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九、艱難的成長

  劉棟沒有夭折,這多虧了田遼沈和楊佩佩一家的幫助。他們給王桂香寄了奶粉,還有一些錢,雖然沒有寫明他們的地址和名字,但王桂香知道,這是楊佩佩一家所做的努力。

  這些援助雖然杯水車薪,卻往往是在最關鍵的時候救了劉棟的命。劉棟在兩歲時,得了一種奇怪的病,肚子脹得像小山一樣,憋得孩子眼睛凸著,青筋畢露,一連幾天吃不下飯,隻能喝點水。他們想給孩子看病,可拿不出一分錢,於是王桂香就淚水漣漣地去到鄰居那裏借錢。鄰居家的日子過得也並不比王桂香一家富裕,況且自從有了劉棟,他們一家從借白麵,到最後隻能借玉米麵,已經把全村的人家借了個遍,直到現在仍還不上這些人情。那時候,一碗半碗麵,也許就能救人一條命,吃食比金子還貴重,這是多麽大的人情啊。如今,孩子危在旦夕了,他們隻能求了東家借西家,全村走遍了,他們隻借到一塊五毛錢。劉二嘎和王桂香回到家裏,看著躺在炕上奄奄一息的劉棟,隻能用無助的眼淚洗麵了。他們在心裏問自己,好端端的一個孩子,就要這麽走了嗎?

  就在那天下午,鄉郵遞員給他們送來了二十元錢的匯款單,不用問,這是楊佩佩一家寄來的錢。就是那二十塊錢,救了劉棟的命。其實孩子得的也不是什麽大病,就是因營養不良造成的消化功能紊亂。住了兩天醫院,劉棟就出院了,剩下的錢又給孩子買了些煉乳,因為買煉乳要比奶粉便宜。就這樣,楊佩佩一家,支持著王桂香一家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光。

  劉棟三歲的時候,三年自然災害結束了,生活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變。老大劉樹已經上小學三年級了,劉草七歲,也要上學了。三個孩子就像三級台階,站在那裏錯落有致。

  王桂香就很有成就感地感歎:三個孩子剛好,要是再多一個,怕真的養不過來了。

  她這三年來,一直擔心丈夫劉二嘎埋怨她把孩子送人的事,時不時地她也會想起來,一想起來,心裏就很空落。

  這麽多年來,一家人都忙於生計,活著成了他們唯一的目標,他們真的很少有時間想起劉棟的弟弟。

  劉二嘎和王桂香心裏清楚,如果不把孩子送人,也許兩個孩子都活不到現在,他們為有今天的生活感到知足。

  夜晚的時候,孩子們都睡著了,劉二嘎和王桂香躺在炕上,在一天的時間裏,他們隻有這會兒才有時間、有心情說說話。他們說的話大都圍繞著劉棟的弟弟,他們生了四個孩子,隻有那個最小的不在身邊,那個孩子就成了他們遙遠的念想。他們把更多的思念和種種對孩子的想象,都傾注在遠方不知音信的孩子身上。

  王桂香就說:也不知那個孩子咋樣了?

  他們不知孩子現在叫什麽,他們也不可能給孩子起名字,在他們這裏,孩子沒上學前,家人以及周圍的人隻稱孩子的小名,起名字是為了給孩子落戶口。在以後的日子裏,他們一提起田村,稱呼的就是那孩子。

  劉二嘎望著天棚:一準錯不了,人家是部隊的高幹,能虧了孩子嗎?

  也不知孩子長得咋樣了?

  王桂香還是在田村滿百天的時候見過一次,現在孩子都三歲了,她再也沒有看到過。十指連心,她是十月懷胎生的田村,雖然沒有養過他一天,但實際上,他還是她的孩子,她不能不在心裏記掛著。

  劉二嘎聽了王桂香的感歎,也陷入了想象中。半晌,有些無奈地說:也許這輩子咱們也見不到那孩子了。

  王桂香聽了,眼角就有了淚,在黑暗中隻有她自己能感覺到。

  半晌,她哽著聲音說:要是在我臨死那天,那孩子能回來叫我一聲媽,也算我沒白生他一回。

  劉二嘎似乎有了火氣,就有些不耐煩:孩子送人了就是送人了,別再七想八想的了。

  王桂香畢竟是女人,她說到傷心處,吸溜著鼻子說:他是我生的,你不讓我想,我就不想了嗎?

