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四、艱難

  王桂香並沒有馬上說出自己生了個雙胞胎的秘密。起初,她被一種棄子的情緒籠罩著,她不願意再提起老二,她以為不提起就會忘記。

  她回到家以後,乳房裏仍沒有一滴奶水,生前兩個孩子時,那奶水很足,都能噴出來,這次卻不同以往,連一點脹的感覺都沒有。丈夫劉二嘎狠下心來把家裏唯一能下蛋的母雞殺了,王桂香雞湯也喝了,雞肉也吃了,乳房卻仍是空空的。

  劉二嘎就真的發愁了,他騎在自家的門檻上,一腳門裏一腳門外,看著躺在炕上的老婆和兒子,他隻能長籲短歎。眼見著楊佩佩送的那幾袋奶粉就要吃光了,他們也隻能省著衝奶粉,奶粉調稀的結果是,沒過一會兒孩子撒上兩泡尿就又哭上了。不論王桂香抱在懷裏,還是劉二嘎抱在懷裏,都無濟於事,他隻是一味哇哇地哭。幾天下來,孩子的臉色就不那麽紅潤了,有些蒼白,還有些發黃,這是營養不良的表現。

  一天傍晚,劉二嘎到村外那個河溝裏去摸魚。以前偶爾還能在溝裏摸出一兩重的鯽魚、泥鰍什麽的,這一次,劉二嘎從頭摸到尾,連魚的影子也沒有摸到。當他掃興而歸,回到家裏時,孩子又在那裏哭鬧不止,後來,孩子似乎已經沒有力氣哭鬧了,隻是做出一副哭的樣子。王桂香看著孩子那張日漸消瘦的小臉,悄悄地抹著眼淚。

  八歲的劉樹似乎已經懂事了,他一會兒看一眼母親,一會兒又望一眼弟弟,樣子很焦灼,他端了碗野菜湯遞到母親麵前:媽,給弟弟喝湯吧。

  王桂香試著用小勺喂了孩子兩口,菜湯的味道遠比不了奶粉,很快就被吐了出來。四歲的劉草,伸出一隻小手去逗弟弟,弟弟一下子就嘬住了她的手指,有滋有味地吸吮了兩口,安靜了一會兒後就又哭了起來。

  王桂香也失去了耐心,她把孩子放下,使勁兒地去揉自己的一對乳房,然後歎口氣說:你咋就這麽不爭氣呀,真是越渴越吃鹽。

  一家人,都為這剛出生的孩子發起愁來。

  半晌,王桂香抬起臉,衝劉二嘎說:他爹,去借幾碗白麵吧,給孩子做麵糊糊吃。

  劉二嘎袖著手,硬著頭皮走了出去,他知道現在去借白麵,不是人家不借,是誰家還能有呢?多災多難的這一年,被後人稱為三年自然災害中的一年,全國有許多人都在那一年餓死了。

  劉二嘎出去借白麵了,王桂香腦子裏又一次想到了老二:此時老二在吃什麽呢?是睡了還是在喝奶?她再看著眼前的老大,真的覺得對不住他,要是把他送人,他就不會餓成這樣。可他們都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送走哪個她都舍不得。她為老二慶幸,慶幸把老二送給了一個好人家。一個是團長,一個是護士長,在她眼裏那就是高幹,把孩子送給高幹人家,以後的日子一定錯不了。她現在有些後悔,當時忘了問楊護士長要不要兩個孩子,要是他們能把這兩個孩子都收養了,也就不會讓她現在這麽為難了。

  劉二嘎借了東家借西家,終於湊夠了一碗白麵,做了麵糊糊給孩子喂了下去。

  王桂香和劉二嘎躺在炕上,中間隔著孩子,半晌,王桂香說: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在城裏把孩子送人了。

  劉二嘎歎口氣:這年頭,大人都顧不過來,還有誰要孩子呀?

  王桂香說這話的口氣是試探丈夫,畢竟送老二時,她沒有征求丈夫的意見,現在見丈夫這麽說,她的心安穩了一些。

  半晌,她又幽幽地說:咱家現在的條件,能養活這孩子嗎?

