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2章 孫行者收伏青獅精(2)

  他師徒別了國王,行經幾月,又遇一道大河,河畔有一石碑,上寫“通天河”三大字,又有十個小字:“經過八百裏,亙古少人行”。師徒又遇天晚,不能渡河,轉至一人家借宿,乃是車遲國元會縣陳清、陳登家中,陳清兄弟正做個預修已完,隻見四眾進門,厚待齋飯。三藏承敬,問:“老丈,今設齋因著何事?”陳清垂淚答問:“敝處通天河邊,有一感廟,每年要一兒一女祭賽,今年輪到我家,我與舍弟老年娶妾,我生得一男,年方六歲,名喚陳關保;舍弟生得一女,年方五歲,名喚一稱金。要把我兒子與侄女去祭神道,故此大設預修,超度兒女。”師徒聞言,痛悼不已。行者道:“我救你也!”陳清道:“這怪甚是靈通,能識真假,就買別人童女也替不過,怎麽救得?”行者道:“叫你令郎、侄女出來我看,我與兄弟脫換他相,替你祭神罷。”陳清聞言,叫出童女,行者與八戒將身一縱,行者變做男童,八戒變做女童,連陳清亦不能辨。行者、八戒複轉原形,道:“變得象嗎?”

  陳清兄弟道:“變得象!隻怕師父不肯替。”行者道:“君子無戲言,豈有反悔。”陳清聽行者準諾,叫合家拜謝三藏師徒。行者叫他:“藏了自己男女,把我二人照依往年,安排送入廟中,我自有區處。”言訖,二人變做男女。陳清把金盒盛著,叫家僮扛出去。陳家眾人備辦香紙,送入廟中,祈禱已畢,眾人散去。

  行者抬頭一看,不見神像,隻見一個金字牌,上寫”李義大王靈位”。

  忽然陰風一陣,那妖走入廟來,盔甲戎裝,森嚴猛烈。近前就拿行者來吃。

  行者與八戒現出原身,各持兵器趕上。那妖不曾帶得刀劍,隻是跑走。行者道:“我二人乃唐僧徒弟孫行者、豬八戒,你敢吃我!”妖怪聽得名字,慌忙跳下通天河中。行者道:“兄弟莫趕,且向陳家去歇。”陳老、三藏正在打聽消息,隻見二人轉來,陳家連忙獻出齋飯,行者、八戒吃完,備以妖怪陳說一番。陳老極言感謝,言罷,各已就寢。

  那妖被二人趕逐,回到水宮,說此祭祀被他滅了,必竟要害他師父報仇。

  想他必渡過此河,就心生一計,發起寒風,大雪滾下,把通天河凍結,厚冰上可過人,那唐僧在陳家睡起,吃了早齋,聽說通天河凍結,辭別陳家,行至河邊,果見凍結。四眾一同過河,行至中間,妖撞開河麵,三藏墮落水中,行者跳在雲端,八戒、沙僧撈起行李、白馬。行者按落雲頭,問:“八戒,師父撈得嗎?”八戒道:“師父不叫唐僧,叫做姓沉名到底。”行者道:“這又是昨日那靈感妖怪攝去師父,我和你且把行李白馬寄在陳家,再來尋取。”

  三人轉至陳家,道及師父被難。陳家二老甚是驚恐。行者道:“老丈莫慌!

  此必是那怪嫌我滅他祭祀,故把我師父攝去。我行李白馬寄在你家。我等去捉了此妖,和你這裏絕斷此禍。”陳老聞言,滿心歡喜,忙獻齋飯。三人吃完,各取兵器、徑去河邊尋師。不知怎麽救得,且看下回如何。正是:誤踏層冰傷本性,大舟脫漏怎周全;三徒同去尋消息,未知何日救師旋。

  觀音老君收伏妖魔卻說行者三人別了陳老,至河邊尋師。八戒與沙僧下水,直至河底,見有一樓台,上寫“水黿第”。八戒知是妖怪居住,同沙僧殺進洞中。與那妖大戰數合,八戒知不取勝,與沙僧賣個破綻,走出岸去。那妖乘風趕出水麵,被行者一棒,驚得怪物複入水中。八戒、沙僧再去索戰,隻是閉門不出。行者知無計可施,徑去請觀音菩薩來降。

