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市委書記不見了 迷魂陣(3)

  金啟明也和氣地道:“除此之外,還有另外的問題。小豔,你想想,齊書記是什麽個性?你不把事情說得嚴重一點,齊書記會聽你的嗎?會在這時候退這一步嗎?會按我們的意願創造一個對大家都有利的海闊天空的好局麵嗎?”繼而又歎息說,“我這個人啊,活了四十多歲,聽了太多的謊言,看了太多的虛偽和欺騙,難得在這改革開放的好時代碰上齊書記這樣能幹事,有氣魄的好領導,真不願看著齊書記吃人暗算中箭落馬呀!”

  這時,窗外不遠處的小山上,一隻山兔躥出樹叢,對著他們的小樓伸頭探腦。

  金啟明發現了,在窗前站住,從吉向東手裏要過槍,抬手一槍,將山兔擊斃。

  吉向東擊掌笑道:“嘿,金總好槍法,今晚給我們添了一道菜!”

  齊小豔卻一聲歎息,顯然話裏有話:“血腥味太重了,一條生命葬送在槍口下了!”

  金啟明跟著歎息:“是啊,是啊,但願我們齊書記這次別倒在劉重天的槍口下……”

  齊小豔心中愕然一驚,突然覺得自己和父親都在人家的槍口下,不但是劉重天的槍口,也許還有金啟明和吉向東的槍口……一大早,楊宏誌的老婆鄒華玲就筆直地跪在正對著省公安廳療養中心大門外的路道上,手舉著一塊事先做好的紙牌子:“千古奇冤:舉報人反被省反貪局非法拘捕!劉重天書記,還我丈夫楊宏誌!”鄒華玲身邊,許多早起晨練的人圍著看熱鬧,議論聲此起彼伏。

  劉重天起床後,無意中從窗前看到了這一奇景,本能地覺得不對頭,讓秘書趕快去了解一下。待秘書回來後把情況一說,劉重天便打了個電話給省公安廳趙副廳長,要他馬上處理。趙副廳長怎麽處理的,劉重天並不知道,隻知道沒多久來了輛警車,把鄒華玲抬上車拉走了。原以為這事就完了,不曾想,中午從鏡州市委開會回來,經過療養中心大門時,卻發現鄒華玲又在那裏直直跪著了,手上的牌子舉得老高。因為是中午,海灘上的中外遊客很多,影響極其不好。劉重天注意到,有幾個外賓在對著鄒華玲和紙牌子照相。

  這下子劉重天火了,專車進了大門後,車都沒下,就打手機找趙副廳長。手機沒接通,警車卻又來了,劉重天發現,是鏡州公安局的警車。車上下來一個黑黑胖胖的警官,指揮著手下人硬把鄒華玲弄上了警車。繼而,省公安廳趙副廳長從主樓裏急匆匆地出來了,把鏡州那位警官叫到大門內,唬著臉一頓訓:“吉向東,你們怎麽回事?怎麽又讓她鬧到我們這裏來了?早上不是抓了嗎?啊?為什麽這麽快就放出來了?成心搗亂是不是?!”

  吉向東苦著臉:“趙廳長,這我們哪敢啊?可不放又怎麽辦?總得給她個說法吧?”

  趙副廳長怒道:“還要什麽說法?啊?說法不是沒有:行賄就是犯罪!”

  吉向東訥訥說:“這話我們反複和她說了,可她說她丈夫還是舉報人,是立了大功的,這裏麵到底是個什麽情況,我們也弄不清楚。趙廳長,你看能不能請專案組的同誌和她談個話,把她丈夫楊宏誌的犯罪事實和在你們這裏的表現說一說,或者……或者你親自敲敲她?”

  趙副廳長揮揮手:“想敲你們敲去吧,什麽這裏那裏,人到現在還沒抓到呢!”

  吉向東一怔:“那她怎麽跑到這裏來無理取鬧?好,好,我們回去就依法處理!”

  趙副廳長吩咐道:“老吉,你們策略一點,也不要說楊宏誌不在這裏!”

  吉向東連連應著,出門上了自己的警車走了。

  直到這時,劉重天才從車上下來了,不悅地看了趙副廳長一眼:“你說得太多了!”

  趙副廳長忙解釋:“這人是鏡州公安局的副局長,應該知道保密。”

  劉重天盯著趙副廳長:“應該?應該的事多了!我請問一下:這個女人怎麽知道我們專案組的駐地在這裏?怎麽知道他丈夫是我們讓抓的?我早上讓你查,你查了沒有?”

  趙副廳長一臉為難:“劉書記,怎麽說呢?這……這……”

  劉重天道:“有什麽不好說的?你們到底查了沒有?有什麽背景?”

  趙副廳長這才吞吞吐吐道:“劉書記,查了,沒什麽背景,是你家小舅子鄒旋告訴她的,說您和專案組住在這裏,說他也為楊宏誌的事找過你了。不過,你家小舅子沒想到鄒華玲會這麽鬧,有些怕了,讓我能不和你說就別和你說了,免得你生氣。所以……”

  劉重天臉色難看極了:“所以,你就不主動匯報了,是不是?”

