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四、劉棟參軍

  劉棟高中畢業那一年已經十八歲了,姐姐劉草二十二歲,哥哥劉樹也二十六歲了。

  劉樹參軍的夢破滅後,隻能安心務農了,從那時起,他就變得很憂傷,每天總在自家門前的土坡上吹著笛子,壓抑的笛聲在黃昏時分彌漫著。

  劉草回家務農也有幾年了,農民的孩子沒什麽出路,高中畢業後隻能是在家務農。姐姐高中畢業後,參加了縣醫院赤腳醫生的培訓,培訓完了,並沒有工作可幹。大隊的衛生室,赤腳醫生的名額也已經滿了。能幹上赤腳醫生的人,都是和大隊革委會胡主任沾親帶故的。劉草攀不上這樣的關係,隻能回家務農。但姐姐對醫生這一行是熱愛的,她有事沒事都要去山上采些草藥,放在自家院子裏晾曬,然後就這個嚐嚐,那個聞聞。她在精心地守護著這些草藥,仿佛守護著自己的理想。

  劉棟畢業了,也沒事可做,隻能和哥哥、姐姐一樣去田裏勞動。那天,他找著一把鋤頭準備去勞動時,被劉樹一把拉住了:弟弟,你不能幹這個,你要去當兵。

  劉棟很沒信心地說:萬一我要去不了呢?

  劉樹就鐵著臉說:你一定要去。

  哥哥說完這話,轉過身默默地走了。父親去世後,家裏的大事小事都是哥哥說了算。

  晚上,母親王桂香回家時,劉棟把哥哥的話學說了一遍。此時,劉樹又蹲在外麵吹笛子,他吹的是《社員都是向陽花》,一首挺歡快的曲子,卻被他吹得如泣如訴。

  王桂香望著劉棟:聽你哥的,他讓你當兵,你就去當兵吧。

  劉棟說:我真的能當上兵?

  王桂香點點頭:聽你哥的。

  一轉眼,征兵的日子又到了,村子裏的牆上、樹上,又貼滿了紅紅綠綠的標語。標語十幾年不變,還是一人當兵,全家光榮之類的話。

  那天,劉樹從外麵回來,手裏提了兩瓶酒,還有兩盒糕點。他把那些東西放在屋裏,衝王桂香說:媽,晚上你領著弟弟去找胡主任。

  哥哥要當兵那會兒是胡主任管,現在仍是胡主任管著,此時的胡主任已經五十多歲了。

  王桂香看了眼桌上的東西,又看一眼劉棟,就衝劉樹點點頭:老大,媽聽你的。

  那天晚上吃過飯,王桂香就領著劉棟去了胡主任家。胡主任家很氣派,寬敞明亮,院子很大。胡主任的兒子胡小胡正在院子裏騎自行車,他把自行車騎得跟玩雜技一樣,一邊騎,一邊吹著口哨。胡小胡和劉草是同學,已經畢業好幾年了,他一天農活也沒幹,整天就騎著自行車,叼著煙卷滿世界閑轉。在這個村子裏,大人們不正眼看他,孩子們也不理他,大家都說他是個二流子。

  胡小胡見王桂香領著劉棟來了,就從自行車上跳下來道:咋的劉棟,你也想去當兵?

  王桂香就說:小胡哇,你爸在家嗎?

  胡小胡大咧咧地說:在呢,你進去吧。

  王桂香提著東西進屋了,劉棟沒進去,他留在院子裏和胡小胡說話。

  胡小胡說:劉棟,你想去當兵啊?

  劉棟點點頭。

  胡小胡不屑地撇著嘴:當兵有啥意思,我要想去早就走了。當兵又提不了幹,過兩年還不得回來。前村的趙小四,當了五年兵回來了,現在連個對象都找不到。

  劉棟輕輕地說:我想去試試。

  胡小胡用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說:聽我的話,在村裏等著招工吧,當個工人不比當兵強?

  劉棟看一眼胡小胡,歎口氣道:我不能和你比呀。

  王桂香進屋的時候,胡主任正坐在桌前,吧嗒一口茶,吱溜一口酒地吃喝著。他醉眼蒙矓地看一眼王桂香,又看一眼她手裏提著的東西,臉色好看了一些,然後拖著腔說:你來了--王桂香把東西放在桌旁,望著胡主任說:主任,今年我家那小子想去當兵。

  胡主任耷拉著眉眼:當兵好哇,今年想當兵的人可多,他能不能走成,我可不好說。

  王桂香臉上堆著笑,道:這不請主任來幫忙了嗎?

