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七、田村的成長

  是偶然,也是機遇,田遼沈和楊佩佩收養了王桂香的孩子,他們為孩子取名叫田村。他們為孩子取名時,感情極其複雜,他們想得到田村,卻又怕失去田村。

  自從有了田村,兩個人一下子都變了,以前兩個人生活時,田遼沈人就像長在了部隊,晚上九點之前從沒回過家。楊佩佩也一樣長在醫院裏,她除值班外,有時還要替別人值班。醫院的護士都是女人,而且大都是拖家帶口的,家裏哪能沒點事兒?不管誰有事,她都主動替別人值班,下班一個人待在家裏也沒意思。有時她一連值幾個夜班,白天回家時田遼沈已經去上班了,這樣一來,他們就好幾天也不見一麵。

  自從有了田村,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首先變化的是田遼沈,隻要部隊一吹響下班的軍號,沒過多久,樓道裏就響起田遼沈急匆匆的腳步聲。孩子在哭,楊佩佩把孩子抱在懷裏,從這屋走到那屋,嘴裏哼著小調哄著孩子。

  田遼沈還沒進屋,臉上的笑容已經綻開了,他不洗手,不洗臉,一定要先看一眼孩子。就算孩子在楊佩佩的懷裏咿呀地哭鬧,他看了也是那麽開心。他甚至想伸出手指,去逗弄一下孩子粉嫩的小臉,但被楊佩佩嚴厲地製止了。直到這時,田遼沈才如夢初醒,慌慌地去洗手洗臉。田遼沈不洗手洗臉的毛病,還是戰爭時期養成的。養成了,也就很難改了,以前兩人為田遼沈這種不講衛生的壞習慣沒少吵嘴。楊佩佩是護士出身,天生的有一種潔癖,兩人水火不容地吵過了鬧過了,田遼沈也隻能記住兩天,兩天後,見一切又正常了,他轉臉就又忘了。於是一切依舊,然後是兩人再吵再鬧,反反複複,勢不兩立的樣子。但田村的到來,讓田遼沈徹底地改掉了不洗手的毛病,他不僅洗手,還洗臉,用香皂一次次搓他那張經曆了戰火硝煙的臉。他一回來,孩子就被他接管了,他抱孩子,楊佩佩做飯,他學著楊佩佩的樣子,把孩子平抱在懷裏,從這屋走到那屋,嘴裏哼著東北二人轉的調子。孩子笑了,他就伏下身,用那張老臉去貼孩子的小臉,紮弄得田村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最後,他就抱著孩子來到廚房,一邊看楊佩佩做飯,一邊衝孩子說:看看你媽,給咱們做啥好吃的了。

  他這樣的話已經說得很順溜了,孩子剛來的時候,他不知如何稱謂孩子,爸爸媽媽這樣的字眼他感到陌生又別扭。隨著感情的深入,他爸爸長、孩子短地叫起來,倒顯得既親切又順口。

  兩人吃飯的時候,田村已經睡著了,他小心地把孩子放在床上,然後一步三回頭地向飯桌走去。田遼沈吃飯的速度一直很快,就像搶占一塊高地,這是多年戰爭生活養成的習慣。以前楊佩佩曾多次說過他這種毛病,什麽吃飯快容易得胃病、消化不好什麽的。可自從有了孩子,田遼沈吃飯的速度比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他把湯湯水水往碗裏一倒,稀裏呼嚕地三兩口就解決了問題,害得楊佩佩也忙三火四的,仿佛她吃慢了,孩子就被田遼沈搶去了。她一邊嚼著飯,一邊衝田遼沈說:你吃那麽快幹什麽?又沒人跟你搶孩子。話雖然這麽說,但她還是加快了吃飯的速度。

  田遼沈一放下碗,抹抹嘴,就又把孩子抱起來了。

  楊佩佩就說:孩子睡得好好的,你抱他幹什麽?

