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九、田村和石蘭

  田村沒想到會在軍部的家屬院裏見到石蘭。休假回來已經幾天了,這是他當兵以來第一次回家。一下子閑下來有些無所適從,他就在家屬院裏這兒走走,那兒看看。不過兩年時間,家屬院就有些今非昔比了。兩年前,他還是個孩子,眼裏的軍部大院並沒有什麽,隻是他棲身的一個場所罷了;而今天他已經是個軍官了,眼裏的軍部大院就神聖了許多。現在正是上班的時間,家屬院裏靜悄悄的,偶爾有巡邏的戰士,匆匆地在甬道上走過。

  田村正漫無目的地東遊西蕩時,身後突然響起了車鈴聲,靜謐的世界猛然被清脆的自行車鈴聲擊碎,田村趕緊把身子向路旁躲了躲。他看見一輛自行車停在他的麵前。

  一個女聲問道:同誌,請問五號樓怎麽走?

  他抬起頭,怔住了,和他說話的人正是師醫院的石蘭。他驚愕地望著她。

  石蘭也有些吃驚,詫異地睜大眼睛道:咦,怎麽是你啊?

  兩個人相互對視了好一會兒,還是石蘭先反應過來:你調到軍裏來了?

  我休假,我家就住在這院裏。

  石蘭張了張嘴,一臉的驚愕。田村看著眼前的她,也一副疑惑不解的樣子。他很久沒有見到石蘭了,那次拉練後,她就考上了護士學校,他在師醫院住院的時候,石蘭已經走了。她也是在軍區報紙上看到了劉棟寫的那篇報道,才知道田村成了全軍學習的典型。他們誰也沒有想到,他們竟會在軍部的家屬院裏相遇。

  她見田村疑惑的樣子,解釋道:我來看一個同學,就住在五號樓。

  田村手指著前麵:向前走,路口左拐就是。

  石蘭推車往前走去,田村想了想,也跟過去,仍不解地問:你不是在上護校嗎,怎麽到這兒來了?

  石蘭睜大眼睛,調皮地看著他:學校放假,我也得回家看看啊。

  你們家不是在軍區嗎?

  田村的一連串追問,把石蘭給逗笑了:這沒什麽奇怪的。我爸離休了,就住在三分部幹休所。

  他這才想起,這裏是有一個軍區幹休所,沒想到,石蘭家離他家這麽近,就隔兩條街。他堅持把她送到了五號樓,轉身往回走時,他又回頭看了一眼石蘭,沒想到她也在望他,兩個人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回到剛才碰到石蘭的路口,他站在那兒,一時不知要幹什麽。看看天色,時間還早,正在無所適從的時候,他看見石蘭推著自行車走了過來。他站在那裏問道:怎麽這麽快就走了?

  她告訴他,同學家裏沒人。

  兩個人並肩往前走著,走到路旁的一個石凳前,田村提議:要不坐一會兒?說不定你那個同學就快回來了。

  石蘭沒說什麽,支好自行車,坐在了石凳上。一時間,誰都不知道該說什麽好,就有了短暫的沉默。後來,還是田村打破了僵局,他煞有介事地問石蘭:你現在還看書嗎?

  石蘭指了一下車筐道:我今天就是來給同學還書的。

  他這才看見,車筐裏放著兩本包了書皮的書。

  石蘭還記得拉練演習摔了田村的事,她看著他的臉說:不是沒留疤嘛,那會兒你裝得那麽嚴重,害得我們挨了護士長好一頓批評。

  聽石蘭這麽說,他也笑了,反為自己辯護:有你們那麽抬傷員的嗎?好人也讓你們折騰散架了。

  兩人就一起笑得直不起腰。

  聽說你現在當排長了?

  他點點頭說:我是破格提幹的,不像你們,通過考學提幹。

  她歪著頭,樣子俏皮地看著他:聽說你救的那個女民兵長得特漂亮?

  石蘭的這句話,讓他想起了蘇小小。他現在差不多每星期都和蘇小小通一封信,說一些思念的話。這次休假,他本想去歇馬屯看看,結果到了火車站,卻買成了回家的票。

  上次拉練到現在,已經是大半年的時間了,他的心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蘇小小的形象偶爾會在他的腦海裏冒出來,但他始終沒有仔細琢磨過和蘇小小以後的關係。他承認,在那個特殊的環境中,自己和蘇小小互有了好感,這是他青春歲月裏一段美好、浪漫的日子;後來,他為她負了傷,她又不顧一切地來醫院照顧他,躺在病床上時,看著圍著自己轉的蘇小小,他也沒有理清那份情感,隻覺得孤獨的時候,自己需要溫柔的陪伴;接著他出院,提幹了,時間和地點都發生了變化,現在的他不能不認真考慮與蘇小小的感情了。

  他明白,父母就他一個孩子,別說他現在已經提幹了,就是他複員回來,自己真的能娶蘇小小嗎?就是自己有這樣的決心,父母能同意嗎?他和蘇小小的關係從一開始,就讓他顯得不很自信。每回,麵對蘇小小熱情的來信,他都要思前想後一陣,然後再很理智地回信。

  石蘭這個時候提到蘇小小,讓田村感到尷尬和臉紅,他胡亂地搪塞道:別聽他們胡說。

  石蘭並不介意他的反應,用手捏弄著衣角說:我也是聽醫院的人講的,說那個女孩還來看你,走時難舍難分的。

  田村的心裏一下子就複雜起來,說不清是什麽滋味,他隻能訕笑道:他們那是胡說,人家來是感謝部隊的。

  見他難堪的樣子,石蘭就吐吐舌頭,嬉笑道:不好意思了吧,你現在是幹部了,就是有什麽,也用不著遮遮掩掩的。

  田村站起來,漲紅著臉辯解:沒有的事兒,我跟她真沒什麽。

  他越是認真地解釋,石蘭越是樂不可支,她一臉壞笑地說:看把你急的,沒什麽,那你急什麽?跟你開個玩笑,你現在是全師最年輕的軍官,跟誰戀愛,也不會找個村姑吧?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田村的心又是咯噔一下,連石蘭都覺得他和蘇小小不合適。在這之前,心裏殘存的對蘇小小的一絲留戀和牽掛,瞬時徹底斷了。在他的心裏,那一切永遠成了一種回憶。這時,他忽然覺得一下子放鬆了下來,又恢複到了以前的樣子,然後就桃紅李白地和石蘭說了一些不著調的話,逗得她哈哈大笑。忽然,他話鋒一轉,指著石蘭的鼻子說:你還說我呢,當初你和劉棟那麽近乎,是不是也有什麽事兒啊?

  提到劉棟,石蘭不笑了。從那次她去還書,劉棟沒搭理她,她就再也沒有找過他。她沒想到劉棟這麽膽小怕事,雖然自己從心裏欣賞他,就連她寫的小詩也隻有他能讀懂,但他還是讓她失望了。她上學離開師醫院後,劉棟就徹底地從她的視線裏消失了。盡管在軍區報紙上,偶爾能看到劉棟的文章,但也隻在看到劉棟的名字時,她才會想起他。

  見石蘭變了臉色,田村就說:劉棟上軍區教導隊了,半年後才能回來。

  她沉默了一會兒,道:劉棟應該上學,他也應該提幹,咱們師宣傳科需要他這樣的人。

  接著,兩人不鹹不淡地說了一些話,石蘭見時間不早了,就和田村道別。望著她遠去的背影,田村的心裏猛然冒出了一個想法,在這之前,這個想法還很蒙癦,此時,一下子清晰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