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一、成長的矛盾

  隨著田村一天天長大,他感情的天平也日漸向田遼沈一邊傾斜。父子兩人在一起的時光裏,似乎有許多男人共同的話題,田村對父親田遼沈的戰鬥故事幾乎到了癡迷的程度,一位傷員或一位英雄的命運,都牽動著田村所有的神經,隨著故事的發展,田村揚起小臉不停地問:後來呢,再後來呢?

  在後來又後來的追問聲中,田村一天天地長大了。田村上小學了,小學是軍機關的 子弟學校。

  上小學的田村,覺得自己已經是個大人了,他經常一個人離群索居地沉浸在隻有他自己知道的問題中。

  母親楊佩佩看到他這個樣子就很著急,她每天下班回來時,田村已經回來了,他正坐在窗前,望著窗外發怔。楊佩佩就走過去,溫柔地衝他說:想什麽呢,兒子。

  田村不理母親,雙手托著小臉,仍然一副發呆的樣子。半晌,他突然問楊佩佩:媽,你參加過戰鬥嗎?

  楊佩佩被他問得一愣,然後搖搖頭答:媽媽一直在醫院工作,隻負責搶救傷員。

  田村就一臉失望的樣子,還歎了一口氣,像個大人似的。

  隻有父親回來的時候,他才變得活躍起來。上了小學的田村不再一味地纏著田遼沈講故事了,而是和父親探討一些問題。

  他問父親:爸爸你說,解放軍為什麽總是打勝仗,國民黨的部隊為什麽老是吃敗仗呢?

  田遼沈就笑著告訴他:因為解放軍勇敢,不怕死。

  田村又問:那為什麽國民黨的部隊就怕死呀?

  田遼沈一怔,他沒想到兒子會問這樣的問題,他看著兒子半晌道:國民黨的部隊沒有理想,所以他們才怕死。

  田村繼續往下追問著:那解放軍的理想是什麽?

  父親答:解放全中國,建立新中國。

  田村似乎聽明白了,他有些崇敬地望著父親。

  父親這時又問:兒子,你長大了理想是幹什麽呢?

  田村不假思索地回答:當解放軍,成為一個英雄。

  田遼沈就哈哈大笑,他拍著田村的頭衝楊佩佩說:行,像我的兒子。

  楊佩佩在一旁就歎口氣:別胡說了,快吃飯吧,都涼了。

  田村似乎有問不完的問題,他把這些問題都交給了父親,因為父親是打過仗的人,還身經百戰,父親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兩個人就躺在田村的小床上,從古至今列數中國的民族英雄,從嶽飛、文天祥到黃繼光,他們說得熱烈又興奮。有時說得太晚了,楊佩佩就自己先睡了,田遼沈躡手躡腳地走過去,看一眼睡著的楊佩佩,低著聲音說:你媽睡著了。

  爸,那你就睡我這兒吧。

  田遼沈就在兒子的小床上躺下了,順手關了台燈,田村抱著爸爸的肩膀,偎在父親的肩頭上沉沉地睡去了。

  楊佩佩去學校開了一次家長會,會後,班主任把楊佩佩單獨留下了,老師憂心忡忡地說:你家的田村上課總是走神,不知他腦子裏在想什麽。

  楊佩佩吃驚地問:他經常這樣嗎?

  老師點點頭道:我問他到底在想什麽,他不說,他說他爸爸知道。

  楊佩佩就衝班主任說:老師,我已經明白了。

  晚上,田遼沈下班回來,被楊佩佩拉進臥室,兩人關著門吵了一架。

  楊佩佩正色道:田村在學校不好好上課,總是走神,你知道不知道?

  田遼沈就一臉糊塗地道:他走神?走什麽神?

  楊佩佩生氣地喊:還不是你那些鬼話,看把孩子給騙的。

  田遼沈就很不服氣:我什麽鬼話?我給他講的都是有用的,那是愛國主義教育,懂不懂啊?

  孩子都讓你弄得走火入魔了,現在是讓他學習,長知識。

  田遼沈皺起了眉頭:你就知道知識,我一天學也沒上,不也當了副參謀長,照樣指揮千軍萬馬?

