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8章 華光鬧蜻蜒觀(3)

  母曰:“你不曉得,可去問千裏眼、順風耳。”華光即去問二人,二人曰:“那皮娥是人,他又思量吃人。”華光聽罷對母曰:“你在酆都受苦,孩兒用盡心計,救得你出來,為何又要吃人!此事不可為的。”母曰:“這就不孝,既沒有皮娥我吃,要你救出我來做甚?”華光無奈,隻推曰:“容兩日討與你吃。”華光即忙出榜招醫,若有醫得我老夫人不思量吃人者,我當重謝不題。

  卻言酆都王探知華光出榜招人醫他母親,欲使一人去害吉芝陀聖母。問誰敢前去?內有一人,乃是魔軍,向前稟曰:“某願往,假裝醫人去揭榜,見得我能醫治,倘彼用我之時,於藥內放些毒藥,將他毒死便了。”酆都王大喜,即令他前去不表。

  卻說華光聞報有人揭榜前來,心中大喜,請入相見畢。華光去請母曰:“有一醫人能醫母親不思吃皮娥。”母曰:“既有此醫者,可來見我。”華光即同醫者進見。聖母曰:“此非醫者,他乃是酆都一個魔軍,他定來害我的。”華光大怒要殺他。魔軍曰:“你不要殺我,我教你一個方子,他就不想吃人了。”華光曰:“你說來,我便赦你。”那人曰:“若要令堂不吃人,必須討得仙桃給他吃,就不吃人了。”華光問曰:“哪裏有仙桃?”軍人曰:“隻有王母金穀園中有仙桃,可巧今年正熟。天王若取得來與令堂吃。就不思量吃人了,”華光聽罷,放了軍人。即吩咐公主侍奉母親。自思:“我去偷桃,除非變作猴猻去方可偷得。”思罷,即變作花果山齊天大聖,來到王母娘娘金穀園中。原來園中有一小廝,在那裏看守,可巧守者睡著。華光便入了園,上了樹一看,果然好一樹仙桃。連忙摘了五六個便走。小廝醒來一看,不見了五六個仙桃,卻是猴猻腳跡。忙報與王母得知,說“失去五六個仙桃,細查滿地都是猴猻爪跡,莫非是齊天大聖偷去也未可知。”王母聽了,次日便去上表奏知玉帝曰:“今年我園中仙機正熟,未摘獻陛下,今被花果山齊天大聖盜去數個,聽我主定奪。”玉帝見奏大怒,即傳旨宣孫悟空到殿。

  玉帝問曰:“仙桃乃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子,三千年成熟,才得此桃。朕尚未見麵,卿怎敢偷去?”悟空曰:“半天下雨,不知來頭。臣自取經回來,已把一切貪心丟了,何得有盜心,此實不是小臣,恐其中有詐,也未可知,”

  玉帝曰:“明是卿偷,腳跡尚在,豈可言他人?卿乃佛家弟子,著令駕前指揮,送西天與如來處問罪。”眾臣奏曰:“臣等聞悟空今果皈依佛道,又是三藏弟子,顯無其事,惟恐其中有屈,乞我主不必送他西天去,限他一月找尋。若有了盜者,免他之罪。若沒有,那時再送他西天去不遲。”玉帝準奏曰:“眾臣保卿,且容卿去查下落回報。”

  悟空謝恩出朝,回至花果山,與眾子孫奇都、羅猴、月孛等言曰:“不想有此屈事。不知哪個妖怪,變作我本相,去到金穀園們了仙桃,王母去奏玉帝,說是我偷的。我說不是,玉帝不容分說,欲將我送至西天如來處問罪。

  幸得眾臣保住,限我一個月找尋下落,方免我罪。一個月沒有下落,罪仍及於我。叫我往何方去訪得著個下落,好不可惱!”眾子孫曰:“大聖何不上南海去問觀世音便知明白,不然怎麽去尋?”悟空聽了曰:“言之有理。”

  即打個觔鬥去到南海。

  觀音老母正在紫竹林坐禪,忽見悟空來。老母曰:“悟空為了何事而來?”

