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1章 孫行者收伏青獅精(1)

  那太子別了行者,往後宰門徑進,至正宮娘琅宮內。娘娘前亦四鼓得夢,正在思憶垂淚,心上十分疑惑。隻見太子跪在麵前。娘娘急忙挽起,道:“孩兒,你三年被父王阻絕,不得見麵,今因何事進來?”太子道:“母親赦罪,孩兒敢講。”娘娘說:”子母間怎麽罪你,隻管說來。”太子於是喝散宮人,問母親三年前與父親宮幃之事何如,三年後與父親宮幃之事何如。娘娘聽說,驚得魂飛魄散,道:“孩兒,我正在疑惑此事,你今聽我道來:三載之前溫又暖,三年之後冷如冰。

  枕邊切切將言問,他說身衰力不興。”

  太子聞言,乃以父王托夢求救的事細說一番。娘娘亦曰:“我夜四鼓一夢,夢見你父親說,求什麽唐僧救他。今果有此事,你急去請聖僧掃妖救父。”

  太子複以白玉圭與母,遂急至寶林寺中請行者。隻見行者在東廊下,搖搖擺擺耍子。太子近前,雙腿跪下,道:“此事果真,望師父急救一救。”行者聞言,挽起太子,辭別師父。叫八戒於是夜二更時分,同去後園井中取屍。

  二人駕雲到園中芭蕉樹邊,聽得土地發語道:“此屍已三年,我將定顏珠放在他口,故未損壞,隻要一個下去馱起來。”行者聽完,叱退土地。八戒把嘴開土下井,馱得死屍上來,徑至寶林寺中,行者請師父吩咐八戒、沙僧看守死屍。他走太上老君宮中去求回生丹。

  老君見他來到,道:“徒弟,謹看仙丹,那猴子又來了。”行者道:“我不偷你的,你有那回生丸,把幾個丸送我。”老君道:“你要當飯吃,我一丸也沒有。”行者聽言,翻身就出。老君忙叫:“轉來,你這猴子手腳不穩,不如把丸送你。”行者道,“你知得手段,何不拿出來?我與你四六分分也強。”行者得了仙丹,笑辭而去。急到寶林寺中,以仙丹放入死屍口中,須臾軲轆爬起,拜謝唐僧師徒。行者叫他佯作挑擔的僧人。

  四五人離了寺中,行至烏雞國中。行者道:“師父,你等在後,待我向前答話。”行者領眾等直到玉階前,那妖魔正在殿上,問:“是何方和尚,見孤怎麽不跪?”行者道:”我是大唐欽差僧人,在西天求經,我乃大邦天使,見你小國諸侯,理是如此,何言不跪!急換關文牒來,多把盤費送我出門。”那妖半恨,且把寶象國文關一看,召見牒上隻有四個名字,今有五個人來,道:“你那行童必是拐來的,你好好供上姓名腳色,然後行牒。”行者向前道:“我那行童耳聾口啞,我來代供。”行者道:“供狀行童年且邁,耳聾聲啞家私壞,祖居原是此間人,五載之前遭破敗。天無雨,全齋戒,終南忽降全真怪,呼風喚雨顯神通,然後暗將他命壞。推下花園深井中,陰侵龍位人難解。達吾來,功果大,起死回生轉世界。要把妖人受災殃,力扶真主接帝代。”

  魔王聽罷,嚇得望空逃走。行者叫:“師父,請國王登位,指教他夫妻子母文武官僚相認,我去雲端捉妖!”八戒,沙僧一同助陣,三僧正把那妖圍住,忽然見文殊菩薩來到,叫:“行者莫傷他命,他是我坐下青獅,因烏雞國王有三年水星之難,青獅去紊他三年,你今收了此功,我領他轉去。”

  言罷,那妖變了青獅,菩薩乘於背上回去。正是:獅轉玉台山上去,寶蓮座下聽經文;總是妖怪將人害,你是國王他是怪。

  唐三藏收妖過黑河卻說行者三人轉至朝中,見他君臣妻子相認已訖,師徒驗了關文就行。

  那國王厚禮相謝,三藏卻辭不受,兩相拜別而去。

  行將半月,又有一高山,山上有朵紅雲,直貫九霄,結聚一團火氣。行①者一見,忙師父下馬,三人各執兵器圍住。那妖在雲中望見,說:“此僧人能識妖氣,莫若善計圖他。”遂變做一童子,吊在路旁,高叫:“師父救命。”三藏抬頭一看,見是個孩童,就叫八戒取下他來,行者止之下聽,那妖下樹,訴出千般苦楚,道:“我住在前麵鬆澗坡紅家,因強人殺死父母,把我吊在此間,今得師父救下,銜環當報。隻是我被強人打傷,不能走路。”

