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市委書記不見了 迷魂陣(2)

  趙芬芳本想替兒子解釋幾句,現在也顧不上了,連連應道:“好,好,這回我聽你的!”

  錢初成仍在嗦:“……你早聽我的就好了!你說說看,這叫什麽事?人家的孩子出國後打工往家裏寄錢,我們這兒子倒好,啥都向家裏伸手,二十多歲的人了,他也好意思……”

  趙芬芳沒心思談這種家務事,急著要掛電話:“老錢,家裏的事你以後再說好不好?我現在有急事:齊全盛突然失蹤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逃了……”

  錢初成說:“齊全盛怎麽會逃了?不可能!我剛才還在機場賓館見到了他的司機呢!”

  趙芬芳一怔,這才想到,齊全盛不是逃了,很可能是秘密去了北京,找老領導陳百川告狀,便讓錢初成查一下。錢初成那邊查了一下,果然查到了齊全盛和秘書李其昌的登機記錄。

  趙芬芳完全明白了,再三叮囑錢初成保密。

  錢初成心裏有數:“趙市長,你放心,關鍵時刻我不會壞你的事,畢竟妻榮夫貴嘛!”

  趙芬芳掩飾道:“什麽壞事不壞事?錢總,你不要瞎想!”

  錢初成說:“瞎想?知妻莫如夫,我知道你要幹什麽!”

  趙芬芳故意問:“那你就說說看,我該幹什麽,又能幹什麽呢?”

  錢初成笑了:“找唄,找得全世界都知道!”

  趙芬芳會意地笑問:“錢總,這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呀?”

  錢初成道:“趙市長,別跟我假正經了,該提醒的我提醒了,你看著辦吧!”

  放下電話,趙芬芳馬上行動起來,把原定兩個要參加的活動全推掉了,四處嚷著市委書記不見了,興師動眾地開始了大規模尋找,口頭上卻說要嚴格保密。在趙芬芳的緊急指示之下,市委、市政府兩個辦公廳的同誌同時行動起來,十幾部電話空前繁忙,秘書們人手一部電話分頭聯絡,尋找齊全盛。在一小時不到的時間裏,電話便打遍了全市各大醫院,各大賓館,各部委局辦。在所謂“嚴格保密”的情況下,市委、市政府兩個大院,乃至大半個鏡州城都知道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這座發達城市的一把手、市委書記齊全盛突然奇怪地消失了!

  造成了這番動靜之後,趙芬芳才帶著十分焦慮的口吻向劉重天做了電話匯報。

  劉重天也覺得有些意外,可卻沒有多少吃驚,明確判斷道:“芬芳同誌,我看齊全盛同誌不會有什麽意外,很可能處理什麽急事,或者躲在哪裏休息了,你們不要這麽大驚小怪。”

  趙芬芳試探著問:“劉書記,省委是不是準備對齊全盛采取進一步措施?”

  劉重天口氣很冷峻:“趙芬芳同誌,不該打聽的事就不要打聽!”

  趙芬芳賠著小心解釋說:“劉書記,我知道組織紀律,可在這種特殊時刻,我……我不能不多個心眼,保持一定的政治警惕性,我……我是想:如果齊全盛得到了什麽風聲……”

  劉重天沒等趙芬芳把話說完,便毫不留情地批評道:“不要沒根沒據地瞎猜測,這樣影響不好,會造成混亂的!齊全盛同誌知道後也要有意見的!趙芬芳同誌,我提醒你:你是市長,還是市委副書記,不是一個長舌婦,你要對自己的言行負責任的!”說罷,掛了電話。

  趙芬芳握著電話發了一陣呆:劉重天怎麽是這麽個態度?就這麽放心齊全盛?就不怕齊全盛畏罪潛逃,畏罪自殺?眼睛突然一亮,也許劉重天需要的正是老對手齊全盛的潛逃或者自殺?齊全盛真走到這一步,劉重天就不戰自勝了,孫子兵法中不就有這種高明的戰法嗎?