  觀音見行者來請,遂提花籃偕行者同到通天河邊,以絲絛係著花籃,去下水中,念動真語,收起籃來,卻盛得一尾鯉魚。行者細問原因。菩薩道:“此是我蓮花池中鯉魚,不知何日走出成精。我今將籃盛他轉去,你下去急教師父。”行者領命,救出師父。忽見水麵浮出一個老黿,實有四丈圍圓,高叫:“師父四眾,我渡你過河。”行者罵道“你這水怪,又來欺心!”老黿道:“我非妖怪,我得你逐去妖精,今得取轉水黿第居住,深感你恩,故來渡楫。我若有虛情,此身就化做血水。”行者忙叫師父辭了陳家,叫兄弟收拾行李,承於黿背,渡通大河。三藏上岸,合掌稱謝。老黿道:“我不要謝,隻要你替我問問如來,我何時脫得本殼,換得人身?”三藏允諾,老黿下水。

  師徒又行不多時,又到一山。三藏在馬上,見那旁有庵觀寺院,叫行者去化齋飯,行者舉目一看,忙叫:“師父,那座殿宇有妖氣,必非人家。我去別處化來,你三眾在此坐下,切莫亂動,”行者去後,三人不聽他言,走在寺邊去看。八戒叫師父、沙僧在外,他進門去化齋。八戒進到屋內,不見一人,隻見桌子上有三件織錦直裰,八戒拿將出來,道:“師父,裏麵沒有一人,止遺下此三件直裰,被我拿來。”三藏叫八戒送去還他,八戒不聽,叫沙僧一同穿起。二人穿未完,就如繩捆一般,放聲大叫,早驚動魔王,被他把三人一齊捆了,遂吩咐小妖,淨洗三人去蒸不題。

  卻說行者化飯至原處,不見三眾,舉目一看,又不見那邊先前屋宇,知那必是妖怪,把他三人攝去。正是感歎,隻見幾個土地跪在麵前,高叫:“大聖爺爺,你師父、師弟被魔王捉去。”行者問是何妖。土地道:“此是金兜山,有一獨角兒大王,他神通廣大,你快去救他,少刻莫被他殺了。”大聖道:”我化得有齋飯,你眾神替我收下,等我救出師父,獻上與我。”行者言罷,掣棒尋至魔王洞口。那魔王望見行者來到,即拿長槍來殺。交戰數合,行者被魔王拋起一個白灼灼圈子,套去行者金棒。行者空手,隻得跑轉。他思忖無計,走上天廷,借得若幹天兵來戰,俱非這魔王對手。

  行者說:“靠人不濟,還要自己。”遂將身一變,變成一小蟲,走入魔洞巡看。尋著自己金棒,私自藏在耳朵。又聽得鬼魔說道:“不怕天兵,隻怕老君。”行者得之在心,星忙奔入老君宮中,陳及妖事。老君遍尋宮中,原來走下一頭青牛,帶去金剛圈子,老君星忙與行者同到金兜山,令行者與他索戰,戰至中間,老君念動真語,高叫:“畜生,還不轉家!”那怪聽得主人聲,還現出真形,被老君取了金剛圈,別了行者,乘牛而去。行者進洞,救出師父、師弟,四眾又行。忽路旁高叫:“聖僧吃齋。”不知是何人叫喚,且看下回分解。

  心猿使盡千般計,屢救師父脫難中;觀音提魚回海上,老君乘牛兜率宮。

  昂日星官收蠍精話表路旁叫喊者,乃金兜山土地,遞出行者先前所化的飯,與他師徒充饑。他四眾吃了,別卻土地,又趲步忙行。忽遇著一道小河,有一女梢子撐渡。渡過西河,上岸已畢,三藏叫口渴,令八戒河邊取些清水止渴。八戒拿缽盂去取,三藏吃了一半,餘者八戒吃幹。行不多路,二人腹中疼痛,行者知是誤吃涼水。隻見路旁有一人家,四眾進去借宿,有一婆子出來接進。行者備以吃水得疾之事,與婆子說明,那婆子道:“我國乃是女人國,隻要吃了子母河的水就懷胎。今你師父吃了,亦是有胎。”行者道:“這等,怎麽解得?”婆子道:“正南街有一解陽山,有一窟泉水,可以解得。隻是今有一個如意真人管顧,去取泉者,要花紅表禮相換。”行者道:“多少路去?”

  婆子道:“三千裏路。”行者聽說,叫沙僧取缽盂同去。

  一霎時,到了洞邊,果見有一道人。行者門前施禮。道:“我乃大唐僧人唐三藏大徒弟孫悟空,因師父得疾,特來求些泉水醫療。”道人聽得,怒雲:“你這廝無理!我乃牛魔王哥子,你前日趕逐我侄兒紅孩兒,正要尋你報仇,還要討什麽泉水!”言罷,挺槍大戰。沙僧見他二人鏖戰,正在井邊,取了涼水,叫聲:“哥哥,泉水到手,莫與他戰。”道人聽得,心慌手亂,被行者棒打倒在地。同沙僧送泉水轉至借歇人家,療好師父、八戒。

