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軍機關

  田村四歲那年的秋天,田遼沈的職務又得到了提升,他的職務由副師長的位置,提升到軍裏任副參謀長。軍部機關在省城,一家人也隨著搬到了省城的軍部機關。

  軍機關和師機關相比,軍機關就更像一個機關了。田遼沈是副參謀長,主抓部隊的訓練和日常管理,他會經常帶著一些處長和參謀到部隊檢查工作。

  楊佩佩的工作,也由師門診部調到了軍機關的門診部。田村上幼兒園,是軍機關的幼兒園,在那裏上幼兒園的孩子,都是軍機關的軍官們的孩子。

  田村生得虎頭虎腦,壯實可愛,走在路上總是招人多看幾眼,這種目光讓楊佩佩感到驕傲和自豪。現在的田村早已融入到田遼沈和楊佩佩的家庭中了。短短的四年時間裏,從團到師再到軍裏,一家人變換了三個地方,而到了軍裏,就更是沒人知道田村是抱養的這回事了。

  每天早晨,孩子都由楊佩佩送到幼兒園,從家屬區到幼兒園還有一段路程,楊佩佩牽著兒子的手,兩人說說笑笑地往幼兒園走,路上會碰到許多上班的軍人,人們熱情地和楊佩佩打招呼,自然忘不了誇一誇孩子。人們說:楊護士長,你這孩子長得真壯實,真討人喜歡。

  人們還說:護士長,你和田副參謀長要孩子可夠晚的。

  楊佩佩就說:可不,都三十歲了。人家三十歲都生了好幾個了,我們這才生第一個。

  問話的人就說:你們這是優生優育啊,看你家田村長得多結實。

  田村的成長的確很茁壯,他的個子比同年的孩子要高出半頭,一雙眼睛骨碌碌亂轉,樣子聰明又淘氣。

  田遼沈喜歡田村已經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了。他下班回來的時候,田村已經從幼兒園回來了。他進屋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田村抱起來,舉過頭頂,在客廳裏轉上一圈,逗得田村哈哈大笑。田村從田遼沈懷裏下來,就要到田遼沈的腰間去摸,那裏有一把六四式短槍,剛開始田遼沈不給孩子玩槍,後來田村糾纏不依,田遼沈也就依了孩子。他先把子彈退出槍膛,再把空槍拿給孩子玩。

  田村已經把槍玩得很熟了,他把槍衝著父親,嘴裏砰砰亂吼一氣,田遼沈就一次次躺倒在沙發或者床上,逗得四歲的田村開心極了。

  晚上一家人吃過飯,總要在院子裏轉一轉,田村走在中間,一邊拉著父親,一邊拽著母親。散步的時候就會遇到同院裏的其他人,他們也出來轉一轉,拖家帶口的樣子,地下跑著大的,懷裏還抱著小的,寒暄一陣後,就各走各的了。田村就仰起頭衝父母說:別人家都有哥哥姐姐,我咋就一個呢?

  田遼沈和楊佩佩就一怔,楊佩佩停下腳步說:爸媽生你一個,是為了多愛你一些,你要是有哥哥姐姐,爸爸媽媽就不能愛你一個人了,你說對不對?

  田村聽了媽媽的回答,自然是很受用的樣子。田遼沈一彎腰把田村馱到自己的肩上,田村一下子就高了許多,顯得很興奮,嘴裏喊著:駕,駕--田遼沈先是一陣快走,後來就跑了起來,田村坐在父親的肩頭,一副樂不可支的樣子。

  在晚霞的映照下,一家人其樂融融。

  田遼沈有時到部隊檢查工作,回到原來工作的那個團,那個團有些老熟人還記得那個孩子,在沒旁人的時候,就會悄悄問上一句:兒子還好吧?

