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7章 華光鬧蜻蜒觀(2)

  六曹稟曰:“我這裏隻是人死了,在這裏點名,卻是陰司收管。天王要問明白,可到陰司去一查。”華光聽了,就辭了大帝,往陰司去尋取老母,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華光鬧陰司卻說華光手持金槍,來至陰司,看見一十八重地獄,又見金錢山、銀錢山破錢山、消錢山,又見金橋、銀橋、亂柴橋、奈河橋。自思:金橋、銀橋我不過,亂柴橋也不是我過的,不如去過那奈何渡,看我母過此去沒有。華光見渡子來問曰:“你是何人?”華光曰:“乃上界華光天王。我且問你,我的母親在此過渡沒有?”渡子曰:“我這所在來千去萬,何能知哪個是你母親?”華光曰:“大名叫蕭太婆,小名叫吉芝陀聖母便是。”渡子曰:“蕭太婆在此啼哭而過,吉芝陀聖母這裏未曾見來。”華光曰:“蕭太婆就是吉芝陀聖母。”渡子曰:“是二個人。”華光曰:“總是一個。”二人因此言相爭,華光大怒,丟起金磚便打。渡子便走,大叫華光來鬧陰司。

  渡子走去報閻王。閻王升殿正坐下,隻見轉表官報曰:“華光來同陰司。”

  閻王問眾臣曰:“華光到此,不知為何?”判官曰:“定有緣故,待他來時,以禮待之便了。”言未已,忽報華光到。閻王接入相見落坐,閻王曰:“久聞大名,如雷灌耳,今日光降,有何見諭!”華光曰:“不才到此別無他事,隻為家母蕭太婆,又名吉芝陀聖母,被那龍瑞王拿去,不知下落,疑其死了,來到貴殿,敢問家母曾到此否?”閻王轉問判官。判官曰:“簿書查看,隻有個蕭太婆到,吉芝陀聖母未曾到。”閻王言曰:“隻有蕭太婆,沒有吉芝陀聖母。”華光曰:“總是一個。”閻王曰:“卻是二人。”華光大怒曰:“一個為何說兩個?”判官曰:“他若不信,可令引魂使者至十傷門內,引與他自己認,便見明白。”閻王即令引魂動使者上殿,閻王曰:“天王如不信,可自去一看,便見明白了。”華光乃同使者會見一婦人,華光便問曰:“你是何人?”那婦人曰:“我是蕭太婆。”華光怒曰:“蕭太婆是吾之母,吾豈不認得,你敢在此冒名。”那女子哭曰:“我正是蕭太婆,因為蕭長者四十無子,我每夜在後花園燒香求嗣,不想被一個撲燈蛾來將燈火撲滅,現①出本相,是吉芝陀聖母,將我吃了,把骨頭摔往深山。他變做我,在蕭家受了胎,才生天王。

  我死在幽冥,枉屈無伸。”言罷大哭。華光曰:“原來亦是吾母,怎生是好?”母曰“你可看吾夫之麵,上奏與閻王,賜吾投胎,免得在十傷門內受苦。”華光曰:母親勿憂,待兒即奏閻王。”閻王曰:“領命。”華光拜謝與母分別。回轉陽間。閻王依言將蕭太婆送至鄧尚書家中投胎不表。且看下回分解。

  華光火燒東嶽廟華光回轉陽世,心中自思曰:“可恨東嶽大帝,為何說我鬧天曹、鬧中界、鬧陰司,人皆道我鬧三界,不免去放火燒了東嶽廟。”來到門下放火,隻見火不發。華光抬頭一看,隻見屋角上有條兩頭蛇吐出黃沙,故此火不發,華光心焦,丟起三角金磚便打。打走了兩頭蛇。華光又欲放火,卻見喪門吊客哭殺神官兄弟二人,見華光要燒東嶽廟,兄弟二人自言曰:“似他這等可惡,無人奈得他何。我與你兄弟兩個,不若抬那法寶紙棺材去,將他連哭三聲,哭死了他,即以棺材裝了,上界去見玉帝。一則討賞,二則免他在中界作鬧。”二人商議已了,即見華光曰:“你不可太可惡。大帝與你有何仇,你要燒東嶽廟?”華光曰:“與你二人何幹?”二人曰:“依我說,你去了罷,若不肯去,我便哭死你。”華光曰:“你個人,哭得人死?我不信,你哭得死我嗎?”二人聽了便連哭三聲。華光即死於地下。二人忙抬入棺木內,正欲抬去見玉帝。忽然遇見朝真山洪玉寺火炎王光佛來。二人正抬了棺木行,①摔(zuó)——方言,揪。

  ①王光佛問曰:“你兄弟二人扛的什麽人?上哪裏去?”喪門神曰:“詎耐華光要來燒東嶽廟,被我二人把他哭死了,抬去見玉帝討賞。”光佛自思曰:“這畜生今番若不遇我,就了不得了。吾當救他一救。”光佛假言曰:“你兩個不曉得華光來頭。”二人曰:“果然不知。”光佛曰:“華光原是玉帝的外甥,你抬去見玉帝,玉帝若怒,說你二人好大膽,你將寡人外甥亦把來哭死,傳玉旨將你二人殺了。”那兄弟二人驚曰:“老師父你真是個好人,說得不錯,如今便待如何?”光佛乃思曰:“華光乃人之精,見火便醒,不如哄他放一把火燒了棺木,與他走出便了。”光佛計定,對二人曰:“不如放把火燒死便了。”二人曰:“多得師父指教。”光佛別了二人。二人曰:“若不是見這師父,我二人送個死路。”就放起火來,燒得那華光醒將起來,把金磚就打,打得兄弟二人無走之處。華光整了衣服,去朝真山拜謝師父。那兄弟二人被打得頭破腦裂,大罵炎光禿驢害死人。

  大哭一場而去。

  卻說炎光正坐之間,忽見華光至,參見拜畢。光佛曰:“弟子好沒分曉,你尋母如何不來問我,要下陰司?”華光曰:“弟子一時心慌,未曉來問師父。今日幸遇見,敢問師父,我母今在何處?”炎光曰:“你母被龍瑞王抓在酆都城裏,日間銅鞭三千下,夜間鐵棒不離身。”華光見說在酆都受苦,放聲大哭,辭了師父,回轉離婁山。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華光三下酆都卻說天王回來與鐵扇公主商議,要去酆都救母,公主曰:“如何去得?”

