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六、田遼沈和楊佩佩

  田遼沈給孩子取了名字,叫田村。意思是不讓孩子忘記來自農村,當然他們現在是不會告訴他的,有朝一日,時機成熟了,他們會把真實的情況告訴他的。這是田遼沈和楊佩佩要孩子前就商量好的。

  田遼沈的老家就在東北農村。遼沈戰役打響那年,田遼沈剛滿十八歲,他是村裏的民兵,民兵們組成了擔架隊,他們負責搶救的傷員是塔山陣地的。塔山陣地是遼沈戰役的外圍陣地,也是戰鬥最殘酷、最激烈的陣地,部隊的任務就是阻擊敵人的援兵,當時錦州已被解放軍裏三層外三層地圍住了,能否順利拿下錦州,就看塔山陣地能不能阻擊住敵人的援兵了。敵我雙方在塔山陣地展開了一場你死我活的戰鬥,傷亡可想而知。田遼沈他們由民兵組成的擔架隊一次次奔波著,傷員多得根本就抬不過來。

  當田遼沈又一次穿過炮火硝煙,衝上陣地時,他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一個班的陣地,一個活人都沒有了,戰士們的胳膊、腿呀的到處都是,還有那些散落的槍支和彈藥,沒有人還擊的陣地靜悄悄的。這時他看到了三五成群的敵人正從山下摸來,有的已經爬到半山坡了。他在心裏大叫一聲:不好,敵人上來了。

  他知道敵人衝上來意味著什麽,那就是我軍將失去塔山陣地,再想奪回來,傷亡要比守陣地會大上幾倍,甚至是十幾倍。這時已經不允許他多想了,身旁就是一挺機槍,當民兵時他學會了打槍,對槍並不陌生,他沒有猶豫,就上了陣地,朝那挺機槍奔去。陣地上到處都是血,已經不知換過多少機槍手了,他撲在血泊中,槍就響了。沉寂的陣地又響起了槍聲,往山上爬的那些敵人一排排地倒下去,後麵的就往回跑。他已經顧不得許多了,機槍子彈射完後,他又拿起步槍,抓起手榴彈,沒頭沒腦地扔下去。那時,他心裏隻有一個想法,就是決不讓敵人攻上塔山。直到增援部隊趕到,帶隊的是姓郭的一位連長,看到一個民兵在苦守陣地時,感動得眼淚都流下來了。郭連長抓住田遼沈的手說:民兵同誌,太謝謝你了。你的任務完成了,快撤下去吧。

  田遼沈已經殺紅了眼,十頭牛都拉不回了,他衝郭連長大吼:我不,我要戰鬥。

  當時已經沒有更多的時間爭論了,陣地上下又打成了一鍋粥。

  當塔山阻擊戰順利完成任務時,郭連長和田遼沈才滿麵煙火地對視在一起。

  郭連長當胸就給了田遼沈一拳,然後大聲地說:你小子行呀,是塊當兵的料,你叫什麽?

  田遼沈也大聲地答:我沒有大號,別人都叫我田狗剩。

  郭連長搖搖頭:這名字不行,太難聽了,咋叫個這呢?

  田遼沈不答,隻是笑。

  郭連長又說:想當兵嗎?

  田遼沈抹一把臉道:想,早就想幹正規軍了。

  郭連長拍一拍田遼沈的肩膀道:那就跟我們走吧。

  郭連長帶了一個連,撤下的時候卻不足二十人,田遼沈第一次對戰爭的殘酷有了認識。

  不久,田遼沈就隨部隊入關了,接著就參加了平津戰役。然後部隊一路南下,田遼沈天生對打仗充滿了悟性,既勇敢又機敏,仿佛他就是為戰爭而生的。從遼沈戰役到淮海戰役,他連續立了幾次大功。淮海戰役打響後不久,他已經是連長了。當年的郭連長,也已經是副團長了。

