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五、幫助

  田團長和楊護士長留王桂香在家裏住了一個晚上,這一晚上她一分鍾也沒有睡踏實,隔壁田團長夫妻的床上就睡著她的老二,孩子發出的每一絲聲響都牽扯著她的心,她一直在心裏說:那是我的孩子。

  在這期間,楊護士長起來喂了一次孩子,又給孩子把了一泡尿。孩子半睡半醒的,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做完這一切,孩子就踏實地睡去了。

  王桂香離自己的老二近在咫尺,卻又惦記起家裏的老大來。老大留給丈夫照顧,他喝的是麵糊糊,這會兒是不是又餓了,在那兒無助地哭泣?此時的王桂香心亂如麻。

  第二天一早,王桂香就要走了,田團長和楊護士長提出讓她再住幾天,她明白人家這是客氣,田團長有工作,楊護士長也是又要帶孩子,又要上班,哪有時間陪她呀?況且,她在這裏又怎麽放心家裏的老大?此時她恨不能把自己分成兩半。

  這次,田團長又派出自己的小車送王桂香。她對這輛吉普車已經不陌生了,她熟練地上了車,田團長又在她身邊放了一袋子東西,她想拒絕,田團長就擺擺手說:小王同誌,你就別客氣了,你家的困難就是我們的困難,這點東西不算啥。

  楊護士長沒來送她,她還要照顧孩子,臨出門時,王桂香從楊護士長懷裏抱過老二,老二還睜開眼睛,衝她笑了笑。那一刻,她的心都碎了,眼淚又一次湧了出來。她怕自己哭出聲來,忙把孩子放在楊護士長懷裏,逃下了樓。楊護士長在她身後說:妹子,我就不下樓了,孩子怕風。

  她應了一聲,頭都沒敢回一下。

  車啟動了,田團長揮舞著手也遠去了,她的心才平靜下來,她小心地打開田團長一家送的東西,裏邊有一套孩子的衣服,幾袋奶粉,還有幾瓶煉乳。王桂香知道,這些東西可以救老大的命。

  這次進城,她看到了老二,隻有百天的時間,兩個孩子的差別就這麽大。一個白白胖胖,另一個麵黃肌瘦,一副活不起的樣子。她又一次慶幸把老二送給了一個好人家,她暗下決心,以後再也不打擾田團長一家了,孩子送出去就送出去了,送給這樣的人家,她放心。就是這一生一世再也不和老二見麵,她也認了。想到這兒,她回了一次頭,似乎是在和老二做最後的告別。

  開車的小戰士似乎也留意到了王桂香對孩子的不舍之情,一邊開車一邊說:大姐,孩子送給我們團長,你就放心吧。他和楊護士長準比對自己親生的兒子還親。

  這幾次交往中,她還是第一次聽小戰士說話,她心裏一陣感動,抹了一把淚,低低地道:我放心,田團長他們一家都是好人。

  又是半晌,小戰士說:田團長就要提升了,他馬上就要當副師長了。

  那他還在這個城市工作嗎?她一時有些緊張。

  師部在另外一個城市裏,離這裏有一百公裏。小戰士這麽答。

  那楊護士長呢?她急急地問,似乎都聽到了自己的心髒在劇烈地跳動。

  楊護士長以後也得調動工作,那裏也有部隊醫院。小戰士答完就不說話了。

  她也不說話了,她明白田團長調動工作,意味著自己的老二也會離開這裏,並且離她越來越遠;雖然她下決心不再打擾田團長一家了,但她得到這個消息後,心還是沉了沉。

  在王桂香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田團長一家又一次幫了他們,把剛滿百天的劉棟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幾袋奶粉,幾瓶煉乳,對他們來說真是雪中送炭。

  劉二嘎這個善良的男人,看見王桂香從城裏帶回來的東西,眼淚都流下來了,他衝著吉普車遠去的方向,又是作揖又是磕頭的,嘴裏一遍遍地說:好人哪解放軍,你是我們一家的大恩人哪,我劉二嘎這輩子報答不了你們,我下輩子就是當牛做馬也要報答你們。

  王桂香一直想找個合適的機會把另一個孩子送人的事告訴劉二嘎,但她一直沒有找到機會,也不知如何開口。

  這天晚上,孩子們都睡著了,王桂香翻來覆去一直沒有睡著,劉二嘎已打起了呼嚕,她不想再瞞下去了,這個秘密憋得她難受。她捅醒了劉二嘎,劉二嘎迷迷糊糊地說:咋了,孩子尿了?