  華光曰:“吾變作天使,去見酆都王,言是玉帝差來,把眾鬼押上天曹,就騙得出來。鐵扇公主曰:“此計甚妙。”說罷,夫妻分別不表。

  卻言酆都王正坐之間,有韓元帥、關元帥把守酆部門,忽報有大使至,酆都王請進。相見畢,問:“天使來此為何?”天使曰:“今奉玉帝差遣,將酆都眾鬼押上天曹決罪。”酆都王見說,便問二元帥。二元帥曰:“既是天使,難辨真偽,待我把照魔鏡來照一照。”那天使曰:“不消照。”二元帥曰:“恐其中有假。”持照妖鏡,華光便走至空中去。二元帥與酆都王曰:”

  這人母是那聖母,當初被龍瑞王捉來,囚在此地,他今變作天使來取囚,我如何可不照?往年押囚,是清華宮太乙救苦天尊,若他變了他來,險些被他騙去。”華光在空中聽見,便回轉與公主言曰:“我下酆都去,他疑心,將照妖鏡照出我本相。我即在半空聽說,我若假作天尊,可被我騙了來。我如今要假作太乙天尊去,”公主曰:“既如此,你可快變天尊去。”夫妻二人商議好,華光即變作太乙救苦天尊去到陰司二下酆都。

  卻言酆都王正坐之間,忽報清華宮太乙救苦天尊到。酆都王接入坐定,問曰:“天尊到此,有何見諭。”假天尊曰:“來押鬼怪上天曹。”二元帥曰:“要照照。前者有華光變作天使,到此來騙鬼怪母,故我這裏要加意緊防。”假天尊曰“你豈不認得我,何必照得?”元帥曰:“此事不小。”言罷,提起鏡一照,華光又走了。在空中聽那二元帥與酆都王曰:“險些兒又中他的計。”酆都王曰:“元帥何以知之?”二元帥曰:“若是真天尊下酆都,不是這樣來,他有九頭獅子推車,有十侍弟子相隨,身穿金鑾袈裟,左①詎(jù)耐——詎,表示反問,豈;用反問的語氣表示無奈,沒有辦法。

  有金童,右有玉女,有九環錫杖,金缽盂,裝甘露水,與鬼怪吃,要玉明扇扇開酆都門,要個金睛獨眼鬼,照開光明,才得進去。不然裏麵黑暗,怎生進得去,今他這般來,我如何不照他!”華光又在雲端聽見。即回了離婁山與公主商曰:“我又被他照出,說真天尊要有九頭獅子推車,十侍弟子相隨,金鑾袈裟,左有金童,右有玉女,九環錫杖,金缽盂裝甘露水,玉明扇扇開酆都門。要個金睛獨眼鬼照開光明,才得進去。叫我如何討這許多寶貝,想母難救了。”說罷大哭。公主曰:“不妨,奴家討得來。”華光曰:“公主哪裏去討?”公主曰:“我有個妹子,在清華宮太乙救苦天尊那裏做玉女,我叫母親叫他來,若是玉明扇,用我鐵扇。十侍弟子叫手下一變就是了。隻要討九頭獅子推車,九環錫杖、金鑾袈裟、金缽盂、金睛獨眼鬼,好進酆都。”

  華光曰:“你快叫令堂去叫令妹來,我這裏出榜招人,進入酆都。”卻有金睛獨眼鬼前來揭榜曰:“我當初與你令堂老夫人同囚在驅邪院,得天王打破娑婆鏡,救我等走脫。我再不敢吃人。你老夫人不改前過,又要吃人,才有此事。今聞天王要入酆都救母,我有百眼並住九十九個,隻用一個眼,說我是金睛獨眼鬼。同天王入酆都,以救老夫人,報當日之恩。”華光大喜。九頭獅子用火漂將變,九環錫杖用金槍變,金缽盂用金磚變,袈裟以火丹變,安排已定,前去三下酆都救母。

  卻說酆都王正坐之間,忽報真天尊下酆都。酆都王忙出迎接,入到廳堂相見禮畢。天尊即同酆都王入到酆都門,用扇扇三下,用九環錫杖頓三頓,酆都門開了,獨眼鬼入去,押出妖怪來。眾鬼怪出見,叫屈連天。天尊曰:“別鬼且收入去,隻將吉芝陀聖母押上天曹去。”獨眼鬼聽了,即將吉芝陀聖母押去了。天尊辭別了酆都王而去。酆都王問二元帥曰:“此何不將照妖鏡照照?”元帥曰:“這是真的,也不敢照他。”王曰:“其中可疑。別鬼不提去,隻押聖母去,莫非是假的嗎?且照照看以改疑惑。”元帥即將鏡一照,原來又是華光變的,脫去了。二元帥即點乓追趕,奈趕不上。三人十分煩惱,即令人去打探。

  卻說華光,三下酆都,救得母親出來,十分快悅。那吉芝陀聖母曰:“我兒救得我出來甚好,但我要皮娥吃。”華光問:“皮娥是什麽,我不曉得。”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