  趙副廳長又解釋:“我想,問題搞清楚就行了,又不是什麽大事……”

  劉重天哼了一聲:“我重申一遍:專案組裏無小事!”說罷,走了。

  中午吃過飯,劉重天把陳立仁叫了過來,說:“知道嗎?楊宏誌的老婆找我要人了!”

  陳立仁點點頭,口氣中不無譏諷:“這麽熱鬧的事,誰會不知道?”

  劉重天看著陳立仁:“你看是不是有人故意做文章?”

  陳立仁道:“劉書記,這還要問?肯定有人做文章,我看人家是攻上來了!”

  劉重天敲了敲桌子:“這個楊宏誌還是沒有線索嗎?”

  陳立仁搖了搖頭:“我們和省城公安局密切配合,還在查……”

  劉重天不耐煩了:“還在查?要查到什麽時候?啊?到底什麽時候才能有結果?”

  陳立仁咂了咂嘴,不做聲了。

  劉重天一聲長歎:“老陳,在這件事上,我們太被動了!”

  陳立仁這才說:“我看這事和那位齊書記不會沒有關係,慶父不死,魯難不已嘛!”

  劉重天怔了一下,桌子一拍,一肚子火趁機發了出來:“老陳,你胡說些什麽?誰是慶父?哪裏又來的什麽魯難?你不是不知道,趙芬芳淨在那裏添亂,前兩天搞出了個失蹤事件,已經鬧得齊全盛拍桌子罵娘了!”

  陳立仁反問道:“那麽,劉書記,這又是誰布下了迷魂陣?我看隻能是那些和自己政治利益、經濟利益密切相關的人!這些人就是要模糊我們的視線,搞亂我們的步驟!”略一停頓,“劉書記,你等著瞧好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馬上就要出來了,也許就在幾小時以後!”

  劉重天注意地看著陳立仁:“什麽驚人的事實?有什麽重大突破了?”

  陳立仁說:“當然是重大突破,而且就在齊全盛的老婆身上!”

  劉重天問:“除了公費出國旅遊和白可樹給她在阿姆斯特丹買鑽戒,又有新證據了?”

  陳立仁冷冷一笑:“何止一個鑽戒,恐怕還有不少存款吧!”

  劉重天認真了:“怎麽回事?老陳,你細說說……”

  陳立仁從頭到尾說了起來:因為高雅菊除了兩次出國公費旅遊,對其它的問題一概不認賬,陳立仁便讓老程從高雅菊這邊的親戚著手調查,前幾天發現了一個重要線索。齊全盛家過去用過一個老保姆,這個老保姆把齊小豔從月子裏帶到成人,和齊家關係很深。五年前因為歲數大了,回了自己鄉下老家。案發前幾個月,高雅菊竟不辭勞苦,連著下鄉去看了她好幾次,竟還是叫出租車去的。據一個神秘的舉報者透露,高雅菊把贓款存到了這個老保姆家裏。

  劉重天聽罷,責備道:“老陳,這麽重要的事,你事先怎麽也不和我通通氣?”

  陳立仁苦笑道:“還不是怕你老領導為難嗎?你說了,不是你的指示就絕不能說是你的指示,你和齊全盛又是這麽個關係,我何必事先向你匯報,把我們檢察院反貪局職責範圍內的事變成你指示下的事呢?萬一搞出什麽不是,不又將你的軍了嗎?所以,我就先斬後奏了。”

  劉重天想想也是,沒再深究下去,可整個下午心裏都有些七上八下,擔心趙芬芳或者別的什麽人背地裏插上一手,再弄出個類似失蹤事件的大麻煩來。

  心上的一塊石頭當晚就落了地。

  晚上九點多鍾,老程來了一個電話,是打給陳立仁的。陳立仁聽了一下,壓抑著一臉的興奮,讓老程和劉重天直接說。劉重天接過電話一聽,大吃一驚:高雅菊的問題還真從老保姆身上突破了。老程和專案組兩個工作人員在那個老保姆家裏抄出了高雅菊寄存的一個皮箱,皮箱的夾層中藏著一張存折,高雅菊名下的人民幣存款高達二百二十三萬。劉重天放下電話,馬上要了車,和陳立仁一起去了平湖市,連夜突擊審問高雅菊。

  然而,讓劉重天沒想到的是,麵對這二百二十三萬巨款,高雅菊仍死不改口,堅持說這都是她的合法所得,和齊全盛、白可樹、齊小豔都沒任何關係,她既沒有以齊全盛的名義收過任何人的財物,也沒背著齊全盛拿過任何人一分錢現金。審問人員要求高雅菊說清楚這二百二十三萬“合法所得”的合法來源,高雅菊不說,不無傲慢地道,你們既然有本事找到我家的老保姆,難道就沒本事查清這二百多萬的合法來源嗎?這筆錢的來源我會在法庭上說。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