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三、手心手背都是肉

  兩個孩子,真的要送走一個給人時,王桂香犯難了。孩子就躺在她的眼前,他們正在睡夢中。他們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王桂香看一眼老大,老大稍微胖一些,又看一眼老二,老二要瘦一些,似乎也黑一些,是給老大還是老二,母親猶豫不定。她知道楊護士長是個好人,不會虧待她的孩子,這裏的條件和她家相比要好上千倍萬倍,她沒有理由不相信孩子留在這裏會享福。理是這麽個理,可真讓她放棄一個孩子,她又舍不得。舍不得又有什麽辦法呢?她連一滴奶水都沒有,家裏又有什麽呢?野菜能救活大人,但能救活孩子嗎?就是她抱回去 一個孩子,也不敢保證這個孩子一定能夠活下來。她的目光又停在孩子的身上,她是母親,十月懷胎,孩子在她的身體裏一點點長大。孩子沒出生時就是娘肚子裏的一塊肉,那時還談不上感情和依戀什麽的,隻有胎動的時候,她才感受到孩子是有生命的。現在孩子出生了,活脫脫的兩個生命擺在她的眼前,母親的心不能不為之牽動。究竟送哪個,留哪個,王桂香愁死了。

  雖然她明白,留下的就意味著生,是去享福了,以後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生活在城市裏,成為一個體麵的城市人;而她抱走的孩子,也許沒等養大就會病死餓死。農村的孩子命賤,村裏每年都要夭折幾個孩子,用破席裹了扔到荒郊野外。農村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沒有長大成人的孩子,死後是不能入祖宗的墳地的,扔在野外被狼啊狗的瘋扯了,也算是一種安葬,意味著早日托生到另外的人家。王桂香此時已隱隱地看到了自己孩子的將來。

  最後她抱起老大,想想又放下了;抱起老二,停了一會兒也放下了。老大比老二要重些,大些的孩子硬實,意味著好養活。終於,她的手伸向了老大,她把老大抱起來,目光仍停在老二身上,孩子睡著,小嘴一動一動的,似乎在尋找吃的,她在心裏哭泣著說:老二啊,你看媽一眼吧,你就要成為別人家的孩子了,這輩子怕再也見不上你親媽一麵了。

  孩子仍睡著,樣子安靜無憂。她的眼淚就流下來了,她衝身旁的小王說:我現在沒錢,等我有了錢,一定把錢給你們送來。

  小王說:大姐,你就別擔心了,楊大姐把住院費給你交了。今天,她會親自送你回去。

  走到門口,王桂香又停下來,抹一把眼淚,最後看了眼躺在小床上的老二,然後頭也不回地向外走去。也許是關門的聲音把屋裏的老二驚醒了,老二大哭起來。哭聲讓王桂香邁不動步了,她停下來,傾聽著老二的哭聲,心裏說:這是老二找媽呢。

  小王說:孩子可能是餓了。快走吧,楊大姐和車都在外麵等著呢。

  此時的王桂香隻能硬下心腸往前走了,她的眼淚一直在流,最後她是怎麽上車的,楊護士長說了什麽,小王又說了什麽,她一句也沒有聽清楚,耳畔就是鋪天蓋地的老二的哭聲。

  直到車開走了,她才一點點冷靜下來,車還是接她來的那輛車,楊大姐一直坐在她的身旁,不同的是,田團長沒有坐在前麵,隻有那個小兵輕車熟路地開著車。

  王桂香明白,以後這裏就和她沒有關係了,隻有她的孩子留在這裏,成為她日思夜盼的念想。她有些感傷,也有些無奈。

  這時,楊護士長抓住了她的一隻手,她的手冰冷,楊護士長的手是滾熱的。半晌,楊護士長握著她的手用了些力氣,她感到了這份力量,楊護士長說:大妹子,你放心,從今往後,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有我一口幹的,就不會給他喝稀的。

  她點了點頭道:我信。

  楊護士長又說:我和老田沒孩子,以後我就把這孩子當成親生的。停了停又補充道:比自己親生的還親。

  她的眼淚又一次流了出來,楊護士長的手握著她又用了些力氣,小聲地說:大妹子,我知道你舍不得,這孩子我先養著,啥時候你想要了,我再給你送回去。

  她停止了流淚,認真地把楊護士長看了看,從昨天到現在,她還沒有時間仔細看一眼楊護士長。眼前的楊護士長在她眼裏是那麽文靜慈愛,還有一些貴人相。她一邊注視著楊護士長一邊說:大姐,送出去的東西哪有要回來的道理,我不後悔,老二就是你的了。孩子送給你,我放心。他以後可算享福了,不像我們農村人,吃苦受累一輩子。

  說到這兒,王桂香的眼淚又一次流了出來。這一次,為了老二有了幸福的歸宿,她有了一縷溫暖的感動。

  楊護士長也被王桂香的話感動了,她也真誠地說:大妹子,咱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往後有什麽困難,到部隊來找我們。我們家那口子叫田遼沈,遼沈戰役那年參加的工作,部隊首長就給他起了這個名字,好記。我叫楊佩佩,就在醫院工作,一打聽都知道。

  這回,王桂香握楊護士長的手就用了些力氣,她說:大姐,啥也別說了,孩子送給你們,我放心。

  車駛進村子時,引來了眾人的圍觀,那個年代車並不多,尤其是部隊首長坐的小車,村民們的目光裏滿是羨慕和驚奇。

  昨天,車在路上停留了一下,隻有放羊的老於頭在山坡上看到了王桂香被部隊首長救走的那一幕,王桂香被部隊小車拉走的消息,丈夫劉二嘎是晚上回家時聽說的。部隊把老婆接走了,他一百個放心。他知道,老婆生完孩子就會回來的,他今天專門請了假,在家裏等著老婆孩子平安回來。果然,吉普車一直開到他家門前,他抄著手迎出來,和那些沒開過眼的村民一樣,他的注意力首先被車吸引了,直到王桂香走下車,站在他的麵前,他才反應過來,看一眼王桂香懷裏的孩子,又看一眼王桂香,木訥地道:挺好吧?王桂香沒說什麽,她在看從車上下來的楊佩佩,楊佩佩從車裏拿出一些東西,有幾袋奶粉,還有奶瓶什麽的。

  王桂香就說:楊大姐,這東西我不能要,你拿回去吧,回去還能用得著。

  她的潛台詞是說讓楊佩佩把東西拿回去給老二用,可楊佩佩說:大妹子,這東西你用得著,你一點兒奶水都沒有,孩子吃啥?

  一句話又讓王桂香流下了眼淚,她相信自己是遇到了好心人。

  楊佩佩把東西遞給劉二嘎,又衝他笑了笑道:以後要照顧好孩子。

  劉二嘎對這位親切的女解放軍一時不知說什麽好,點著頭喏喏道:你是俺家媳婦的救命恩人,快屋裏坐。

  楊佩佩望著王桂香道:大妹子,快進屋吧。我就回去了,醫院裏還有事。

  王桂香知道楊佩佩是惦記醫院裏的老二,她又何嚐不惦記呢?她聽楊佩佩這麽說,就點了點頭。楊佩佩就上了車,從車窗裏又探出頭道:大妹子,有時間就去我那兒。

  車就走了。

  王桂香一直目送著吉普車遠去,仿佛她的老二就在車裏,被一點點地拉遠了。她的眼淚就那麽一直流著。

  這時,懷裏的孩子醒了,不知是餓了,還是尿了,哇哇地哭叫起來。她抹一把臉上的淚,頭也不回地向屋裏走去。

  丈夫劉二嘎樂顛顛地跟在後麵。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