  令人遺憾的是,齊全盛沒有去自殺,也沒有逃跑,是帶著秘書悄悄去了北京,去找後台,找靠山!這個鐵腕政治強人在如此被動的情況下不但沒服軟,沒服輸,顯然還在謀求進攻!如果讓齊全盛的攻勢得手,失敗的就不但是一個劉重天,還有她!她苦苦追求的“老一”夢就要泡湯了。她已經在齊全盛手下當了七年市長,二把手,早就受夠了,這次的機遇必須抓住!沒有誰比趙芬芳更清楚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間的區別了。

  一把手意味著什麽?意味著說一不二,意味著一手遮天,意味著指鹿為馬!不是一把手就不可能有自己的政治意誌;沒做過一把手就等於沒當過官,哪怕高居市長之位!

  一不做,二不休,趙芬芳又摸起保密電話,要通了省委值班室,要求省委值班室立即將齊全盛失蹤的情況向省委書記鄭秉義同誌匯報。省委值班室的同誌很重視,問了許多細節情況,認真做了記錄,最後透露說,鄭秉義正在開省委常委會,他現在就去緊急匯報,讓她等著。

  不料,等了約莫二十分鍾,省委值班室的電話沒過來,倒是劉重天的電話打過來了。

  劉重天火氣很大,開口就說:“趙市長,你是怎麽回事?怎麽又把電話打到省委去了?情況你了解清楚了沒有?告訴你:我剛和齊全盛同誌通過電話,他和他的秘書李其昌剛下飛機,現在就在首都機場!僅僅兩個多小時,全盛同誌在飛機上沒法接電話,你就鬧了這麽一出!”

  趙芬芳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哦,劉書記,齊書記怎麽突然跑到北京去了?他這時候跑到北京去幹什麽?就是去也得和我們打個招呼啊,怎麽還對市委值班室說是去看病啊?”

  劉重天不冷不熱地說:“即使是這樣,你也不能這麽公開地四處叫啊,懂不懂政治紀律?要不要政治局麵的穩定了?你現在下樓去聽聽,市委、市政府兩個大院都傳成什麽樣子了?!”

  趙芬芳不接這話茬兒:“劉書記,說心裏話,我這也是沒辦法,出於政治警惕性,對齊全盛同誌的失蹤我不能不管。再說,我這也是為了對你這老領導負責。你想想,齊全盛同誌到北京能幹什麽好事?還不是找陳百川去活動嗎?如果光明正大,他何必撒謊呢?!”

  劉重天意味深長道:“芬芳同誌,你又錯了吧?全盛同誌怎麽不光明正大了?人家有正當理由嘛!陳百川同誌突然病倒了,住進了醫院,你有什麽理由不讓人家老部下去探望一下啊?齊全盛同誌在電話裏和我說了,是陳百川同誌的夫人要他去的,明天上午就會回來!”

  趙芬芳不禁叫了起來:“劉書記,我……我看齊全盛同誌又在騙人了……”

  劉重天那邊沉默了一下,掛斷了電話。

  趙芬芳這才想到,劉重天耍了滑頭,不是別人,而是她要對這件事情負全部責任了。

  果然,次日上午,齊全盛從北京一回來就發了大脾氣,在自己的辦公室裏連茶杯都摔了。

  在下午召開的書記、市長碰頭會上,齊全盛拍著桌子大罵不止,矛頭直指趙芬芳:“……我們有些同誌,官越當越大,人越做越小!為了達到個人的政治目的,不擇手段,不顧後果,不講人格,不講道德,唯恐天下不亂!陳百老病了,要見見我這個家鄉同誌,我在飛機上關了兩小時手機,就鬧出了一個齊全盛逃跑事件,風雨滿鏡州,謠言鋪天蓋地!不得了啊,齊全盛問題嚴重啊,逃跑了,跑到國外去了!被抓了,抓到省城去了!自殺了,從歐洲大酒店二十一層樓上跳下來了!”茶杯狠狠向桌上一,掃視著與會者,“今天省紀委常務副書記劉重天同誌在場,我要把話說清楚:到目前為止,省委還沒撤我的職,我齊全盛還是中共鏡州市委書記,有個對省委、對鏡州八百萬人民負責的問題!你們在座各位也有個對我負責的問題!再出現這種別有用心的事情,你別怪我不客氣!我可不管誰支持你,你有什麽了不得的背景!”