  孩子他爸,你說田團長一家好不好?

  劉二嘎不解其意,嗡著聲音說:那還用說,從你生孩子把你送到醫院到現在,人家一分錢沒要,還給咱們送這些東西。要是沒有這些東西,咱家的劉棟就活不到今天。

  王桂香又往深處說道:要是把咱家劉棟送給他家,準保享福。

  劉二嘎嘁了聲道:人家能要咱們孩子嗎?人家是啥人,咱是啥人,你別順嘴胡扯了。

  王桂香轉過身,趴在炕上又道:要是咱們孩子真送給他家呢?

  劉二嘎似乎仍沒反應過來,順嘴答道:那敢情好,咱們也省心了,孩子也享福了。

  話說到這兒,劉二嘎似乎意識到了什麽,他問道:他們想要咱家劉棟?

  王桂香見時機成熟,才道:孩子他爸,這次我生孩子,生的不是一個,是兩個。

  劉二嘎吃驚地張大了嘴巴,半晌道:是雙胞胎?

  王桂香點點頭。

  劉二嘎反應了片刻道:這麽說,你把那個孩子送給人家了?

  王桂香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這回輪到劉二嘎沉默了。

  王桂香說:咱一個孩子都養不起,兩個孩子還不得餓死?這次多虧了楊護士長,要不是她,連我和孩子都活不到現在呢。

  劉二嘎像座雕像似的坐在那兒,一動不動。

  王桂香道:這事我沒告訴你,是我自作主張,要打要罵隨你。

  劉二嘎聽了這話,咚的一聲又躺倒在炕上,過了片刻才道:這就是命啊。

  王桂香又說:孩子他爸,你不願意?

  劉二嘎道:不願意又能咋樣,孩子活一個是一個,跟著咱們也是受罪。

  王桂香聽到這裏,懸著的心才放下來,很快她就睡著了。劉二嘎卻沒有了睡意,他呆呆地望著黑夜,眼淚悄然從臉上爬了下來。

  從那以後,劉二嘎就不停地向王桂香打聽部隊上的事,還有田團長一家的情況,王桂香說了一遍又說一遍,劉二嘎自己都能把王桂香的話背下來了,但他還是要問。同時也學會了發呆,經常站在院子裏,目光沿著公路一飄一飄的,路的盡頭就連著城裏的馬路。那裏有著自己的兒子和念想。

  兩個月後的一天早晨,劉二嘎起床打開門,在門口發現一包東西,他驚叫一聲,把包提到屋裏,打開包,發現包裏又是幾袋奶粉和幾瓶煉乳,包裏還有一封信。

  信是以楊護士長的口氣寫的:妹子,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和田團長已經調到師裏工作去了。不能向你告別,讓司機小陳把這些東西送過去。以後咱們離得遠了,恐怕就不好見麵了,你放心,孩子很好,都會爬了,你也要照顧好孩子,讓孩子們長大都有出息。

  楊大姐王桂香和劉二嘎看著信,雖然他們心裏早有準備,但突然而至的消息,還是讓他們有些慌亂,以前他們離孩子有七十公裏的距離,現在比這七十公裏還遠了,他們的心裏有些空落。

  王桂香轉過身去,肩膀一聳一聳的,劉二嘎突然用哭腔說:孩子是享福去了,在師長家,那是高幹,你哭啥?

  從那以後,兩人都學會了張望,向更遠的方向。

  劉草就問:爸,媽,你們望啥呢?

  爸媽就一起告訴她:看看明天會不會下雨。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