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三、拉練--歇馬屯

  那時的部隊每年都有拉練的任務,所謂拉練,就是把部隊拉到營區外進行訓練,營區訓練如同紙上談兵,隻有拉到野外才是和實戰相結合。中國的軍隊畢竟是從遊擊戰中壯大成長起來的,這麽多年了,部隊拉出去訓練,仍然是采用過去的遊擊戰術--找到幾個村莊作為宿營地,然後結合當地的地形地貌進行作戰訓練。這種訓練有兩種好處,一是提高部隊實際作戰的能力,二是密切了軍民關係,讓老百姓真正感受到子弟兵與人民的魚水之情。

  部隊拉練出發前,師機關作戰部門先去察看地形,地形必須有利於作戰訓練,然後再由後勤部門出麵,圍繞這些地形周圍的村莊,到老百姓家裏去號房子,也就是借老百姓的房子做士兵的宿舍。

  大部隊出發時房子已經號好了。部隊出發時全副武裝,戰士們身上背著行李、水壺和槍械,炊事班的炊具也是擔著挑著,隨部隊急匆匆地往前趕。那陣勢,仿佛戰爭真的爆發了,部隊正急著往陣地上奔赴。

  警通連是隨師機關出發的,位置在整個隊伍的中間。田村走在隊列裏,雖然這隻是一次拉練演習,但他還是從中找到了一種悲壯感,似乎部隊不是拉練,而是在奔赴前線。走在隊列裏,他心底裏湧起一股高昂的旋律,這旋律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豪邁而激越。

  沿途有許多老鄉出來看熱鬧,大人孩子一律是興高采烈的樣子,他們不時地被隊伍裏戰士們肩扛手提的武器吸引了,有人說:看,那是輕機槍,還有炮呢。。。。。。看到浩浩蕩蕩的隊伍,老鄉們除了新奇之外,還有一種踏實感,眼前的子弟兵威武壯觀,老百姓就有理由過上踏實和安穩的日子了。

  部隊開拔到指定地點,師機關被安排到了一個叫歇馬屯的地方。首要開展的工作就是由領導負責分宿舍。農村沒別的,就是房子多,家裏再怎麽緊張,騰出一間房子還是沒問題的。部隊前麵站了許多的鄉親,他們是來領人的,名單在這之前就列好了,連長按名單叫起來。

  當連長叫到蘇小小家時,人群裏走出一個穿紅衣服的姑娘,她梳著一條獨辮,人顯得幹淨利索。她大大方方地說:我家有六個人。

  於是,連長就在隊列裏喊出六個人,這六個人都是三班的,其中就有田村和劉棟。

  蘇小小衝六名戰士笑笑:你們六個就是我們家的人了,我叫蘇小小,大小的小,以後找不到家了,記住我的名字就行。

  正是這姑娘的露齒一笑,令田村眼前一亮,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在他心裏流過,這姑娘和師醫院的石蘭一樣,都是讓人眼前一亮的女孩,但兩人又有著不同。石蘭有些孤傲,眼前的蘇小小卻是天然而美好。有了這種感覺,田村就有了說話的欲望,他往前走了幾步,追上蘇小小說:姑娘--蘇小小回過頭,衝他一笑:以後叫我蘇小小,你姑娘姑娘地叫,誰知你喊誰呢。

  田村不好意思地笑笑,又問了一句:你們這兒怎麽叫歇馬屯呢?

  蘇小小和田村並排走在一起,說:鐵木真聽說過嗎?

  鐵木真?當然知道了。

  當年的鐵木真率領隊伍在這裏打仗,我們這兒曾拴過鐵木真的戰馬,以後我們屯子就叫這個名兒了。

  田村感歎:哎呀,那你們屯子都快成曆史文物了。

  眾人說說笑笑地來到了蘇小小家。院子裏坐著一位大娘,大娘笑臉相迎,她衝進來的蘇小小說:啊,當兵的來了?