  劉二嘎轉身趴在炕上,卷了支紙煙,深深淺淺地吸著,然後道:那個孩子肯定比劉棟享福,人家是城裏人,爸爸是高幹,孩子以後準錯不了。

  他以後生活得再好,我也是他媽呀,你也是他爸。

  聽王桂香這麽一說,劉二嘎不再說什麽了,扭著頭,看了眼躺在炕上的三個孩子,咳一聲道:當爹娘的就是命賤,生多少個孩子都是個想。

  王桂香又歎:我真想看那孩子一眼,就是一眼也行啊。

  你就死了這份心吧,送出去的孩子,潑出去的水,哪有收回來的道理。

  王桂香委屈地說:我沒有想要回來,隻想看一眼。

  劉二嘎揮揮手,認真地勸道:人家給咱寄錢、寄東西,為啥真名真地址都不敢留?還不是怕咱們去打擾人家。你這時候要去看孩子,人家會咋想?

  王桂香幽幽地說:理是這個理,可俺老忍不住想那孩子。

  以後你就不要再想了,孩子是人家的了,和你沒關係了,咱們不能做那種說話不算數的事。別忘了人家可沒少幫咱,要不是他們的幫助,咱劉棟能有今天?

  王桂香不說話了,她把自己蒙在被子裏,默默地流著眼淚。在以後的日子裏,她一想起那孩子,總要默默地流一回眼淚,遠方的孩子成了她的一塊心病。

  三歲的劉棟剛剛會走,細小的身板完全是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王桂香一看到眼前的劉棟,就一臉的愁苦,她有時呆呆地望著劉棟,喃喃自語著:也不知你弟弟長得有多高了。

  劉棟就迷惑不解地問:我弟弟,我弟弟在哪裏?

  王桂香自知失言,忙打岔:我亂說呢。

  劉棟就蹣跚著向前走去,他在地上看到一群螞蟻在搬家,就蹲下來,一邊看一邊說:螞蟻搬家要下雨,下雨了,冒泡了,王八戴草帽了。

  王桂香聽了,就大聲嗬斥:棟,你別胡說。

  劉棟受到母親的製止,就更加起勁兒地喊:王八戴草帽了。

  八歲那年,劉棟上學了。

  上學那天,姐姐劉草把他領到學校,那年劉草已經是四年級的學生了,哥哥劉樹已經上初中了。

  劉草把劉棟帶到一年級老師那裏,衝老師說:這是我弟弟,叫劉棟。

  老師對新入學的學生要考一考,那些反應遲鈍的,或者發育不良的孩子,老師總是要勸回去,讓明年再來上學。這種考試方法也很簡單,就是讓孩子數數,如果能數到五十就算合格,能數到一百就是優秀了。

  老師就讓劉棟數數,劉棟看一眼姐姐,劉草就說:老師讓你數你就數唄。

  劉棟就一五一十地數開了,不停歇地數到一百,還要數下去時,老師揮手說:行了。

  然後,老師在表格上劉棟的名字後麵寫上了個優。劉棟還想表演一首歌,那首歌就是《我愛北京天安門》。這是他跟姐姐劉草學的,他很喜歡這個歌,他一唱這個歌,就想起一個光芒四射的城樓,那個城樓就是天安門,天安門在一個叫北京的地方,他在姐姐的課本裏見過。他是因為喜歡那個光芒四射的城樓,才喜歡上這首歌的。

  可惜,老師沒讓他唱,就讓姐姐把他帶到一年級的教室去了。他隻能在心裏把那首歌唱了一遍,這時,他的眼前又閃現出那個光芒四射的城樓。

  劉棟在一九六八年的九月份,開始了學習生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