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劉棟的階梯

  劉棟參加了師宣傳科組織的新聞報道培訓班,參加培訓的大部分都是戰士,由魏科長和新聞幹事給他們上課,從新聞的六要素講起,這時,劉棟才意識到搞新聞報道還有那麽大的學問。劉棟是新聞培訓班學習最刻苦的一個,因為這個培訓班是在師機關搞的,參加培訓的這些戰士,也大都是機關直屬連隊的士兵,他們隻是不參加連隊的正常訓練和工作了,但吃住還在原來的連隊。

  連隊有固定的作息時間,熄燈號吹響的時候,劉棟就拿著《新聞學》跑到水房裏。水房裏的燈是不熄的,他手裏提著馬紮和臉盆,臉盆倒扣在腿上,可以當桌子用。這一招他是跟一個老兵學的,經過試用,效果還不錯。別人都休息了,隻有他坐在水房裏看書,寫文章。不知哪個水龍頭沒有擰緊,水一滴滴地流著,像嘀嗒作響的鬧鍾。

  在新聞培訓班裏,他認識了師醫院的衛生員石蘭。石蘭是培訓班裏唯一的女兵,年齡似乎也比他們都小一些,長得清清爽爽的,笑起來露出兩顆小虎牙。

  新聞培訓班進行到第三天時,他們已經都學會先在宣傳科會議室裏等著上課了。那天是魏科長給他們上課,魏科長還沒有來。石蘭是最晚到的,她掃了大家一眼,就徑直坐在劉棟身旁的空位上。劉棟見石蘭過來,就覺得渾身上下緊張得要命。他不自覺地嗅著石蘭身上散發出的好聞的味道,竟有了恍若隔世的感覺。

  石蘭忽然小聲地衝他說:你就是劉棟?

  他的臉騰地紅了,他沒想到石蘭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就含混地點點頭。

  石蘭興奮地說:我知道你,在新兵連我看過你寫的報道。

  劉棟後來才知道,石蘭和他是同年兵,那批女兵也有一個新兵排,隻不過不和他們一起訓練,而在師機關,一共二十幾個女兵,分成了兩個班。她們這些女兵,在師裏有兩種用途,一個是話務班,另外就是去師醫院,石蘭就在師醫院當衛生員。後來劉棟還知道,石蘭的家也是軍區大院的,據說父親是個軍職幹部。知道這些後,他就有些不解,全軍區有那麽多優越的單位,石蘭為什麽偏來這個全軍區最偏遠、最艱苦的十三師呢?

  劉棟慢慢才知道,石蘭不寫新聞報道,她寫散文和詩歌,他後來還讀過石蘭的詩,是發在軍區報紙副刊上的,那首詩是這麽寫的:山裏的桃花開了忙在花蕊中的蜜蜂回家時,請你捎個信告訴山外的他山裏的桃花開了。。。。。。劉棟一連把這首小詩看了幾遍,有一種淡淡的東西在心裏彌漫著,這首小詩和石蘭一樣散發著一種淡雅之氣,看得見卻又摸不著,在他的眼前飄來飄去。此後,他再看見石蘭時,心裏就有了一種別樣的感覺。

  新聞培訓班結束後,他們這撥培訓班出來的戰士,在科長和新聞幹事的帶領下,分成三組到師下屬的三個團進行采訪,算是實習。

  在那次采訪中,劉棟有一篇稿子居然上了《解放軍報》的二版。他寫的是一位紮根邊防十三年的老排長,這位排長自從入伍就在邊防連,一直到提幹,他一口氣在邊防連幹了十三年。在這十三年裏,因為交通不便,他隻回過兩次家。第一次是母親去世,第二次是因為結婚,如今兒子都四歲了,他還沒有看過一眼。兒子每年過生日時,妻子會給孩子照張相片寄給他,他思念孩子時就隻能看看兒子的照片。排長的事跡非常感人,劉棟寫這篇新聞稿時,自己都被感動得流淚了。

  這篇文章一經《解放軍報》登載,這位老排長和劉棟在十三師一下子都著名起來。進出十三師機關的幹部戰士,紛紛打聽誰是劉棟。知道的人就用手去指劉棟,這時的劉棟不是在訓練,就是站在哨位上。

  宣傳科的魏科長在警通連領導麵前不止一次地說過:劉棟這小夥子是個搞新聞的好苗子,你們可要給他的成才開綠燈啊。

  連長、指導員就衝魏科長點頭。

  以後,連裏果然對劉棟另眼相看起來。熄燈後,連隊值班室的門不再上鎖了,這是專門留給劉棟的,他可以夾著書本堂而皇之地在裏麵寫作或看書,再也不用躲到水房裏去了。

  有時連長或指導員查崗回來,也躡手躡腳地來看看他。

  指導員說:劉棟,你是咱們連的才子,有什麽困難就說啊。

  劉棟真誠地說:謝謝領導的關心,我覺得這樣就挺好了。

  領導就語重心長地說:師領導都知道你,你以後的前途一定錯不了。

  劉棟笑一笑,他努力期盼的就是這種結果。這時,他又想起了母親、哥哥和姐姐,他們為他付出了太多,他現在不僅關心自己,也開始關心起哥哥來。哥哥都二十七了,為了他和這個家,到現在都沒結婚。一想起這些,他心裏就難受得想用頭去撞牆。哥哥每次回信總是說:我的事不急,隻要你進步,我們一家人都高興。

  石蘭有時來機關辦事,經常會到警通連看看劉棟。師醫院離師部還有一段距離,他們見麵的機會並不多。有時石蘭給劉棟帶來一本自己看的書,有時也會向劉棟借書看。石蘭每次帶給劉棟的書,都用報紙把書皮包了,右下角的位置上清秀地寫著石蘭的名字。

  劉棟讀著石蘭借給他的書,渾身上下就漾起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感。那些書裏殘留著石蘭身上淡雅的味道,這味道讓他迷戀。石蘭借給他的大都是文學類的書,那裏常有些對愛情的描寫,劉棟讀到這樣的段落時,心裏會怦怦亂跳,眼前就浮現出石蘭甜甜的笑臉,揮之不去。於是,他就陷入了無比美好的想象中。

  石蘭又來了,她站在宿舍外喊:劉棟,你出來一下。

  每次石蘭來都是這麽喊劉棟,她的聲音既清脆又悅耳。

  劉棟急忙從宿舍裏跑出來,手裏拿著石蘭借給他的書。這時田村也晃悠出來,隔幾步之外,看著石蘭和劉棟。

  石蘭拿回自己的書,又遞給劉棟一本新書:我還要去門診部辦事,我走了,再見。

  說完,轉過身輕盈地走了。

  田村橫在劉棟麵前:那是誰呀?

  她叫石蘭,師醫院的。

  田村就伸長脖子,衝石蘭的背影張望。

  劉棟想回宿舍,田村一把拉過他說:你小子行呀,都能討女兵喜歡了。

  劉棟臉漲得通紅,說:哪兒呀,我們在新聞學習班上認識的,她是來取書的。

  說完,劉棟就朝宿舍走去。田村望一眼劉棟,又望一眼已經走得很遠的石蘭,滿臉的內容。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