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七、劉草結婚

  姐姐劉草結婚了。這一切都是胡主任一手策劃的,在劉棟拿到入伍通知書去部隊的那天,他安排兒子胡小胡和劉草舉行了婚禮。

  劉草結婚那天早晨,哥哥劉樹送走劉棟後,來到妹妹的房間。劉草正在往身上穿新衣服,衣服是大紅的,在這單調的冬天裏顯得喜氣洋洋。但劉草的臉上卻沒有一點喜色,她神情冰冷,動作呆滯。

  劉樹站了一會兒,咳了一聲說:草兒,為了咱這個家,真是委屈你了。

  劉草不看劉樹,望著窗外:哥,你別說這些了,你為了這個家也犧牲了很多。過了年你就二十七了,連個女朋友都沒有,在咱們農村,你這個年齡找對象怕是難了。

  劉樹笑一笑:看你說的,哪有那麽嚴重,哥不聾不啞的,還怕找不到對象?你放心吧,等你結完婚,哥一定給你找個好嫂子。

  劉草聽了這話,悲從中來,她的眼圈紅了。她在答應這門親事後,家裏的確發生了很大變化,劉棟當兵了,自己也到大隊衛生所工作了,可這一切並不能讓她高興,她不喜歡胡小胡,看著他一點感覺也沒有。但婚姻到底是什麽?幸福又是什麽?二十二歲的劉草還是糊塗的。

  按照規矩,劉草被接走時是要哭一場的。當胡小胡出現在劉草家的門前時,劉草主動從屋裏走出來,被胡小胡抱到拖拉機上。母親和劉樹站在門口,望著坐在拖拉機上的劉草,此時的劉草竟一聲也沒哭出來。

  胡小胡喜滋滋地衝王桂香和劉樹喊:媽,哥,我們走了。

  拖拉機吼叫著開動了,就在那一刻,劉草撕心裂肺地喊了一聲:媽,哥,從今以後,我就是別人家的人了--王桂香一下子捂住了臉,放聲大哭起來。也就是在那一刻,她又想到了那個孩子,那個孩子是她主動送出去的。農村的規矩,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嫁了人的姑娘就是人家的人了,以後她就是胡家的媳婦,而不是劉家的姑娘了。

  王桂香在劉草離開家門的那一刻,真實而又痛快地哭了一場,她不僅在哭嫁出去的姑娘,她還哭那個孩子,哭自己的命,哭這個家怎麽就那麽多災多難啊。剛剛過上幾天好日子,丈夫劉二嘎就離她而去,自己這輩子隻能是個吃苦受累的命了。

  母親還在那兒哭,劉樹走過來抱住了母親,劉樹的眼圈也是紅的。妹妹走了,妹妹在這個家生活了二十二年,他是看著妹妹一天天長大的。為了弟弟,妹妹嫁給了她並不喜歡的胡小胡,劉樹的心裏既難過又複雜。

  劉樹把母親扶進屋,輕聲說:媽,別哭了,一會兒咱們還得參加妹妹的婚禮呢。

  母親這才斷斷續續地止住了哭聲,她望著一時空蕩起來的家,踉蹌著推開劉草的房間,看著屋裏熟悉的一切,王桂香含著淚說:他們都走了,家裏就剩下咱娘兒倆了。

  劉樹安慰著母親:媽,我不會離開你,我哪兒也不去,就和你在一起。

  王桂香聽了兒子的話,長久地盯了劉樹一眼,就坐在炕沿上,長籲短歎道:你爸死了,你就是這個家的主心骨。現在弟弟、妹妹都走了,有件事情我要告訴你。

  劉樹吃驚地望著母親,他預感到母親有件大事要托付給自己,一時間,他彎下去的腰又挺直了。

  王桂香看著劉樹的眼睛,緩慢地說道:你爸走了,你是這個家的長子,有些事你應該知道。

  劉樹挺起胸脯說:媽,你說吧。

  你另外還有個弟弟,你沒有見過,這個家的人誰也沒見過,隻有我見過。

  劉樹吃驚地望著母親。

  王桂香又說:還記得我在部隊醫院生劉棟的事嗎?