  媽,來了六個呢。

  大娘就站起來,仍是那麽笑著,蘇小小衝士兵們說:這是我媽,她眼睛看不見。

  田村望著大娘,心裏一沉。他們往門裏進時,看見了房簷下掛著一個烈屬的牌子,田村心裏又是一震,他扯扯劉棟的衣服道:看--劉棟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說:看到了。

  他們在蘇小小家住了幾天後,才了解到蘇小小的父親是烈士,以前在部隊當排長,珍寶島自衛反擊戰時上了戰場,那會兒蘇小小八歲,結果父親就在那次戰役中犧牲了。母親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整天領著蘇小小站在村口向外望,一邊看一邊流淚,誰勸也不回。母親總覺得有一天,她丈夫還會和以前一樣,穿著軍裝出現在村頭。兩年以後,也就是蘇小小十歲那年,母親的眼睛就瞎了。

  蘇小小家是三間紅磚青瓦的房子,是公社出錢蓋的,小院很整潔,院牆邊上種著些花花草草。

  蘇小小初中畢業就不再讀書了,她回鄉務農、掙工分。可能是剛離開學校不久,她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農村姑娘,見人就笑,天生讓人愛憐的樣子。

  三間房,東麵住著蘇小小和她母親,中間的一間是灶房,西邊的一間火炕上住著六個戰士。他們進屋把背包放下後,擔水的擔水,掃院子的掃院子。部隊拉練前曾作過動員,現在戰士們做的一切也都是任務,他們要給老鄉留下一個好印象。盡管水缸裏的水是滿的,院子也是幹淨的,但他們還是努力地幹著。

  真正忙碌的是蘇小小,她一會兒在灶間裏燒水,一會兒端著盛滿水的盆子放到院裏,招呼大家洗臉。

  大娘靜靜地坐在那裏,笑眯眯地聽著戰士們忙活時的動靜。等一切安靜下來,她就走過來,顫抖著手,拉住戰士們說:孩子們,過來讓大娘看看。

  說完,大娘的手就挨著個兒地在戰士們的臉上摸了一遍,一邊摸一邊說:不錯,都長得細皮嫩肉的。

  蘇小小就逗她娘說:媽,你看他們咋樣啊?

  那還用說?當兵的個個都是好樣兒的。大娘說完,又衝蘇小小道:這些當兵的都是你的哥哥,以後你要照顧好他們,在咱家可別讓他們受委屈了。

  大娘說到這兒,似乎動了感情,她又伸出手抹開了眼淚。

  蘇小小就說:媽,你又來了,不是說好了嗎,你怎麽又傷心了。

  大娘聽了這話,抹了一把臉說:孩子們,你們以後住在這裏,有啥事可別客氣,咱們是一家人了。說著,還用手一指門上的牌子:看見了吧,我們是軍烈屬,他爸也是部隊上的人,打珍寶島那年犧牲了。

  劉棟看著眼前的一切,又想到了自己的家,這裏的一切是多麽熟悉和親切呀。看到這兒,他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他攙著蘇小小的母親說:大娘,您別客氣,以後您就把我們當成自己的孩子吧。

  那敢情好。大娘高興地點著頭。

  田村似乎對門楣上掛著的牌子很感興趣,他站在那裏左看右看,心裏有一種不平靜的東西一湧一湧的。

  哥,看啥呢,坐下歇會兒吧。蘇小小說著,遞了個凳子過來。

  田村沒動,立在那兒,端端正正地向那塊牌子敬了個禮,然後回過頭道:每塊烈士牌後麵就有一個英雄的故事。

  這時候,集合號吹響了,號響的方向是屯子裏的打穀場。號聲就是命令,戰士們整齊地向號聲的方向跑去。

  歇馬屯的拉練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天剛放亮,嘹亮的起床號就劃破了歇馬屯寧靜的黎明。部隊的歌聲和口號聲交替著響起,從此,歇馬屯熱鬧了起來。

  田村和劉棟等人回到蘇小小家時,蘇小小已經在他們的臉盆和牙缸裏倒了水。此時她正在灶間裏忙著,灶火紅紅地映在她的臉上,額上沁出了細密的汗珠。

  戰士們看著臉盆裏的水,都很感動,他們或蹲或站地洗臉、刷牙後,就有人拿起掃把,又把很幹淨的小院掃了一遍。這時候,開飯的號聲響了,戰士們又排好隊跑步去吃飯。

  接下來是野外訓練。歇馬屯三麵環山,訓練自然是在山上進行。戰士們全副武裝地在山上摸爬滾打,直到歇馬屯家家都亮起燈的時候,部隊才結束了訓練。一路上,戰士們用響亮的歌聲向歇馬屯的老鄉報告著:我們回來了。

  踏進蘇小小家,看著一溜排開的臉盆和鋪好的被褥,劉棟的心裏就一漾一漾的。這種中規中矩的農村生活讓他感到親切和溫暖,恍若回到了家裏。

  蘇小小靜靜地坐在院子裏,看著戰士們洗漱,微笑著。她一邊笑著,一邊衝戰士們說:累了一天了,洗完就早點兒休息吧。

  戰士們似乎並不累,洗漱完了,就三三兩兩地圍在蘇小小周圍,說一些散淡的話。望著眼前這麽一位美麗、嫻靜的姑娘,有誰願意離開呢?

