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八、新的環境

  師部的環境,一切都是新的。師機關坐落在城市的中心地帶,這裏沒有部隊,隻有機關。當了副師長的田遼沈多少有些不適應,他一直是個帶兵的人,從當排長開始,就一直沒有離開部隊,就像農民從沒有離開過土地一樣。師機關稱得上是真正的機關,每天是按時上下班,下了班你不走也沒處可去,隻能呆在辦公樓裏。於是他隻能在吹號時上班,吹號時下班。

  楊佩佩因為丈夫工作的變動,她也順理成章地調到了師機關的門診部。門診部不是醫院,人也沒那麽多,隻有幾個醫生和護士,看一些頭痛腦熱的病,如果有些急診或大病什麽的,還得去正規醫院。楊佩佩也是按時上下班。

  到了機關後,工作環境變了,田村又小,家裏就請了個保姆。保姆是遠郊區人,前兩年丈夫死了,帶著一個九歲的孩子,一直沒有再找人家,就到城裏當保姆了,她自己的孩子讓家裏的老人帶著,十幾天回一次家看看孩子,早晨走,晚上再回來,工作得勤奮努力。保姆姓張,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因為生養過孩子,帶起田村來也是得心應手。

  每天田遼沈和楊佩佩下班回來的時候,張保姆已經做好了飯菜,田遼沈和楊佩佩坐下來吃飯的時候,田村已經睡醒一覺,正是活躍的時候,咿咿呀呀的,顯得精力旺盛。田遼沈和楊佩佩就說:小張,一起吃飯吧。

  小張是一個知道深淺的人,她說:你們吃,我再逗會兒孩子。

  田遼沈和楊佩佩在吃飯的當口,小張就匯報孩子一天中的情況,無非是吃了幾次奶,排了幾次大小便等。楊佩佩一邊聽著,一邊交代著注意事項,小張表情認真地聽著。

  楊佩佩一放下碗筷,就抱過田村。她一天都沒有抱過孩子了,田村看見她很興奮,又是笑又是扭身體的。楊佩佩的心瞬間就被融化了,孩子已經把她當成親人了。

  小張一邊吃飯,一邊道:楊姐,孩子長得可真像你。

  楊佩佩就笑一笑道:你再好好看看,不像他爸爸嗎?

  小張就認真地看一眼田遼沈,田遼沈吃過飯正一邊剔牙,一邊看著報紙。

  小張搖搖頭道:孩子還是長得像你,男孩都像媽媽,也許長大了才像爸爸。

  楊佩佩就顯得很高興,用臉貼著孩子道:小村像媽媽,小村像媽媽。

  這時,田遼沈也放下報紙,走過來,伸出手逗著孩子道:小村真的不像爸爸,我看看哪兒長得像媽媽。

  說完,認真地看了眼楊佩佩,又看一眼田村,然後點點頭:嗯,小張有眼力,小村長得是像媽媽。

  楊佩佩就偷偷地向丈夫吐了一下舌頭。

  兩人自從來到師機關,心態已經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變化了。在團裏的時候,許多人都知道這孩子是抱養的,不是他們親生的。那時他們心裏的滋味是說不清的,總感到不是那麽理直氣壯。現在的環境是新的,沒有人知道孩子是抱養的。在單位裏,有許多人衝田遼沈說:老田,你要孩子可太晚了,我那孩子都小學畢業了,你這是咋弄的?

  田遼沈就笑。

  在門診部裏,女人多一些,她們也打聽楊佩佩生孩子時的一些細節。

  有人說:護士長,你都三十多歲了,生孩子就不怕?

  楊佩佩就驕傲地說:怕啥?就生唄。

  又有人說了:你這年齡可是高危產婦了。

  楊佩佩又輕描淡寫地答:是嗎?

  還有人說:你和田副師長咋不早點要孩子啊?

  楊佩佩的臉就紅了,但她很快就恢複了常態道:早要晚要都一樣,不就是個孩子嘛。

  眾人就一起說:那是,那是。

  這是剛開始的情形,因為新鮮才說一說,後來習慣了,也就沒人再說什麽了,仿佛這一切都是天經地義的。

  偶爾,楊佩佩也會把孩子抱到門診部去,大都是孩子身體不舒服才有的情況,比如孩子拉肚子、感冒什麽的,眾人一邊看著孩子一邊說:護士長,你這孩子長得可真像你。

  楊佩佩聽了,心裏美滋滋的。回到家裏,她偷偷地把自己和孩子關在屋裏,一邊看鏡子中的自己,一邊低頭看孩子。果然,找到了許多孩子和自己一致的地方,比如額頭、鼻子、下巴什麽的,她就笑了,這回笑得是理直氣壯。

  晚上,田村自然和小張睡在一起,她還要為孩子喂一次奶,把兩次尿。

  楊佩佩和田遼沈住在另外的一個房間裏,兩人都感到了輕鬆和愉快,一時間竟沒了睡意。

  楊佩佩就說:你發現沒有,孩子還真長得有點像我呢。

  你說這事怪了,是不是誰帶他多,他就像誰啊?

  楊佩佩說:這就是緣分,老天注定的,要不然咱們怎麽就碰上了王桂香,她又一下子生了兩個?

  田遼沈翻了個身:也不知他們一家怎麽樣了?

  要不,啥時候咱們抽空去看看他們。

  田遼沈想了想:算了,咱們還是別去,要是走動起來,等孩子大了,他們要是反悔,把田村要回去怎麽辦?

  楊佩佩說:我是擔心那個孩子,他畢竟是田村的哥哥。我真擔心他們養不活那個孩子。

  要不,你明天抽空給他們寄點錢去。想了想田遼沈又補充道,地址就別留真的了,咱們在暗地裏幫幫他們吧,都挺不容易的。

  楊佩佩點點頭。

  田村,就這樣一天天長大了。

  一個星期天,小張回家了。田遼沈和楊佩佩抱著孩子在公園裏轉,正是春天的季節,花也開了,樹也綠了。孩子看到這嶄新的世界,似乎也很興奮。

  楊佩佩一邊抱著孩子,一邊咿咿呀呀地教田村說話:這是樹,這是花。。。。。。田村突然就叫了聲:媽媽--楊佩佩一時怔住了,田遼沈也怔住了。

  楊佩佩衝田村道:你再叫媽媽,我的孩子,你再叫媽媽一聲。

  田村似乎受到了鼓勵,清晰地又喊了一聲:媽媽--楊佩佩更緊地把田村抱在懷裏,臉貼在他的身上,半晌才抬起頭,這時的她已是滿臉淚痕了。

  那一天是值得紀念的日子。

  後來他們坐在椅子上,看著田村就那麽睡著了,陽光照在他的身上,暖烘烘的。

  楊佩佩仍哽著聲音說:他會叫媽媽了。

  田遼沈望著遠處,也有些感動。

  楊佩佩又說:孩子都是先會喊媽的,過幾天他就會叫你爸爸了。

  田遼沈就說:好,好哇,有個孩子可真好。

  半晌,楊佩佩又說:要是孩子大了,咱們一家會是什麽樣呢?

  兩人都不說話了,沉浸在對未來的遐想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