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一、田村 、石蘭、 劉棟

  田村一直感到自己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在他的理念裏,軍人就是為戰爭而生的,沒有仗可打的軍人,又何談軍人呢?他在日記本的扉頁上寫下了這樣一句座右銘: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去。

  田村覺得這句話正好體現了他此時的心境。部隊依舊是和平環境中的部隊,每日訓練,因為沒有明確的目標,訓練也就變得隻有過程而失去結果。在這樣相對沉寂的日子裏,田村 有種無聊的感覺。也就是在這時,他看到了清秀、淡雅得如同晨霧的石蘭,瞬間,仿佛心中的閘門一下子被打開了,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從心裏呼之欲出。

  那天,他隻看了石蘭一眼,她就留在了他的心裏,讓他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田村不明白,清秀姣好的石蘭怎麽會和其貌不揚的劉棟往來,兩人還送書還書的。想起這些,他心裏就酸溜溜的,不是個滋味。平淡乏味的生活裏,石蘭如一縷風、一片陽光進入了田村的心裏,讓他豁然開朗,原來生活中還有這麽美好的念想和期盼。

  中午,田村晃晃悠悠地來到了師醫院,他樓上樓下地尋找,終於在輸液室裏見到了正在給病人輸液的石蘭。他站在輸液室門旁,一直看著她,直到她忙完直起腰看到了他。石蘭對田村沒有任何印象,以為他也是要輸液的病人,就衝他道:拿來。

  田村愣了一下:什麽?

  單子呀,你沒醫生開的單子怎麽輸液?

  我不輸液。

  石蘭不解地看他一眼,口罩上方露出的眼睛漆黑又美麗,此時正有聲有色地打量著他,田村的心裏怦然一動。

  他衝她勾了勾手:我是來找你的。

  她奇怪地問:有事嗎?

  當然有事了。

  她看了眼正在輸液的病人,款款地走了出來。田村說了句這裏說話不方便,就頭也不回地向樓下走去,最後停在醫院門口的一棵樹旁。他們的身前身後掛滿了醫院的白床單和被罩,在風中輕輕地飛舞。

  她這時已經摘下了口罩,平靜地說:對不起,我不認識你。

  田村咧嘴一笑:聽我介紹完,你就認識了。我叫田村,是師機關警通連的。

  說完,他又強調了一句:和劉棟是一個班的,也是同年兵。

  石蘭依舊矜持地看著他,說:你找我有什麽事嗎?

  田村把身體倚在樹上,擺出一副長談的架勢:聽說你愛讀書,還愛寫詩?

  石蘭纖細的秀眉向上挑了一下,警覺地看著田村:你來就是為了這事?

  這事不行嗎?

  我還忙著呢,對不起。

  石蘭甩下這句話就走了,白大褂裹著的嫋娜身姿,讓她給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望著她的身影消失在醫院的門診樓裏,田村吹了聲響亮的口哨,又抽了抽鼻子,一晃一晃地往回走去。

  田村覺得石蘭很有個性,這很好,如果沒有一點個性,那就不好玩兒了。此時的石蘭,就像擺在他麵前的一個難啃的高地,越是難攻下,越能激發他的鬥誌。否則,說拿下就拿下了,又有什麽意思?毫無懸念和刺激。田村衝師醫院打了個響指,吹著口哨,精神抖擻地離開了師醫院。

  晚上連隊開過晚飯,劉棟剛從食堂走出來,就被站在門口等他的田村叫住了,他衝劉棟勾著手說:來,咱倆聊聊。

  他在劉棟和全連的這些兵中,有種天然的優越感。他和全連的戰士中任何人說話,都是那麽大咧咧的,全不把人放在眼裏的樣子。

  劉棟疑惑地跟在田村的後麵,來到操場上。此時的操場空蕩蕩的,田村坐在籃球架下,劉棟站在那裏,望著他。

  田村翻著眼睛說:你和那個石蘭是什麽意思?條例上規定,戰士在駐地是不允許談戀愛的。

  劉棟有些緊張地解釋道:我和她什麽也沒有,我跟你說過,我們是在新聞培訓班上認識的,我們也就是互相借書看看,就這麽簡單。

  田村見劉棟認真了,就想把假戲真唱下去,他正色道:你還不知道呀,連裏好多人對你都有反映了,他們說你在師醫院認識了一個女兵,倆人眉來眼去的,借還書為名,實際上你們是在談戀愛。

  劉棟聽田村這麽一說,更是臉紅脖子粗地辯解起來:胡說,我、我們根本什麽也沒有,這你都看到了。

  我看到管屁用,別人可是這麽認為的。

  劉棟一副大禍臨頭、不知如何是好的神色。

  田村大度地揮揮手:這樣吧,你們以後就別再見麵了,你要是還書的時候,就把書給我,我給她送去。

  這時的劉棟對田村是一臉的感激,他囁嚅著:謝你了,那你就不怕別人說嗎?

