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九、田村

  分到警通連工作的田村,有了一種強烈的孤獨感。他在內心裏不承認經過三個月新兵連的訓練,像劉棟這樣的兵就是合格的軍人了,不僅劉棟不合格,許多人在他的眼裏都不夠格,包括那些老兵和幹部。田村在這些人的身上看到了太多的農民特征,比如他們吸那種自卷的紙煙,上衣口袋變成了煙荷包,左麵口袋裏裝揉碎的煙葉子,右口袋裝載好的卷煙紙,褲子口袋則裝火柴。一有空就蹲在牆根或者樹下,三三兩兩地卷煙,還經常隨地吐痰,不分場合地點,很響地把痰吐到地上後,又用腳去蹭來蹭去的。那身軍裝穿在身上,怎麽看也不像個軍人,倒像是穿著軍裝的農民。總之,這一切在田村的眼裏,都不是標準軍人的特征。

  劉棟的身上也有種種劣跡,比如劉棟每次寫信還用那種小學生練字的方格紙,貼郵票時不用膠水,而用舌頭去舔郵票上的膠,然後衝著信封又拍又打的。每個月發下的那七塊錢津貼費,要縫到枕頭裏五塊錢。劉棟的枕頭在每個月發津貼後,都被小心地拆開,然後再費勁巴力地縫上。剩下的那兩塊錢,他也不會揣在一個兜裏,而是左兜裏揣一塊,右兜裏再揣一塊,買東西時總是東掏西掏的,樣子非常的農民。劉棟的這些行為讓田村感到很羞恥。

  於是,田村就感到很孤獨,他第一次感到以前所了解的軍部大院和基層連隊有著多麽大的差距。田村一想起這些,心裏就疙疙瘩瘩的,很不舒暢。

  劉棟寫的通訊稿子登在了軍區報紙上,文章田村也看了,沒看出有什麽出彩的地方,他覺得劉棟這是投機,或者說是嘩眾取寵。在他的眼裏,他和劉棟完全是兩種人。

  在新兵連,他是臨時的副班長,分到警通連後他和劉棟一樣,隻是一個普通的戰士了。在新兵連時的那種優越感,也一點點地消失了。田村強烈地感覺到與這些人為伍,讓他從心裏感到自己被埋沒了。

  田村分到警通連不久,楊佩佩來了一次十三師。十三師是全軍最偏遠的一個師,條件也最差,楊佩佩坐火車又坐汽車輾轉了幾次,才到達十三師。她被安排住在師部的招待所裏。

  田村出現在母親麵前時,她已經跑到門口張望兒子幾次了。當兒子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視線裏,她的眼淚流了下來,和田村才分開幾個月,但感覺仿佛分開了一個世紀。田村還在新兵連那會兒,她就想來看他,田遼沈不讓,她才忍著沒來;現在新兵連訓練結束了,她就迫不及待地來了。

  她把兒子擁在懷裏,伏在他的肩上喃喃著:兒子,你讓媽想死了。然後又前後左右地端詳著兒子,一會兒說他瘦了,一會兒又說黑了,仿佛兒子這幾個月的部隊生活受盡了苦難和磨礪。

  田村沒有像母親那麽激動,他坐在招待所的椅子上,望著母親說:媽,我爸還好嗎?

  你爸也想你,他嘴上不說,但我看得出來。你爸當初就不該讓你來十三師,這個地方離軍部這麽遠,又這麽偏,來看你一趟都不容易。

  田村就趁機說:媽,你回去跟我爸說說,讓他幫我換一個單位吧,我不習慣在這裏。

  聽了田村的話,楊佩佩有些著急:怎麽了兒子?是這裏的夥食不好,還是領導對你有成見?

  田村搖搖頭,一臉不屑地說:那倒不是。我覺得這裏的軍人根本就不像軍人,簡直是一群農民。我不想和農民在一起。

  楊佩佩聽了田村的話,怔了怔,似乎鬆了口氣:慢慢來,你要真的不適應,我和你爸爸再想辦法。

  楊佩佩那次在十三師住了兩天,在這兩天時間裏,田村陪著母親在師機關轉了轉。他們來到警通連時,連長、指導員都前呼後擁地陪著,他們知道田村的母親是軍部門診部的主任,田村的父親是田副軍長。田村的母親能來警通連視察工作,那是警通連的榮耀。她先是看了連部,又看了田村的宿舍,他們來到宿舍時,劉棟正在宿舍裏打掃衛生。