  趙芬芳坐不住了,滿臉堆笑站了起來:“齊書記,這……這事我得解釋一下……”

  齊全盛根本不看趙芬芳,收拾著會議桌上的文件:“不必解釋了,趙芬芳同誌,你是聰明人,就好自為之吧!”說罷,沒和任何人打招呼,怒氣衝衝地起身拂袖而去。

  與會的書記、市長們全僵住了,誰也不知道齊全盛要去哪兒。

  劉重天衝著齊全盛的背影提醒道:“哎,哎,全盛同誌,這會還沒散啊!”

  齊全盛像沒聽見,快走到門口了,似乎記起了自己的身份,回轉身對劉重天道:“重天同誌,這個會你繼續主持開吧,我請個假,這個,哦,頭暈,得馬上去一下醫院!”

  劉重天苦苦一笑:“好,也好!”又婉轉地勸道:“老齊,那你也消消氣啊!”

  齊全盛沒再搭理,步履鏗鏗出了會議室大門,腳步聲響得讓人心驚。

  腳步聲一點點遠去,最後消失得了無蹤影,會議室裏才響起了嘰嘰喳喳的議論聲。

  趙芬芳一副小媳婦的樣子,可憐兮兮地看著劉重天問:“劉書記,你看這會……”

  劉重天平淡地道:“接著開!”又對記錄人員交代,“全盛同誌今天是因為身體的原因請假,請記錄在案。”敲了敲桌子,自己先說了起來,“同誌們,今天鏡州是個什麽情況,大家心裏都有數。省委和秉義同誌的指示很明確,腐敗案要查清,經濟工作還不能受影響,所以,同誌們說話做事就要注意了,沒根沒據的事都少說一些,千萬不要再製造新的矛盾了!”

  趙芬芳又要解釋:“劉書記,這事的過程你清楚,我真不是故意要和齊書記過不去!可你看齊書記今天這態度,連我的解釋都不願聽,也……也太過分了吧?!”

  劉重天擺擺手:“趙市長,你不要說了,還是談工作吧!”

  這日下午的碰頭會,在齊全盛缺席的情況下正常開了下去,該定的事也定了,這種情況是過去七年中從沒有過的。趙芬芳因此產生了兩點感受:其一,齊全盛的權威已經從根本上發生了動搖;其二,劉重天雖然滑頭,卻仍在不動聲色地向齊全盛步步緊逼,尚無退讓的跡象。

  晚上回到家,無意中在電視上看到,齊全盛突然出現在全市計劃生育工作會上。

  鏡州新聞做了頭條處理,報道說:“……市委書記齊全盛同誌今天下午出席了我市計劃生育工作會議,代表市委、市政府在會上做了重要指示。齊全盛同誌指出,計劃生育是我國既定的基本國策,因此,抓好計劃生育工作各級黨委、各級政府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丈夫錢初成看到這個報道便說:“看,齊全盛自己站出來辟謠了!”

  趙芬芳笑道:“這不也說明他心虛了嗎?過去他可不屑於這麽幹!”

  錢初成說:“不過,趙市長,你心裏要有數了,你就此失去了齊全盛!”

  趙芬芳點點頭:“是的,但我贏得了劉重天,——再次向劉重天表明了我的立場!”

  十天過去了,楊宏誌從肉體到精神全被王六順討債集團公司的人摧垮了。葛經理雖然把楊宏誌看作是朋友,討債的全套程序一點沒少走。指銬上了,老虎凳坐了,“非自由體操”,“金雞獨立”,“長夜難眠”,“望穿秋水”也都來了一遍,個中滋味極不受用,罄竹難書。一套程序完整地走下來,楊宏誌兩個大拇指腫得像小豬蹄,小腿變得比大腿還粗,兩隻眼紅得如燈籠一般,全身浮腫,卻又見不到任何硬傷,愣是體現了討債公司的文明程度。再說,人家葛經理又交定了他這個朋友,更是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額外照顧,礦泉水從十塊一瓶降到了八塊一瓶,盒飯從三十元一份降到了二十元一份,據葛經理和討債公司的同誌們說幾乎沒什麽利潤了。

  這讓楊宏誌感慨萬端:葛經理太大公無私了,對債主極其負責,這樣的朋友也實在是太難得了。在目前市場經濟的情況下,那麽多黨和政府的幹部都被糖衣炮彈打中了,人家一個私營討債公司的業務經理竟這麽講原則,拒腐蝕永不沾,簡直是奇跡了。楊宏誌挺後悔地想,早知有這麽一個奇跡般的討債公司存在,他又何必非要卷到田健的案子中去呢?把藍天科技欠他的八百萬債權債務委托給葛經理這幫朋友處理不就完了嗎?哪會惹這麽大的麻煩!

