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二、田村請戰

  一九七九年初,田村的英雄夢燃起了一線曙光。南線部隊引發了一場南疆自衛反擊戰,部隊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由原來的正常訓練,變成了一級戰事準備,各個團的作戰部隊都是枕著背包入睡,有的部隊被拉到了事先準備好的防空工事,那些工事大都是一個又一個的山洞。

  十三師地處北部邊疆,離南疆戰事遙遠得很,但當時所處的國際和國內的環境,北部邊疆並不比南疆輕鬆。師機關警通連的幹部戰士也是全副武裝,師指揮所轉移到了地下,就剩下空空蕩蕩的院落,門崗也變成了雙警衛。衛兵荷槍實彈,頭戴鋼盔,仿佛敵人隨時就會來到眼前。住在部隊周圍的老百姓,看部隊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以前是那種漫不經心式的。在他們的眼裏,和平時期的軍隊就是喊喊跑跑,沒什麽大不了的。而此時部隊營院的喊殺聲已經沒有了,有的隻是肅穆,這種安靜中的肅穆給人一種殺氣。人們經過部隊營院時,腳步都放輕了,眼神裏充滿了神聖。這就是和平和戰爭給人們帶來的變化。

  田村在那一段日子裏,養成了讀報和聽收音機的習慣。他讀的是《解放軍報》和軍區的報紙,收聽的是中央新聞台。報紙上和收音機裏報道的都是前線部隊的戰爭狀況。那時,田村有些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麽沒有到南方軍區當兵。如果去南方當兵,這場南疆戰事他一定會參加。

  南疆戰事來得快,去得也快,隻十幾天的工夫,大部隊就凱旋而歸,隻留下小股部隊堅守在貓耳洞和敵人打消耗戰、持久戰。這時,就開始有後方的部隊調到前線去輪戰。

  田村以為南疆戰事會持續一陣子,沒想到,這是一場雷陣雨,說過去就過去了。雨過去了,地皮還沒有濕透,很不解渴。那會兒他還想著南邊打起來了,北麵也會開戰,如果北麵真的打起來了,肯定不會是小打小鬧,一定是大打出手。在這場嚴峻的戰爭麵前,一定會有他大顯身手的時候。從小到現在,他一直羨慕父親那一代軍人,他們在槍林彈雨中成長,每天都在轟轟烈烈中度過,那才是軍人的生活,而和平時期的軍人簡直是太沒意思了。南疆大規模戰事結束後,一個又一個英雄誕生了,報紙上、電台裏,每天都是英雄們的事跡和故事。好在南方並沒有完全平息下來,部隊仍在綿綿的春雨中堅守著陣地。此時的田村異常渴慕南方的英雄。

  大規模的作戰,十三師沒有機會參加,首批去南方的輪戰部隊,仍然沒有十三師。搬到陣地去的指揮所和作戰部隊,又陸續撤回了,營院差不多又恢複到了往日的景象。走在院外的老百姓,伸著脖子往部隊大院裏張望,最後就大著膽子衝院裏的軍人說:首長,這仗不打了吧?

  田村真的有些急了,十三師不去,他自己也要上去,於是他寫了請戰書,請戰書的內容是視死如歸的,語氣是悲壯的,情感是真摯的。他把請戰書遞給了連長和指導員,指導員看了請戰書,說:好,不錯,你能有這種積極的態度,很好!

  說完,指導員就把他的請戰書放到辦公桌上的紙袋裏了。

  他從連部回來後,一直等了三天,也沒有任何動靜。第四天的時候,他又寫了一份措辭更為急切的請戰書,遞給了連長和指導員。

  這回,連長和指導員對他似乎有了耐心,指導員還給他倒了一杯水:小田,別急。你的心情我們理解,其實我們的心情和你是一樣的,但我們是軍人,一切行動要聽指揮。參戰部隊有參戰部隊的任務,我們在這裏堅守著,這也是我們的任務。

  田村又一次垂頭喪氣地走出了連辦公室。他越想越不是個滋味,南疆的戰事越來越趨於平淡了,再這麽等下去,怕是黃花菜都涼了。思前想後,他要寫血書,要把這封血書直接送到師長那裏去,他不管十三師參不參戰,反正他要參戰。按當時他的理解是,作為軍人,想打仗還不是一件好事?當下,田村咬破中指,血流出的瞬間是很疼的,但田村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寫完血書後,他來到師部大樓,這是他第一次走進師部辦公樓,他很容易就找到了柳師長的辦公室。柳師長五十來歲的樣子,戴著花鏡,在田村眼裏,柳師長一點也不像師長,倒像個教書的老師。田村在師長門口,氣壯山河地喊了一聲:報告--師長抬起頭,吃驚地看著站在門口的田村。田村這時熱血衝頭,他已經顧不了許多了,徑直走進去,把血書遞到師長麵前,就一言不發地等在那裏。

  柳師長一目十行地把血書看完,抬起頭道:你是田村?

