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六、田村和劉棟

  十八年後,田村和劉棟終於見麵了,他們見麵的地點是十三師的新兵連。

  新兵連是臨時編製,考慮到新兵剛入伍,大都以地區來劃分新兵班,劉棟那個公社,今年招了八個新兵,這八個人就被編製在了一起。新兵班的人數為每個班十一個人,在八個人的基礎上,又抽調了幾名外地區的新兵補充進來,田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補充到劉棟這個班的。劉棟所在的班為新兵連一排三班。

  田村走進三班時,有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那身新軍裝穿在他的身上是那麽妥帖和自然,仿佛他已經是個老兵了,很容易就把那身軍裝給駕馭了。反過來,這些農民子弟,仿佛是軍裝把他們給駕馭了,穿在身上怎麽看都有些別扭。也就是說,這些農民子弟在沒有成為一名真正的士兵前,還沒有和那身軍裝完全融合在一起。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兵味。

  田村站在劉棟麵前,差不多要比劉棟高出半個頭來,田村白淨圓潤,劉棟幹癟黑瘦,兩個人站在一起,沒人能想到他們會是雙胞胎兄弟。如果細看,兩個人的眉眼輪廓還是有幾分相像的,中國有那麽多人口,能找到幾個相像的人來,也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三班列隊的時候,田村是隊頭,劉棟是隊尾,兩個人遙相呼應。在田村還沒到三班時,劉棟他們就知道,田村要來了,而且是軍部裏的子弟,父親是軍首長,高幹子弟。田村還沒出場時,他在這些農民子弟心裏的位置就極其複雜了,誰也說不清到底是個什麽滋味。

  當田村出現在他們麵前時,他們隻能在心裏驚歎了。劉棟打量著田村:這家夥果然比我們高一頭,看來這家夥不用努力,就已經站到起跑線的最前麵了。

  高幹子弟在農民子弟看來,是讓人既羨又恨的那一種,憑什麽他是高幹?憑什麽他要比我們強?而事實的結果是,他們隻能承認這種強勢,他們在高幹子弟麵前無能為力,甘拜下風。高幹子弟的進步和榮譽那是正常的,不比別人進步和獲得更多的榮譽,反而是不正常了。這就是工農子弟們的思維定式。

  新兵連沒有正式的副班長編製,班長自然由老兵擔任,來新兵連當班長的老兵都是在全師裏篩選出來的,訓練和政治都很優秀。為了配合新兵班的工作,由眾新兵推選一名新兵擔任副班長,配合班長的工作。在三班的班務會上,關班長就組織大家推薦副班長。許多新兵還不習慣這種民主的氣氛,自己想當,又怕別人不推薦;推薦別人,又不是心甘情願。就低下頭,紅著臉,心跳如鼓地在那裏靜候著。

  關班長就啟發大家說:沒關係,如果這個副班長不合格,到時候我們再換,都是為了咱們班的工作嘛。

  就在這時,田村站起來,平靜地說:報告班長,我覺得我適合當這個副班長。

  關班長看一眼大家,說:田村同誌自薦當副班長,我不搞一言堂,包括我在內,同意田村同誌當副班長的請舉手。

  關班長率先把手舉了起來,眾人見班長舉手了,也稀稀拉拉地把手舉了起來。唯一沒有舉手的就是劉棟。劉棟無異成了三班的異類,田村很認真地看了一眼劉棟,表情輕鬆地笑了一下,然後坐了下來。

  關班長打開班務會的小本,然後衝劉棟說:劉棟同誌,請你說說反對田村當副班長的理由。

  劉棟的臉先是紅了紅,但很快就平靜下來,他站起來說:我沒有反對田村同誌的意思,大家都是新兵,工作能力和水平大家都不了解,我不了解他,所以我就沒有舉手。

  田村又望了一眼劉棟,這一眼是很認真的,劉棟也在看他,兩個人的目光碰在了一起,但很快又躲開了。

  關班長合上本子說:好,劉棟說得也有道理,但以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從今以後,田村就是咱們的副班長了。

  關班長帶頭鼓掌,眾人也跟著鼓掌,卻不怎麽熱烈,但這種民主的形式是有了。

  不知是不是那次選副班長的緣故,田村和劉棟兩個人,總有一種別扭的感覺,他們自然也很少說話,似乎都在有意回避著對方。

  田村在隊列訓練中,領悟能力是最快的,班長的一個新課目下來,隻做了幾遍,他就能做得很好了。從小在部隊大院裏長大,他對這一切早就不新鮮了,因此,田村對這些課目有一種天生的無師自通。

  一個課目在關班長示範幾遍後,就把田村從隊列裏叫出來,讓他給新兵們做示範,然後讓他領著大夥兒訓練,自己去別的班參觀訓練了。

  田村站在班長的位置上向全班發號施令,走正步時,田村糾正了一次劉棟的動作,他沒有提劉棟的名字,而是說:隊尾的那位同誌,請把腿抬高一點兒。

  劉棟當然聽到了,他也知道田村說的是他,但他並沒有改變自己的意思,該怎麽走還怎麽走。

  田村叫停,他走到劉棟麵前:劉棟同誌,你的腿抬得比別人低,我說你,你沒聽見嗎?

  劉棟看了一眼田村,不軟不硬地問:副班長同誌,請問你上過中學沒有?

  田村一時不明白劉棟的用意,怔怔地望著他道:你問這個幹什麽?

  劉棟表情認真地說:如果你上過中學,就會明白什麽叫支點。每個人的個子不一樣高,支點自然也不一樣,我不可能和你的腿抬得一般高,否則,可是違反生理結構的。

  田村被噎住了,但他很快就說:部隊強調的是步調一致,你為什麽就那麽特殊?

  劉棟分析道:咱們的隊列是由高到低,這是一種秩序,如果正步抬腿也由高到低,也是一種自然秩序,有了這種秩序就是整齊,就是美,我希望副班長尊重這種自然秩序。

  田村認真地反複看了看眼前的劉棟,不再說話。他鐵青著臉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從那以後,他在心裏就把劉棟當成了真正的對手。他承認劉棟說得有道理,但在平時的訓練中為什麽就沒人懂這個道理呢?

  一次晚飯後,在操場上,田村和劉棟碰到了一起。田村說:劉棟,我想和你聊聊。

  兩個人並排走在了一起。

  你是大柳樹縣的?

  劉棟回答:對,大柳樹縣,劉家公社,靠山大隊王家屯。

  說完,劉棟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農村兵。

  田村不好意思地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想和你交個朋友。

  劉棟吃驚地立住了腳,他沒想到田村會說這種話,他奇怪地望著田村,說:你和我交朋友?

  對,我覺得你和其他的兵不太一樣。

  一樣,我們都是農村兵。

  田村漲紅著臉解釋道:我不是說的農村兵。

  劉棟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知道了,就因為選副班長時,我沒舉你的手,訓練時讓你下不來台?

  田村不說話了,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劉棟點點頭說: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應該是你的對頭,或者說是敵人,你為什麽要交我這個朋友呢?

  我也說不清,在我的感覺裏,我總覺得咱倆離得很近,應該很親才對,但有時卻感到很遠,反正我也說不清這種感覺。

  劉棟緩和了語氣:田村,你和我們農村兵不一樣,你的起點比我們高,你當副班長是合適的,在這一點上,你比我們強。

  劉棟說完轉身就走了,留下田村望著劉棟的背影在那裏發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