  打仗能當飯吃呀?現在是和平年代,要學知識,沒有知識怎麽能建設國家?楊佩佩據理力爭。

  田遼沈對楊佩佩的論調不敢苟同,他有些不耐煩地揮揮手:你們這些小知識分子,就是能上綱上線。和平是暫時的,美蘇兩霸亡我之心不死,你知道不知道?以後還會有大仗、惡仗等著咱們去打,到時候咱們老了,上不了戰場了,就得靠咱們的後代去衝鋒陷陣,告訴孩子什麽是英雄,什麽是狗熊,這有什麽不好?楊佩佩同誌,你說說。

  楊佩佩覺得這是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她跺著腳喊:田遼沈,你不要和我胡攪蠻纏,孩子這樣下去就毀在你手裏了。

  田遼沈不解地攤著手:兒子好好的,他怎麽就毀了呢?真是不可思議。

  楊佩佩不再理會田遼沈了,坐在那裏抹開了眼淚。

  田遼沈一臉無辜地走出來,看見田村正在看一本連環畫,伸手把連環畫拿走,一本正經地說:兒子,咱先不看這個。來,讓爸爸考考你,你的文化學得咋樣了?

  說完拿出課本,放在自己麵前顛三倒四地擺弄一氣,指著課本上的字說:兒子,這個字念什麽?

  田村不看字,衝父親說:爸,把你的槍給我玩一會兒吧,我都好久沒摸槍了。

  田遼沈跟兒子討價還價道:告訴爸這個字怎麽念,爸就給你槍。

  田村看一眼字,不耐煩地回答:國家的國。我說對了,你快給我槍吧。

  田遼沈就回到裏屋,從牆上摘下槍,退出子彈,把槍給了田村。

  田村熟練地拉開槍栓,看了看:一粒子彈都沒有,是支空槍,真沒意思。

  爸,我不小了,都八歲了。你不是說八歲都可以參加兒童團了嗎?

  田遼沈就說:以後,以後爸一定給你子彈,帶你去靶場打槍,那才過癮。

  這時電話響了,田遼沈去客廳接電話。田村放下槍,去了另一個房間。楊佩佩背著身子在燈下看《部隊野戰護理手冊》,手裏還不停地記著什麽。田村輕手輕腳地繞過母親,拉開抽屜,看到了父親剛從槍裏卸下的子彈。那些子彈明晃晃地擺在那裏,田村看一眼母親,楊佩佩很專注,似乎沒有把精力放在他的身上。他伸出手,拿起一粒子彈抓在手裏,悄悄地從母親身邊溜過去,楊佩佩回過頭來:田村,你過來。

  田村低下頭,站在那兒不動。

  楊佩佩歎了口氣,說:你就聽你爸的,天天不是打就是殺的,你現在是小學生,不是解放軍,懂不懂?你快寫作業去,一會兒我檢查。

  行,一會兒我就把作業本給你送來。田村說完就溜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了門。

  客廳裏,田遼沈的電話還在講著,似乎是部隊的請示工作的電話,田遼沈很惱火的樣子,批評部隊不安心搞訓練,去支左的問題。

  田村因為激動,手有些發抖,他就那麽抖著手,把那粒金黃色的子彈壓進了槍膛。他似乎對自己的成果很滿意,舉起槍,這裏瞄瞄,那裏看看,嘴裏還發出砰砰的聲音,還在床上不停地翻動著身體,做出種種射擊的樣子。

  最後,他看到了頭上亮著的燈泡,他用槍瞄著燈泡,神情專注。忽然,他的手指就扣動了扳機。

  一聲槍響後,亮著的燈泡碎了,屋子裏頓時漆黑一團。楊佩佩在屋子裏驚叫一聲,就奔了過去。田遼沈也跑了過來,床上地下都是燈泡的碎片,田村怔怔地呆在那兒,馬上他又興奮地叫起來:我打中了,我打中了。

  楊佩佩忍不住了,大叫一聲撲過去,奪過田村手裏的槍,揮手打了田村兩下,然後衝田遼沈吼:以後你要是再把槍拿回家,我就給你扔出去。

  說完,她捂著臉嗚嗚地哭起來。

  田村害怕了,他愣在那裏,看看這個,望望那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