  劉樹點點頭,那年他已經八歲了,八歲的孩子能記住所有發生在家裏的大事了。他還記得自己放學回來,見不到媽媽,他帶著妹妹在村子裏找,最後還是放羊的老爺爺告訴他,媽讓部隊的車給拉走了。

  見劉樹點頭,王桂香停頓了一下,順手理了理耳邊垂下的散發,說:那次媽生的是雙胞胎,最小的弟弟比劉棟晚出生了十幾分鍾。

  真的?劉樹哆嗦著聲音道。

  你那個弟弟被媽送人了,就是送媽去醫院的那家軍人。男的叫田遼沈,是個團長;女的叫楊佩佩,是給我接生的那家醫院的護士長。

  此時的劉樹已經不吃驚了,但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呆呆地望著母親。

  王桂香繼續說:當時是我做主把你弟弟送出去的,連你爸也沒告訴,當時咱家太難了。我沒有奶水,要是兩個孩子都抱回來,也許一個也活不下來。

  劉樹終於問道:媽,後來我那個弟弟還有消息嗎?

  王桂香歎了口氣,搖搖頭望向窗外,目光悠遠而長久,半晌又道:他今年也十八了,該長成一個大小夥子了。

  劉樹刨根問底道:那個團長家現在在哪兒啊?

  王桂香茫然地搖著頭:不知道。聽說早就調走了。說著,她擦了一把臉上的淚,道:那個團長和護士長,媽都見過,是好人。你弟弟送給這樣的人家,肯定不會受苦。不過媽把你弟弟送人了,你會怪媽心狠嗎?

  劉樹望著母親直視自己的眼睛,搖搖頭道:媽,你別說了,我知道,你也是為了這個家。

  聽了兒子的回答,王桂香心裏踏實了許多,她叮囑劉樹:也許有一天,你那個弟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會找上門來;也許咱們再也見不到他了,可不管咋的,他都是你弟弟。

  媽,我知道了。

  王桂香又道:他不找咱們,咱們不能去找他。做人要講信用,他現在有爸有媽,人家有人家的日子。

  劉樹點點頭。

  在劉棟當兵走、劉草結婚的日子裏,被勾起親情的王桂香,終於把藏在心裏十八年的秘密告訴了劉樹。直到這時,她才如釋重負地長籲了一口氣。

  劉草和胡小胡的婚禮辦得很通俗,沒有什麽出彩的地方。雙方的親戚朋友,在胡主任家裏吃喝一通,就散了。散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最高興的還是胡小胡,這之前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真的會和劉草結婚。在學校的時候,劉草是校花,傲氣得很,連正眼都不看他一眼,更別提跟他說話了。那時,胡小胡最大的夢想就是讓劉草能看自己一眼,說上一句話。現在,他不僅能和她說話了,還把她娶回了家。今天的婚禮上數他最高興了,跟這個喝跟那個喝的,就喝多了。

  他走進新房時,劉草正在炕上坐著,她的表情看不出高興,也看不出不高興。

  胡小胡搖晃著走過來時,咧著嘴,大著舌頭說:劉草,我現在是你丈夫了,你高興不高興哇?

  劉草不理他,眼睛望著別處。

  胡小胡仍大著舌頭:你怎麽不看我?在學校時你不看我,現在你還不看我,啥意思啊?

  他過去要扳劉草的臉,被劉草推開了。

  胡小胡就說:劉草,你別來這套,清高啥呀?你再清高不還是當了我老婆?告訴你,過幾天我就要去城裏上班了,我爸幫我搞到了招工指標。我說你看我一眼,看我一眼。。。。。。劉草仍不看他,似乎是在想著很遙遠的事情。

  胡小胡噴著嘴裏的酒氣,瞪著眼嚷道:你有啥了不起?你要是不嫁給我,你弟能去當兵?你能去衛生所工作嗎?

  他一邊絮絮叨叨地說著,一邊脫去外衣,然後關了燈,凶巴巴地撲向劉草。黑暗中,他狠著聲音說:脫衣服!告訴你,從今往後你是我老婆!你不光要看我,還得和我睡覺呢!

  接下來的聲音就很含混了,先是一陣廝打聲,然後就平息了下來。劉草在心底裏哀歎了一聲,也就是那一刻,她從一個姑娘變成了胡小胡的女人,而那個男人卻是她心裏最瞧不上的男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