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三、田村陽光燦爛的日子

  上小學三年級的田村,已經是軍部大院這群孩子的頭兒了。他的言行,在這群差不多大的孩子中很有號召力。

  自從上次用一粒子彈把家裏的燈泡擊得粉碎,楊佩佩和田遼沈大吵了一架,楊佩佩就開始怪田遼沈太嬌慣孩子了,田遼沈覺得楊佩佩是小題大做,孩子嘛,淘氣、愣點沒關係,男孩子淘氣,長大了才是條好漢,娘們兒似的軟裏吧唧的,長大了也不會有啥大出息。

  說是這麽說,田遼沈從那以後再也不敢把槍往家帶了,他也怕孩子玩槍惹出事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打碎幾隻燈泡倒沒什麽,他怕萬一傷著人,後果就嚴重了。

  沒槍的日子對田村來說很乏味,於是他就在外麵折騰,玩的內容是抓特務。他把一群孩子分成兩撥兒,多一些的是好人,少的那一撥兒是特務。特務跑,好人抓,一時間弄得軍部大院雞飛狗跳,很不安生。這種抓特務的遊戲玩得時間長了,就乏味了,田村又變換了一個玩法,改玩戰爭的遊戲。一半人扮日本鬼子,另一半人演八路軍,有了階級之分,也就有了仇恨。孩子們又很容易入戲,兩撥人糾纏在一起就有了立場問題,樣子都是你死我活的。這種遊戲大都是在晚上放學以後玩,天暗,本來就看不清,開始還能分出這撥那撥的,打在一起時就分不清彼此了,更多的時候,自己這一撥人就廝打起來,你撕我拽的就有人吃了虧,一吃虧就想起了操家夥,木棍、磚塊滿世界飛。這樣一來,就有人受傷了,這個把那個的頭開了瓢,那個又把這個的手咬了。一場戰鬥下來總有掛彩的,你哭我喊的,亂成了一鍋粥。

  那一陣子,經常有家長牽著孩子的手找上門來。楊佩佩就急火火地領著受傷的孩子去軍部的門診部,又是賠禮又是道歉的,好話都說盡了。

  一遇到這種事,田村就知道自己闖禍了,把自己反鎖在屋裏不敢出來,任楊佩佩怎麽叫門也不開,氣得楊佩佩瘋了似的在屋裏轉。田遼沈就在一旁靜觀事態的發展,他息事寧人地說:護士長同誌,你消消氣,等會兒我收拾他。

  楊佩佩這回找到了出氣筒,把火都撒到了田遼沈的身上。她衝他嚷:這孩子這樣都是你教育的結果,怎麽樣?出事了,你倒像個沒事人似的,這樣下去,這孩子早晚得出大事,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

  田遼沈不可思議地說:一個孩子能出啥大事?

  楊佩佩賭氣地說:孩子孩子,你就老拿孩子說事。

  田遼沈見楊佩佩氣消了一些,就走到田村的小屋門口,敲敲門說:兒子,快開門,我是爸爸。

  不一會兒,門就開了。田遼沈走進去,又回身把門帶上。田村知道自己惹事了,低著頭坐在床沿上,田遼沈扯了把椅子坐在他對麵。

  兒子,把頭抬起來,沒啥大不了的,爸爸小時候也像你這麽淘氣,爸還偷過地主家的雞呢。

  田村抬起頭問:爸,地主家的雞香嗎?

  田遼沈就笑一笑,歎口氣後,嚴肅地道:兒子,你記住,以後玩遊戲可以,但不要傷人,傷人就不好了。

  田村低下頭說:爸我記住了,他不是我傷的,都打亂套了,也不知是誰打的,可他們都找我。

  田遼沈認真地問下去:那他們為什麽要找你啊?

  田村想了想,撓撓頭回答:我是他們的頭唄。

  田遼沈拉過田村的手,愛撫地拍了拍:看來,我兒子很有組織才能,說不定以後能當個將軍呢。

  晚上,躺在床上的楊佩佩給了田遼沈一個後背,田遼沈就歎著氣說:放心吧,孩子我都批評過了,以後不會再犯大錯誤了。

  楊佩佩氣哼哼道:你那叫批評啊,簡直就是縱容。

  田遼沈嬉皮笑臉地說:孩子嘛,還能咋的?

