其開悟便行。”如來曰,“弟子有所不知。上帝乃玉帝一魂化身,因貪心不了,而墮下凡間,今已複回金身。汝乃臣子,他乃主,主欲臣死,不得不死;父叫子亡,不得不亡,他今既來,安有不去之理?”關羽曰:“去則當去,聞法未完,何緣再會?”如來曰:“法雖未完,汝在此即拜上帝為師,生生世世,不入塵勞,不須聞經說法,亦可脫輪回之苦矣。”關羽聞言大喜,謝了如來,吩咐關平、周倉回家,轉身拜了祖師。祖師大悅,辭了如來,同關羽離了西天,駕雲下凡,與水人二將、公明來相見,眾皆大悅。

  次日平明,關羽於天台山前呐喊連天。那刀精正在洞中飲酒,見洞外呐喊,心中大怒,披掛走出洞門口。隻見關羽身長九尺三寸,麵如重棗,身穿綠袍,坐一匹赤兔馬,殺氣騰騰,刀精抬頭一看,見是主將,骨軟如綿,變出本相,倒於地中。關羽向前用手一拿,持回見祖師。祖師大喜。奏知玉帝。

  玉帝旨到,封關羽為崇寧王道太真君朗靈關元帥之職,照舊日把天門,夜管酆都地獄,巡遊抄察;左手執金烈沙刀,右手執紫微敕印,左腳一擂神,右腳一火車,助上帝降魔。關羽謝恩。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祖師收雷田二將卻說祖師又收得了沙刀精,同水火等又行至雍州地方。忽見妖氣閃閃,又有怨氣衝天。祖師抬頭一看,見一老人悲悲啼啼而來,祖師向前問曰:“老長者哭為何事,這般悲切?”老人曰:“老夫此處乃是雍州地界。老夫姓孫名皓,一家七口俱齋三月三日。”祖師問曰:“齋三月三日為何?”老人曰:“老夫聞言說,有一人為武當山中修行成道,今已上天,我等求其福庇,故齋他的生日。”祖師曰:“既齋他生日,你乃是一個善人,亦無害於你才是。

  汝為何今日有這等悲哭?”老人曰:“哭者非為齋事而哭。老夫此處不遠有一山,名叫神雷山,近來有一妖,頭帶道冠,鬼頭三眼,手用一槌,自號為新興王。其妖色心最重,但有本處人家,若有室女欲擇日過門成親,先一日務要送入他山中過了一夜,次日方有命行嫁。若不送去,自然有害,當自山中而出,打死那行嫁女子一家。老夫有一女孫名喚金蓮,亦擇明日行嫁,商議亦要送去。孫女又不肯去,若女孫不肯去,則我一家難保,故此悲哭。”

  祖師曰:“我學有法術,能除妖怪,你不必悲哭,我救你便是。”老人聞言便拜。祖師即吩咐老人回去,用心持齋,整點孫女行嫁,不必掛心。老人拜謝回家。祖師喚過關帥,呐吩叫他變作一個女人。祖師自己變成一老人,直到雷神山洞門口。那新興王一見老人送女子至,大喜,正欲出洞抱女子入洞,祖師大喝一聲,關帥變出本相,殺入洞中。那妖回手不及,被關帥殺入洞中,捉住押見祖師。祖師即與火丹一丸吃下,收在部下為將。

  同關帥等又行不過三十餘裏,此處有一山,名落魄山。山中有一洞,名三了洞,洞中有一大王姓田名華,常令小妖下山巡哨,若有人過此山者,用討金銀買路;若無金銀買路,遣雷神打死,大風吹入洞中,取心肝泡酒吃。

  一日小妖正在山前攔路,祖師同眾將至。小妖上前攔住去路,要問祖師等討金銀買路。祖師見妖氣迷空,知攔路者是妖怪,取出三台七星劍一砍,小妖便走。祖師趕至洞前。小妖走入洞中,報知田華大王,稟說前事。田華大怒,即時於洞中作法,神雷飛起,打出洞門。祖師一見,用七星劍一指,喝聲道:“疾!”其雷不動。田華見雷不動,出洞亦不答話,提槍望祖師便刺。戰祖師不過,正欲走入洞中,被趙帥丟起火索縛了,解見祖師。田華連聲求赦,願降祖師,祖師大喜,取出火丹一丸與田華吃了,收於部下。祖師收得二將。

  寫表奏知玉帝,玉帝大悅,即封新興王與田華二人為雷開、苟畢二元帥,各執一令,隨師降妖。新興、田華謝恩。

  祖師又與眾將隨路而上,至七十裏外,遇一老人,姓張名萬,見祖師一起眾人,如道人一樣,向前施禮問曰:“列位尊師要往何處?”祖師曰:“我等師徒,於路降邪。”老人曰:“列位既能降邪,老夫敝處有一山,叫作頭隔山,山內有一妖怪,並不見形,但見人有好物美色,用風吹入洞中享用。

  師父等果有法術,可去收此妖,與民除害。”祖師聽罷,別了老者,帶眾將前至鬥隔山,喊殺連天。隻見洞內閃出一人,生得赤發獠牙,用著風輪,手提大刀,望祖師便砍,祖師一見,舉劍相迎。戰至二十合,廣澤不能勝祖師,念動真言,風輪中狂風大作,祖師眾將歡散,將祖師吹在三十二天之外。祖師大驚。吹到一處,見有一大殿,殿上有一匾,書“無生殿”三字。入殿門內,見一人頭戴道冠,身穿道袍。祖師向前行禮,動問稱名。道人曰:“某姓戚名兆,道號水台仙人。”祖師將收妖被風吹一事,說了一遍。道人聽罷,微微笑曰:“汝乃金闕化身,尚未識此術?”祖師曰:“貧道實不知之。”

  仙人曰:“此風乃北風清氣,是此人執掌,聚在一處,用之害人,散之則天下人自清涼。某有一丸,乃收千百劫之風火煉成,汝可帶去,若戰之時,則風吹你不動。”祖師接過仙丹,拜謝離殿,駕雲轉回鬥隔山。與眾將相見,言前事,眾將各各歡喜。次日平明,祖師將丹含在口中,到山前請戰。廣澤大王又用風輪吹祖師,祖師端然不然。廣澤見吹祖師不動,大驚,措手不及,被眾將向前拿住,叩頭願降。祖師大悅。玉旨到,封廣澤為風輪周元帥,隨師行道。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祖師收瘟過火焰山卻說山東寧海縣,出一妖怪,不見其形,招人之夢,說他姓張名健,行種痳痘之瘟,害民家幼童。若有些兒下到處者,便種害痘害痳,害死人家子女。

  且說祖師至此,見一道妖雲自半空中而來。雲中有一人,眉清目秀,頭帶二郎盔,押著三個孩子。祖師一見,拔出三台七星劍,當空便砍張健。張健大怒,拔刀來迎。戰至五十合,一般平折。張健曰:“我與你無幹,汝在上界,我在中界,何不守分?”祖師曰:“為汝行瘟害民,某特來收汝。”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