  悟空曰:“隻為金穀園中失了仙桃,不知是何妖怪變我形跡去偷的。王母奏之玉帝說是我,玉帝即要送我上西天去問罪。多得同僚保本,限我一月要有下落,若是無下落,是我也是我,不是我也是我,就要問罪。弟子無奈,特來叩求佛母,指示何人盜去的。”觀世音挪開慧眼一看,對大聖曰,“不是別人,乃是鬧三界的華光偷去。”大聖曰:“他偷去作甚的?”觀音曰:“他三下酆都,救出吉芝陀聖母。那畜生又思吃人,華光無奈他何,出榜招人醫治,乃是魔軍來說叫他要討仙桃與他吃,才不思吃人,華光因此變作你去偷仙桃。”大聖見說大怒,即拜別了觀音,回至花果山,與眾子孫說知曰:“他既去偷桃連累我,我今就與你們殺到離婁山,將那賊捉了。”

  即說大聖有一女,名叫月孛星。但見他生得目大腰寬,口闊手粗,腳長頭歪,腳聲似打雷。遇了不死亦七八。月孛星出來曰:“我也要去。”眾人曰:“你生得這等醜,去了給華光等取笑。”月孛星曰:“我定要去捉華光。”

  眾人無親,隻得和他同去。一齊到離婁山,喊戰連天。卻言華光自從偷得仙桃與母親吃了,果不思量吃人,心中大悅。忽手下人報說花果山齊天大聖領兵殺來,說天王不該變他去偷桃,累他受罪,要捉天王解上天曹。華光聞言大怒,即下山與悟空相見。悟空罵曰:“你偷仙桃,好變牛變馬去偷,為何變老孫本相去,連累老孫。快下馬受縛,與我解上天庭便罷。”華光曰:“我討仙桃與你何幹?就變你本相亦所不妨。”悟空曰:“連累我,反說不妨!”

  便將如意棍向華光打去。華光亦丟起三角金磚,悟空口中一呼,出來無千無萬猴猻,拖住華光,來搶金磚,華光大敗。悟空趕去。華光丟起火丹,火光連天。悟空不能抵敵,便敗到東洋大海去。那月孛星見父敗走了,便將他的骷髏頭敲動,叫聲華光,華光即刻頭痛眼昏,走回山洞。那月孛星的骷髏十①分利害,人被他叫名拷了,三日內自死。

  卻說火炎王光佛知華光與悟空交戰,料華光戰他不過,必落月孛星之手,特來與他二人講和。來至大聖寨中,大聖接入禮畢,光佛曰:“聞大聖今與小徒交戰,為因變尊相偷仙桃一事,是否?”悟空曰:“是他不該破壞我的名譽。”光佛曰:“果是他不好,容貧僧帶來伏罪。今貧僧有一言,未卜大聖肯容納否?”悟空曰:“有何見教?”光佛曰:“小徒有犯尊顏,被令愛將骷髏拷動,今將死矣。自古道:‘好漢碰好漢。’望大聖饒他,貧僧與你二人說和,結為兄弟何如?”悟空曰:“蒙老師父說,無有不依命的,奈玉帝要把我問罪,此事如何?”光佛曰:“若肯賣人情與我,天曹之事,我自去料理,不涉大聖一些。”大聖曰:“恐玉帝不肯。”光佛曰:“華光是他外甥,加是我說去,無有不肯赦他之理。”悟空曰:“既如此!敢不從命。”

  即叫出月孛星吩咐曰:“今有炎光老師說和;饒他罷。”月孛即將骷髏把來削去了,乃向炎光曰:“女兒已削去拷處,饒他命矣。”光佛拜謝而別,來至離婁山,見華光說了前事。華光即同炎光前往悟空寨中相見,結為兄弟。

