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六回 馮淵巧遇小義士 班頭求見楊秉文

  且說馮淵成親,入了洞房。此時書房內,又預備一桌酒席,盧珍在當中坐,上首是崔龍,下首是路凱,喝著酒說閑話。盤問盧公子在家鄉住址,怎麽交的朋友,後來在哪裏認識。盧爺本是正派君子,哪裏撒的慣謊,未免上言不搭下語,就說不上來啦。崔龍一怔,有些詫異,路凱早聽出來了,言語不相符,與崔龍使了個眼色,搭出他外麵去說。盧珍聽見後麵有了動靜,故意裝醉,把桌麵一拍說:“好話不背人,有什麽言語當著盧爺說來。”崔龍問:“你到底姓什麽?”盧珍說:“你公子爺,姓盧單名珍字。陷空島盧家莊的人氏。”路凱問:“鑽天鼠盧方,是你什麽人?”公子爺說:“那就是我的天倫。”倫字一出口,盧珍把桌子,衝著路凱一翻,路凱往旁邊一閃,“嘩啷”的一聲,把碗盞家夥摔成粉碎。路凱一個箭步,早就躥出房門去了,崔龍也跟出去。盧爺拿刀追出來。那兩個人還得尋著刀去。後院的人正趕奔出來,路凱問道:“什麽人?”賈善、趙保說:“了不得了!這個馮淵,刺妹子來著。”路凱說:“對了,中了他們的計了。”叫家人點燈籠火把,抄家夥拿兵器,家下一陣大亂,“嗆啷啷”鑼聲大震,燈球火把照如白日一般,大家喊叫拿賊。姑娘隨即也趕到,說:“哥哥你做的這都是什麽事情?”路凱說:“追人要緊。”大家追出門外,前頭是馮淵,後頭是盧珍,後麵盡是眾賊緊緊追趕。

  馮淵入樹林內,摔了一個筋頭,明知是死,原來不是別人,卻是艾虎。

  皆因艾虎要上黃州府找師傅去,不料半路之上,遇見了張龍、趙虎、白五太太,說了他師傅跟下刺客上京都,保護包相爺去了。艾虎方才知曉,自己也就不用上黃州府,辭別了張、趙二位,奔了上京的大路。可巧走在半路,遇見人便打聽,有欽差大人過去了沒有?人家說:“早過去好幾天了。”艾小爺一急,怕誤了趕不上見駕。如何能得個一官半職的哩,自管連夜一趕,恨不得一時飛到京內才好。晚間二鼓,正走在樹林外,見有人由北往南跑,小爺先就進了樹林。可巧馮爺進來。艾虎不知是馮爺,先趴在地下,容他到時一踢,馮爺被踢倒在地。艾虎剛舉刀要剁,虧了細細的一看,不然馮爺命不在了。艾虎看見馮淵,叫了一聲:“大哥呀!”馮爺說:“是哪位?”艾虎說:“小弟艾虎。”馮爺說:“你可真嚇死我了,我沒有工夫細說,我們拿賊。”正說之間,盧珍趕到。馮爺說:“盧大哥,艾兄弟來了,你我三個人行了,與他們動手。”盧珍問:“姑娘的那個東西,可曾到手?”馮淵說:“要是到手,我就不跑了。”盧爺說:“你真沒用,使了多大心思還沒到手。”艾虎問:“什麽東西?”馮爺說:“賊人來了,咱們搶上風頭,那丫頭沒法子。她那東西,叫五色迷魂帕,非得順風而使,逆風使,她自己就躺下了。”艾虎一聽,說:“好利害。”迎麵上,路凱、崔龍、賈善、趙保,後跟路素貞,許多家人,執定燈球火把,各拿長槍短劍木棍鎖子棍等,一擁進了樹林,往上一圍,大家亂殺一陣,馮淵喊:“咱們奔西北,可別奔東南,丫頭縱有那陰功東西,可也使不上,混帳亡八羔子!”姑娘一聽,真氣得雙眉直立,杏眼圓睜,不恨別的,盡恨馮淵直喊。自己縱帶著五色迷魂帕,也使不上。他們三個人搶上風頭,自己要是一用,本人先得躺下。隻可憑本事,與他們交手。正在動手之間,正北上又是一陣大亂,燈球火把,亮子油鬆,也有在馬上的,也有在馬下的,人喊馬嘶,看看臨近。此時眾人動手,可就出了樹林之外。皆因艾虎三個人總搶上風頭,搶來搶去,就退出了樹林。艾虎一看黑壓壓又來一片,馬上的,步下的,各執軍器,燈球火把,亮子油鬆,照耀的大亮。忽然間,先有二個人闖到,頭一個是大漢龍滔,第二個是飛鏨鐵錘大將軍姚猛,緊跟著開封府班頭韓節、杜順。又見前麵一對氣死風燈籠,上寫著草橋鎮總鎮。原來龍滔、姚猛二人,出離路凱門首,一路問信,有人指點找到總鎮衙門,剛到衙署之外,遠遠有人招呼說:“龍大爺慢走。”龍滔一看,來了數十個人,單有兩個抱拳施禮說:“龍大爺不認識我們,方才多有受驚。”龍滔一看,並不認識這幾個人,問道:“二位怎麽認識小可?二位貴姓?”那人低聲說:“我叫韓節,那是我兄弟,他叫杜順。我們奉開封府包相爺諭,京都恒興當有七條命案,我們下來探訪差使,在天齊廟把勢場,見你們幾位都叫路家拿住了。我認得你老人家,閣下不是上開封府找過韓二老爺,後來你賣藝,我們馮老爺送你銀子,我故此認得你老,大概你不認識我們。我們怕你幾位凶多吉少,我們上總鎮大人這裏投文,借兵破案捉賊,救你們眾人。不想二位到此,你們是怎麽出來的?”龍爺就把馮爺認識崔龍的話,學說了一遍,韓節說:“這可是巧機會,我們一同去見總鎮大人楊秉文罷。”說完,四人一同見大人投文,各說自己之事。大人不敢怠慢,立刻點馬步軍,將到三更,大家起身,直奔路家而來。

