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6章 華光鬧蜻蜒觀(1)

  卻說華光天王捉得公主,來到離婁山洞中,點起燈燭,求公主成親,公主初不肯從,華光將老仙說宿緣事,說了一遍。公主隻得相依成親。朝朝飲酒,夜夜吹歌。忽一日,思想起母親,兩眼淚下。公主見丈夫下淚,上前問其緣故。華光曰:“今雖得公主成了姻眷,奈我母親被龍瑞王拿去,至今尋覓不見。故欲別賢妻去尋母親,但恩情未久,不忍分別。欲思緩去,又恐母親受難日久,心中憂恩,故有此淚。”公主曰;“美貌才郎朱顏少婦,尋母有期,夫妻日久。當去尋母,勿以妻子為念。不去,恐被天下人議論。君今去,妾回母家候郎回,再行相會。”華光曰:“蒙賢妻指教,為夫的隻得前去,你可小心。我今去遍遊天下,務要尋見母親才回。“夫妻說罷,華光喚過手下,吩咐看守洞府,便送妻回轉鳳凰山去,自己離了洞門,變作一個凡人,各方去詢問母親消息。

  忽一日,聽見前麵有一婦人,哭哭啼啼。華光自思曰:“我且前去看是我母親不是。”華光進前一看,那婆子卻不是母親,便問曰:“你這婆子為甚的行來行去,如此悲哭?”那婦人曰:“我有一子,當日去山上砍柴,賣銀度活,供膳老身。不想此去有一觀,名叫靖蜒觀,觀內有一道士,名叫落石大仙,若有人到他觀裏去,便要人施舍入他院中。有施舍的便罷,若沒有舍他之時,離觀不到半山,天昏地暗,飛沙走石,將人害死。老身隻有一個兒子,今早出去砍柴,到他廟前過,入廟中去吃水,被那落石大仙看見了,說要問我兒子化緣。我兒子說我貧難,沒有施舍他,他就怒將起來,不知作何法,將我兒子害死了。老身止有此子,今被那賊道害死,叫我怎生過活,老身自思不若去尋一個自盡,故此悲哭。”華光曰:“有此屈事,何不去告他?”婆子曰:“若告得他,多時有人去告了。”華光曰:“為何告不得?”

  婆子曰:“他是個妖人,有神通的,官府亦奈何他不得,多懼怕他,為何去告得他?”華光聽了歎曰:“莫說世間有此屈蜻蜒?”老婆子曰:“你亦不可去尋自盡。”遂取出白銀十兩給婆子曰:“這個給你拿家去養老,我去到那觀中除了這妖道。”婆子曰:”多蒙客官救我老命,客官可千萬不要到那院中,恐被他害了。”華光曰:“你可放心回去,我自有分曉。”婆子叩謝而別。

  華光即輕身自往蜻蜒觀中,直入法堂,見那落石大仙伽坐在禪床上。華光上前施禮,那大仙亦下禪床答禮,落坐茶畢。落石大仙問曰:“客官何州何府?到此有何貴幹?”華光曰:”我乃是徽州府婺源縣蕭家莊蕭永富長子,蕭一郎是也。久聞全真貴觀好景致,特來遊玩一會。”道人曰:“既是蕭長者家,貧道有失遠迎。”即吩咐道童,快辦齋筵相待蕭大舍。二人敘談坐未久,齋至,道人即排下齋筵,與華光飲酒。至半酣,華光思曰:“我不免取出金磚,看他道行如何,再作道理。”便假作酒醉,身上取出金磚放在桌上,打一打,又看一看,包起,道人見了,賊心頓起,對華光曰:“大舍今到敝觀,望大舍舍些緣在我觀中。”華光曰:“言之有理,可取舍施簿過來我題。”

  道人即取出募緣簿付華光。華光接過簿來,故賣弄筆法,寫:“徽州府婺源縣蕭家莊蕭一郎喜舍一”。那道人接過募緣簿一看,言曰:“大舍如何不寫舍幾多,隻寫個一字何也,倒要說個明白舍多少?”華光曰:“不消問明白。

  你待我好,一字上大有變更,變一萬也是一字;侍我不好,一分也是個一字,一厘一毫一絲一忽也是個一字。”那道人聞言假作笑容曰:“隻要大舍將方才取出來的那一塊金子,舍我罷了。”華光曰:“這一塊金子,是我平生所愛的物,豈可舍了?”道人聽罷,收起出家心,放出殺人意,便曰:“大舍肯也要肯,不肯也要肯。”華光曰:“舍在我,為何說出此話?”道人曰:“這個由不得你了。”華光聽了大怒,罵曰:“你是什麽出家人,就是個強盜了!”就將酒席推倒,走出門外。道士大怒,口中念動咒語,隻見飛沙走石,趕著華光就打。華光一見,指個化身與他打,自己卻走回觀裏去,指出三昧真火,放起火來,燒著蜻蜒觀。

  忽見兩個女人走將出來。華光問曰:“你這婦人為何在此觀中?”女子曰:“我們都是那道士拿來的。奴家是荊州人,姓陳名叫惜惜。”那一個女子曰:“奴家是四川成都人,姓黃名百嬌。”華光聽了便曰:“我駕一朵祥雲,送你等回去你可向你家中說,是我救你等回家。”二女叩謝。華光先駕雲送陳氏返家,又駕雲來送黃氏回去。黃氏曰:“奴家去不得,恐那道士隨後趕來,請天王親送到我家,感恩非淺。”華光聽了,就送那黃百嬌回家不題。

