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5章 眾臣奏捉華光(3)

  來日五鼓微明,二人出陣,華光丟起金磚,哪吒撒起花花繡球;華光又丟起風火輪,哪吒也撒起紅花紫金圈。華光放出火鴉,哪吒亦放出五百鬼兵對住。又是一日,不分勝負,各自收法。哪吒坐在寨中,有八角頭陀曰:“小將出馬,定勝華光。”哪吒即使他出馬,與華光交戰,被華光丟起金磚,打落頭上角,鮮血淋漓,大敗回來,入繡球中養病。又有九天十八角同波羅龍要出馬。哪吒曰:“前八角頭陀敗回,你去有何神通?”羅龍將曰:“小將此去與他廝殺,顯出神通,將他引入水中淹死那賊。”哪吒大悅,羅龍出馬,與華光相戰,果將華光纏入水裏去。豈知那華光在水中,顯出神通,就在水中與羅龍將大戰。羅龍將哪比華光手段,被華光殺得大敗而走。哪吒大怒,欲自出馬。又有和合二神曰:“不須本官出馬,某二人願往。”哪吒曰:“你二人有何神通?”二人曰:“某二人一個有如意,念動咒語能把華光招來,我弟用寶珠果盒裝住來見本官。”哪吒又吩咐須要小心。二人出馬,與華光交戰。華光丟起金磚,被如意招往果盒中去了;又丟起火丹,也被招去裝入,華光心慌,又丟起風火二輪,以及火鴉,俱被招去裝了,華光用金槍挑來,亦被招去裝了。和合二神大喜,正欲裝去見哪吒,忽然小軍向前問曰:“華光賊被你二人裝了。”二人曰:“是我裝了。”說未完,當時華光被裝之際,如醉如癡,聽小軍說了名字,華光在盒中翻起來,自言曰:“我隻道睡在床上,原來被此賊裝在此。若非小軍叫我名字,我險被他裝去。”即時在盒中顯出神通,欲殺出來,不能脫身,便取出火丹,燒一個洞,看得見外麵了,大叫一聲,殺將出來。殺得和合二神大敗而回,見了哪吒。

  哪吒大怒,又欲自己出馬。又有一個名叫霹靂鬼大仙者,稟曰:“小將願出馬,若捉不得華光,決不回兵。”哪吒曰:“看你有何神通?”靂靂大仙曰,“小將能驅得五方蠻雷打人,他若與我戰,我便打殺那賊。”哪吒曰:“可要用心。”霹靂大仙便去與華光交戰,戰到中間,霹靂大仙詐敗,華光趕來。霹靂大仙念動咒語,驅動五方蠻雷,將華光打來。華光大敗而回。霹靂大仙回見哪吒,哪吒大喜,賞了大仙,卻說華光敗回洞中,自思曰:“那賊有些神通,用何計破之?”正言之間,有火漂將上曰:“來日天王與他交戰,可指一個化身與他打。天王真身可藏在半空,待雷一過,天王將金磚丟將下去打走蠻雷,乘勢殺去,豈不好也。”華光大悅。來日出戰,哪吒又令霹靂大仙出陣,大仙仍然驅動蠻雷打來,被華光指一個化身與他打,真身藏於空中,將金磚丟將下來,打得那蠻雷沒處走。霹靂大仙大敗走回見哪吒。

  哪吒喚吞世界鬼曰:“你能吞盡世界,何不出戰,將華光吞來?”吞世界鬼曰:“本官不說,我亦有此誌。小將前去,定要將那賊吞來見本官。”

  哪吒曰:“須要小心。”吞世界鬼領命,即到陣前與華光交戰。吞世界鬼詐敗,即張開口,將華光吞在肚裏。正欲來見哪吒,稟說其事,來到寨前,不料見一小軍問曰:“華光被你吞來了麽?”卻說華光被吞,昏昏沉沉,忽聽得此言,如醉方醒,便欲翻身出來,不能得夠。即將火丹在吞世界鬼肚裏燒起來,把吞世界鬼燒倒在地,叫苦連天,華光曰:“好好開口,放我出來便罷;若下開口,就燒死你。”吞世界鬼隻得開口,華光翻身出來,大殺一場,殺得吞世界鬼大敗而逃。華光收了得勝之兵回去。不表。