  四眾又行,路走三四十裏,早到西梁國中。三藏道:“徒弟落了館驛,進去改換關文。”四眾投下迎陽驛中。三藏與驛丞見畢,道:“我乃大唐僧人,往西天求經,今到你國,改換關文,相煩驛官與我傳奏。”驛丞聞言,見三藏生得標致,遂進朝奏知女皇帝,女帝聽訖,就著當駕官齎彩球招婿贅三藏。行者見有此事,先對師父問曰:“聞女帝要招師父,莫若將計就計,隻說肯成親事,但要改換關文,與徒弟往西天求經,關文到手,你說送我三人,送至城門,我使下定身法,把他眾人禁住,我等扶你上馬,可不兩全其美。”言未完,隻見當駕官到,三藏接過絲鞭,師徒一同進朝。

  女帝帶領多官出城,迎進殿上。三藏備以行者所言,對女帝詳說。女帝聞言甚喜,即著光祿寺排宴,差著行官用符印畢,將關文付與行者。女帝偎著三藏,同三徒赴宴已訖,三徒告行。唐僧對女帝說:“我要送我小徒一程,囑咐些心事。”女帝道:“賤妾陪伴。”於是一國文武擁護女帝,送行者三人出城。行至城外,行者念起真語,把他眾人定住,搶過唐僧上馬。不曾行走,那旁閃出一個女子,叫一聲:“三藏”,起一陣狂風,把三藏攝去。行者見師父攝去,解開定身咒,三眾駕雲尋覓。依著妖氣,趕至一塊大青石屏邊,上寫“毒敵山琵琶洞”,沙僧看守行李,行者、八戒打進洞去。

  那妖正在調弄唐僧,忽見行者、八戒,遂挺三股鋼叉大戰。那妖放了什麽倒馬毒,行者叫頭痛,八戒叫嘴痛,敗陣走轉。沙僧見二兄哀哀叫痛而轉,三人正困無策。忽然頭上一道金光,行者見是觀音菩薩,三人一齊跪下,雲及師父被難之事。菩薩道:“此妖是蠍子精,三股叉是他前腳,倒馬毒是他後腳,甚是利害。你去上界請昴日星官,方能降伏。”三人尚未起頭,菩薩化金光而去。

  行者即去請昂日星官,請得星官一到,遂變做五六尺高的雄雞,立在石屏背後。行者進洞,引出那妖,二人大戰至中間,被星官高啼一聲,那妖就現出本形。星官連叫三聲,那妖死得沒氣。行者又將一棒打爛,星官脫卻雞形升天。行者救出師父又行。不知向後怎的,且聽下回如何。正是:割斷塵緣離色相,推開金海悟禪心;三藏若非無神定,怎得生命轉帝京。

  孫行者被彌猴紊亂①話說師徒離了琶琵洞,行至一山,遇強人擋路,要討買命錢。被行者掣起金棒打死兩個,餘皆逃散。三藏痛罵“潑猴狠毒”,說辭他轉去。行者道:“我千磨百難,隻是因你,緣何又要辭我?”長老聞言,忍怒又行。隻見天色已晚。四眾同轉人家借宿。幸遇門前一老者,三藏近前唱喏,哀求借宿。

  老者允諾,四眾同進,齋畢就寢,睡至五鼓。

  原來此老有一兒子做強人,被行者逐散,此時聚夥回歸叫“開門”。老者起來開門,眾強人皆進,就見有一白馬,忙問:“此馬是何人的?”老者說:“是大唐僧人的。”那強人聞言,大喜道:“那廝打死我頭目,今遭我手。”老者聽得此言,欲行方便,道:“列位且進後堂,莫驚醒他們。”眾人皆進後堂。老者叫醒四眾,說道:“我有一兒子不才,業與賊人為友,今帶一夥強人回家,說要害你師徒,你四眾快走。”三藏聞言,道:“我不曾謝得長老,請問高姓,容後補報。”老者道:“我姓楊名善,你且莫問我,四眾快走!”於是師徒收拾出門。隻見強人來尋,不見馬匹,星忙趕上。被行者掣起金棒,一頓打死。驚得三藏墮馬,連念緊箍咒,把行者緊得眼脹頭痛。行者連聲哀告,叫“師父莫念!”三藏住口,罵:“你快回去,莫作惡多端,明日誤壞我事。”行者哀告不去。三藏又要念咒,行者隻得駕筋鬥而去,駐在雲端,道:“我得師父救命,一日不忍舍割,還要去見他。”又按落雲頭,跪在馬前,三藏又念咒語,行者隻得走退,好行者!還不變心,又去珞伽山告訴菩薩,以三藏責他的事,逐一陳上,菩薩道:“你且住我台下,唐僧不日有難,少不得又來尋你。”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