  田村挺直腰板說:我是警通連一排三班戰士田村。

  柳師長扶了扶眼鏡道:噢,我知道了,你不是田副軍長家的孩子嗎?我和你爸可是老戰友,來來,快坐。

  田村不想和師長聊家常,仍直挺挺地立在那兒,嚴肅地說:師長,我要上前線。

  柳師長就笑了,一邊笑一邊說:行,這一點像你爸,你爸當年一聽說打仗,腦門都樂開花了。

  田村沒有笑,他在等待著師長的答複。

  柳師長摘下花鏡,放在桌子上:好,有參戰的熱情就好。寫的還是血書,挺堅決的嘛。你的要求我們師黨委會考慮的,你先回去吧。

  從師長的口氣裏,田村似乎看到了希望,他覺得自己該做一些參戰的準備了。回到宿舍,看著自己的行李,還有床下的臉盆,又覺得沒什麽可準備的。想了想,他決定給父母留下一封信。

  田村從師長辦公室出來後,柳師長就一個電話把宣傳科的魏科長叫了過來,師長把田村的血書遞給魏科長道:我看這件事該宣傳一下,都寫血書了,一個高級領導的孩子,不容易,氣可鼓,不可泄喲。

  魏科長接過血書說:師長,我知道了,我這就安排人去宣傳。

  宣傳科安排了一個幹事,還有劉棟,來采訪田村,地點就在連部的辦公室。幹事和劉棟都拿著筆記本,樣子嚴肅而認真。幹事衝劉棟說:田村是你的戰友,你們又是一個班的,這篇文章主要由你來寫,我把關。

  劉棟就問田村:田村,你為啥想到寫血書請戰?

  田村一副不配合采訪的樣子,他靠在椅子上說:我想去參戰,不想和你們在這兒磨牙。什麽血書不血書的,那是我參戰的決心。

  幹事換了一個角度問:那你談談參戰的動機。

  田村瞪了眼幹事說:劉幹事,難道你不是一名軍人?軍人參戰還能有什麽動機?軍人不打仗,不報效祖國,那還有什麽意思啊。

  劉幹事被田村的話給噎住了,想發作又不好說什麽,就低下頭,在筆記本上亂寫了幾筆。

  劉棟趕緊說:劉幹事,我和田村是一個班的,我了解他,等我把文章寫完了,再請你過目吧。

  劉幹事就把筆帽合上,站起來說:那你們聊吧。

  走到門口,又回過頭來瞪了一眼田村,嘴裏嘀咕著:還真沒見過這樣的兵。

  劉棟也插上筆帽道:田村,不用采訪了,我知道這篇文章該怎麽寫。

  田村瞧著劉棟道:你們這些人整天滿腦子就是編故事,故事編得再好,能把敵人編跑啊?軍人要的是流血犧牲,我跟你們這些人沒話說。我不想當請戰的典型,我就想參戰,你懂不懂?

  說完,站起來拍拍P股走了。

  劉棟望著田村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田村請戰的熱情被兜頭澆了一盆冷水,但他去意已定,他認為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要麽是英雄,是麽是狗熊。田村要成為英雄,他把血書送給師長後,曾幻想著師長會批準他的請戰,隆重地送他去戰場,沒想到的是,師長也不支持他,還要樹立他為請戰的典型,這樣的典型他不想當,他要參戰。優秀的軍人,隻有在戰火中才能得到永生。

  田村不想猶豫了,南疆戰事已接近尾聲,他要趕上這次軍人的盛宴,他決定偷偷去南疆參戰。他是在午夜時分離開的,他是午夜崗,那會兒師機關的雙人崗又變成了單人崗,這是他離開十三師的最好機會。槍就握在他的手裏,那支半自動步槍裏,壓著五粒黃澄澄的子彈。他腰係武裝帶,頭戴鋼盔,完全是一副戰時的裝扮。接崗不久,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他離開了十三師,跑步向火車站而去,他要在那裏登上開往南方的列車。

  田村的消失,是接他崗的劉棟最早發現的。當劉棟走到崗哨時,發現哨位上空無一人,還以為田村去廁所了,他就站在那裏等,仍沒見到田村的影子。他去了廁所也沒找著,又站在哨位上喊了幾聲,還是沒有看到田村。聯想到白天田村的反應,劉棟覺得事情不妙,就在哨位上打通了連長的電話。

  很快,連長、指導員都來了,他們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田村,事態就顯得很嚴重了。連長馬上下達了緊急集合的命令,在緊急集合的過程中,田村同宿舍的戰士發現了田村留給父母的信,信的內容暴露了田村的去向。

  於是,連長把田村失蹤的情況報告了師值班室後,驅車駛向火車站。他們的判斷是正確的,田村一定會坐火車走。向售票員一詢問,售票員講確實有位戰士要買去南方的票,但夜裏沒有車,那個戰士就走了。連長決定沿著鐵路去追,在太陽初升的時候,終於看到了田村。

  田村掮著槍走在兩根鐵軌中間的枕木上,槍刺在陽光下一閃一閃的,他大步流星,目標堅定,正揮汗如雨地向南方的聖地進發著。

  軍車很容易就超過了田村,當連長、指導員從車上走下來時,田村看到了,他的身子一軟,眼一黑,就坐在了鐵道的枕木上。他衝著走向他的連長、指導員抱怨道:我想參戰怎麽就這麽難啊。

  田村被押解回師裏後,關了禁閉。在關到禁閉室前,連長和指導員找田村談了一次話。

  指導員說:你參戰的熱情是好的,但你私自離開崗位就等於是逃兵。你要徹底認清你的錯誤。

  田村低著頭道:我想參戰,有什麽錯?我不怕死,我要當英雄。

  連長背著手,在田村麵前踱來踱去,他的樣子很氣憤,說話的語氣也很激烈。他用手指著田村的腦袋說:你到現在還沒認清你的錯誤,這要在戰時,你這是臨陣脫逃,要上軍事法庭的,你懂不懂?