  三藏吩咐行者馱他,行者馱起怪物後,言道:“你這怪物,欲害我師父,說我不曉得。”那怪知行者識破機關,將身一提,重有千斤。行者因他變重,②把他摜將下來,怪物脫去元神,摜死一個假屍,向前去呼起一陣狂風,把三藏攝將去了。

  行者連忙趕來,隻見八戒、沙僧,不見師父,三人遍尋不見,關通當坊土地,細問妖怪出處。那山前山後土地皆來叩頭,報說:“此處叫做枯鬆澗,澗邊有一洞,叫做火雲洞,洞中有一魔王,是牛魔王的兒子,叫做紅孩兒。

  他有三味真火,甚是利害。”行者聽說,喝退土地,吩咐沙僧看守行李,與八戒同進洞中去尋。

  那小妖望見行者來到,慌忙報知魔王。那魔王吩咐小妖,推出五輪小車,排下五方,遂挺槍殺出。與行者戰經數合,八戒助戰,魔王走轉,把鼻子一捶,口中噴出火來,一時五輪車子烈火齊起。八戒道:“哥哥快走!少刻把老豬燒得囫圇,再加香料,盡他受用。”行者雖然避得火,亦有些怕煙,二人隻得逃轉。沙僧見他二人敗轉,道:“二位哥哥先戰,小弟看得分明,那妖手段亦隻平常,隻是多了那火。大哥莫若去借些水兵,克倒他火,必能取勝。”行者依言,往東海借得水兵三百,又殺進洞去。兩下大戰之際,那妖又放出火來。水兵湧波傾浪,競不能滅他的火。

  行者又收轉眾兵,複令八戒去請觀音菩薩,不覺魔王在洞口,望見八戒,知他必是請觀音,遂變做一個假觀音,在海口等候。八戒不知真假,遂跪於座前,被他把索子捆了。帶轉本洞。行者見他去久不還,知他必是被妖捉獲,遂吩咐水兵皆散,他自己徑至落伽山,拜見菩薩,細陳前事。菩薩聞言,喚木吒到李靖天王庫內,借取三十六把罡刀,呼行者拿著淨瓶,一同來魔王洞口。菩薩叫行者去戰,引他來到眼前,自有發落。行者進洞去戰,菩薩把淨瓶化作一海,三十六把刀化作蓮花,菩薩坐於花上。那妖與行者交戰,行者假作敗走,妖怪趕來,行者躲於菩薩背後,妖怪把菩薩一刺,菩薩化作祥光,步入雲端。妖怪見他去了,乃走在蓮花朵上坐倒。菩薩解去蓮花,現出刀尖。

  妖怪當痛不過,情願摩頂受戒。菩薩遂與他刺頭去發,醫好刀口。妖物反說菩薩是個掩樣法術,又掄槍望菩薩一刺。行者掣棒架住。菩薩就取出一個金箍一拋,遂變做五個,套在怪物身上,頭載一個,四肢四個。菩薩將手按住行者金箍,念動咒語,緊得怪物地上亂滾。菩薩住口,怪物略略好些,又提①(zhōu)——從一側或一端托起。

  ②摜(guàn)——扔。

  槍來刺。菩薩見他心惡,把楊柳蘸一點甘露灑去,把怪物兩手合擾,那妖不得手開,方去納頭下拜。菩薩即令木吒送刀上天,令行者倒幹淨瓶,她帶童子三步一拜,拜轉珞伽山。行者進洞,救出豬八戒和師父。

  四眾又行一月,忽見一道黑水滔天,並無舟楫。師徒正在感歎,隻見那旁有一小舟。沙僧向前高叫:“梢子渡人。”那梢子原是水妖變的,遂把小舟慢慢搖將近來。八戒見船小,就說自己保他師父先過,叫行者,沙僧踏雲。

  三藏果與八戒先過,船至中間,水怪呼起狂風,把小船沉了。行者望見妖氣騰騰,知是水怪害師父,急令沙僧去尋。沙僧尋至水怪門邊,見上寫著”洛水神府”,聞那妖吩咐小妖,蒸熟唐僧,去請二舅爺來上壽。沙僧忍不住心頭火起,掣起鐵杖打去。那妖見是沙僧打來,拿起用鞭相迎,二人戰到二十餘合,沙僧尋個破綻,引他上岸。水怪不趕,隻叫:“快去請舅爺來。”沙僧聽得,急上岸說與行者知道。