  這個道理明白後,楊宏誌就和葛經理真誠合作了,當初的借據改了,不是半年利息百分之十了,是月息百分之十,九十八萬的賬全認了,讓怎麽寫信就怎麽寫信,讓寫幾封就寫幾封。

  怕葛經理看不起他的屈服和讓步,還很正經地向葛經理做了一番解釋:他這絕不是被全套程序壓服的,而是被葛經理的人格精神和原則性感動的,是真心要交葛經理這個朋友哩。

  嘴上說著感動,信裏卻耍著花招,楊宏誌一再要老婆去找“吉老板”借錢來省城贖人。吉老板當然是鏡州公安局副局長兼刑警支隊支隊長吉向東了,老婆應該明白。奇怪的是,先後發出去的六封信都沒起作用,老婆就是不帶錢來贖人,吉向東副局長那裏也沒有任何動靜。

  這日,終於有動靜了,葛經理說到底和吉老板聯係上了,吉老板和他老婆已經帶了九十八萬現金,下午三點到顧老板的華新公司贖人。葛經理讓楊宏誌做好回家的準備,還戀戀不舍地給了楊宏誌一張名片,說是以後常聯係。楊宏誌激動得摟著葛經理號啕大哭了一場,抹著鼻涕眼淚想:葛胖子,這回你算做到頭了,下麵得到鏡州走走法律程序了,你不徇私,我也不能徇私哩,該判你們這幫朋友多少年就是多少年,眼下正在打黑呢!當日下午四點,葛經理回來了,是獨自一人回來的,帶去的兩個馬崽沒了蹤影。

  楊宏誌本能地感覺到不對頭,揣摸吉局長可能行動了,隻怕行動不太成功,——如果成功,葛經理身後必得跟著吉局長和警察,便懸著心問:“葛……葛經理,這錢拿到了麽?”

  葛經理陰沉著臉:“楊老板,你還好意思問我?你他媽的夠朋友麽?你信中說的吉老板是什麽人啊?啊?是不是鏡州公安局的?幸虧我臨時改變了交錢地點,自己也沒露麵,否則,不但我完了,連華新顧老板也完了,我們都得進局子,更重要的是壞了我們集團公司的聲譽!”

  楊宏誌心裏涼透了,聲辯道:“葛經理,這……這是誤會,肯定是誤會!”

  葛經理黑著臉:“沒誤會,我那兩個弟兄是被公安局抓走的,鏡州來的警車!”

  楊宏誌仍徒勞地解釋:“他們……他們……他們可能是犯了別的什麽事……”

  葛經理不願再和楊宏誌嗦了,手一揮,對手下馬崽道:“再走一遍程序吧!”

  楊宏誌“撲通”跪下了:“葛經理,我……我混蛋,我不是東西,是我不夠朋友!”

  葛經理看著楊宏誌,簡直是痛心疾首:“楊老板,你還好意思說什麽朋友?你這是出賣朋友,這是忘恩負義,狗屎不如!先把招呼打在頭裏:我們集團有規定:凡因公入獄者,一律算出長差,一人一年工資、獎金、出差費按兩萬計。我這倆弟兄這次進去估計得判個五年以上,我現在先和你按五年結算,每人每年兩萬,兩人五年就是二十萬,這筆錢得你出!”

  楊宏誌連連應道:“好,好,葛經理,這二十萬我……我認,我全認!”

  葛經理哼了一聲,臉上這才有了點笑意:“這還有點朋友的樣子!”遞過紙筆,“寫欠條吧!我說你寫,別再做什麽對不起朋友的事了!”想了想,說了起來,“因本人酒後駕車,撞壞王六順討債公司省城業務部奔馳轎車一輛,自願認賠人民幣二十萬元整,一次性了結。”

  楊宏誌老老實實寫了,簽上名,將欠條遞給了葛經理。

  葛經理看了看欠條:“楊老板,不是朋友,我對你絕不會這麽客氣!知道麽?這兩個弟兄的出差費我是按公司規定的最低標準收的,換了別人,起碼收你四十萬!”把欠條收起來,“別拿那個吉老板騙我們了,再給你老婆寫封信吧,不是九十八萬了,是一百一十八萬!”