  卻言吞世界鬼帶領敗兵,回見哪吒,說了此事。哪吒見華光有如此神通,不能取勝,怎生是好。若得一功,才好收兵。心中正憂悶,手下有一人進言,其人乃是辟瘟使者,言曰:“小將見華光所最利害者,是金磚,此物是當日八景宮天尊的金刀,被華光取來,煉作金磚,今小將何不變作八景官金刀童子,去見華光,假說八景宮師父,叫我來問你討金磚去赴鬥寶會,會若完時,再送來給你用。華光聞說師父要金磚赴會,焉有不肯?他若交與我,即便帶回見本官,”哪吒大悅,吩咐辟瘟使者,依計而行。辟溫使者別了本官,去到離婁山,來見華光,說:“師父要去赴鬥寶會,叫我來向你討金磚去赴會,會完就把來與你用。”華光曰:“此時正與哪吒交戰要用,但師父討,安敢不從。若會完了,可火速送來我用,可對師父說,此係緊要之物,不可有誤。”

  囑罷便將金磚支付假金槍童子,分別而去。千裏眼、順風耳適出哨在外,看見金磚被辟瘟使者騙去,連忙回報,金磚已去遠矣。華光悔之不及,悶悶不悅不表。

  卻說使者騙得金磚,現出本相來見哪吒,哪吒大喜,打起得勝鼓,領兵回轉天曹。玉帝升殿。哪吒奏曰:“華光是佛家弟子,神通廣大,臣與鬥殺,戰經一月,不分勝敗。今臣奪得華光法寶,名叫三角金磚。”呈上禦案。玉帝曰:“卿領兵下中界,雖未收得華光,奪得此寶是卿之功也。”傳命將金磚收下禦寶庫,即賜哪吒金花二朵,掛彩出朝。玉帝又問眾官曰:“華光這匹夫,似此難收,當複如何?”眾臣奏曰:“臣等聞得此人乃為母親之故,也是孝道之人,奈其人性情太急,不能容物,因一毫之仇,便欲報之,故得罪於陛下,乞陛下再頒赦書一道,赦他前罪,待他取得母親,若不改前非,再興兵除之未晚。”玉帝依奏,即令駕前將軍崔通·齎旨一道,前到離婁山。

  華光聞旨接入。使命宣讀曰:“朕觀卿若有忠孝之心,安肯久為反逆。

  屢發兵討,卿雲為母。朕今始知卿雖為母,然其中亦不該因一小仇,而成大事,卿意若此救母,反能為禍,戰何日得休,朕旨一到,卿無得再生異端,苦心尋母,將功折罪。叩頭謝恩。”華光謝恩畢款侍使臣,迭別而去。華光自言曰:“天兵事今得玉旨,我心寬矣,奈前日被騙去金磚,今無法寶使用,怎生尋得母親?”忽然淚下,千裏眼、順風耳二人曰:“天王不必煩惱,他人哄我,我哄他人。此去地名有個鳳凰山,山中乃是玉環聖母鎮守,那裏有個金塔,丟起來亦能變化無窮,聞天曹若起鬥寶會,玉環聖母常帶去赴會,天王可變作天使,去見聖母,若騙得那塔來,煉就金磚,就似先前一般。天王何必憂悶。”華光聞言大喜,搖身一變,變作假天使,即匆匆而去。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華光與鐵扇公主成親卻說鳳凰山玉環聖母,有一女兒,名喚鐵扇公主,年方二八,生得如花似王,十指尖尖,三寸金蓮,唇紅齒白。又有一兒子,名叫山成。母子三人在山中正坐之間,忽然小使報曰:“天曹差有天使至。”聖母出迎,入到廳堂坐下,公主回避。茶畢。天使言曰:“今天曹起鬥寶會,命下官來造貴山、借金塔一用,即便送還。”聖母曰:“金塔今交與天使持去,若鬥寶會完了,務要送來還我,這裏應用。此地多有妖怪,若無此塔,難以製之。故需此塔鎮壓。”天使曰:“借去若鬥完,即便送還。”聖母即命山成取出金塔,交付天使,送別去了。卻有鐵扇公主躲在殿後,聽見來人言詞,略有驚恐,乃出對母曰:“方才來的天使,兒聽他言詞似有驚慌,恐不是真天使,莫非是妖怪變來的。不若叫山成赴去看來,省得掛心。”聖母聽了此言曰:“我兒見得是。”即令山成去趕,趕到南天寶德關外。山成問守關將曰,“聞天曹起鬥寶會,起是沒有?”守將即答曰,“天曹並不曾起鬥寶會。”又問:“有個天使,拿一個金塔入關,你看見沒有?”守將回曰:“也沒有使命下來人去。”山成問畢,大哭轉去見母、姊,將前事一一說了一遍,即是被人騙去。