  田村說:以後你不要這樣了。領導要是看見你這麽照顧我們,我們會挨批評的。

  不會,軍民是一家,我幫你們做點事是應該的。說話的時候,蘇小小的表情既天真又調皮。

  劉棟也跟著說:真的,我們都習慣了,可你一給我們打水、鋪被子,反倒讓我們不習慣了。

  蘇小小沒有馬上說話,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盯著腳下的地麵,半天才幽幽地說:小的時候,我爸每次從部隊上回來,都是我給他打洗臉水。白天他就帶我去山上玩兒,小夥伴們都羨慕我有個當兵的爸。後來爸犧牲了,就再沒當兵的進我家了,這麽多年來你們是第一次。

  她的聲音有些哽咽。大家望著她的樣子,心裏很不是滋味。

  啊,兵哥哥都累了一天了,讓他們早點兒休息吧。裏屋的大娘衝他們招呼著。

  知道了。蘇小小衝漆黑的裏屋應著。

  戰士們也跟大娘打著招呼:大娘,您先歇著吧,我們不累。

  無風的暗夜裏,星星真切地亮著,偶爾有流星從遙遠的天邊劃過。蘇小小拿起身下的小凳子說:你們也休息吧,明天還要早起出操呢。

  躺在蘇小小鋪好的被子裏,幾個人一時無法入睡,被子上似乎仍殘留著蘇小小指間的氣味,那是一股淡淡的野花的馨香。這氣味長久地籠罩在戰士們的心頭,纏纏繞繞,不肯散去。

  劉棟躺在炕上,又有了一種回家的感覺。身下的炕是溫熱的,從頭到腳都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暢,這讓他再次想起了母親和哥哥、姐姐。想到姐姐,他的心就猛然一頓,姐姐和胡小胡結婚,完全是為了他,為了讓他當兵,姐姐嫁給了並不喜歡的胡小胡;而自己入伍已經一年多了,再有一年多,服役就到期了,他就該離開部隊了。在以後的一年多的時間裏,他還能出息嗎?如果自己不能出息,有何臉麵去見親人哪!

  夜很靜,遠處偶爾有一兩聲狗吠,間或還能聽到部隊查哨的口令聲。

  劉棟的思緒一時間飄得很遠。這裏真溫暖啊,如果自己能一直生活在這裏,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想到這兒,他就想到了可愛、大方的蘇小小。他不知道自己怎麽會生出這種念頭,這時他感到臉一下子熱了,身體也熱了起來,他不敢再想下去,翻了個身後強迫自己快些睡去。

  同屋的田村這時也沒睡著,滿腦瓜子裏想的都是蘇小小。對他來說蘇小小是嶄新的,這種嶄新讓他感到新奇而美好。以前,他認識的都是城裏的女孩子,而蘇小小跟那些女孩迥然不同,她像綻放在山間的野花,熱烈而清新。在他看到她第一眼時,就被她那毫無雕飾的美麗打動了。他願意聽到她的聲音,也願意看到她的麵容,她的微笑像冬日的暖陽,讓他怦然心動。

  蘇小小這會兒就睡在東屋裏,盡管他不可能聽到那裏的任何響動,但他還是繃緊了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這讓他既興奮又新奇。初戀般的感覺,就這樣深深淺淺地折磨著他。

  今夜的蘇小小也沒能像往常那樣平靜地睡去,這些兵哥哥自邁進她的家門,她一顆平靜的心就被攪亂了。也許父親是軍人的緣故,她對軍人充滿了親近感,覺得他們就是自己的親人;而那個叫田村的更是顯得與眾不同,他的舉手投足都讓她感到新鮮。少女的情懷,就這樣砰然而開。

  她睜大眼睛望著黑漆漆的窗外,想著心事。她知道,部隊拉練總有結束的那一天,一想起這些,她心裏就生出惆悵和不安,一種莫名的傷感,讓她的心跟著一緊一緊的。在床上輾轉反側的蘇小小,終於驚醒了熟睡的母親。

