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0章 孫悟空收妖救師(4)

  卻說唐僧三眾正在盼望八戒,那銀角與眾妖立在嶺上,見唐僧師徒來到,行者前走,沙僧後跟。銀角將手一指,唐僧在馬上打一寒噤,連指三指,就打三個寒噤。三藏愈加心怯,道:“徒弟,我打寒噤,必定是妖來。”行者聞言,掣起金棒,奮勇前進。那妖道:“果然好個大聖!若與他鬥棒法,不能捉他師父,必竟要善善圖他。”遂搖身一變,變作一個年老道士,跌在路旁,高叫:“長老救命!”三藏驚問:“老先生因何?”那妖假說虛情,道:“我是山背清幽觀來,與徒弟在人家祈福回歸,不料被虎咬去徒弟,我又傷了左足,故不能行。”三藏道:“我讓馬你騎。”妖道:“我腳痛,跨不得馬。”三藏叫行者馱他。行者知是妖怪,自忖:我若打他,師父又惱,不如馱他在後,緩緩擺布他。行者馱上肩,叫:“師父,前行些。”方才離遠了三四裏路。

  行者正欲害他,原來那妖已知道了,遂念一咒,遣得須彌山壓來,大聖左肩承了,毫不著意;又遣得峨嵋山壓來,大聖右肩承了,又不為意。肩起兩山,忙趕師父。老妖也嚇得汗流,複念真語,又遣泰山劈頭壓住。大聖腳軟,壓得七孔流紅。妖見壓倒大聖,趕去擒拿三藏。沙僧擋住,大戰一場。

  那妖展開大手,把沙僧挾在左肋下,右手拿著三藏,腳尖鉤著行李,口咬著白馬,一陣風回到蓮花洞裏。

  金角見了大喜,說:“兄弟,你不曾拿得他有手段的行者來也。”銀角道:“哥哥,不必優慮,被我遣三座大山壓住,寸步也不能動,方才拿得唐僧。”金角道:“這等,造化,造化。隻是那行者五行山也壓他不死,他若不死,還怕吃他師父不成。”銀角道:“我自有計。且把豬八戒撈上水來,吊在東梁,沙僧吊在西梁,唐僧吊在中間,白馬扣在槽上。叫精細鬼、伶俐蟲拿著紅葫蘆、玉淨瓶,徑至山頂,把二寶底朝天、口朝地,叫一聲孫行者,他若應聲,就裝他裏麵,貼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符封倒,他就一時三刻化成膿了。”

  且不說那小妖領寶。卻說大聖被壓,早驚動五方揭諦功曹,忙叫動本山土神,道:“你這野神,怎麽把山借那妖壓住大聖,他明日出來,怎肯饒你。”

  那土神恐懼,同揭諦遣開三山,放出大聖。行者跳將起來,掣起鐵棒起來,道:“這野神,你倒不怕老孫,卻怕妖怪!”土神道:“那妖神通廣大,念動真語,拘我等在他洞裏,輪次當值。”大聖聽言,正在感歎,見那旁放出霞光,忙問土神:“他那邊什麽放光?”土神道:“想是那怪差小妖拿出寶來降你。”行者又問他:“洞中常有甚人往來?”土神道:“他愛的是燒丹煉藥,喜的是全真道人。”

  言未訖,見二小妖將近。行者叱退土神,搖身一變,變做個老真人。小妖一見,問:“老善士,何處到此?”行者道:“我是蓬萊山到此,尋個徒弟傳道。”小妖道:“傳我二人也罷。”行者問:“你二人往哪裏去?”妖道:“我是蓮花洞,我家魔王拿得甚麽唐僧,他有一個徒弟,名行者,被山壓倒。我拿紅葫蘆、玉淨瓶去裝他。”行者問:“怎麽裝得?”二妖備以銀②嵯(zhǎ)——醃製肉。

  角吩咐的言語,詳說與他聽,行者就起意謀他的。遂來腰上拔一根毫毛,仍變一葫蘆,道:“你的隻裝得人,我的還裝得天。”二妖聽得,就肯把葫蘆、淨瓶來換,隻叫:“師父,你裝與我看看,我肯把兩件和你對換。”行者卻低頭念咒,叫遊神奏過玉帝,借天一裝,助我收妖。遊神上奏玉帝,忽見哪吒奏道:“天怎麽裝得,請玉帝降旨,到北天門問真武借他皂雕旗,閉了日月,當做裝了一般,助老孫收妖。”玉帝依奏,哪吒借了皂旗,在南天門外相助,遊神急往大聖耳邊報知,道:“哪吒來助功。”行者仰麵,見哪吒手執皂旗,乃道:“我裝天了。”妖道:“裝便裝,隻管阿棉花屎。”行者念咒,將葫蘆拋起。哪吒遂把皂旗一展,霎時黑暗。小妖驚得忙叫:“師父,快放出天來,莫悶死我也。”行者複念真語,哪吒收了皂旗,日色重光。小妖就把二寶即換了假葫蘆。行者得了二寶,縱上雲端,謝了哪吒不題。且在雲端看小妖轉洞,不知怎麽區處,且聽後麵如何。