  田村梗著脖子喊道:我不是逃兵,我要上戰場,去殺敵、立功。

  指導員說:我們已經肯定了你報效國家的熱情,可你也不能這麽無組織、無紀律!部隊有總體部署,大家要都像你這樣,還是部隊嗎?

  田村不說話了,脖子仍那麽梗著。

  指導員和連長商量了一下,鑒於田村目前的態度,隻能讓他到禁閉室裏去冷靜一下。

  田村的事轟動了整個十三師,在田村失蹤的那一段時間裏,師值班室又把這一消息報告了軍值班室,軍值班室再將消息報告了田副軍長。

  田副軍長震怒了,他對值班員喊:給我派車,我要去十三師。

  越野吉普車風馳電掣地向十三師趕去。田遼沈向十三師怒氣衝衝地進發時,楊佩佩還不知道田村出了這麽大的事,她照例心情美好地哼著歌兒,到軍機關門診部上班。

  劉棟給田村送來了午飯,田村別著腦袋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不看劉棟,也不看碗裏的飯菜。劉棟小聲勸道:連長讓我給你送飯,你就吃點兒吧。

  田村氣哼哼地說:我不吃,氣都氣飽了。

  劉棟一臉誠懇地勸道:你要承認自己的錯誤,不承認錯誤就走不出禁閉室。

  我沒錯,我要求參戰還有錯?你不要來給我做工作。你走!劉棟立在那兒,一時不知是進還是退。

  這時,田村又朝劉棟吼起來:還沒輪到你來教訓我,你快走!聽田村又一次轟他走,劉棟隻好離開了。

  田遼沈出現在禁閉室,讓田村大吃一驚,他慌亂地從床上起來,表情複雜地站在父親麵前。

  田遼沈大喝一聲:田村,你是一個逃兵!田村一下子就強硬起來,他不承認自己是逃兵,他隻是想參戰,怎麽就成了逃兵?他大聲地喊著:我不是逃兵!我要在戰場上做烈士!田遼沈麵對田村這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忍無可忍,終於揮起了手,就在手要落下去的一刻,跟在他身後的指導員大喊了一聲:首長--這一聲把田遼沈喊清醒了,他舉起的手沒有落下來。眼前的田村不是他的兒子,而是他的一名士兵,在這種場合,他是不能打他的士兵的。田遼沈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了,他用手指著田村的鼻子說:聽說你還鬧絕食,你這是做給誰看呢?你不承認錯誤,還絕食。好,你要絕食你就絕下去,有了後果,不用你們十三師的領導承擔,一切後果由我來負。

  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父親的氣勢把田村給鎮住了,他怔怔地望著父親遠去的背影。

  指導員在一邊小聲勸道:你的事情軍裏都知道了,看把首長給氣的。

  田村那封信是連長、指導員轉交給田遼沈的,這是田村留給父母的。說是一封信,還不如說是遺書--爸爸媽媽: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十三師了。我不是十三師的逃兵,我要參戰,軍人隻有在戰場上才能體現出他的價值。爸爸,你不是經常跟我說,好男人要死在戰場上嗎?我從當兵那天起,就想做一個好男人、好軍人,我等待著戰爭,報效祖國,現在終於有這樣的機會了。如果我在戰鬥中犧牲了,爸爸媽媽,你們別為我難過,你們的兒子是為祖國而戰,你們應該為我感到光榮。再見了,爸爸媽媽。。。。。。田遼沈讀著田村留給自己的信時,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感情,他眼裏噙著淚,手在顫抖。他慢慢把信疊好,揣在自己懷裏。離開十三師時,他衝柳師長說:田村是你們十三師的戰士,請按部隊條例對他進行處理,不要考慮他是我的兒子。

  說完,他連夜坐車返回了軍裏。

  楊佩佩是在第二天讀到田村的信的,在這之前,她已經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她讀完這封信時也是唏噓不已,喃喃地道:咱們的兒子長大了。

  田遼沈也咬著腮幫骨說:田村這一點還真像我年輕那會兒。嘿,這家夥真是我的兒子。

  楊佩佩哽著聲音說:他本來就是你的兒子。

  田遼沈背著手,望著窗外:讓田村去當兵沒有錯,他是塊好鋼,可還需要錘煉。

  那次,田村受到了行政嚴重警告的處分,他為自己的英雄夢想付出了代價。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