  楊宏誌哭喪著臉又寫了起來:“華玲我愛:花招千萬別玩了,這幫朋友對我一直不錯,也算熱情招待了!接信後即去藍天科技股份公司要錢,他們欠我八百萬建築工程款必須先還一部分,不給錢你就賴在他們辦公室不要走,相信你有能力克服困難,對付這些混賬無賴……”

  什麽叫度日如年,齊小豔總算知道了。

  進了小天山深處金啟明的私人山莊,就像進了密封的保險箱,安全倒是安全了,外麵的情況卻一點也不知道了。吉向東每次過來看她總說父親沒事,仍正常主持鏡州市委的工作。齊小豔疑疑惑惑,不太相信,擔心吉向東會騙她。直到昨天在電視上看到父親出席全市計劃生育工作會議,在會上做“重要指示”,一顆懸著的心才徹底放下了。電視畫麵顯示:父親行為舉止幾乎沒有什麽變化,依然是一副不怒自威的樣子,文件上的套話說得滴水不漏。

  這是鏡州新聞聯播的頭條新聞,長達兩分零十幾秒。

  齊小豔的心情好了些,當晚睡得很踏實,甚至有了主動出山說清楚的念頭。

  隻要父親不倒台,誰又能拿她怎麽樣呢?該辦的事,誰會不給她辦?白可樹是白可樹,她是她,她又沒有到澳門賭過輸過,從藍天科技劃到香港的資金並不是賭資,而是投資,白可樹把這幾千萬弄去賭博與她何幹?她過去一直不知道,——直到去市紀委談話時都不知道,還是進了山以後從金啟明和吉向東嘴裏陸續聽說的。金啟明和吉向東述說這些事實時,均是震驚不已的樣子,歎息白可樹膽大包天,不但毀了自己,也把鏡州的局麵破壞了,把一幫弟兄坑死了。齊小豔也氣得要死,罵罵咧咧地說:可不是嗎?白可樹也坑了她,坑了父親啊!誰不知道白可樹是她父親的親信紅人?父親如果因為他倒了台,她在鏡州擁有的一切就全完了!

  更可氣的是,白可樹在澳門輸掉了兩千多萬,闖了這麽大的禍以後還敢繼續騙她,慫恿她去找趙芬芳市長,先把聘任經理田健抓了起來。她當時也真是太傻了,被愛情衝昏了頭腦,竟沒看出這其中的名堂,竟對白可樹言聽計從!現在的情況證明,白可樹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原想辦了田健堵住自己的漏洞,不料,反把一堵危牆推倒了,砸倒了他自己不說,也連累了包括父親、母親在內的一大批人。像母親和林一達,完全是被白可樹的問題牽扯進去的。母親清清白白,從不願給父親找麻煩,就是在退休後跟白可樹出了兩次國!林一達更荒唐,被雙規的起因竟是拖走的那幾十台飲水機,讓自己老婆賣了一萬多塊錢,簡直像個笑話!

  然而,恨雖恨,十年來纏綿的愛也難以忘卻。畢竟是自己真心愛過的男人,畢竟是這個男人造就了今天的她。在市團委時,他是團委書記,她是青工部幹事;在新圩區委時,他是區委書記,她是辦公室主任。這十年中,她人生和仕途中的任何重要一步,和父親關係不大,卻都和白可樹、趙芬芳有關。白可樹、趙芬芳受到父親的重用,她也順理成章地受到了白可樹的倚重和趙芬芳的信賴。有一段時間,朋友圈子裏都說,白可樹這副市長是替她當的,有些朋友開玩笑稱她齊市長。這話不知怎麽傳到了父親耳朵裏,父親發了大脾氣,嚇得母親都不敢勸。