  卻言落石道人,知是華光來鬧蜻蜒觀,那兩個女子又被他救去,痛恨一場要害華光,又無門路,隻得忍耐不表。

  卻說成都府黃山嶽,自從女兒不見之後,終日煩惱悶坐堂中,忽小廝報曰“啟上長者,小娘子今日回來了。”長者出門一看,果是女兒,父子相抱大哭。黃山嶽問曰:“我兒為何怪攝去,到哪裏?”百嬌曰,“女兒被蜻蜒觀妖道拿去。今日天曹華光天王放火燒了蜻蜒觀,救了孩兒,今送兒回來的。”

  一家大喜,就令刻工雕了華光天王之像,起一廟字供養,朝參暮拜,以報救命之恩不表。

  再說落石大仙自從被華光燒了蜻蜒觀,無處安身。一日打聽得黃百嬌家立了華光之像,起廟字供養,欲報前仇,又欲去迷黃百嬌。心生一計,自思不免變作華光去戲那黃百嬌。隻說見你美貌,故送你歸家,務要成親,一則得黃百嬌之樂,二則報了華光之仇,豈不美哉!想罷便行。當日百嬌自己悶坐,忽有一人叫“開門”。百嬌便問曰:“你是何人?夜深時分叫我開門?”

  道士曰:“我是華光,可速開門,與我進來便罷;若不開門,我就害你一家。”

  百嬌隻得開門與假華光進來。百嬌拜謝前回救命之恩,假華光曰:“自從那日救你回來,見你生得美貌,思來日久,無奈到此,要與小娘子成一對夫婦。”

  百嬌曰:“天王乃上界正神,不該如此!”假華光曰:“你若不從,我就害你一家。”百嬌無奈,隻得相從,顛鸞倒鳳成了親事,到雞鳴而去。囑百嬌曰:“賢妻小心,我明夜來和你敘話。”不想次日早晨,長者問小童曰:“昨夜小娘子一夜似同人說話一般,你聽見否?”小童曰“我正要問長者,不知小娘子昨夜和甚人說話?”長者大怒,命小童子叫小娘子出來。百嬌出來,山嶽怒曰:“賤人跪了!你昨夜和什麽說話?莫非什麽醜事,你好好說來!”

  百嬌曰:“女兒沒有人說話,是我自己長歎。”長者怒曰:“你若不說個明白,就把你打死。”百嬌見說要打,隻得從實說了。曰:“不是別人,是華光他說見我美貌才救我回來,昨夜到我房中要與我成親。我不肯,他就要害死我一家。以此我隻得從他,”長者聽了大怒,就要去把廟燒毀了。百嬌曰:“父親且慢,雖說他是華光,恐怕不是他,是別個妖怪假名而來,亦未可知。

  不如去到廟中燒起一爐香,禱告禱告,倘若是他,然後毀廟不遲。”長者曰:“說得也是。”

  即至廟中將香焚起,禱告未畢,果見華光立在雲頭上問曰:“黃山嶽,你到我廟中禱告為何?”長者見了跪下曰:“我女兒前日得天王救回,一家感戴,天王乃上界正神,為何昨夜到我女房中調戲吾女?為此懇告。”華光曰,“原來你有此不明之事。”即向百嬌曰:“來迷你的並不是我,你休推我。”百嬌曰:“叫我亦難明,稱是天王。”華光曰:“也罷,我且問你,那人是什麽時候來的,什麽時候去?”百嬌曰:“三更方來,雞鳴就去。

  今夜他必然來的。”華光曰:“今夜你走別處去睡,我在你房中等那妖怪,今夜來將他拿住,與你一家看,方見明白。”長者大喜。華光是夜潛入百嬌臥房。落石大仙果然來叫:“賢妻快開房門!”華光假作百嬌聲音應他,開了房門。大仙進了房中,正要上床,被華光捉住,叫起一家點燈來看,原來是一條白蛇。舉家大驚,便要打死那白蛇。白蛇便哀求天王饒命。華光曰:“你如何敢變作我在此害人,壞我名聲?你今日投降我便罷。”大仙滿口應承。華光曰:“你可仍現原形,纏在我的金槍上。”長者一家大小叩頭拜謝。

  華光即回轉離婁山,與鐵扇公主商議曰:“我到陽間,又收伏一白蛇精,我今又要別賢妻,到各方去尋母親。”公主曰:“婆婆若是在陽間,你也該尋到了,莫非是死了?”華光曰:“死了在何處尋?”公主曰:“人若死,都要到東嶽廟裏,你也可去查看,有婆婆沒有?”華光依言,別了公主,往東嶽廟那裏來,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華光鬧東嶽廟卻說華光來到東嶽廟大門外,遇著草野三聖,三聖問曰:“你是何人?”

  華光曰:“吾乃華光是也。”三聖曰:“聞你不是好人,東走西撞,無所不為,今來我東嶽廟則甚?”止住不肯放入。華光大怒曰:“你這三個匹夫,何敢出言傷我,”丟起金磚就打那三聖。三聖連忙逃去,告與東嶽大帝得知。

  大帝大驚,問六曹曰:‘此人名頭厲害,到我東嶽廟不知為何?”六曹曰:“必有緣故,且以禮待他。”言未畢,華光已至,大帝迎接,坐下茶畢。大帝問曰:“天王貴步下降,有何見教?”華光曰:“輕造非為他事,乃為尋母而來。”大帝曰:“令堂何名?”華光曰:“家母名叫吉芝陀聖母,又名蕭太婆。”大帝聞言,即問六曹,可有吉芝陀聖母蕭太婆到來。六曹將薄書查看,回大帝曰:“隻有蕭太婆到,沒有吉芝陀聖母來。”華光曰:“吉芝陀聖母就是蕭太婆,蕭太婆就是吉芝陀聖母。”大帝曰:“是兩個。”華光曰:“總是一人。”大帝又說曰:“是兩個。”華光怒曰:“隻是一個!”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