  母親在黑暗中說了一句:丫頭,別胡思亂想了,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下地幹活呢。

  母親的話讓蘇小小感到臉紅,她低聲說:媽,我沒亂想,人家都睡著了,是你把我給吵醒了。

  女兒的心事又如何能瞞得了母親?她是過來人,懂得女兒的心事。她開始為女兒擔心,她知道部隊總是要走的,部隊走後,留下個害相思病的女兒,最後苦的還是女兒自己。她也是從女兒的年紀過來的,當年她和蘇小小她爸搞對象的時候,自己也是這麽輾轉反側,後來她爸來了,又走了,走了,又來了,她就在期盼和守望中熬著日子。最後蘇小小的爸還是永遠地走了,她這一生一世也就隻剩下了守望。

  半晌,母親歎口氣道:丫頭,千萬別亂想,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求也沒用。

  媽,我知道了。你也快睡吧。

  母親的話讓蘇小小心頭一震,她知道母親是在提醒自己,不過她還是在心裏對自己嘲笑了一番:你別美了,是你自己在想著人家,人家怎麽會看上你呢。

  可當第二天望見田村時,她的心還是不由自主地怦怦亂跳。她偷眼去看田村時,發現他也正在望著自己,兩雙眼睛就那樣試探著,碰撞著,這種眼波的交流讓她止不住心顫。看不見田村的時候總想著見到他,可見到的時候,又不敢去看他,而每次偷偷去看他時,卻發現田村也正用熾熱的目光望她,一時間,她似乎感覺自己是在戀愛了。

  在這期間,田村見到過石蘭兩次。這次拉練,師醫院也派出了一部分人參加演練。師醫院沒有住在歇馬屯,而是安排住在了鄰村。第一次見到石蘭,是在一次急行軍的途中。師醫院的人原本走在警通連的前麵,因為師醫院行軍帶著不少醫院裏的家當,像擔架、急救箱,還有一些簡單的醫療器械,師醫院的隊伍行進得就慢一些。警通連趕上時,醫院的人正坐在路邊休整,幾個女衛生員坐在一起,正嘻嘻哈哈地說笑著。在師醫院裏,田村和石蘭已經見過幾次了,兩人對對方都有一些印象,這次行軍中,田村一眼就認出了女兵中的石蘭。一見到師醫院的人,警通連的戰士就唱起了歌,女兵們就循聲圍過來,被女兵圍觀這還是第一次,於是警通連就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唱得驚天動地。師醫院那些女兵就捂著嘴,衝警通連的官兵們笑。田村就是這時候看見石蘭的,他衝她笑了一下,石蘭也淺笑回應著。

  第二次見石蘭是師醫院做戰地救護學習時,上級要求警通連配合,地點在一個山坡上,輪到田村當傷員時,正趕上石蘭和另外兩個女兵上來為田村包紮。田村躺在那裏一動不動,任石蘭和她的戰友對他的傷口進行處理。等包紮到他的頭部時,田村覺得繃帶紮得有些緊了,就說:石蘭,你也太狠了,能不能下手輕點啊?

  石蘭就做了個噓的手勢,小聲地說:你現在是傷員,不能說話。

  田村板著臉,認真地說:我是不能說話,那你也不能太狠了。你們這麽折騰,還不把傷員給折騰死?

  石蘭就偷偷地笑。

  忙活完了,幾個女兵七手八腳地把田村抬上擔架,說是抬,還不如說是生拉硬拽,她們的力氣實在是太小了。傷員拖上擔架後,她們還要在規定的時間裏把傷員抬到安全地帶。也許是太著急了,也許是田村太重了,在過一個溝時,女兵連同擔架上的田村一起摔倒了。田村沒有防備,人被摔得齜牙咧嘴的,臉也重重地蹭在了沙地上。這下,田村真的受傷了。

  演習結束後,石蘭給田村蹭破的臉上藥,田村疼得嘴裏直吸溜,石蘭歉意地說:真對不起,田村。

  另一個女兵撅著嘴,衝石蘭嘟囔道:幹嗎跟他說對不起,誰讓他太重了嘛。

  田村痛苦地咧著嘴:什麽,你還怪我太沉了?

  在最後的評比中,石蘭和那兩個女兵受到了批評,她們在隊列裏低著頭,難過極了。臉上貼了紗布的田村,衝身邊的劉棟解氣地說:她們就該挨批。

  劉棟看了一眼田村的樣子,想笑,最後還是忍住了。

  田村回到歇馬屯的時候,臉上的皮外傷已經沒什麽事了,但還是被眼尖的蘇小小看到了。她先是驚訝地張大了嘴,然後驚呼一聲:哥,你受傷了?