  三藏八戒與沙僧,被妖捉獲實堪憐;大聖壓在三山下,土神開山得脫生。

  小妖拿寶來收伏,換得行者毛一根;三藏果是金蟬子,感動哪吒閉了天。

  孫行者收伏妖魔卻說那兩個小妖見行者去了,笑盈盈說:“也把天來裝一裝看。”把假葫蘆住上一拋,行者在空中收轉毫毛,葫蘆不見。驚得二妖在草坡中東摸西摸,哪裏去尋,慌忙回轉洞中,正見二魔同坐飲酒,小妖哀告其事,妖魔知是行者拐去,道:“你這無用小妖,且在旁聽罪。”金角道,“二寶即被行者拐去,如何取得?”銀角道:“還有三樣寶貝:七星劍,芭蕉扇,幌金繩。

  這繩現在壓龍洞老母收下,就著巴山虎、倚海龍,去請老母來吃唐僧肉,帶幌金繩來拿行者。”

  不覺行者把寶貝變小放在耳朵,複變蒼蠅,在旁聽見,慌忙趕出洞去,掣起如意棒,打死龍、虎二妖,扯下一根毫毛,變一個巴山虎,自己變一個倚海龍,去至洞中,請得老妖,行至半路,仍把一棒打死,搜了幌金繩,又把毫毛一根,變作老妖,來蓮花洞口,眾妖接進,二魔近前叩頭,行者屈身挽起。那八戒在梁上,望見行者尾巴,叫:“師父莫慌,才來老妖是行者變的。”行者聽得,道:“孩兒請我來吃唐僧肉,我實不吃,隻愛豬八戒的耳朵下酒。”八戒聽見,罵道:“遭瘟的,你要割我耳朵,我喊出你事來。”

  隻被八戒這句言語,走出風來。銀角掣起七星劍一砍,行者現出真形,兩個大戰一場。行者戰至中間,拿起淨玉瓶,大叫一聲“銀角妖”。這妖怒氣一應,被行者裝進去了,又得了七星劍,小妖慌忙報知金角,那金角掣起芭蕉扇趕來,行者也不接戰,見妖一到,拋起幌金繩,望老妖一套,不知老妖有個鬆繩兜,縛別人就緊,縛自己就寬,被老妖反把行者套倒。這行者先得二寶,被他變小,放進耳朵。七星劍不曾變得,被老妖拿轉寶劍,照光頭砍了十數刀,行者頭皮紅也不曾紅。老妖仍把吊起在梁,且進後堂飲酒。

  八戒道:“哥哥,你吃我耳朵麽?”行者道:“你莫笑,你還要我來救。”

  須臾,卻被他變小身子,溜將下來,拿了幌金繩,變一個假的吊在梁上,自己變做一小妖,到魔頭背後,偷了寶劍,忽礙動老妖,那老妖又掣芭蕉扇趕①來。此時老妖怒氣滿胸,不理清濁,把扇望離宮一刮,烈火遍起,圍住行者在中,被行者把一根毫毛,變做一個假的火中,自己走轉洞中。見有些小妖在洞中看守,行者掣棒一發打死。魔頭隻說燒死行者,歡喜轉洞,隻見屍橫②滿地,驚得忙入洞中去看。行者潛身藏了。魔頭悶睡在案,行者魆魆的盜了芭蕉扇。五寶俱已到手,藏匿停當,複持棒一打。老妖趕得逃往壓龍洞去不題。

  行者放下唐僧與八戒、沙僧,將他洞中潔淨茶米炊吃。欲行,忽見老妖統得壓龍洞中眾妖,又統外家親戚狐阿七幾個來戰。此妖沒有寶貝,怎是行③者兄弟對手,把眾妖一齊打死。四聖收拾行李正走,忽見路旁一瞽者,來取寶貝。行者細看,原是太上老君。行者叫聲:“老仙何事!”老君遂見真形,說:“葫蘆是我盛丹的,淨瓶是我盛水的,寶劍是我煉魔的,扇子是我扇火的,繩子是我係腰的。那金角是我看金爐的童子,銀角是我看銀爐的童子。

  隻因偷了我寶,走來下界為妖。阿七亦是狐狸精,今皆被你除去,可將寶貝還我。”行者道:“既是你老仙的,就付還你。”老君接寶上天。不知唐僧幾時見佛,且看下回分解。

  老君回歸兜率宮,逍遙直上九重天;唐僧四眾奔西去,幾時取得寶經旋。

  唐三藏夢鬼訴冤卻說孫行者收妖,還寶已訖,四眾又行多時,三藏悽愴感懷,道:“自離長安,寒暑四五年矣,怎麽還不得到?”行者道:“師父寬心,此才出大門哩!”正言談間,隻見紅日西沉。三藏道:“此處有一座大寺,可在此借宿。”四人徑至山門外,見上寫有“寶林寺”三字。四眾徑入法堂,與本寺僧人禮畢話完,僧人獻上茶飯,整頓鋪蓋,伏侍四人就寢。