  劉棟起立,向楊佩佩和連長、指導員報告:報告首長,警通連一排五班戰士劉棟正在整理內務。

  連長就揮揮手:忙吧,忙吧,這是田村的母親,來宿舍看看。

  劉棟認真地看了一眼楊佩佩,這是位中年女軍人,白白淨淨,氣度不凡。在這之前,劉棟隻知道田村的父母都是軍部的大幹部,但到底是幹什麽的,他並不清楚。這次有幸見到了田村的母親,他還是怔了一下,他又說了一聲:首長好。

  楊佩佩也仔細地看了眼劉棟,又下意識地看了眼田村,她似乎想衝劉棟說點什麽,田村說:媽,你也累了,回招待所休息吧。

  在招待所的房間裏,楊佩佩似乎有了心事,小心地看著田村。

  田村就說:媽,你老看我幹嗎?

  楊佩佩盯著他說:你那個戰友的家是哪裏的?

  好像是大柳樹縣的。

  楊佩佩又問:那他姓什麽呀?

  媽你問這個幹什麽?田村略顯不快地說,他可是典型的農民,一個月就七塊錢津貼費,人家還要把五塊縫到枕頭裏。

  楊佩佩沒再說什麽,她見到劉棟的瞬間,心裏竟咯噔了一下。雖說劉棟長得又黑又瘦,但她看劉棟的眉眼時有一種很熟悉的東西,這種熟悉的東西她似乎在田村的身上看到過。待問清劉棟是大柳樹縣人時,她的心裏又動了一下,但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世上哪有這麽巧的事呢,她還想再問問劉棟是哪個公社、哪個大隊的人。

  田村就說:那我沒記住,你要是對他感興趣,就問我們連長、指導員去吧。

  楊佩佩自然也不好再往下深問了。

  兩天後,楊佩佩要走了,她走時師裏派了吉普車,一直把她送到了火車站。

  田遼沈是在楊佩佩走後一個多月的時候,來到了十三師。他來時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檢查組,有副參謀長,還有一些處長、參謀什麽的,田遼沈是以副軍長的身份來檢查、落實十三師的訓練工作的。

  他並沒有急於見田村,而是在工作檢查完後,讓人通知田村來招待所見他。

  田村出現在田遼沈麵前時,田遼沈沒有像楊佩佩那麽激動,他坐在沙發上動也沒動,直愣愣地望著走進來的田村。和田村分別幾個月了,這是他第一次看見穿上軍裝、有了幾個月兵齡的兒子,兒子似乎比以前長大了,這讓他感到既陌生又親切。

  田村顯得有些激動,他哽著聲音叫了聲:爸--父親揮揮手說:坐吧。

  他的目光仍沒有離開田村,就那麽慈祥、充滿愛意地看著眼前的兒子。

  爸,你都來三天了,怎麽才想起見我啊?

  田遼沈略微皺了一下眉後,很快地說:爸這次來不是專門來看你的,爸是來檢查工作的,工作完了,順便看看你。爸爸下午就走。

  田村的表情有些失望,他把頭低了下去。

  田遼沈說:聽你媽說,你不想在十三師幹了,想調走?說說你的想法。

  田村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他抬起頭,眼睛盯著父親說:爸,這裏哪是部隊呀,簡直是一些農民,他們太不像軍人了。

  田遼沈站了起來,聲音陡然高了,他製止田村道:胡說!這是十三師,是咱們的王牌師,從抗日戰爭到朝鮮戰爭,十三師從沒給部隊抹過黑,它是一支功勳師,我不允許你這麽說十三師!

  田村有些委屈,他小聲地說:爸,我說的都是實情。

  田遼沈有些激動了:什麽實情?那我告訴你,中國的軍隊就是以農民為主的軍隊,這樣的軍隊才最能吃苦耐勞,敢於犧牲,戰無不勝。你爸以前也是農民,是頭頂高粱花子當的兵。你現在瞧不起農民了,農民軍人有啥不好?爸把你放在這裏,就是讓你在這裏接受艱苦的鍛煉,讓你知道什麽是中國的部隊和軍人。

  田村怔怔地望著動怒的父親,他不明白父親為什麽要發這麽大的火。

  最後,父親揮揮手說:你回連裏值勤去吧。

  父親一行走的時候,正輪到田村在師部大門口站崗。父親的車隊在他眼前駛出去,他像一個普通哨兵一樣,向首長的車隊敬禮,父親坐在車上還了禮。

  父親的車隊駛過去了,田村的眼淚仍在眼裏含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