  田村無所謂地笑了笑,說:沒事兒,就是擦破一點兒皮。

  洗臉的時候,他順手把那塊紗布揭掉,狠狠地扔在地上。手碰到臉上的傷處,還是有些疼,他皺了皺眉頭,被一旁的蘇小小看在了眼裏。

  田村回到屋裏不久,蘇小小就過來了,手裏拿了個小瓶:哥,我再幫你上點兒藥。這是野豬油,塗上它,保你明天就不疼了。

  田村大咧咧地揮著手道:沒事兒。

  蘇小小不依,一定要幫田村塗野豬油,田村隻好依了她。她的動作很輕,一邊往他的臉上擦著油,一邊問:哥,還疼嗎?

  不疼,一點都不疼。田村側著臉回答。這會兒,他離蘇小小很近,透過她揚起的袖口,他看見了她藏在袖管裏的半截圓潤的胳膊,心裏頓時狂跳起來。蘇小小絲絲縷縷的呼吸吹得他的頭發一飄一飄的,一股清涼和舒適通過他的半邊臉,慢慢傳遍了他的全身,恍惚間,他有了一種眩暈的感覺。

  這時候,蘇小小笑吟吟地說:好了,明天再擦上一次,你就沒事兒了。

  田村看了她一眼,真誠地說:謝謝。

  蘇小小的臉紅了,扭身走了出去。蘇小小一走,就有人過來和田村開玩笑道:咋樣,感覺好多了吧?

  田村也紅了臉,不好意思地說:其實不擦也不礙事兒。

  眾人就起哄:行了田村,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一邊的劉棟沒說話,見蘇小小那麽關心田村,他的心裏有幾分莫名的失落。他說不清自己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感覺,隻是希望如果自己受傷了,蘇小小也能這樣對待自己。

  經過石蘭和蘇小小這兩件事,劉棟隱隱地感覺到田村是自己的克星。開始,他和石蘭來往得好好的,自己也的確沒有想別的,隻覺得心情愉悅。讀石蘭借給他的書時,就像看到她正在注視著自己,心裏就生出幸福的感覺,這讓他很愜意,也很滿足。就在他與石蘭友好交往的時候,田村斜刺裏殺了出來,給他講部隊條例和人言可畏,從此他終止了和石蘭的正常交往。後來,他似乎清醒了一些,田村不讓他和石蘭來往,自己卻主動充當郵遞員的角色,難道他就不怕違反部隊的條例,不怕人說三道四嗎?當劉棟意識到這是田村布下的圈套後,他也再沒去找過石蘭。一次,他送一篇新聞稿去宣傳科,碰到石蘭也來送稿子,他們雙雙離開宣傳科時,石蘭在他的後麵說:喂,你怎麽都不敢到我那兒還書了?

  他眼睛看著前方:沒有啊,田村說他去醫院辦事,我就讓他幫忙把書還給你。

  石蘭不再說什麽,他們走到樓下後道聲再見,就分別回師醫院和警通連了。

  以後,石蘭再也沒有主動找過劉棟。閑下來的時候,他偶爾想起石蘭時,心裏隱隱地會有些疼。

  部隊出來拉練後,他遇到了蘇小小,她的模樣讓他暗生喜歡。石蘭和蘇小小都是他喜歡的那種女孩,但他知道憑自己現在的條件,他沒能力表白自己的想法,不論是石蘭還是蘇小小。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奮鬥下去,爭取在部隊有出息,這既是家人對他的期望,也是自己的人生追求。

  他常在暗地裏和田村作著對比,他發現田村從不壓抑自己的想法,喜歡一個人就去主動表達,這是他做不到的。田村私自離隊,盡管受到了嚴重警告處分,但他跟個沒事人似的,該幹嗎還幹嗎,一點也沒把那個處分當回事;換作自己,就等於自毀前程了。這麽比來比去的,他就有了強烈的自卑感,畢竟田村的父親是副軍長,自己隻是農民出身。話又說回來,田村即使在部隊混不出名堂,複員回去,照樣能找到理想的工作。他呢?如果提不了幹,就隻能回到村裏當他的農民,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

  劉棟這樣想下去,就感到了一種壓力和悲哀。於是,這些天心裏滋生出的那一點點美好的苗頭,就被他及時地遏製了,他在心裏一遍遍地說著:石蘭、蘇小小,你們好是好啊,可我劉棟不配,不配呀。劉棟想到這兒就閉上了眼睛,他在心裏嘶喊道:劉棟,你一定要努力呀--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