  大聖即命排宴款待,各自分別,悟空領兵回花果山。光佛去奏玉帝赦了華光。

  兵戈寧息。華光分付手下人看守文殊院並千田國廟宇、離婁山,我去遍遊天下,逢災救災,逢難救難,不日而歸。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華光皈依佛道卻說靈山世尊一日與眾羅漢說:“華光那畜生,當日他趕龍瑞王至我靈山,惱了我,被我把天眼收來,他問我取,我說要他來皈依佛道才把還他,他說容他尋了母親,即刻就來,當日設誓,說他若尋見母親,不來皈依佛道,六根不得齊全。他今已救出母親,功成已滿,尚不來皈依,隻在中界蕩遊,恐被外議,說佛家弟子不肯皈依佛道。你們眾弟子可去變作凡人,去作神仙戲術的把戲,砍腳砍手,引他來看,他必要向你學此法,就哄他將腳砍下,與青獅子銜到靈山,與他趕來,我來勸他皈依佛道。”眾弟子領命,辭別了世尊,變作凡人戲術,砍手變龍,砍腳化虎作把戲。

  卻說華光正行之時,遠遠見前麵有人作戲法,即近前看了,見做得妙,暗暗喝彩,就問作把戲人曰:“你這法肯教人否?”其人曰:“可。”華光曰:“我要向你學。”那夥人曰:”我們要須一百金才肯教人。”華光不知是詐,即取出百金,那夥人曰:“你既有錢,我就教你,將你那腳與我砍下來。”華光曰:“砍下恐疼。”那些人曰:“從前師父說不痛。”華光就將左腳與他砍下。果然不疼,華光又叫他再砍右腳,那夥人曰:“你自己也可砍得。”華光就自己將右腳砍下,果也不痛。隻是安不住。華光曰:“你教我安住。”那夥人曰:“這腳你砍壞了。”叫一聲青鬃獅子銜去。那青鬃獅子上前,將他右腳銜往靈山而去,華光一看眾人現出本相,駕雲而去,乃驚慌歎曰:“中計了,原來他們是靈山弟子。”華光自思:“不免我踏了風火車,趕上靈山,去見如來。”

  ①利害——利,通厲。

  如來正坐之間,眾弟子、青鬃獅子銜得華光腳來。如來大喜。華光亦趕到,拜倒殿前求救命。如來曰:“你當初在這裏發咒,說取得母親,即來皈依佛道。若不來,六根不得齊全,我今就叫你六根不全。”華光曰:“師父你將腳替我安住,弟子就皈依佛道。”如來曰:“畜生,我替你安住罷!”

  華光原性不改,見如來替他安住腳,起來便走。如來笑曰:“你這畜生往哪裏走?”念動咒語,華光走出山門,那腳依然掉下來,仍跌於地下,華光隻得走轉來見如來。如來曰:“你如何又回來?”華光曰:“今情願皈佛道,永不敢反。”如來曰:“諒你從此也走不脫,將天眼還你,替你安上腳。”

  華光拜謝。如來曰:“你原係出家修行,今以仙班有名,但得正果,你受一麵。看還布施輪回簿上,曾注你父母,生當受苦,今日得你皈依佛道,應該同往西方,不落輪回之苦,你母吉芝陀聖母,今已改邪歸正,不想吃人,亦①可往西方。你妹瓊娘,孝順甚篤,西方有仙子,前母範氏大婆婆,主勤和孝順,一時屈死,閻王送於鄧尚書家投胎,今已七歲。範氏善根不斷,待他長成,令人點化,度往西天。馬耳山你前母兄,亦修行得道,今又得你皈依佛道,亦在西方來。”自即寫表一道奏知玉帝,玉帝依奏,加封華光為五封佛中上善王顯頭官大帝。其餘大眾人等,俱依如來表奏,俱送往西方。華光永鎮中界,萬民求男生男、求女生女,買賣一本十利,讀書者金榜提名,感顯應驗,永受祭享。

  ①篤(dǔ)——忠實,一心一意。

  卷三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