  胡主任又喝了口酒說:請我幫忙的人很多,你說我幫誰不幫誰啊?

  胡主任嘬著牙花子,王桂香就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腳尖說:胡主任,孩子他爸走得早,這些年了,三個孩子都挺不容易的,你就幫孩子一次吧。

  胡主任就說了:能幫上的,我一定幫。

  院子裏,胡小胡掏出煙來遞給劉棟,劉棟搖搖頭說:我不會。

  胡小胡就自己點上了,樣子很熟練。

  胡小胡吐出了一連串的煙圈後,問劉棟:你姐幹啥呢?

  劉棟眼睛看著別處,嘴裏回答:下地掙工分唄。

  你姐可真傲,我們是同學,現在我和她說話,她都不理我。

  我姐她就那樣。

  胡小胡湊近劉棟:聽說你姐談對象了?

  劉棟搖搖頭:她的事我不知道。

  我可聽說了,就是後村的大寶,拖拉機手,我們上學時一個班的。

  劉棟臉都紅了,著急地說:我真的不知道她的事兒。

  屋裏,胡主任和王桂香說著話。

  王桂香還在低聲下氣地求著胡主任:胡主任,我帶著三個沒爹的孩子,挺難的。你就幫劉棟這一次,這輩子他也不會忘了你。

  聽了王桂香的話,胡主任又吱溜喝了幾口酒,說道:都難啊,你難,我也難。你看看這個家,小胡他媽死了好幾年了,我家連個做飯的人都沒有,我這是又當爹又當媽,回家連口熱飯都吃不上哇。

  王桂香認真地說:那就快給小胡娶個媳婦唄,有了兒媳婦,也就有人做飯了。

  見王桂香這麽說,胡主任又是一聲長歎:他看上的,人家看不上他;人家看上他了,他又看不上人家。你說這讓我咋整?

  王桂香也隻能陪著胡主任一起歎氣。

  劉棟和母親回來時,劉樹坐在院子裏一邊吹笛子,一邊等他們回來。劉樹見母親似乎不高興,就跟到屋裏,小心地問:東西送去了?

  母親說:胡主任說,今年有好多孩子想去當兵,他不敢打保票咱們家的劉棟能不能走成。

  劉樹氣哼哼地說:走成走不成,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

  劉棟在一旁很沒有信心地說:媽,哥,要不我還是參加生產隊的勞動吧。

  不行,今年你一定要走。哥說啥也得把你送走,咱們家以後出人頭地就全指望你了,你這時候不能打退堂鼓。劉樹拍著劉棟的肩頭,堅定地說。

  劉棟很沒底氣地回了哥哥一句:我能不能走,又不是你說了算。

  劉樹咬著牙,斬釘截鐵地說:剩下的事你就別管了,我自有辦法。

  劉樹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時候,走進胡主任家的。在來時的路上,他看見樹上的一幅標語被風吹起來了。他上去把那幅一人當兵,全家光榮的標語用唾沫粘牢,又怔怔地看了好一會兒,才往前走去。

  胡主任已經吃過飯了,正準備睡一會兒。他看見劉樹走進來,就風言風語地說:喲,高中生來了,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的吧。你咋有空來看我了呢?

  劉樹自從高中畢業後,人們就喊他高中生了。劉樹平時很孤傲,沒事就坐那兒看書,吹笛子,多一句話也不願意說。二十六歲了還沒結婚,給他介紹對象的人很多,可他就沒點上個頭,母親王桂香也很著急,他卻隻有一句話:弟弟當兵走了,我再考慮自己的事。此時,劉樹是懷著孤注一擲的心情來找胡主任的。

  他站在胡主任麵前:胡主任,我弟弟要去當兵。

  胡主任咧咧嘴:這我知道,你媽來過了。

  劉樹又說:你要是今年把我弟弟送走,我今年的工分都給你。

  胡主任笑了:高中生,說啥呢?我是啥?是大隊主任,我咋能要你的工分?

  劉樹一臉認真地問:那你要啥?