  去藍天集團任職,就是在父親發了大脾氣以後沒多久,也是白可樹私下安排的。白可樹為她也挨了父親的一頓凶惡的臭罵,父親罵白可樹就像罵兒子,白可樹嚇得大氣不敢喘,原說安排她進市政府做副秘書長的事人前背後再也不敢提了,反勸她去藍天集團做黨委副書記。白可樹分析說:如今是經濟時代,抓一個經濟製高點並沒有壞處,藍天集團是搞汽車製造的國有大型企業,要整體改製,正走一條上坡路,將來必然是鏡州乃至全省汽車製造企業的龍頭老大,值得大幹一番。她雖說心裏不太情願,也隻好去了。那當兒藍天集團也真是欣欣向榮,藍天科技上市後股價一直居高不下,年年幾億的配股款存入銀行。白可樹是抓工業的副市長,帶著她一年幾次往境外跑,謀求藍天集團在美國、香港整體上市,大規模地發行N股和H股。

  去的第一年是集團黨委副書記,第二年做了黨委書記兼副董事長,第三年就黨政一肩挑了,董事長、總經理、黨委書記全是她。也就是從那時候起,藍天集團成了白可樹的錢口袋,白可樹一張白條,一個簽字就能幾萬、幾十萬的拿錢。這些錢也不是白可樹一人花的,有些確實是辦事時用掉了,有些則變成了她和白可樹一次次國外豪華旅行的豪華享受。父親不知內情,還大誇了她一番,說,這就對了嘛,年紀輕輕,一定要腳踏實地一步步來,不要想一步登天做什麽齊市長,就是要紮到基層幹實事,為鏡州經濟發展做貢獻,這樣人家才能服你。

  父親仍然挺在那裏,沒有倒下,真是不幸中的萬幸,一切也許還有可為。白可樹不去想了,他這麽膽大包天,就該為自己膽大包天的行為承擔後果。齊小豔估計,白可樹怕是難逃一死了,這個天生的賭徒此次再無公款可輸,隻能輸掉自己的性命了。

  天哪,這是一條多麽讓人銷魂的性命啊,那麽溫情脈脈,又是那麽充滿活力!他帶給她的記憶也許會伴隨著她生命的全部過程直到終結。香港半島酒店那些瘋狂而激情的夜晚,維多利亞灣和港島的燈火,夏威夷海灘上的浪花和海風,維也納的音樂會,巴黎“紅磨坊”的豔舞……淚水禁不住落了下來,打濕了齊小豔的衣衫。

  也就在這天下午,金啟明在公安局副局長吉向東的陪同下來看她了。

  金啟明一臉沉重,向齊小豔通報情況說:白可樹已被批捕,雖然還沒最後放棄,但根據情況看,估計是救不下來了;齊書記也很被動,犯了糊塗,自說自話跑到北京去找陳百川,鬧出一個“逃跑”風波;市長趙芬芳公開賣身投靠,和劉重天沆瀣一氣,要把齊書記置於死地。

  金啟明憂心忡忡地判斷說:“如果情況進一步惡化,齊書記被雙規也隻是時間的問題了。”

  齊小豔有點不太相信:“怎麽搞得這麽嚴重?我昨晚還在電視上看到我父親了。”

  金啟明點點頭:“我也看到了,——齊書記在計劃生育工作會議上講話,是不是?但是,小豔,你注意到沒有?參加計劃生育工作會議的市委領導可就齊書記一人,其他常委一個沒有!其他常委在哪裏?我讓人了解了一下,全在市委開常委擴大會,專題研究反腐倡廉!”

  齊小豔癡癡地看著金啟明:“金總,你告訴我這些是什麽意思?是不是要我出國?”

  金啟明搖搖頭:“目前還沒到這一步,我和朋友們仍在努力做工作。我們金字塔集團準備拿出一筆巨款擺平這件事,如果擺不平,你就得走了,因為你和白可樹的關係太直接了。昨天香港、澳門那邊已經有消息過來了,他們的人撲過去了,情況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嚴重啊!”