  三藏睡至三更時候,夢中聞得禪堂外叫聲:“師父救命!”夢中抬頭一看,見是個含冤的漢子,是個帝王模樣。三藏問,“你是何方人氏?”那人道:“我是烏雞國中國王,到此四十裏。因前五年幹旱,朕正欲祈求,忽有終南山來一道士,能呼風喚雨。朕請他求雨,頃刻大雨滂沱,朕得他救了生靈,因與他結為兄弟。過了兩年,他思奪我榮華。一日,同到禦花園中八角琉璃井邊,他將朕推下井中,用石蓋住,上栽一株芭蕉,他就變做我相。文武官人都不能辨,被他占去朕的江山。”三藏道:“你去陰司告他。”那人道:“他神通廣大,四海龍王和他有親,十殿閻王與他相好,因此無門投告。”

  三藏道:“這等,我亦無如之何。”那人道:“我乃冤鬼,敢來見你,因夜遊神一陣風送來,道我災星已滿。說你手下有個徒弟孫悟空,法力廣大,可以收妖救朕。”三藏道:“歲月已久,文武官妃不信,縱我徒有手段。反說①我等欺邦滅國,卻不是畫虎刻鵠?”那人道:“我有親生太子,三年未曾入宮,妖人恐他母子論出長短。明日出山打獵,師父定然與他相見,可把我冤情說與他知。他若不信,我留下一件金廂白玉圭,此物可以為記。此是我生①離宮——皇帝在都城之外的宮殿。

  ②魆魆(xùxū)——暗中。

  ③瞽(gǔ)——眼睛瞎。

  ①畫虎刻鵠(hú)——畫虎不成,反像天鵝。鵠,天鵝。

  前佩的,今妖人三年沒有此寶,他反說被求雨的道人拐去。你明日把此物與太子看,他自然聽信,我今不敢等久,還要去宮中托夢與皇後。”言罷,三藏驚醒,原來是一夢。就叫醒行者,把夢與他詳說。行者道:“我就與他報仇,”三藏道:“他還遺下一件金廂白玉圭為記。”行者道“這等我有一計了。我拔下一根毫毛,變個匣子,裝起此寶。我變作三寸長的小子,亦放在匣中,你捧在手中當堂坐下。我先引得太子來此參佛,他見你不起身,必然罵你。你就說不要罵我,我有寶貝在身,故不懼你。他必然問是何寶,你取出我來,我與他說了詳細,然後以白玉圭為證。”師徒言談不睡。

  待至天明,行者別了師父,去烏雞國中一看,果然妖氣彌漫。行者正發感歎,忽聽炮聲一響,太子出山打獵。行者見他放了鷹犬,扣了弓箭,遂變做一白兔亂跳。被太子開弓一箭,行者把毫毛夾住他箭。太子見射中了白兔,星忙來趕。行者引至寺門,把箭插在門上,自己跳入匣中。三藏捧起,當堂坐下。太子趕至門口,見箭在門上,心中疑恐是神,進寺參神,嗔惱唐僧倨傲,不起身迎接,厲聲大罵。三藏道:“我乃東土唐僧,身帶有寶,故不跪你。”太子道:“有何寶?”三藏道:“我有仙童,能知幾千年過去未來的事。”太子道:“你取來我看。”三藏忙開匣蓋。行者跳出來。太子道:“這星兒能知甚事來!和尚說你能知過去未來。”行者道,“萬事皆知,待我說與你聽,你本是烏雞國太子,五年前荒旱,你父王祈雨,終南一道士善呼風雨,你父王與他結為兄弟。這是有嗎?”太子道:“有的。”行者道:“如今稱孤的是誰?”太子道:“非父王而何。”行者哂笑不已。太子道:“如何隻笑?”行者道,“人眾不便言,”太子將人馬門外紮往。行者正色道:“坐位的是祈雨的。”太子道:“胡說!”行者將身一變,那匣不見了,卻將白玉圭獻與太子。太子道:“奇哉!”行者道:”莫漏去消息。我昨買宿,師父夢見你父王,說被他推在禦花園八角琉璃井中,他變作你父王的模樣,無人知識。故我特引你到此,訴此衷情,你既認得白玉圭,怎麽不替父王報仇!”太子聞言,心傷疑惑。行者道:“不必疑惑,請回本國,問母便知真假。你隻要單人獨馬進城,從後宰門到宮中見母親,須悄語低言,怕走漏消息,你母子性命難保。”太子依說,吩咐:“人馬在此紮住,我去就來。”

  此去不知有何,且聽下回分解。

  鬼王夜謁唐三藏,悟空解化引嬰孩;太子聞言心懷慮,急回後宮問母娘。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