  田遼沈就嬉皮笑臉地說:抱著孩子我心裏踏實。

  楊佩佩接下來也把飯吃得風風火火,然後又馬不停蹄地收拾碗筷,等她擦幹手,第一件事就是過來抱孩子。

  楊佩佩說:行了,你都抱半天了,也該我抱一會兒了。

  田遼沈不但不給,還背過身子,心不甘情不願地說:你都抱一天了,我這才抱了一會兒。

  說完兩人就在屋裏爭爭搶搶起來,最後還是田遼沈投降了,把孩子交給了楊佩佩。

  晚上,孩子睡在他們中間,兩人一時無法入睡。自從有了田村,他們一直很興奮,睡覺也比平時少了,要是以往,田遼沈的腦袋隻要一挨枕頭,不到一分鍾就鼾聲雷動。現在,他眼睛睜得大大的,在黑夜裏骨碌碌地亂轉。他就感歎:哎呀,有個孩子可真好,這是天意,是老天爺送給咱們這個孩子啊。

  楊佩佩也說:你說這事真巧了,王桂香生孩子,偏偏讓咱們給碰上了,碰上了還不算,又趕巧生了雙胞胎,你說這是不是老天爺看咱倆可憐,送個孩子給咱們呀?

  這是托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福,沒有毛主席,就沒有我,我也不會有你,更不會有這孩子。

  一個小小的孩子,徹底改變了兩個人,有時他們都能在夢中笑醒,看著床上酣睡的孩子,仿佛還是不能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的。

  楊佩佩上班的時候,就把孩子抱到醫院去,有了田村後她就隻上白班,不上夜班了,這也是醫院的規定。醫院裏有那麽多醫生、護士,他們輪番爭著抱孩子,孩子在成人的眼裏永遠都是新鮮、可愛的。

  師醫院平時並沒有太多的事,仗早就不打了,醫院裏自然也沒有傷員。部隊的幹部戰士都是一些很年輕的人,平時也沒什麽大病,偶爾頭疼感冒的,開點藥,打上一針也就走了。那時的部隊醫院還沒有向地方開放,因此,楊佩佩有時間也有精力一心一意地照顧田村。

  小王護士是田村出生的見證人,也是田村成長的親曆者,那天田村出生時,她就是接生的護士之一。

  有一天,楊佩佩正在值班室用奶瓶喂田村,小王護士走了進來,她一邊看孩子吃奶,一邊衝楊佩佩說:護士長,你這麽喜歡孩子,要是有一天這孩子不在了,你會怎麽辦?

  楊佩佩吃驚地望著小王護士,一時不知說什麽,其實她自從抱養了田村,心裏也一直隱隱地感到不踏實。有時睡醒一覺,她都要摸摸身邊的孩子,她一直擔心王桂香一家反悔,再把孩子給要回去。雖然她一直沒把這心事說出來,但在潛意識裏,這種憂慮一直存在著。今天,小王把話說破了,她還是嚇了一跳。

  小王又說:咱們醫院離王桂香家太近了,我覺得不是個好事,以後她要三天兩頭地找上門來,你可怎麽辦?

  自從上次王桂香找上門來,他們一直也有這方麵的擔心。

  楊佩佩似自言自語,又似對小王說:不會吧?

  那可不好說。

  王桂香一家人我都見過,他們都是老實本分的人,況且這孩子還給她,也不一定能養活呀。

  小王說:現在條件是不好,要是孩子大了,以後呢?

  對這一點來講,楊佩佩還真沒有想過,現在一想起來就感到可怕,要是沒有這孩子,她和田遼沈不知怎麽撐下去。

  就在這時,田遼沈的一紙調令下來了,讓他去任副師長,師機關和這個團相距一百多公裏,在另外一座城市裏。田遼沈和楊佩佩都感到隱隱的高興,他們不是為了升任高興,而是因為要離開這裏,帶著他們的孩子,以後就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孩子是抱養的了。

  楊佩佩自然要隨著丈夫一起調走,她的新單位是師機關的門診部。臨走那天,她抱著田村和醫院的人告別,先說了幾句告別的話,看了眼孩子,就說到了孩子。她說:大家都知道,我和老田一直沒有個孩子,如今有了田村,太不容易了。。。。。。說到這兒,楊佩佩就說不下去了,眼淚在眼裏噙著。眾人都明白楊佩佩的潛台詞,然後大家就都說:楊護士長,你放心,我們知道怎麽做,你和田團長就放心走吧,孩子的事到此為止。

  楊佩佩就一步三回頭地走了。走到門口,孩子竟大聲地哭起來,仿佛是向他的出生地告別。

  人們目送著母子的身影,眼裏也含了淚水。

  小王護士哽著聲音說:大家都聽好了,孩子是護士長親生的,根本就不是抱養的。

  眾人都默默地點頭。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