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六回 賊女空有手帕難取勝 俠客全憑寶劍可擒人

  且說路素貞無奈,想出一個急見勢來,把自己鼻子堵上,往他們這邊一棲身子,右手把刀遮擋大眾的兵器,左手一抖五色迷魂帕,什麽叫上風下風,聞著就得躺下。正然要抖,西南上一陣大亂,“噌噌噌”躥進好幾個人來。頭一個是禦貓展熊飛,第二個大義士盧方,第三個徐慶,鐵臂膊沙老員外,孟凱、焦赤、雲中鶴魏真。這些人一露麵,艾虎、盧珍、聖手秀士,三個人精神倍長。這麽巧,這幾個人從何而至?是因大人接著聖旨,入都複命。大人未曾起身,這是大人的前站,不僅他們這幾位,還有文官主簿先生公孫策,帶著許多從人,都是乘跨坐騎。一路之上,各州縣通知明白,叫他們預備公館。可巧這天又是徐慶的主意,將到四鼓,他就叫外頭備馬,眾人無奈,隻得同著他起身。走在路上一看,方知起早啦,也就無奈。正走著,瞧見這邊燈球火把,趕奔前來,教從人一打聽,方知道是這麽件事情。幾位下馬,叫從人與公孫先生在那邊等著。這幾位爺各執兵刃殺奔前來。頭一個是展南俠,眾位跟隨,往前一衝。展爺一進來,就見了艾虎等人。馮淵就喊說:“眾位大人到了。幾個賊是要緊案犯,千萬可別把他們放走了。”展南俠方才知道有要緊的案子。路素貞聽見他們口稱大人,心想:隻要把這迷魂帕一晃,管叫你一個個噗咚噗咚亂倒。忽又聽馮淵那裏嚷:“這丫頭抖迷魂手帕哪,大家捏著鼻子與他們動手罷。”這一句話,就把大眾提醒了,那些兵丁一齊喊道:“捏鼻子呀!捏鼻子!”這一下,把路素貞嚇了一個膽裂魂飛,全仗著這手帕贏他們,不料叫他們這個主意敗了機關,怎麽好?那邊路凱就說:“我們走罷。”這句話未說完,自己那口刀早就教雲中鶴魏真削為兩段。回頭就跑,將一走,又被飛鏨鐵錘大將軍將一鏨子釘在腿上,“噗咚”摔倒在地,兵丁過來,將他拿住。路素貞一瞧事情壞了,撒腿就跑,總還是她的腿快,倒跑出去了。鐵腿鶴趙保心神意念全在路素貞身上,他見素貞一跑,他就跟著跑下來了。可巧迎麵遇著魏道爺,魏道爺用手中寶劍先把他的刀一削,然後向著他的頭顱一剁,還算是躲的快,把他的頭巾砍去一半,也就逃命去了。到底還是同著路素貞一路前往,下書再表。

  大眾一看,跑的跑了,拿住的拿住了,大眾會在一處,艾虎等過來見禮,然後問各人的來曆。龍滔、姚猛說他們丟東西賣藝。馮淵說他們進廟,怎麽遇見姑娘,被捉後,又遇見崔龍,說姑娘入洞房,誆手帕,怎麽得著王爺下落,如此如彼。展爺大喜,說:“隻要得著王爺的下落,就好辦了。”又問艾虎。艾虎將怎麽遇見張三叔、趙四叔與白五嬸娘,自己不上黃州府找師傅,直到京都的話,說了一遍。又問韓節、杜順,兩個班頭說京都恒興當鋪怎麽出了無頭案,奉相諭上草橋鎮找姓路的。到天齊廟一打聽,是範家兒子姓路,原本是路家孩子,貪著天下都地方範宗華的家業。範宗華一死,家業都歸路家了。這路凱任意胡為,仍認祖歸宗。他認的無賴朋友,家內準窩著作案之賊,我們上廟探他去,可巧遇著龍大爺被捉,我們情知勢孤,這才找楊總鎮借兵。話猶未了,馮淵接言說道:“京都這案,你們準知道是誰作的?”回答不知。馮淵說:“就是同著路素貞跑的趙保。”如此如彼,學說了一遍。展爺說:“方才那位總鎮大人,不是躺倒了嗎?”眾位回道:“此時慢慢蘇醒啦。”眾兵丁過來報功:兵丁內死了四個,有六個帶傷的。拿著他們活的是四十二個,帶重傷的十兒個。展爺說:“你們總鎮大人此時不能傳令,可認得展某?”大家跪下磕頭,異口同音說:“認識大人。”展爺說:“我替你們大人傳令,活的帶傷的全解往衙門,連這兩個賊頭,一並交衙門,我們帶著上京。死去的,叫地方派人掘坑掩埋。”吩咐已畢,那邊從人與公孫先生也都過來。再看總鎮大人晃晃悠悠過來與大眾見禮,展爺見了總鎮大人,就把他發放之事,說了一遍。楊總鎮連連點頭。展爺又說:“大人索性帶兵把路家一抄,所有東西物件,盡行抄出,上帳薄封門,若要有人,還將他們拿住。”說畢,總鎮大人帶兵前往,單有兵丁頭目,帶著展老爺上總鎮衙門。天已大亮,總鎮方回,將抄的東西物件帳目,與展爺一看,帶往開封府。路家裏麵,連丫環全然都跑了。展爺說:“那也不必細追。”叫總鎮預備一輛大車,就把路凱、賈善鎖在車上。叫開封府的班頭,同龍滔、姚猛、艾虎等一起走,馮淵、盧珍二人,到店裏取包袱,給飯錢,也就押解著車輛入都。路上無話。直到開封府,艾虎等見著師傅,馮淵等都與智化行禮問好,各言自己來曆,又把邢如龍、邢如虎帶過來與大家相見,說了他們的緣故。斑頭韓節、杜順進裏麵見相爺,把拿住路凱、賈善的話回稟了一遍。艾虎大眾等著展爺來到,一同麵見相爺。天到晌午時節,展南俠、盧方、徐慶、魏真、沙龍、孟凱、焦赤,至開封府下馬,小爺等過去行禮。智爺把邢家弟兄帶過來,說了他們的來曆。徐慶說:“智化賢弟,你才會哪。事情辦完,你走去了,大人為你不入都,教我們大家各處尋找於你,原來是你先跑到這裏等著來了。哎喲,可是你不在這裏等著,相爺不就沒了命了!”這句話說的邢家弟兄臉上發赤,也不敢多言,就低著頭。忽見包興進來,與眾人行禮。隨著說道:“相爺在書房等候,請你們眾位老爺相見。”眾人到裏麵見包公,無非問了些襄陽的事,又問了些天齊廟的事,又說些開封鬧刺客的事,又提說穀雲飛不願為官,異樣性情。俱都說罷,叫眾位外廂伺候,包公就將升堂,當差的眾人,堂口伺候。

