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回 黑樹岡範天保行刺 金鑾殿顏大人辭官

  且說徐良、北俠等保著大人轎子,前呼後擁,頭裏執事排開,雨墨的引馬,從人跟隨俱在轎後,兩旁有接站的官兵護送,眾英雄換替著保護。正走在一塊大葦塘,周圍都是些樹木,地名叫做黑樹岡。忽然從葦塘裏出來一人,穿了一身破衣服,腰紮抄包,一雙趿鞋,口喊冤枉,往轎前一撲。雨墨將要下馬,轎子還未打住,那人就到了轎前。原來那人手中拿著一口刀,不甚長大。到了轎前,左手一掀轎簾,右手用力紮將進去。此時保大人的,是熊威、韓良、朋玉、韓天錦。這四個人本領不強。你道這個刺客是誰?原來就是閃電手範天保,那回叫四爺追跑了,由水中逃了命,不敢回家,隔了兩日,晚間方敢回轉家內,不料門戶封鎖,叫官人看著。他又不敢上魯家村去,無奈何,到親戚家隱藏。親戚慢慢給打聽明白,方知道魯士傑的幹老,是翻江鼠蔣平。知蔣四爺跟著大人當差,自己就投奔襄陽來了。可巧半路遇見黃麵狼朱英,二人就找了一座酒樓,朱英就把王爺在寧夏國,怎麽聘請天下山林海島的英雄,與王爺共成大事的話,說了一遍。範天保聽在心裏,也把自己的事學說了一遍。朱英說:“巧了,你要找蔣平,我與你一路前往,你殺蔣平,我與你巡風,然後我殺大人,你與我巡風。”範天保一聽,說:“這事真巧,有了膀臂了。你殺大人何用?”朱英說:“你真胡塗,顏春敏是王爺大大的仇人,誰要能殺了貪官,王爺得天下與誰平分。”天保說:“要是那樣,我一人即可殺他們兩個,你與我巡風。”二賊議論好了,會了酒鈔,就奔到黑樹岡,打聽顏按院掃此經過。二賊商議,這個地勢正可動手,怕跟大人的手下人多,現買了一件破衣服,裝作喊冤,趁他們不提防,一刀將大人殺死。他們縱有保大人的人,無頭就不行了。二賊商量好了,就在葦塘一等,他們從暗處望明處,看得明白,瞧著大人轎子臨近,範天保望外一躥,一喊“冤枉”,誰也想不到他是行刺的。不料他把轎簾一掀,“噗哧”一刀,隻聽“哎喲”一聲。韓天錦喊:“了不得了!有人把大人殺了。”熊威、韓良、朋玉三個人忙亮刀,容他們把刀拉出來,範天保也就跑了,三個人就追。

  範天保正走,忽見一人擋住去路。一身皂青緞衣襟,黑紫臉麵,兩道白眉,一雙闊目,四字口。手中那口刀,刀把上有一個環子,一擺手中刀,攔住去路,口中說:“烏八日的,別走,爺爺在此久候多時。”原來山西雁正在車上坐著,同賽管輅魏昌一輛車上說話,後來一看,這個地勢周圍樹木叢雜,那邊又有一塊大葦塘,徐良就與魏先生說:“這個地方可有點不好。”先生問:“怎麽不好?”徐良說:“白天還不要緊,晚間是藏賊的所在。”先生說:“我們念書的人哪懂得這些事情。”徐良就看見葦塘內有兩個人影,在裏頭亂晃。徐良跳下車來,往前緊走了幾步,正遇著範天保,徐良蹬一個箭步,就把他去路擋住。範天保不知老西那個利害,把刀就剁。徐良把刀往上一迎,隻聽“嗆啷”一聲,就把範天保這口刀削為兩段。範天保出世以來,沒見過這宗兵器,把刀一扔,回頭往葦塘裏就跑。依著朋玉、熊威,要往葦塘內追。北俠趕到,大叫不要追趕,咱們先瞧看大人要緊。這三個人返身回來。徐良順著葦塘追賊人去了。北俠帶著芸生,又把轎夫叫將回來,收拾轎簾,看了看大人。這一刀,正紮在肩頭之上,鮮血淋漓。北俠拿出點藥來,給他敷上,囑咐了幾句言語,把那件蟒袍,給他往上提了一提,仍然叫轎夫搭起就走,裏麵還是哼咳不止。可笑那些護送兵了,隻管執著長槍大刀,瞧見刺客出來一砍大人,各各嚇的南北亂跑,不顧拿人。見刺客跑了,大家仍又聚在一處,仍然保護大人前往。連熊威也是納悶,又見主管雨墨也不深看大人受傷的情形,並且連馬都沒下,還嘻嘻直樂。你道這是什麽緣故?原來這個轎子裏,不是真正欽差。這全是蔣四爺的主意,第二站分三路行走,叫金知府從監內提出一個被罪的人來,叫他假充大人,一路無事,就把他死罪免了,要是遇禍,也是他命該如此。果然,在黑樹岡正遇此事。不然,雨墨他有不急的麽?總是蔣爺有先見之明。到了驛站,重新又換一個做大人,一路也是無事。大眾到京,大人也到了。