  淮海戰役進入到中段,望雲山一戰中田遼沈負傷了,他被一顆炸彈掀起來有樹那麽高,又重重地摔下來,人就失去了知覺。

  田遼沈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後方醫院裏了,當時他的下半身被繃帶纏滿了。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小便,可他又動不了,憋得臉紅脖子粗的。最後是一個漂亮的護士奔過來,幫他解決了問題。

  一個男人當著漂亮姑娘的麵小便,好長時間過去了,田遼沈都覺得抬不起頭來,沒法做人。在以後的時間裏,他知道那個護士叫楊佩佩,剛入伍不久。楊佩佩是解放南京後參的軍,參軍前她就已經是護校的畢業生了。

  那一次,他在醫院裏足足住了兩個月,第一個月的吃喝拉撒都是楊佩佩在照顧他,這讓他見到楊佩佩就臉紅。楊佩佩一見他這樣就別過臉去偷笑。

  你笑啥?楊佩佩見他這麽問,就一臉嚴肅地道:沒笑什麽。他又說:沒笑啥那你又笑啥?楊佩佩就低下頭,紅了臉道:還男人呢,一點兒都不勇敢。

  這下田遼沈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他大聲地說:打老蔣,俺沒怕過,槍子兒也沒怕過,還怕你個黃毛丫頭?

  從那以後,他再見到楊佩佩時,就故意做出一副英勇無比的樣子,牙關緊咬,雙拳緊握,他這個樣子,更是逗得楊佩佩笑彎了腰。

  那次住院,他記住了楊佩佩,楊佩佩也記住了他。出院後,他就追趕大部隊去了,他們的隊伍已經到了南海,和海南島隔海相望了。

  他趕上了解放海南島的戰鬥。海南解放後不久,他的部隊又北上了,剿匪隻趕上了個尾巴,這時的他已經是副營長了。部隊進城後,大齡軍官們趕上了一個結婚成家的熱潮。

  田遼沈和楊佩佩的媒人就是郭團長,當郭團長說要給他介紹個對象時,他就跟著郭團長愣頭愣腦地來到師醫院,卻沒想到站在他麵前的就是楊佩佩。從那次離開醫院,他再也沒有見過她,但楊佩佩的音容笑貌已經刻在他的骨頭裏了。隻要不打仗,睜眼閉眼的都是楊佩佩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這個江南女子把他的魂兒給帶走了。

  他見到楊佩佩真是喜出望外,他一拍大腿,大聲豪氣地說: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啊。

  說完伸出雙手掐架似的要和楊佩佩握手,嚇得楊佩佩一下子躲到了郭團長的身後。郭團長的愛人就是楊佩佩的護士長,郭團長經常來醫院,他和醫院裏這些姑娘已經很熟了。楊佩佩知道要見的是誰,心裏有數,可田遼沈心裏沒數。

  郭團長一見這架勢,就道:原來你們早就認識啊,那就不用我介紹了,你們自己談吧。

  說完,郭團長轉身就走了。

  兩人站在那兒,你看我,我看你,都大笑起來。

  不久,他們就結婚了。

  婚後沒多久,抗美援朝就爆發了,田遼沈去了朝鮮。在這期間,他曾回國休整,一直到回國,兩人奇怪竟一直沒有懷上孩子,而和他們腳前腳後結婚的那些人,孩子都滿地跑了。

  回國後,田遼沈就衝楊佩佩發狠道:這回咱們也要生個孩子。

  狠也發了,也努力了,可還是沒有一點動靜。兩年前,田遼沈去軍區開會,關心他的老首長安排他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就查出了問題,原因還是淮海戰役中的那次負傷。檢查的結果是輸精管被炸斷了,當時的醫療條件有限,沒有接上,時間長了,現在想接也是回天無術了。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要孩子的心情就越發急迫。他們決定抱養一個孩子,於是就有了田村後麵的故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