  包公升堂,兩旁邊校尉站班。包公吩咐:“將路凱帶上來。”問他不法的情形,他盡把這事推在崔龍、賈善、趙保的身上。隨後又把賈善帶至堂口,包公問他恒興當鋪殺人事情,他全說了:提說當鐲子,要當五十兩,當鋪隻寫三十兩,我們兩個人一恨,第四天晚間,趙保殺死兩個更夫、五個掌櫃的,拿了他們百餘兩首飾,盡是趙保所為,小的與他巡風。相爺也沒用刑具拷打,就把他們釘肘收監,等拿住崔龍、趙保,再定罪名。發放已畢,賞賜班頭,批文書,案後訪拿崔龍、趙保。又於草橋鎮行文:路凱房子入官查收;所有東西,該地方官入庫;天齊廟另招住持方丈,周圍香火地不屬路家所管,歸廟中作香火之資。所有拿獲路凱家人,一概責放。當鋪所殺死之人,等趙保到案方準埋葬。諸事已畢,包公退堂。

  單提顏春敏先接著聖旨,一概事情按旨意辦理。金知府署理外藩鎮守的差使,所有王府拿住的賊人,神手大聖鄧車,鑽雲雁申虎,一個是行刺,一個是盜印,把兩個賊就地正法,人頭用木籠裝起,在襄陽西門號令。所有拿住的兵丁,大人俱釋放。此時有路彬、魯英由陳起望來,入上院衙,求見大人。有人將他們帶進來,見大人行禮,跪在大人麵前請罪。二人一齊說道:“奉蔣四老爺諭,在我們家中看守著彭起。彭起頭上按著個迷魂藥餅,早晚把他兩羹匙米湯,灌來灌去,日限甚多,他吞吃不下,一摸這人,渾身冰冷,四肢直挺。大著膽子,把迷魂藥餅取下來,彭起那老兒,氣絕身死,我們也不敢抬埋,請大人示下。”言還未盡,大人仰麵朝天,長歎了一聲說:“可惜呀,可惜!便宜他就是了。你們兩個人也不用走了,跟隨本院入都,聽旨意封官。”兩個人叩頭。大人派差人上陳起望,把彭起屍首提出來,扔棄山澗,叫鷹餐鳥啄。差官領命前往。蔣四爺攔住路、魯二位,要那個迷魂藥餅,路彬、魯英就把那迷魂藥餅給了蔣爺。

  此時,又有差人進來回稟:五太太奉旨,迎接古磁壇,不日來到。大人吩咐首縣,在上院衙外高搭祭棚,設上古磁壇,請高僧、高道超度五老爺亡魂。大人率領文武官員,眾俠義等,親身上祭。五太太帶領公子白雲瑞,至祭棚參拜古磁壇,奠茶奠酒,燒錢化紙已畢。接著見大人,大人親身出衙,勸夫人幾句言語,教督催著公子盡力讀書,然後送銀兩,以作奠敬。夫人請古磁壇起身。大人入都,有本城文武官員給大人預備轎子。所有破銅網眾人,俱跟大人同行。君山鍾雄,就帶著於義、於奢,其餘眾人回山,文職官員送出一站。次日起身,蔣爺等分作三路,前站展爺、魏真、徐爺、盧爺、沙、焦、孟七位先走。大人轎子,是徐良、北俠、芸生、熊威、韓良、朋玉、韓天錦七位護著。一日正走至一片葦塘,忽然躥出一人,口喊冤枉,衝著轎內就是一刀。要問大人生死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