  田遼沈聽了這話,心裏就頓一頓,畢竟問話的人知道這孩子的來龍去脈。但很快他就平靜下來,大大咧咧地說:我那兒子淘氣死了,天天纏著要我的槍玩,晚上睡覺還得摟著槍睡,早晨我上班了,還不想還給我。這臭小子!老熟人就嘿嘿地笑道:看樣子以後也是當兵的料。

  田遼沈就拍一拍老下級的肩膀,算是肯定,一切都在不言中了。別人就不再說這個話題了,而是把話題轉到了別處。在外麵出差時間長了,田遼沈的心裏就火燒火燎的,他是想兒子了。他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兒子,要是田村還沒從幼兒園回來,他就徑直去幼兒園。幼兒園的老師和園長都認識田遼沈,這邊和他熱情地打招呼,那邊早就有人飛跑著到班上把田村接出來了。田村一看見父親,就張開了小手飛跑著奔過來,和爸爸擁抱在一起。田遼沈就像夾一條小狗似的,把田村從幼兒園裏夾出來。田遼沈見到田村那一刻,心裏竟有一種濕潤的感覺,到了沒人的地方,他把田村的臉貼到自己的臉上,一聲聲地叫著:兒子,想死爸了,想爸爸沒有啊?

  待得到田村肯定的回答後,他才從身上不緊不慢地拿出給田村帶回來的禮物,有玩的有吃的,田村自然又是一陣雀躍。

  田村在幼兒園裏經常闖禍,不是把幼兒園的玻璃打破了,就是把小朋友的鼻子打流血了,弄得田遼沈就跟個救火隊員似的。拿出錢賠玻璃,園長不收,但他一定要賠,園長就說:首長,不就是塊玻璃嘛,批評一下就行了。

  田遼沈就一本正經地說: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要遵守,一定要賠。

  說完,就把錢很豪氣地往桌子上一拍,轉身就大步流星地走出來了。原以為田遼沈回到家會痛打一頓淘氣的田村,事實上,他見了田村卻跟個沒事人似的說:兒子,以後別再打玻璃了。

  田村就說:爸,我再也不打玻璃了。

  沒過兩天,田村就把小朋友的鼻子打流血了,還揚言要用父親的槍把小朋友給斃了。

  田遼沈回到家,楊佩佩就把事說了,田遼沈就揮揮手:小孩兒哪有不打架的,他是個男孩兒,又不是小姑娘。

  楊佩佩就說:沒有你這麽教育孩子的,晚上你帶孩子給人家賠禮道歉吧。

  吃過晚飯,田遼沈果然牽著田村的手出來了,父子倆有說有笑地來到了被打小朋友的家。孩子的家長是個處長,見田遼沈親自領著孩子來了,有些過意不去,又是倒茶又是遞煙的。田遼沈不坐,站在那裏一手抓著田村,一手抓著被打的孩子,看一眼兩個孩子,就蹲下身衝那個孩子說:你也不比我兒子矮多少哇,你咋就打不過他?這可不行,男孩子就要勇敢,流點血算啥?以後就不要告訴老師了,誰把你鼻子打流血,你就把他的鼻子也打流血。得了,我走了。

  他明明是來道歉的,卻把被打的孩子批評了一頓,弄得人家家長哭也不是,笑也不是,隻得客客氣氣地把他們父子送到門外。

  走到外麵,田村就抬起頭問:爸,啥叫勇敢?

  田遼沈琢磨了一下,道:勇敢就是不怕死。

  那我以後要做勇敢的人。

  好,是我的兒子。

  為了教育孩子,楊佩佩沒少和田遼沈吵架,她認為田遼沈這是嬌慣孩子,田遼沈卻說:這是教育孩子要勇敢,懂不懂?

  孩子這樣下去,就沒法管教了。

  田遼沈就火氣衝天地說:這是我的兒子,你別管。

  說完這話,自己都怔了一下。

  楊佩佩轉過身,回到房間哭泣去了。

  田遼沈這一晚就注定要跟兒子睡在小床上了,兩人一躺上床,田村就纏著父親講戰鬥故事,田遼沈就講兩個傷員俘虜敵人一個班的故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