  母子大哭言曰:“倘天曹久後來討此塔,怎生了得?”山成曰:“煩惱也是枉然。不若我到南海問觀世音去,便見明白。”聖母曰:“既如此,我兒可速前去。”

  山成拜別了聖母,駕起祥雲,直到南海,觀音佛母正在葡萄岩上打坐,忽見一朵祥雲落下,佛母慧眼一看,原來是鳳凰山山成。山成遂上前參拜畢。

  佛母曰:“你到此何事?”山成曰:“我母有金塔一座,今不知被何妖變了天使,將我母金塔騙去,因不知門路,敬求佛母指引尋找。”觀音聽罷,挪開慧眼一看,對山成曰:“你母金塔不是別人騙去,乃是離婁山的華光騙去,今把塔煉作一塊三角金磚。”山成曰:“他有金磚了,為何又要騙金塔去煉金磚?”佛母曰:“他的金磚被哪吒手下辟瘟使者騙去,因此他手下千裏眼告他來轉騙你的,”山成聽罷,拜辭佛母,回轉鳳凰山。

  聖母正在憂悶。山成回見聖母,告知是華光騙去,煉作金磚之事。聖母曰:“若是華光那匹夫騙去,必是難討的,怎生是好?”鐵扇公主曰,“女兒不才,不怕他什麽華光,我有鐵扇一把,若與他戰,把那賊一扇,扇在九霄雲外,跌死他,以消我母子之恨。”聖母聞言大喜,即吩咐點起本山兵馬,公主披掛,同山成前行,殺向離婁山來,且言公主怎生打扮,見他頭戴金花鳳子盔;身穿銀鱗鎖子甲,手持長槍,左帶鐵扇,右插尖刀。三寸金蓮,穿一對鐵嘴小皮靴;麵如傅粉,唇若塗朱,秋波眼,柳葉眉,騎一匹白馴馬,來到離婁山喊戰,猶如天宮降下一嫦娥,凡間又出一西子。真乃天下無雙,人間鮮見。口口聲聲要取金塔。

  華光正坐之間,小軍報說鳳凰山有一公主,帶領兵馬前來要取金塔。華光聞言,便欲出戰,千裏眼、順風耳稟曰:“天王尚未知一事。”華光曰:“有何事?”二人曰:“聖母此女有一把鐵扇,能扇人自會跌死,天王不可出戰。”華光曰:“縱有此扇厲害,亦要去一戰。”二人又曰:“既天王不信,小將二人不才,願先代天王一戰,請天王在後一看便知。”華光準之,命二人出戰。二人戰未數合,被公主用扇一扇,將二人扇在九霄雲外去。千裏眼、順風耳被扇出去三千裏,連忙在半空作法,駕雲落地,回轉離婁山不題。