  胡主任慢條斯理地說:我啥也不要,他能不能去當兵,我不攔著,他能走,是他的運氣。

  劉樹站在那裏,怔怔地望著胡主任的臉,他一時不知該說什麽,突然,他給胡主任跪下了,眼淚也流了出來,他哽著聲音說:主任,隻有你能幫我弟弟了,你就幫他一次吧。你的恩情,我這輩子也忘不了。

  胡主任揮揮手說:那啥,你別這樣,是你自己要跪的,我可沒讓你跪啊。你走吧,你弟弟的事我知道了,到時會考慮的,我要睡覺了。

  劉樹一動不動地跪在那裏。。。。。。胡主任是在一天傍晚的時候出現的,他背著手,樣子很悠閑,似乎是散步時不經意間走到劉樹家的。劉樹正蹲在門前吹笛子,見到胡主任,他怔了一下,站起身來說:主任啊,到屋裏坐吧。

  胡主任前後左右地打量著劉樹家的小院,一邊往裏走,一邊說:不錯嘛。

  劉草正蹲在院子裏翻曬那些草藥,見胡主任進來,她頭都沒抬一下。胡主任走過來,蹲在劉草身邊,抓起一把草藥放到鼻子下,聞了聞道:你采的藥不錯,比大隊衛生所那些赤腳醫生采的強多了。那啥,有機會去衛生所工作吧。我敢說,你一準比那兩個二杆子赤腳醫生強。

  王桂香見胡主任來了,忙迎出來:主任來了,快屋裏坐。

  胡主任衝劉草笑笑,拍拍手上的藥渣,就往屋裏走,劉樹也跟著進了屋。劉棟正在屋裏看書,見胡主任進來忙站起來,胡主任就用手拍拍劉棟:這孩子一晃就長成大小夥子了,一看就是塊當兵的料。

  王桂香又是倒茶、又是遞水地把胡主任安頓下來,胡主任這裏看看,那裏瞅瞅,喝了口水道:那啥,今天我來呢,就有啥說啥了。劉棟不是想當兵嗎?我尋思了,也不是啥大事,但是得這麽地,我那孩子胡小胡啊你們都知道,別人給他介紹對象,他沒一個看上的,他就看上你家劉草了。如果那啥,劉棟當兵,還有草兒去大隊當赤腳醫生的事,就包給我了。

  王桂香和劉樹剛開始還把笑掛在臉上,聽到後麵的話,他們的臉上已經沒有笑意了。

  胡主任自己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要不你們尋思尋思,到時給我個話兒。你們那是為了孩子,我這也是為了孩子,這個家長啊,不好當。

  說完就要走。

  劉樹上前一步,拉住了胡主任:主任,我們答應你。

  胡主任擺擺手:不忙,你們商量商量,我走了。

  胡主任走了。

  一家人都怔在那裏,母親歎了口長氣,憂戚地說:能行嗎,草兒能願意嗎?

  劉樹咬著腮幫骨道:她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王桂香坐在那裏抹著眼淚,劉棟過來拉了拉哥的衣袖:哥,這兵我不當了,姐是不會願意的,她最看不起胡小胡了,再說她正和後村的大寶好著呢。

  劉樹拉開劉棟的手,發狠地說:這裏沒你的事兒,你就等著去當兵吧!劉樹說完向外走去,他把劉草喊到房間裏,又關上了門。

  進了屋的劉草奇怪地問:哥你這是幹嗎呀,神神秘秘的。

  這時的劉樹一臉的凝重,他盯著妹妹說:劉草,你是不是我妹妹?

  聽劉樹這麽說,劉草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哥,你怎麽了?你說這個幹什麽?

  劉樹點點頭:咱爸去世早,咱們長這麽大,也沒為這個家貢獻些什麽。。。。。。不等劉樹說完,劉草就打斷哥哥的話說:哥你說吧,要貢獻什麽?是不是劉棟當兵的事兒?

  劉樹不直接回答,而是問劉草:你是不是和後村的大寶好上了?

  劉草臉紅紅的,點點頭。

  劉樹繼續說:為了咱這個家,你能不能和大寶斷了,嫁給別人?

  劉草吃驚地問道:讓我嫁給誰啊?

  胡小胡。

  劉草呸了一口說:他?那個二流子?