  楊佩佩轉過身,低聲道:他要是我親生的,我非揍他一頓不可。

  田遼沈打著岔:啥親生不親生的,都一樣。

  這事過去沒多久,田村就闖了個大禍。

  軍部大院在備戰備荒中挖了許多地道,地道幾乎是家連家,戶連戶,地道口有的在床底下,有的在地下室裏,整個軍部的地道很複雜,縱橫交錯。

  田村領著一群孩子,無意中發現了自己家的地道口,就鑽了進去,發現竟是別有洞天,於是鑽地道就成了這群孩子的一大樂趣。

  平時的地道並沒有照明設備,電閘拉了,地道裏是黑的,但通風設備還都開著。這也難不住田村他們。有的從家裏拿來手電筒,有的偷來柴油,點上了火把,他們在地道裏鑽來鑽去,不時會有新的發現。他們有時從這家下去,又從那家門口出來。有一次,他們竟然摸到了軍長的家裏,軍長家的地道口在床底下,那天,軍長正在午休,鼾聲響得驚天動地。田村爬到床頭,掀起床單,一眼就看到了掛在軍長家牆上的那把槍。槍是六二式的,比父親那把五四式的要精致很多。自從父親不再把槍拿回家,他的生活就少了什麽似的,這會兒看到槍,饞得手心都是癢癢的。第一次他沒敢輕舉妄動,又悄悄地溜回去了,但軍長家的地道口他是牢牢地記住了。有朝一日,他一定要偷走軍長這把槍。

  偷槍的那天是個晚上,他從自家的地道口鑽進去,自家的地道口在客廳的沙發底下。當然做這一切時,都是等父母熟睡以後進行的。他鑽進了地道,憑著記憶,又摸到了軍長家的地道口。從軍長家的床下爬出來時,軍長早就睡著了,照例是鼾聲如雷。借著月光,他看見了牆上那把槍仍掛在那裏,他脫了鞋子,輕手輕腳地摸過去,很熟練地把槍握在手裏,槍套他沒拿,隻是把那支小巧的六二式手槍攥在了手中,然後悄悄地退了出去。

  那個夜晚,是田村最快樂的一晚。他獨自在地道裏,把槍拆開又裝上,裝上又拆開,折騰了好幾遍。他發現槍裏還有六發黃澄澄的子彈。他把子彈上膛,順著手電光線這裏瞄一下,那裏瞄一下,突然,他發現了一隻奔跑的老鼠,他喊了一聲:打死你。

  槍就響了。老鼠沒打著,隻晃一下就不見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把槍藏起來,又做了個記號,才悄悄溜回自己的房間,直到鑽進被窩,心裏還想著明天再去玩槍的事。第二天一早,他就上學去了,發生在軍部大院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軍長早晨起床後,發現自己的槍丟了,這還了得,有人竟然膽敢在軍長家偷槍。軍長馬上通知了保衛處,整個軍部大院都戒嚴了。翻來找去的,也沒有找到那支槍,一天的時間裏,整個大院都是戒備森嚴。

  晚上回家的時候,田村發現情況不對了。吃晚飯時,田遼沈板著臉,沒有一點笑模樣。

  田村小心翼翼地問:爸,咋了?我剛才回來,看見門口站了雙崗,還查我們的書包呢。

  田遼沈沉著臉,沒有回答。

  楊佩佩說:你的槍是不是還放在辦公室裏?

  田遼沈說:軍長的槍丟了,我們的槍都交到軍械庫去了。

  楊佩佩鬆了口氣:那就好,你的槍要是丟了,還不把你的副參謀長給擼了。

  擼了職務還是小事,怕就怕槍到了壞人手裏,鬧出大事。

  田村明白了,知道自己闖禍了,小心地問:要是偷槍的人給抓住,該定個啥罪?

  田遼沈說:啥罪?那是反革命,要殺頭的!田村吃不下飯了,他說肚子疼,就回到了自己的屋裏。他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耳邊一遍遍響著父親的話,他真的害怕了。他一直等到夜深人靜,父母都睡著後,又鑽進地道,他要把槍偷偷給軍長送回去,他以為這樣就會沒事了。

  如果不被軍長發現,也就真的沒事了,結果卻是被軍長給抓住了。軍長把槍丟了,再找不到的話就要上報軍區了,這可不是一件小事,他哪有心思睡覺,就翻來覆去地在床上折騰。

  還槍心切的田村並沒有發現異常,他剛從床底下爬出來,準備把槍插到牆上的空槍套裏,軍長就發現了他,軍長大喊一聲:抓壞人--就一個餓虎撲食,把他給撲倒了。

  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田遼沈氣壞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偷槍的人竟然是田村。他把田村綁在院子裏的一棵樹上,掄起皮帶一陣猛抽,邊抽邊氣呼呼地問:還敢不敢了?

  田村早就嚇得語無倫次了,他哭喊著:爸,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後來,還是軍長來解了圍,他揮揮手說:算了算了,孩子又不是敵人。反正槍找到了,也沒出啥大事。

  田遼沈這才住了手,這是他第一次打田村,也是最後一次。在田村的記憶裏,他至死都不會忘記那一次的挨打。

  那一次,田遼沈在軍黨委會上做了深刻的檢討。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