  說這話時,金啟明不像個企業家,倒像個正指揮一場生死決戰的將軍。

  齊小豔淚水長流:“金總,你知道的,我是上了白可樹的當!我根本不知道這裏麵會有這麽多名堂!再說,他又是常務副市長,就算我和他沒這種關係,我也不能不聽他的……”

  金啟明安慰說:“小豔,你先別哭,哭解決什麽問題?現在的關鍵是要堵住漏洞,不要再把火燒到齊書記身上去,隻要齊書記不倒,一切就有辦法!”這才向齊小豔交了底,“所以,我今天才專門來找你,就是要請你給齊書記寫封親筆信,告訴齊書記兩件事:第一,田健這張牌不要再打下去了,既然劉重天不願放人,那就關著吧,該說的話反正他已經說過了。

  第二,和趙芬芳的關係也不要搞得這麽僵,趙芬芳再不是東西,在這種情況下仍然要團結,——我看齊書記有些當局者迷呀,政治家隻有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應該這麽意氣用事嘛!”

  齊小豔有些糊塗了:“田健和我父親有什麽關係?怎麽會成為我父親手上的牌?”

  金啟明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吉向東。

  吉向東會意了,衝著金啟明點了點頭,對齊小豔道:“小豔,金總的意思是,舉報田健的那位楊宏誌目前在不在劉重天手上還很難說。根據我了解的情況看,楊宏誌不像是被省反貪局抓走的,倒像是被什麽人綁架,當時在場的同誌證實,抓人的車既不是警車,也不是囚車。”

  齊小豔益發糊塗了:“我還是不明白,這又和我父親有什麽關係?”

  吉向東隻好明說了:“小豔,我和金總認為:楊宏誌目前就在齊書記控製之下!”

  齊小豔一怔,脫口道:“這種可能完全不存在,我父親沒這個神通!”

  吉向東意味深長道:“小豔,你這話說錯了,到現在為止,鏡州地界上最有神通的還就是齊書記,隻要他發個話,什麽事辦不了?比如說,齊書記一個電話打給我:老吉,你把某某人給我控製起來,我能不辦嗎?明知不對我也會辦!為啥?就因為他是齊書記,鏡州的老一!”

  金啟明又說話了:“老吉說的是,就是齊書記讓我辦,我也得辦嘛!”在屋裏踱著步,分析起來,“如果我們這個判斷不錯,楊宏誌真被齊書記的力量控製起來,或者變相控製起來,田健受賄的問題就說不清,齊書記就能拿田健當牌打,給劉重天和專案組出難題。

  但是,這麽幹的結果是什麽呢?勢必要逼著劉重天往深處追,最終還是要把火燒到齊書記自己身上。”

  齊小豔覺得金啟明是在癡人說夢,訥訥道:“不可能,不可能!我家老爺子沒有你們這麽多鬼主意,他光明磊落,像門炮,說開火就開火,不會這麽工於心計,把水攪得這麽渾!”

  金啟明嗬嗬笑了起來:“虧你還是市委書記的女兒,都不知道搞政治是怎麽回事?你說說看,七年前劉重天是怎麽灰溜溜離開鏡州到冶金廳去的?這裏麵光明磊落嗎?劉重天的秘書祁宇宙當真非抓不可嗎?據我所知,連當時的市紀委書記都很猶豫,一來劉重天是市長,二來祁宇宙得知風聲後按發行價補交了股票款,完全可以保下來。齊書記偏不保,偏去和劉重天通氣,逼劉重天說怎麽辦!這就是政治啊,齊書記借股票案趕走了劉重天,建立了自己在鏡州的絕對權威。”

  齊小豔抽了一口冷氣:“如果我家老爺子真陷得這麽深,隻怕非要鬥個魚死網破了。”

  金啟明長長舒了口氣:“所以,該退就要退,退一步海闊天空嘛,你得勸勸老爺子!”

  齊小豔想了好一會兒,終於同意了:“好吧,金總,這……這信我寫!”

  金啟明卻又懇切地交代說:“小豔,你在信中也不要寫得這麽直白,政治家的心思總是不願被別人看破的,哪怕這人是自己的女兒。你可以告訴你父親:田健不管是抓對了還是抓錯了,都是你要抓的,關係到你的生死存亡,也關係到他未來的政治利益。”

  齊小豔突然警覺了:“怎麽會關係到我的生死存亡?這是白可樹讓我幹的嘛!”

  吉向東搶上來道:“可這幹係你脫得清嗎?你就不怕田健出來找你算賬?”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