  田村做出一副挺身而出的樣子,正義凜然地說:我不怕!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看我這張臉,這是正義的化身,別人不會說什麽的。

  劉棟認真地看了看田村的臉,沒看出田村的臉比自己有多正義。劉棟就問:那你為什麽要這麽做呢?

  田村站起來,拍拍劉棟的肩:誰讓我在新兵連當過你的副班長呢。我看你是要求上進的,你文章寫得那麽好,為這點小事影響了你的進步,值嗎?

  答案在劉棟的心裏當然是否定的,石蘭的出現曾讓他興奮過,他也聯想過許多關於美好的詞匯。他每次打開石蘭借給他的書,嗅著書頁中散發出的淡雅之氣,心裏就會生出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感,仿佛石蘭就站在他的麵前,用那雙會說話的眼睛看著他。他明白這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但卻看不到未來和結果,也就隻能莫名地興奮和躁動著。誰知這種幸福感還沒有持續多久,就被田村當頭一悶棍擊得失去了方向;但也正是田村的提醒,讓他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要進步,不僅要好好表現,還要在部隊有出息,這時他似乎又看到了母親和哥哥、姐姐注視自己的目光。一家人為了他做出那麽大的犧牲,他不努力能對得起家裏的親人嗎?

  田村的幾句話猶如醍醐灌頂,讓他猛醒,清醒的劉棟一把拉住田村的手:田村,太謝謝你了。

  田村無所謂地說:趕明兒啊,你有什麽事隻管說,你看完了石蘭的書,我會幫你還,你不和石蘭見麵了,也就沒有人再懷疑你們談戀愛了。

  劉棟連連點頭。

  那天晚上,劉棟又到連隊值班室看書時,總不能集中精力,眼前一會兒是石蘭的影子,一會兒又是母親和哥哥、姐姐,這些影子在他眼前晃來晃去,攪擾得他一晚上也沒把書看進去。

  第二天一早,劉棟找到田村,把石蘭的書交給他說:你幫我把書還給石蘭吧。

  田村接過書,放到自己的軍挎包裏,拍著胸脯說:放心吧,保證完成任務。

  田村又一次出現在師醫院時顯得理直氣壯,他輕車熟路地找到了石蘭。石蘭正在拖樓道裏的地,樓道已經被她打掃得幹淨整潔。石蘭看見田村,奇怪地問道:你怎麽又來了?

  我來給你還書。

  你還我書?

  田村從挎包裏拿出書,說:這是你借給劉棟的書,他看完了。

  那他怎麽不來?

  這我就不知道了,你問他去吧。我來醫院辦事,他就讓我幫他把書還了。

  石蘭接過書,看了一眼田村,此時石蘭的額頭上有細小的汗珠冒出,亮晶晶的,人顯得越發可愛了。

  田村沒話找話地說:你愛看書是不是?我那兒也有好多書,我借給你看。

  石蘭不說話,又用拖布拖起了樓道。

  田村在那兒站了一會兒,看看也沒多大收獲,就走了,走了兩步後,又停下來道:過兩天,我還來。

  石蘭似乎沒聽到他的話,他怏怏地走了。

  石蘭是在幾天後,在師部隊門前的哨位上見到了劉棟。她站在哨位下,仰臉望著劉棟:你自己為什麽不去還書?

  劉棟目不斜視地說:我沒有空。

  沒有空,我可以來取呀。

  劉棟不說話,紋絲不動地注視著前方。

  石蘭繼續仰著臉問:那咱們以後還交換著看書嗎?

  劉棟麵無表情地說:咱們來往多了不好,以後有事還是寫信吧。

  咱們就這幾步路,寫什麽信啊,累不累呀。石蘭嘴裏嘀咕著,忽然間她似乎明白了什麽,轉身就走了。劉棟望著石蘭離去的背影,努力地閉上了眼睛,等他再睜開眼睛時,石蘭已經消失了。他的眼睛裏就有了潮濕的東西。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