  走在半路,有探事的兵丁報說:“前麵有路家男女連家人等,與三位在樹林外動手哪。”龍滔、姚猛一聽此信,大喊一聲,殺將進去。總鎮楊秉文,立刻傳令,叫馬隊在外一圍,不準走脫了一人。自己跨下馬,提著一條長槍,帶著兵丁,見人就拿,逢人就捆。開封府的韓節、杜順,帶著夥計們,拿著單刀鐵尺,跟著龍滔、姚猛殺進來了。馮淵、艾虎、盧珍三個人一看,是自己人到來了,精神倍長。龍滔等剛一進來,就撞見姑娘,不敢過去與路素貞交手,怕她有妖術邪法。馮淵喊:“咱們的人在西北與她動手,可別往東南,須要麵向著東南。”高聲一喊,果然大家都聽見了。渾人就屬姚猛,手中鴨圓大鐵錘,叮當亂碰。大眾家夥碰上就飛,撞著就得撒手。路凱這些家人,見官兵一到,馬步隊一圍,人人害怕,個個膽驚,無心在此動手,要打算逃命,又撞著姚猛這般利害,誰敢向前?要跑又跑不出圈去,滿讓跑出圈外,也被馬隊拿住。馬上就是長家夥一抖,長槍就挑,一個逃不著。路凱家人,拚命一跑,馬上人拿馬一衝,就衝一個筋鬥,馬兵下來就捆。

  總鎮大人是後進去的,提著一條梅花槍,碰著路家家人時節,不是槍紮,就是杆打。單隻一件,他認不出來哪是路家的人,哪是龍滔、姚猛、韓節、杜順一同的人。故此高聲嚷叫說:“呔!哪邊是官麵的人?咱們可別殺錯了。”龍滔說:“這邊三位全是咱們自家人。”馮淵喊:“咱們在西北,都是自己人,你可別往東南,你上西北來罷。”楊秉文不知道是什麽緣故,他心想著:我們都在西北,賊人全在東南,東南上沒人擋著,怕他們打東南上跑了,自己到東南上擋他們,自料憑著手中這條槍,足可以擋住這些人。他焉知曉九尾仙狐路素貞那個利害?姑娘動了半天手,未能傷著一個人,五色帕又施展不出來,全叫這個假丈夫給嚷嚷的。可見著楊總鎮在東南上,路素貞一回手,就從帕囊裏把那一塊大紅的手帕提將出來,衝著楊總鎮唰喇一抖,楊總鎮就覺著眼前一黑,“哎喲”一聲,摔倒在地。金角鹿賈善回頭一看,隻見楊總鎮摔倒在地,一翻身躥將回來,擺刀就剁。姚猛也看見了,一著急就把手中鐵鏨子往外一發,就聽“嘣”的一聲,著在賈善肩頭之上,“哎喲”一聲,賈善就摔倒在地。眾兵丁嘩喇往上一裹,將賈善綁將起來,把總鎮攙起來,拚著死命,往外一闖。馮淵喊:“往西北!”路素貞又不能抖那絹帕,隻可趕上去,要殺那些兵丁,早被艾虎截住。艾虎與路素貞交手,可算稱得起棋逢對手,殺個難解難分。此時路凱的家人,雖不曾全被差人拿住,所剩數十個人,也就往外亂闖,逃命去了。路凱、崔龍一瞧,僅剩他們這幾個人,心中就有些害怕。頭一個是崔龍,隻不敢動手,衝著龍爺虛砍一刀,往南就跑。自己越想越害怕,別說不能得勝,滿讓贏了馮淵他們,路凱也不答應。他是個媒人,闖出這樣大禍來,自己抹脖子,都對不起路家,隻可逃遁他方便了。當下砍倒兩名步下的兵丁,那馬上的兵丁一追,他又把那馬上的砍下馬來,自己逃生去了。單提路凱借著人家兵丁燈光一看,連他妹子隻剩下三個人,暗暗著急,隻得約會妹子逃命。焉知姑娘想出一個主意來了,從懷中掏出紙來,把自己的鼻子堵了個結實,把迷魂帕衝著大眾一抖,不管上風下風,眾人全得躺下。姑娘把絹帕一抖,不知大眾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