  山西雁追了一路,也沒把賊人追著,彼此全都大相國寺見大人。大人是頭天入都,住大相國寺,第二日見駕。蔣四爺大眾先到開封府,見著智化。蔣爺說:“賢弟,你可算是神龍露頭不露尾。”智爺行禮說:“四哥別過獎我了。”蔣爺說:“但是你見大人不見?若要封官,看你作官不作?”智爺說:“這也就無法了。你們先見相爺罷。”又與邢家弟兄見了。蔣爺把智爺拉在一邊,低聲說道:“你好大膽子!這是兩個刺客,你敢保舉他在開封府當差,二人要是一變性情,你不料想是什麽罪?”智爺說:“對呀!我也是一時糊塗,過後也覺有些害怕,不然,我怎麽盡看著他們不敢離開。這幾日光景,我已看出兩個人性情來了。四哥,你隻管放心,決沒意外之事。”蔣爺說:“既然這佯,很好很好。我們見相爺去了。”大家到裏麵見包公。包相爺說道:“索性把邢如虎、邢如龍兩個人的名字,也提在折本之上,破銅網有功,保舉兩個作官。”蔣爺連連點頭,謹遵相渝。包公又問:“鍾雄由君山帶多少人來?”蔣爺說:“回稟恩相大人得知,鍾雄由君山就帶了兩個人來,餘者全是鍾雄手下從人。”包公吩咐四爺,把君山三人帶來一見。蔣爺先把那邢如龍、邢如虎帶至大相國寺,麵見顏大人,說明了相爺的吩咐。這兩個人,跪下與大人叩頭,求大人施恩。蔣爺在旁邊就把相爺說求大人保舉兩個人為官的話說了一遍,大人點頭,吩咐叫他們起去。蔣爺又說相爺要見君山鍾雄他們三個。大人複又點頭,教蔣爺帶鍾雄等至開封府聽候相諭。蔣爺隨即帶著鍾雄、於奢、於義,至開封府裏麵書房見相爺。包公見鍾雄,麵如白玉,五官清秀,三綹短髯,翠藍袍,四楞巾,厚底靴子,很是清高儒雅。又看金鐺無敵大將軍於奢,身高一丈開外,麵如淡金,頭如麥鬥,膀闊腰圓,包公一發歡喜。再看於義,武生相公打扮,白麵如玉,恰似未出閨門的少女,與白護衛品貌相仿。包公問他們的名姓。蔣爺在旁,替他們回稟:“這個叫鍾雄,這個叫於奢,那個叫於義。”包公道:“本閣聽說,你文中進士,武中探花,退隱居住君山,可算你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鍾雄叩頭,口稱:“罪民一念之差,身該萬死。”包公說:“及早回頭,總算是個名士,回相國寺,候萬歲旨意便了。”三人叩頭,跟蔣爺出來。有一個差人,捧著一個帖兒,說:“四老爺,智大爺派我在這裏等著見你老人家,這有一個貼兒,說一看便知。”蔣爺接過貼來,一怔,說:“不好,大半又要走星照命。”打開帖一看,何嚐不是。上寫著:“字奉蔣四哥得知,小弟智化所以在開封多住幾日,為伴著邢家弟兄,如今你們眾位已到,小弟卸責,書不盡言,容日再會。”蔣爺見了字柬,一跺腳歎了一聲,說:“智賢弟行事實係古怪。”隻得同著鍾寨主到大相國寺,見了顏大人,就把相爺見了鍾雄的話說了一遍。又將智化留的這帖子給大人看了。大人也歎息了半天。然後大人叫先生打折本,預備明日投遞,所有眾人,俱都寫在折本之內。盧、韓、徐、蔣四個人,辭官不做,也在折本之內寫明。折本打好,大人過目已畢,天已五鼓。大人上朝,至朝房前住轎,少刻包公到,過去見了老師,行師生之禮,至朝房內談話。不多的工夫,天子升殿,文武百官在品級山前行禮。朝賀已畢,文東武西,分班站立。顏大人的折本,黃門官傳遞,陳總管接過,在案上展開,天子看了,降旨封官。又下了一道旨意,今日晚膳後,所有破銅網的人,俱在龍圖閣陛見。這段節目,且看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