  卻說華光在後見二人被公主一扇,將二人扇去了,心中又慌又怒,手持金槍便刺公主。公主提槍迎戰。未數合,公主詐敗,取出扇將華光一扇,把華光扇入半空。公主連扇三下,即收兵紮營。自思華光會駕雲,跌他不死,不如在此等數日,打聽有何動靜。

  卻說華光被扇至半空,心中慌了,連忙作法,駕朵祥雲自空而下,自言曰:“好個公主好法寶,被他扇在這裏來,不知是何處?”正憂悶間,忽聽得前麵有鍾聲響。即喚當地土地,土地出見,華光問曰:“此是何處,有鍾聲響?”土地曰:“我這裏是北方,有鍾聲處乃是風毒洞。洞中有一位老仙翁,在那裏修行,故此有鍾聲響亮。”華光聽了,自思曰:“我何下往風毒洞中,求些齋糧吃,然後回去。”想罷即往風毒洞中,見那老仙正在那裏坐禪,忽見華光至,老仙下禪相見禮畢,問曰:“客官到此有何見詢?”華光曰:“我非別人,乃上界華光是也,因為騙了風凰山聖母的金塔,不想他的女孩十分厲害,來向我討,我不肯還,便與他交戰。他有一法寶,名曰鐵扇,將我扇到此地,不知何方。我若不連忙回雲落下,險些跌死。今遇老仙在此修行,特來求一飽齋,然後回歸。”老仙曰:“你就是上界華光元帥。”叫道快取七粒幹飯,與華光吃。華光自想:“此道人好可惡!我腹中這等饑,如何將七粒飯與我吃?”華光不吃。老仙曰:“元帥吃不完!”華光微笑自思,且吃下看如何。連吃三四粒,腹中飽了。便送還三粒,曰多了。老仙笑曰:“適才元帥嫌少,為何還退三粒?”華光曰:“某未識珍寶妙處。”老仙笑曰:“恭喜元帥,喜事近矣。”華光曰:“身在難中,有何喜事?”老仙曰:“那鐵扇公主,與你有宿世之緣。”華光曰:“老仙錯矣,今與他正在交戰,是對敵仇人,哪有宿緣可就。”老仙笑曰:“此事不難。我有一藥付元帥,名曰鎮風丹。”華光曰:“要它何用?”老仙曰:“此丹元帥吃下,來日與他交戰,他要扇動你一根頭發,也是難的。你若見扇你不動,就將他捉了,怕不成其親事?”華光大喜,接過鎮風丹,吃入腹中,拜別了老仙,駕一朵祥雲回轉離婁山,與眾將相見。

  次日黎明,披甲出戰。公主曰:“我說這匹夫被我扇去跌死了,為何今日又來?此回必叫你死了。”華光曰:“我那日駕雲去尋人,你怎扇得我去?”

  公主曰:“你這匹夫,昨日被我扇去,今尚敢說大話。少刻間將你扇去,你又是駕雲去尋人了!”華光曰:“我說走去尋手下的,你說是扇去。今日與你賭賽三扇為期,倘若你三扇扇得我一根頭發動,我與你拿去,將金塔還你。

  三扇若扇我一根頭發不動,我拿你來作個妻子,金塔亦不還你。”公主曰:“你這無賴匹夫,休得反悔。”華光曰:“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公主自思:“這匹夫該死,與我賭賽,不消我一扇,扇到九霄雲外,必是死的。何用三扇?”公主思罷,提起鐵扇向華光一扇,果然一根頭發也扇不動。華光叫再扇。公主思曰:“好古怪,為何扇他不動!不如再扇一扇。”公主用盡平生氣力,又扇一扇。華光又下動。公主驚慌。華光見二次扇他不動,高聲叫曰:“請快扇,我興已發矣。”公主被促,又扇幾扇不動,正欲要走,被華光向前一把拿住,叫聲“妻子”,捉回洞中。山成見捉去姊姊,大哭,走回鳳凰山,報與聖母不題。話分兩頭,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