  二人正在猜疑舅爺是何人,忽見黑河水神拜求大聖,速些救命。行者問:“你是何神?”水神道:“小神是黑水神府。客歲五月,西海來一水怪,甚是無狀,占了我水府,傷害我水族,望大聖救我一救!”行者道:“我也被他捉去師父、師弟,聽得他要講什麽舅爺,不知舅爺是何人?”水神道:“西海龍王是他母舅。”行者聽言,叱退水神,就駕筋鬥至西海,撞見一個黑魚精,捧著一請帖,被行者打死黑魚,拿了帖子,徑入龍宮去,敖順龍王慌忙迎接,尊坐茶畢,行者道:“敖順,你知罪嗎?”龍王道:“小龍沒有罪。”

  行者道:“你縱外甥捉我師父蒸吃,還說沒有罪。請帖現在為證。”龍王聞言,驚得魂魄散亂,連忙跪下道,“那廝是舍妹第九個兒子。因妹夫行雨犯罪,被魏征斬了,舍妹無處棲身,是小龍帶他到此,其餘八個盡皆良善,各鎮一方,隻這廝不善,舊年才令去鎮黑河,不料他作惡無方,有犯大聖。希饒小龍之罪,即令小兒去拿他問罪。”行者聽完,挽起龍王,道:“這等亦不幹你事。且饒你,可急去收剿此廝,救我師父、兄弟。”

  敖順就差太子摩昂,同行者領水兵去捉。行者別了龍王,同摩昂來至黑河,那小龍見表兄帶水兵來洞,必非好事,就提銅鞭來鬥。兩下戰經數合,被摩昂捉倒,綁見大聖,放下唐僧、八戒。行者道:“你救出我師父、兄弟,此怪你帶轉去叫你父王問罪,我不殺他。”摩昂帶轉水兵不題。那黑水河神得坐本洞,深感大聖之恩,就將上流擋住,放幹了水,引唐僧師徒行過西岸。

  不如向後如何,且聽下文分解。正是:魔龍英雄今朝畢,水神自此鎮裏波;禪僧有救朝西域,徹地無波過此河。

  唐三藏收妖過通天河卻說師徒過了黑河,行至車遲國中。是國三五年前幹旱,國王召請僧道祈雨。後有三精,變做道士:一號虎力大仙,一號鹿力大仙,一號羊力大仙,祈求得雨。國王因寵愛道士,廢滅僧人。

  大唐三藏師徒正欲進城改換關文,忽有一和尚,見他師徒進城,止他莫進去,道:“此國輕僧重道,恐遭道士趕逐。”行者不聽,同師父、兄弟徑至國王殿前,隻見國王與道士同坐。行者近前道:“我乃大唐僧人,往西天求經,特到你國,換過文牒。”國王聽說,已肯用印行文,那道士在旁說:“陛下莫聽他誑言,豈有凡人能往西天,不可與他關文。”行者遂與道士爭辯。忽有荒旱表進,國王著退奏官,就要立壇求雨,說:“你二位不要爭辯,求得雨者為上。若國師求得,再加封贈,僧人求得,發牒加賞。”言畢,國師先登壇祈求,雨勢將臨,被行者喝退雨神。國師隻得下壇。行者登壇,念動真語,一時大雨傾盆。國王正欲發文,被道士止住,道:“求雨不見手段,我要和他隔板猜枚,高台坐禪,若他贏得,方放他去,”行者道,“我就與你鬥法,”兩下各顯神通,猜枚坐禪,道士皆鬥不過。虎力道:“我和你賭個頭首,各持寶刀,斬下頭來。”行者就拿寶刀先斬,被虎力差上神揭去,行者頸上就伸出一個頭來,依原如相。虎力亦斬下頭來,行者摘一毫毛,變做一隻黃犬,咬去道士斬下現頭,就生不出來,一時鮮血淋漓,變做個毛虎,一國居民駭視。

  鹿力近前道:“我師兄該死,此屍被和尚兒做虎形。我還與他割腸洗腸。”

  行者聽說,就將刀開腹,拿出腸肚,洗淨放腹中,皮又合包如故。鹿力又把腹開,被行者又拔一毫毛,變做老鷹抓去,一時就倒,變成一個白鹿死了。

  羊力慌忙近前道:“大哥先被黃犬咬去了頭,二哥被鷹抓去了腸,待我與他油鍋洗澡。”國王就令校尉燒起油鍋,行者縱身跳進鍋內,反複沐浴已畢;羊力亦下鍋浴洗,念龍廣敖咒,油冷如水。行者知他有咒,即令火德神咒起烈火,把羊力燒死。眾校尉報知國王。國王哭道:“此你自己招非,實非朕罪。”行者上前道:“國王莫哭。此道士是三個獸精,隻因你時運未到,還怕害你。今得我除了,實為大福,還要哭他怎的?”國王聽言,酬謝唐僧師徒,即付關文送行。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