  看到妹妹的表情,劉樹低了聲音道:我知道你肯定不同意,但是為了劉棟,為了這個家,你得同意。劉棟當兵不是為他一個人,是為了這個家,咱們家得出息個人。

  劉草聽到這裏,眼淚就流出來了,麵對哥哥,麵對這個家,她的心都要碎了。

  另一個屋裏,劉棟也在哀求著母親,他衝母親說:媽,你就跟哥說,我的事不用他管。

  母親歎口氣,說:自從你爸不在了,這個家就你哥哥說了算,他說啥就是啥,你聽你哥的吧。

  劉棟急得臉都紅了,他氣憤地說:這不是交換嗎?我寧可不當兵,也不能讓我姐去做這個交換,這成啥了!

  母親勸道:你哥這是盼著咱家能出息個人,你哥都二十六了,一直不結婚,連親也不訂,就是為了等著你畢業這一天呢。

  聽到母親這麽說,劉棟已是淚流滿麵了。

  劉樹還在做劉草的思想工作:這麽多年,我早就下了決心,為了咱們家能有個人出息,就是讓我死我都幹。胡主任說了,隻要你答應這門親事,他不僅能讓劉棟當兵,還把你弄到大隊衛生所去當醫生。

  劉草趴在身旁的櫃子上痛哭失聲,劉樹背著手,在屋裏一趟一趟地轉悠。終於,他停下腳步,又說道:媽給胡主任送過禮,我也給他下過跪,人家不領這個情,有啥辦法?今天他主動提出來讓你給他當兒媳,這明擺著就是和咱做交換。

  劉樹說到這兒,停了停,看了眼劉草又說道:爸死了這麽多年了,我這當哥的沒給家裏做什麽,更沒為你做什麽,以後你要哥做什麽,我還是那句話,就是讓我死我也同意。

  這時的劉草已經不哭了,她紅著眼睛問:哥,就沒別的辦法了?

  劉樹搖搖頭。

  劉草哽著聲音道:哥,我同意。

  劉樹聽了這話,鬱積已久的眼淚終於劈裏啪啦落了下來。他抱著劉草說:好妹妹,哥這輩子也忘不了你。你就是讓哥死,哥也決不皺一下眉頭。

  這是劉樹發自內心的話,果然,在不久的將來,他為自己的話付出了代價。

  劉棟順利地報上了名。他去檢查身體那天,劉草和胡小胡舉行了訂婚儀式。由胡主任召集雙方的親朋好友,在胡主任家裏吃喝了一頓。

  那天哥哥劉樹喝多了,他端著酒碗逢人就敬,別人敬他他也喝。回到家裏他就大吐不止,母親和妹妹照顧著他,他在大吐的間隙裏,衝妹妹說:草兒,讓你受委屈了,哥下輩子當牛做馬也要報答你。

  劉草一邊流著淚,一邊說:哥,我願意,我高興。

  母親王桂香躲在一旁也抹著眼淚。

  劉棟的體檢很順利,接下來就是部隊接兵的首長到體檢合格的青年家裏進行走訪、政審。接兵的領導來劉棟家走訪時,胡主任親自陪著,熱情得很,他一邊衝接兵的領導介紹情況,一邊拍著胸脯說:劉棟這孩子沒問題,我是看著他長大的,咱們大隊要是有一個名額那也是劉棟的,我就看著這小夥子有出息。

  一切都進行完了,就等著錄取通知書了。胡主任已經和劉樹商量好,劉棟拿到部隊入伍通知書去部隊那天,就是劉草和胡小胡舉行婚禮之日。

  劉棟穿上軍裝離開村子那天,天上飄著小雪,他是坐著大隊派出的拖拉機去公社報到的。拖拉機開走時,村子裏響起了鞭炮、鑼鼓和嗩呐聲。劉棟知道,姐姐這會兒正和胡小胡舉行婚禮。

  劉棟走的那天早晨,哥哥看著他的一身新軍裝,這裏捏捏,那裏看看,含著眼淚說:弟弟,這回你行了,你終於當上兵了。接著又正色道:記著,這不是你一個人當兵,你還代表著哥哥。哥沒有別的要求,就是希望你有出息,否則就別回來見我。

  此時的劉棟坐在拖拉機上,迎著飄落的雪花,想起哥哥的話,他的眼淚又一次流了出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