  劉二嘎翻了個身,甕聲甕氣地道:生都生出來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孩子滿月的時候,劉二嘎給孩子上了戶口,大名叫劉棟,意思是有用的木材。老大叫劉樹,老二叫劉草,這老三就隻能叫劉棟了。滿月的劉棟一點兒也不像成材的樣子,麵黃肌瘦,哭聲都有氣無力的,像隻病貓。

  一村子的白麵都被他們一家借光了,隻能借玉米麵了,玉米麵煮出的糊糊剛開始劉棟不喝,後來餓急了也就喝了,他不喝又有什麽辦法呢。一天天這麽挨著,終於滿百天了。在這一百天的時間裏,一家人為了孩子真的是愁死了,大人的肚子都顧不過來,還要惦記三個孩子,尤其是劉棟,在王桂香的心裏,能把劉棟養到百天這已經是個奇跡了。有時晚上躺在炕上,她真擔心一覺醒來劉棟會餓死。

  她生了三次孩子,隻有這次她才體會到養活孩子的艱難。

  劉棟滿百天後,王桂香終於下了決心,準備去城裏一趟,名義上她是去部隊醫院感謝楊護士長,實際上她是想看看老二。還有個目的就是想問問楊護士長,她還要不要孩子了,如果要就把劉棟送來。她對養大劉棟已經失去了信心。滿百天的孩子,還像生出來那麽小,又黃又瘦,她真擔心孩子會一不小心死在她的懷裏。

  劉二嘎也是個通情達理的男人,他支持王桂香去一趟城裏,好好謝謝人家。可拿什麽謝呢?他看著空蕩蕩的家,除了幾個會喘氣的人,家裏還有什麽呢?

  王桂香隻能赤手空拳去城裏了。七十公裏的路,對於開汽車來說一會兒就到了,而王桂香隻能步行,不時地搭一段順路的馬車或牛車,走走停停,從早晨一直走到晚上,一邊打聽一邊問,終於找到了部隊醫院。

  值班的護士正是那個小王,小王見到她時樣子很吃驚,一時不知說什麽。王桂香就說:俺沒事,就是來看看楊護士長,她是俺的救命恩人,俺來看看她。

  小王似乎放下心來,一邊招呼她休息,一邊去值班室打電話。

  不一會兒,聽見外麵有車響,她看見楊護士長抱著孩子從車上下來了,後麵還跟著田團長,那一刻她的心都提起來了,一百多天了,自己的老二是胖了,還是瘦了?終於,她看見了自己的老二,他正睡著,臉紅撲撲的,還握著小拳頭,樣子又白又胖。老二的身子都能裝下老大了,看到這兒,她哭了。

  田團長和楊護士長很熱情,不由分說要把她接到家裏去,她怕麻煩人家,孩子看到了,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好上幾倍,就說:不麻煩了,我就在這兒的椅子上坐一宿,明天一早就回去了。

  田團長和楊護士長還是把她拉走了,坐上車,一會兒就到了田團長家裏。楊護士長的樣子似乎變了,變得像一個母親了,一邊招呼她吃飯,一邊用奶瓶喂孩子,樣子更加慈愛和幸福。她注意到,楊護士長送給她的那個奶瓶跟這個一樣,可自從楊護士長送的那幾袋奶粉吃完後,那個奶瓶就再也沒有用過了。看到老二,又想起老大,她又一次流淚了。

  後來,楊護士長問了一句:老大還好吧?

  她聽了這話,終於鼓起勇氣道:楊大姐,我和你說一件事,不知行不行?

  楊護士長和田團長聽了她的話,一下子緊張了起來,楊護士長下意識地把懷裏的孩子抱緊了。她看出了楊護士長的心思,笑笑說:大姐,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想問你還要不要孩子了?

  田團長和楊護士長不解地望著她。

  她又說:老大我怕是養不活了,我沒有奶水,又買不起奶粉,我想把老大也送給你。

  田團長和楊護士長麵麵相覷了半晌,後來還是田團長說話了,田團長說:小王同誌,我們有一個孩子就夠了,你家有困難,我們可以幫助你們。你能把孩子送給我們,這就是天大的感情,現在全國都緊張,但我們還是要幫你渡過難關。

  王桂香聽了田團長的話,淚水又嘩嘩啦啦地流了下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